天水玉泉观创建、传承及元代《崇道诏书碑》价值探析

道家微信公众号
摘要:天水玉泉观是陇东南乃至西北地区的著名道观,由元代丘祖高徒梁志通于1276年创建,主轴线上的神灵信仰基本与宋德方及其门人构建的“三清、四帝、二后、五祖、七真”这一核心信仰体系一致,副轴线上还有药王洞、王母洞等民俗信仰神灵以及李杜祠、托公祠等官方神道设教的祠庙,充分体现了地域性、民俗性和三教合一的特点。而玉泉观被誉为国宝级的碑文就是元代所立的《崇道诏书碑》,特别是在其四面碑文中的《全真列祖赋》中宋德方为了扩大宣传增强影响力而极力强调全真道的道教正统地位,第一次将东华帝君王玄甫列入全真祖师谱系并断言全真祖师传承始自东华帝君,还构建了一个严密庞大层次分明而异于后世的全真道早期传承谱系。与此同时,天水境内茅峪河畔元中统三年(1262)创建的朝元观实为全真道向西传播进入甘肃创立的第一观。研究玉泉观宫观传承、神灵谱系和极具历史价值的元代《崇道诏书碑》,对于研究全真道早期历史及其向西传播进程,对于中华文明传承创新和“一带一路”地域文化建设都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作者单位:天水师范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天水师范学院甘肃道教文化研究所 四川大学道教与科技文化研究中心

基金:“天水师范学院‘青蓝’人才工程基金”、天水师范学院2019年思政专项项目“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研究”(SZZ2019-06)阶段性成果

The Establishment and Succession of Tianshui Yuquan Temple and the Value of Chongdao zhaoshubei in Yuan Dynasty

Jia Laisheng

玉泉观是天水乃至西北地区的著名道观和国家4A级旅游景区,自创建至今700多年仍然香火旺盛,由于天水市道教协会在玉泉观办公,玉泉观已然成为了天水道教的中心。立于元代的《敕封东华帝君五祖七真碑》记述了全真道早期传承创建和向西传播的重要历史,研究其碑刻及宫观建筑、神灵谱系对于深入探索全真道早期传承传播和弘扬地域文化价值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玉泉观的创建及其宫观历史沿革情况

天水玉泉观规模宏大,位于甘肃省天水市秦州区城北天靖山脚下,北迤青山,南俯州城,因山上有一眼碧水莹莹的玉泉和元代秦州教谕梁公弼所吟的“山寺北郊,名山玉泉”而闻名。历元、明、清30余次扩建,形成了拥有90余座建筑的庞大道教建筑群落,被誉为“陇东南第一名观”。2006年5月25日,玉泉观作为元至清时期古建筑,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

玉泉观历史悠久,可以远溯至汉代。乾隆《直隶秦州新志》根据传说记载,东汉时有一位号称“铁马大仙”的卢真人修炼于此,“今玉泉观有仙室遗迹”。1这里所讲的“仙室遗迹”指的就是玉泉观内有一名为“玉泉仙洞”的景点,相传为卢、梁、马三真人坐化埋葬之地。相传大殿前的玉泉水井为汉代铁马大仙卢真人所挖,后因元代梁志通真人曾在此洗目疗疾故又被称为“明眼泉”。《玉泉观志》称其俗称城北寺,又名崇宁寺,或者认为其始建于唐代,唐代叫北山寺,宋代名天庆观。2

事实上,这种看法有待商榷和考证。《玉泉观志》认为玉泉观始建于唐高宗李治先后于乾封元年(666)和弘道元年(683)两次诏示全国各州建立道观之时,“秦州时为州治,定当奉行,玉泉观大约建于这个时期”。2这显然是一种推理。该书还因唐代吕洞宾在其收录于《全唐诗》卷858的《秦州北山观留诗》中写到了“北山观”而认为“中晚唐时,玉泉观称‘北山观’”。吕洞宾的诗是“石池清水是吾心,刚被桃花影倒沉。一到邽山宫阙内,销闲澄虑七玄琴。”2《玉泉观志》还根据宋人张邦基在《墨庄漫录》中述及“秦州天庆观”而认为当时玉泉观被称为“天庆观”。2实际上据《宋会要辑稿》载仁宗天圣元年(1023)九月秦州知州陈尧咨谏所述:“秦州城中古道观名紫极宫,后为天庆观,置殿奉安圣祖像。近又奉诏更修天庆观,亦有圣祖殿。其城北观元是古寿山寺,……缘当州司有天庆观,乞将观地依旧创寿山寺。”3可见宋代的两处天庆观一位于城中,一位于城北仁寿山简称寿山的寿山寺旧址上,皆与位于天靖山上的玉泉观不在一处。因为根据地理位置,寿山在州北1里,而天靖山在州西北1里。所以认为玉泉观在唐代名北山观、宋代名天庆观并建于其上的观点,在没有进一步的新的直接史料记载或者田野考察证据的情况下很可能是吕洞宾或者张邦基所载的胡咏之的误传。

