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笈七籤》中“七部语要”阙误考

道家微信公众号
摘要:现存《云笈七籤》版本中“七部语要”下所注“凡连珠65首”实则所列“59首”。依据连珠的文体特征,发现其中存有误分误合的现象。通过对其溯源与考证,进一步确认65首连珠中存在误分误合现象,又知其内容上也存在错误。与此同时,借助溯源材料,又知“七部语要”中还存有法藏敦煌西域文献中残卷《道经》的完整引文和新的《妙真经》佚文。
作者单位:湖北经济学院中国传统文化与哲学研究中心

The Faults of “Qibu yuyao” in Yunji Qiqian

Yang Shuai

连珠是我国古代一种短小的文体,其文体辞丽而言约,不指说事情,必假喻以达其旨,