《玉泉观志》还根据宋仁宗嘉佑年间(1056—1063)工部尚书张方平驻防秦州时曾作过《玉泉观赠高道士》一诗,断定“时观已称‘玉泉观’”。2张方平的诗曰:

古屋气象冷,苍崖烟翠中。

龙归半天雨,虎啸一岩风。

露后芝房紫,霜余柏实红。

终期把藜杖,来伴白云翁。4

根据诗中最后一句“来伴白云翁”中的“白云翁”来判断诗中所题的玉泉观很有可能并非天水天靖山的玉泉观,而很大可能是位于陕西华阴县的玉泉观,因为华阴县的玉泉观初名玉泉院,乃宋端拱年间(988—989)为纪念“白云先生”陈抟而建立的,周世宗柴荣对陈抟十分敬重,曾专门召见陈抟并赐号“白云先生”,宋太平兴国初年宋太宗赐其诗中有“曾向前朝号白云,后来踪迹杳无闻”两句更能证明白云指陈抟。况且《道藏》中《太华希夷传》明确记载到“张方平往来秦蜀,恭谒神御”,说明张方平由于政务等经常来往于陕西、四川等地。5

能反证这是误传的另一个证据是元代唐仁祖《创建玉泉观记》中的记载:“秦,古成纪也。夹带山河,喉襟蜀陇,虽临关塞,如茅君之拔宅飞升,太上之炼丹古迹,灵都真境,石刻俱存。志通窃慕修隐。”6该文记载了梁志通到达秦州后“窃慕”当地的“灵都真境”,而这些“灵都真境”提到了七茅飞升的七真观和传说老子炼丹即“太上之炼丹古迹”的赤屿丹灶,却唯独没有提到玉泉观。

玉泉观真正有明确碑文记载的建观时间应该是由丘处机的徒裔梁志通于至元十三年(1276)在地方士绅精英的支持下开始修建的供奉老子并以五祖七真陪祀的太上殿。玉泉观“其山腹出泉,冥然澄寂,祈饮者可以愈邦人之疾。树绕泉亭,檐楹蔽映,如入画图,观因境胜,名曰玉泉”6。据元代唐仁祖所撰的《创建玉泉观记》记载,梁志通本来是丘处机的高徒,在太原东山圣泉观修道近30年,后来经过关陕到了甘肃陇西与黄青松、杨明道、李涵虚等多人于至元六年(1269)创建了陇西七真观,《创建玉泉观记》云:“至元辛未,南离汴之朝光,涉关陕至于秦亭,秦,古成纪也。”6辛未就是至元八年(1271),由于秦州扼守关中向西的门户,老子尹喜等道教传说遗迹甚多,梁志通想在此修隐。至于建观缘起,“师一旦谓弟子钟道亮曰:‘且夫田叟市民,粗一家之安,遇一岁之丰登,立祠宇,设像仪,尚知所谢。……况羲皇生于本土,三圣人者,开元立极,神功圣化,万祀无穷,何不崇其圣教,建庙而报之禋祀乎?’”2本为报答神明之恩,祭祀伏羲,加上“崇而请祷者符之必应”,故“秦人敬而异之”,乡豪士族莫不蠲财助力,于是梁志通在向地主师汝舟和张黑子乞得的五亩坡地上,“刬削重崖,芟夷荆棘”,在元至元十三年(1276)建立太上殿,在至元二十六年(1289)建立了玉皇殿,陪祀者分别是黄帝的大臣和大将风后、牧伯。《天水县文物志》以唐仁祖撰写的碑文为据认为“玉泉观始建于元大德六年(1302)”的记载是不准确的。7

至正十四年(1354)知州李铭在玉泉观东北增修了文昌帝君殿三楹;据相关史料记载,到至正十六年(1356)时,玉泉观有太上殿、玉皇殿、道院、泉亭、厨库等,以后玉泉观一直以太上殿(明初改为三清殿)、玉皇殿为主殿。据明成化二十年(1484)秦州知州傅鼐《重修文昌祠记》碑文记载,当时已北建三清殿,东建真武长生殿,西建文昌救苦殿;嘉靖三十七年(1558)钦差兵备陕西按察司分巡陇右道佥事冯惟讷和知州李宋主持修建了混元宫,知州李宋等还独立主持重修了三清殿;万历二十二年(1594)秦州知州王吉人等主持重修了真武长生殿,万历二十六年(1598)重修了雷祖殿;万历四十八年(1620)九月,玉泉观道正司贵然兴与乡绅重修了星辰五祖七真殿;崇祯十年(1637)道正司贵然兴重修了玉皇殿;清顺治十三年(1656),分巡陇右道佥事宋琬重修了李杜祠;乾隆四到五年间(1739—1740),秦州知州李鋐先后重修了文昌殿、仓颉殿、武侯祠、李杜祠、选胜亭,增建了名贤祠三间,专门祭祀在秦州贡献较大的知州高公、宋公、姜公;乾隆五十年(1785),玉泉观主持李来祥修建了龙王殿;咸丰十年(1860)重修了创建于康熙初年的勒马关帝庙;同治十三年(1874)奉诏在观南修建了纪念内阁大学士周开锡的周公祠和纪念知州托克清阿的托公祠;至光绪二十九年(1903),秦州知州张珩主持了较大规模的修建工程之后,玉泉观最终形成了拥有90多座建筑的全真道宫观建筑群落,它作为天水地区乃至陇东南最为宏伟的道观,满足了天水地区民众的信仰需求。2民国以来近70年间,军阀混战,玉泉观的部分庙宇先后被军队和学校占有,观内正常的宗教活动停滞。到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玉泉观的宗教活动才得以渐渐恢复,也有了大力修缮,历史上的建筑基本复原。1982年玉泉观被辟为公园,成为天水市著名的旅游景区。

二、宫观建筑、碑文及田野调查所述神灵系统和传承

玉泉观位于山坡上,山门前有长长的石级,进入山门后有太阳和太阴小庙,再上有青龙、白虎殿,穿过这两座大殿,上面是牌坊式的玉皇阁大门,上悬“人间天上”大匾。玉泉观是在继承传统建筑艺术的基础上,以道教全真道规制融合地方建筑风格,贯穿南北,从中轴线起自南向北依次为山门、灵官殿、通仙桥、太阳殿、青龙殿、白虎殿、五祖七真殿、圣母殿、鲁班殿、玉皇殿、玉皇阁(左右两侧分别为雷祖殿、三官殿)、三清殿(左侧为文昌殿,右侧为无量殿)。

三官殿有一对联,正好是以道教的角度解释了公正,“三官考校,不偏不倚不徇私;四圣驾善,善始善终善决断”。玉皇殿殿门正中有蓝底金字大匾“冲虚无象”和黑底金字、气势恢弘的对联:“金阙重开,百二关河归陇上;铜驼无恙,九天日月护西秦。”两侧还有李杜祠、仓颉宫、文殊殿、北斗宫、玉泉亭、静观亭、神仙洞、二公祠、天靖楼、赵孟頫诗碑等。原来最高处还有始建于元代,取老君64卦之意而建在64级台阶之上最早最高的老君殿,只是后来倾颓而建立了三清殿。殿首有著名学者霍松林撰写的对联:“瑶殿仰三清,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玉清参道妙,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玉皇阁侧面有仓颉宫,宫前有一小亭覆盖相传为汉代铁马大仙芦真人所挖的玉泉仙井,玉泉井南有相传为对玉泉观的创建和发展做出巨大贡献并且在此坐化的芦、梁、马三位真人坐化埋葬之处的“玉泉仙洞”。神仙洞南侧崖边生长着一树龄约八百年,相传为梁志通亲手交辫根茎后栽植的形若女子发辫的“辫柏”。

观内珍存历代碑石57方,其中元代碑刻5方,明代碑刻9方,清代碑刻38方,民国碑刻3方,当代碑刻2方。在众多碑石中,尤以元代镌刻的《敕封东华帝君五祖七真碑》(根据形制又称四面道流碑)最为珍贵,其字迹清楚,内容完整,被文物专家誉为记述元代社会、宗教、历史的“国家”碑石。值得一提的是,玉泉观还珍藏了一块刻制于清光绪十二年(1886),由翰林院编修秦州人刘永亨撰文、刑部主事秦州人张登瀛手书的,已保存了120年仍文字清晰完好无损的木质碑刻《重修玉泉观圣母宫碑记》。8

就玉泉观的神灵信仰体系而言,主轴线上的神灵信仰基本与宋德方及其门人构建的“三清、四帝、二后、五祖、七真”这一核心信仰体系总体保持一致。但是除了全真道的神灵信仰之外,玉泉观内还有“民俗信仰神灵”。药王洞内供奉的是以药王孙思邈为首的13位名医:神农、歧伯、雷公、扁鹊、仓公、张仲景、华佗、皇甫谧、王叔和、葛洪、陶弘景、孙思邈、李时珍;吴爷殿供奉的是华佗的弟子吴普;五路财神庙供奉五路财神;王母洞供奉的是王母娘娘;勒马关帝庙供奉关公;九天玄女洞供奉九天玄女;观音洞供奉观音,而且还有士绅主持修建的李杜祠(纪念据考证诞生于陇西的李白和流寓秦州的杜甫)、周公祠、托公祠、名宦祠等。这些入住到玉泉观内不属于全真道的神灵信仰,不仅丰富了玉泉观内神灵的阵容,而且扩大了神职,满足了当地民众广泛的信仰需求,从而吸引了更多的民众参与到道教生活里来,为道观生活和道教活动的正常开展提供了必要的人力物力和群众基础。

全真道在金元时期发展得如火如荼,在朝廷的支持下势不可挡,几成燎原之势。时人元好问(1190—1257)在《紫微观记》中生动描述了全真道的兴盛传播:“故堕窳之人,翕然从之。南际淮,北至朔漠,西向秦,东向海,山林城市,庐舍相望,什百为偶,甲乙授受,牢不可破。”9而正如《创建玉泉观记》形容的“夹带山河,喉襟蜀陇”的甘肃天水,正好处于全真道向西传播的必经之地和桥头堡。玉泉观有明确文字记载的创建者烟霞无为大师梁志通的传承在元代唐仁祖《创建玉泉观记》中交代得十分清楚:“师姓梁,志通其讳也,介休人,甫年十二辞亲悟道,授业于冯志清。冯师为神子张志谨,张即丘门高徒也。”6由此可见玉泉观开观祖师达玄子梁志通的师承关系是:丘处机——张志谨——冯志清——梁志通。

根据玉泉观现存碑文、艺文以及州志、《玉泉观志》等记载,有明文记载的道士先后有:

《敕封东华帝君五祖七真碑》侧面立于元大德六年(1302)的《纯阳真人授重阳祖师秘语》下刻录了梁志通及其门徒,共有18人,分别是:何道元、任道芳、何道渊、杨道明、门德裕、王道坦、李道恒、安道和、何道吉、王道夷、何道全、李道素、冯道真、刘道洪、李道平、杨道固、李道希、段道昆。

明成化十五年(1479),有道士姚清规、杨名芳;

明成化十八年(1482),有道士玄靖子姚清规;

明嘉靖二十二年(1543),有道士李宗成;

明天启三年(1623),有知观贵然兴;

明崇祯十年(1637),有道士王全禄、刘全古;

清顺治十年(1653),马一元至玉泉观任知观;

乾隆二十二年(1757),有住持李来详;

嘉庆十二年(1807),有道士赵本立知观;

嘉庆十四年(1809),有道士赵德阳知观;

嘉庆十七年(1812),有道士赵本立、徒复安;

据《□□洞道院碑记》,有道士刘德阳、赵本立;

道光十九年(1839),有道士赵来诚知观;

道光二十五年(1845),住持道士刘复缘;

光绪二十八年(1902),有住持道士沈合锡、罗合玉、李合意。

之后随着军队和学校的入住,宫观或毁或占,道教事业都受到了很大影响,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渐渐修葺恢复原貌,才开始了正常宗教活动。

三、《敕封东华帝君五祖七真碑》的内容及其在全真道早期历史研究上的价值

天水玉泉观创建、传承及元代《崇道诏书碑》价值探析
网络配图

玉泉观中最为珍贵的当属元代的《敕封东华帝君五祖七真碑》(根据形制又称《道流四面碑》)以及赵孟頫的草书诗碑,是我们研究早期全真道和元代书法艺术弥足珍贵的文献资料。由于《敕封东华帝君五祖七真碑》具有极其重要的文史价值,因而陈垣编纂的《道家金石略》(在《道家金石略》中将其称为《崇道诏书碑》)和民国甘肃临洮人张维编纂的《陇右金石录》均予以收录。此外张维编纂的《陇右金石录》还收录了由明文记载玉泉观的创建者邱祖高徒,被帖木儿大王赐号“烟霞无为大师”,被当时全真道掌教王志坦赐号“达玄子”的梁志通所书,郝志坚刻石于元至元三十年(1293)太岁癸巳端午日的《梁志通诗碑》,诗曰:

大道蘧庐东自游,风光仿佛象瀛洲。

庵前草木春常在,槛外云山不夜秋。

鬼泣馗罡三尺剑,神藏天地一虚舟。

从来抛却红尘事,勘破浮生只点头。6

道流四面碑现存于玉泉观的选胜亭内,碑通高2.38米,其中碑身1.58米,碑阳碑阴均宽0.53米,碑两侧面均宽0.47米。四面皆有文字,用楷体、瘦金体书写,字体精美,刀工娴熟。四面分别为:正面是《元世祖皇帝褒封制词》,背面是《全真列祖赋》,左侧面是《纯阳真人授重阳祖师五篇秘语》(本面落款“大元国大德六年岁次壬寅仲秋下旬有二日玉泉观知观何道元任道芳等并十方道众同建立石”),右侧面是《全真祖宗之图》(本面落款“秦州玉泉观达玄子梁志通立石”)。该碑四面落款时间不同,内容皆为记述有关全真道历史传承之事,其史料价值极为珍贵。碑石历七百余载而字体仍清晰可见,为玉泉观至今保存最为完整的珍贵元代碑石之一。据西北道教研究专家樊光春先生考证,其中《纯阳真人授重阳祖师五篇秘语》又见于陕西重阳宫的碑刻之中,而《元世祖皇帝褒封制词》和《全真列祖赋》在全国则仅见于玉泉观的《崇道诏书碑》之上,足见其历史价值之珍贵。下面就其主要内容及其价值予以探析。

《元世祖皇帝褒封制词》立于至元六年(1269),篆额题“大元崇道诏书之碑”,正楷瘦金体书,分为四段,第一段是综述,讲世祖继承祖宗传统,“雅慕玄风”,又历述全真道自东华帝君的传承,“自东华垂教之余至重阳开化之始,真真不昧,代代相承,有感遂通,无感弗届”。又声明褒封道教仙真自汉代的张道陵至唐代的叶法善,自古皆然,故应立为定制。中间两段罗列五祖七真名号,最后一段令当时掌教张志敬执行。

《纯阳真人授重阳祖师五篇秘语》由玉泉观知观何道元、任道芳等并十方道众于元大德六年(1302)立石,功德主是巩昌平凉等二十四处□□□都统帅汪惟孝太夫人漆氏。全文首先讲如何看破红尘、加强修行从而名列仙籍,中间讲了内丹修行之法:“莫得樽酒恋尘嚣,每向鄽中作系腰。龙虎动时抛雪浪,水声澄处碧尘消。自从有悟途中色,述意蹉跎不计聊。有朝九转神丹就,同奔蓬岛去一遭。蛟龙炼在火烽亭,猛虎擒来囚水晶,强意莫言胡论道,乱说纵横与事情。铅是汞药,汞是铅精,识铅识汞,性住命停。九转成,入南京,得知友,赴蓬瀛。”9接着述及了宁神悟道广玄真人张及其门徒悟真大师何志源、清贫子王志坚,阪泉尊师善济普慈真人冯志清及其门徒悟真子杨志朴、明真大师姚知古和梁志通的师叔陈志寂及其18个门徒,后附助缘人名单。

《全真祖宗之图》系梁志通立石,详细罗列了全真传承谱系。第一段先列列子、文子、关尹子、太上老君、徐甲、亢仓子、庄子;第二、三段分别列出五祖七真名号;第四段列丘处机十八门徒名号;最后陈述丘祖徒弟祁志诚、张志敬、尹志平、李志常、王志坦及张志仙6人。

《全真列祖赋》是该碑的重中之重,25行,每行73字,以无名道人和绝相公子问答的方式详细论述了全真道思想信仰并“深究其宗派首末”,是勾勒全真道早期传承的一篇重要历史文献。其在全真道乃至道教历史上的重要价值有三,一是为了为全真道争取一个合法的更高的地位和扩大宣传从而与正一天师道争取话语权影响力,《全真列祖赋》特别强调了全真道的道教正统地位,“三清,全真之主也,不全其真,曷为三清?四帝,全真之师也,不全其真,曷为四帝?”9该赋还将全真道的历史追溯到了“龙汉以前,赤明之上,全真之道固已行矣”。只是“圣者不言而天下未之知耳”。所谓“龙汉”“赤明”,皆言其早在天地未判混沌一片之时就已存在。二是正如张广保、樊光春等所讲,宋德方的《全真列祖赋》第一次将东华帝君王玄甫列入全真祖师谱系并断言全真祖师传承始自东华帝君,“逮我东华帝君王公者,分明直指曰,此全真之道也,然后天下惊骇倾向而知所归矣”。至于东华帝君何时何地创教,“帝君乃结庵于青海之滨,受诀于白云之叟,种黄芽于岱阜,煅绛雪于昆嵛,阴功普被于生民,密行远沾于后裔”9。而后竟一口气列出了19位“密行远沾”的后裔祖师:钟离权、吕洞宾、刘海蟾、王重阳、和玉蟾、李灵阳、马钰、谭处端、刘处玄、丘处机、王处一、郝大通、孙不二、刘通微、严处常、史处厚、于善庆、苏铉、姚璇。而且在《全真列祖赋》中,“从行文语气来看,文章是把这19名仙真都看作东华帝君直接传授”10。很显然后来的全真道并不这样宣传。由是便有了其价值之三,在《全真列祖赋》中披云天师宋德方构建了一个严密庞大、层次分明而异于后世的全真道早期的传承谱系。“十九朵玉树重芳”,“半万朵金莲再坼”。这里还提到了后世大力宣传的五祖七真之外的另外8人,和玉蟾、李灵阳、刘通微、严处常、史处厚、于善庆、苏铉、姚璇,并且将其同等看待,“十九朵玉树重芳”,“支派后分十九,住丹台、姓字名播”。11全真道后来的历史中则对这8个人的传播相对较少,事实上他们在全真道的创建过程中承前启后,非常重要,这其中甘肃天水市甘泉县人和玉蟾与京兆终南县人李灵阳,在《全真列祖赋》中名列全真道创始人王重阳之后,“说明在金元时期,全真道十分重视这一传承”10。二人不但是辅佐王重阳的全真道第一代领袖人物,同王重阳一起创立关中全真教团,而且在王重阳仙逝后帮助马钰在关中建立全真道根据地,被马钰为首的七真和秦志安等人称为三祖。如在秦志安的重要文献《金莲正宗记》中就对其高度评价道:

天下不二道,圣人无两心,故王公、和公、李公共传秘诀,同炼还砂,终南之丹桂齐芳,海上之金莲并秀,遂使全真门下列以为三祖而尊祀之,又何慊乎哉!12

考虑到由于佛道之争于至元十八年(1281)引起的焚经之难以及全真道自始至终都有一个实力强大的竞争对手正一天师道这样的历史背景,因而宋德方的《全真列祖赋》不但是应运而生,而且用心良苦,所以得到了李志常等先后几任全真道掌教的大力支持,事实上《全真列祖赋》是全真道历史上承前启后功莫大焉的重要纲领性文献。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玉泉观以及《崇道诏书碑》之《全真列祖赋》,除了反映全真道不同于后世的早期传承价值之外,还能够深刻反映全真道早期向西传播的历史。天水是古关中向西的重要“一带一路”城市,全真道在得到了朝廷的支持后进入大力发展传播期,要向西传播必然要经过天水。天水境内最早正式有文献记载的全真道观是由李志坚、董志希于蒙古中统三年(1262)创建于天水麦积区柏林镇茅峪河的朝元观,因为碑文明确记载:“中统三年孟冬中旬终南灵冲子李志坚、张知和仝立石。”8乾隆《直隶秦州新志》曾有记载。《朝元观碑文》明确记载:“因感灵应如见,于壬戌之秋,李志坚、董志希乃集信士而言曰:‘七茅登仙之地,依旧址,构堂宇,妆法器,镂刻圣号。诸事粗完,若镌之山石,使传不朽,亦一方之妙瞻也。’”8所以无论从文中“壬戌之秋”还是从碑文末署名“中统三年孟冬中旬终南灵冲子李志坚、张知和仝立石”,都不难看出这座道观比早前认为的甘肃境内最早的全真道观陇西七真观的创立时间至元六年(1269)还要早7年,因为路尧在《全真道龙门派传入甘肃之年代考辨》中说:“至于龙门派在甘肃境内最早、最明确的说法,则来自于元世祖至元六年丘处机弟子黄青松等人为纪念其师,于陇西修建的‘七真观’一事。”13而且据王利用《玄通弘教披云真人道行之碑》记载宋德方曾早在南宋淳祐二年(1242)“会葬重阳祖师”之后弘教于“秦巩凤陇之间”,很可能到过秦州天水弘教。另外,据立于元至顺三年(1332)的《秦州玉阳观碑铭》记载天水境内还有建于元中统早期的全真道嵛山派道观玉阳观。关于玉阳观的创建时间,《甘肃通志稿》等以碑文为据认为是至顺三年(1332),但残缺的碑文中写陈志隐在“中统改元,出关,历长安……”与道友营建宫观,“中统改元”乃是1259年,只是陈志隐中途辞世了,弟子们接着营建宫观,潘守正认为可能陈志隐与弟子建观立碑时间不一所以跨度几十年。14碑文揭示其传承是“公讳志隐,师礼玉阳真君门人,亳州王志宗之为徒也”,即为:王处一——王志宗——陈志隐。7在天水柏林镇还有为纪念老子西行秦州弘教,始建于唐朝贞观五年,柏树森森的柏林观,光绪《秦州直隶志》记载“渭水北柏林山柏林观旁多古柏”,民谣曰:“柏林山,柏林观,专为老子师徒建。八柏三石九座殿,太上老君出函关。”因而,玉泉观、朝元观、玉阳观以及柏林观,还有五阳观、青龙观等的建立和发展,使全真道向西的发展传播走向了辉煌,而作为甘肃龙门派最大根据地的玉泉观更是重中之重,因为“从现存文献追溯,这所道观(玉泉观)应当是早期全真道向关中以西传播的中介”10

四、玉泉观道观的特色

1.地域性。

全真道要能够在地方兴观建庙,大力发展,就离不开地方官员和士绅阶层以及当地百姓的大力支持,因而在玉泉观就创建了大量与本地有关的名人、功臣、烈士祠庙,一方面对百姓而言祈福禳灾、保佑平安,另一方面从士绅和官方而言神道设教,增强凝聚,繁荣桑梓。玉泉观充分体现了地域信仰文化,先后建有三仙洞、李杜祠、名贤祠、诸葛武侯祠、周公祠、托公祠。三仙洞祭祀对玉泉观的创建发展贡献巨大的三位真人卢真人、梁志通、马一元;文革时被毁的李杜祠专门用来祭祀据考生于本地的诗仙李白和公元759年因安史之乱而寓居本地3个月并写下了20首秦州杂诗的诗圣杜甫,玉泉观至今仍有大量咏杜甫诗歌碑刻,曾有楹联“诗兴文心,二分山色三分水;工部学士,五斗功名八斗才”;后来被拆的名贤祠祭祀“为秦御大灾捍大患”因而“父传子述,至今不忘”政绩显著的官员高必大、宋琬、姜光胤等人,据清代李鋐《重修西虎嘴名贤祠》记载:“国初,百姓初脱兵难,而额赋无少减,高公必大来刺州,力请丈量,累乃豁。顺治末,城圮于震,巡宪荔裳宋公,州牧姜公,或启或翼,百堵皆兴,而民居用宁。”2顺治时任秦州知州的高必大请求朝廷为当地百姓豁减赋税,分巡陇右道佥事的宋琬和秦州知州姜光胤在地震后赈灾建城,百废俱兴。几近倾毁的周公祠和托公祠是秦州州民念内阁学士周开锡、知州托克清阿遗德获准奉旨修建的祭祀祠庙。位于兵家必争之地的天水武将辈出,为纪念三国时蜀国大将天水甘谷人姜维,明代在玉泉观内建了武侯祠,正中是诸葛亮,左边是姜维,右边是杨仪,都是蜀汉后期的重要英雄。

2.民俗性。

明清以降,道教在官方的限制和打压下渐渐走向了世俗化,因而不断吸引民间神灵信仰以扩大信众群体和影响力。玉泉观宫观庙宇除了主轴线按照全真道神灵谱系建构外,副轴线上的神灵信仰充分体现了道教走向民间为民分忧解难、禳灾祈福的布局。药王洞内供奉以孙思邈为首的13位名医;吴爷殿供奉华佗弟子吴普;五路财神殿供奉五路财神;勒马关帝庙供奉民间广祀的关公;九天玄女洞供奉九天玄女;观音洞供奉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王母洞供奉西北影响力很大的王母娘娘。玉泉观还建有鲁班殿、仓颉祠。最能充分体现玉泉观地域性民俗性特征的就是每年在相传是玉皇大帝诞辰的正月初九日隆重举办的上九朝观庙会,起因于祈求玉皇大帝保佑免除当地的罗玉河水患,同时还在祭祀的队伍中上演极具地方特色的酬神乐舞夹板舞。人神交流、民俗娱乐、商贸交流融于一体,历史久远而蔚为壮观。

3.三教并祀。

全真道自从王重阳创教之始就大力提倡三教一家,主张三教并祀,服务地方社会和群众,从上层和下层两手发展。1987年拆除之前玉泉观内青狮白象殿内就祭祀文殊、普贤菩萨,观音洞内祭祀观音菩萨,用以满足当地各阶层、各行业的不同层次不同类型的信仰需求。而前面提到的奉旨修建的祭祀托克清阿的托公祠,还有周公祠、名贤祠等等来自于官方和士绅推动创建的祭祀祠庙,很显然是来自儒家礼乐教化、神道设教意图的产物。

注释

1 [清]费廷珍纂修:《直隶秦州新志》(乾隆二十九年本影印)卷12《杂记·仙释》,台北:成文出版有限公司,1976年,第1685页。

2(13)(15)(33) 赵昌荣著:《玉泉观志》,兰州:甘肃文化出版社,2002年,第3、3-4、161、4、4、67、5-10、125页。

3 《宋会要辑稿·礼五》,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4年,第2册第573页。

4 [宋]张方平著,郑涵校:《张方平集》卷1,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2年,第11页。

5 《太华希夷志》卷下,《道藏》第5册第742页。

6(11)(12)(18)(19) 《陇右金石录》卷5,《中国西北文献丛书》第182册,西北考古文献(第4卷),兰州:兰州古籍书店,1990年影印本,第66-67、67、66、68、40页。

7(14)(31) 天水县文物志编写委员会编:《天水县文物志》,1984年,第52、144页。

8(16)(27)(28) 武建成编:《秦州春秋》,北京:中国文艺出版社,2012年,第696-697、693、692页。

9(17)(20)(21)(22) 陈垣编纂,陈智超、曾庆瑛校:《道家金石略》,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年,第475、593、593、593页。

10(23)(25)(32) 樊光春著:《西北道教史》,北京:商务印书馆,2010年,第386、386、452页。

11(24) [元]宋德方撰:《雨霖铃》,唐圭璋编:《全金元词》,北京:中华书局,1986年,第1196页。

12(26) 《道藏》第3册第362页。

13(29) 路尧:《全真道龙门派传入甘肃之年代考辨》,《文化学刊》2016年第8期,第225页。

14(30) 潘守正著:《天水地方新志古史集注》(上),兰州:甘肃民族出版社,2015年,第137页。

作者:贾来生,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年4月27日 上午9:25
下一篇 2022年4月27日 上午10:2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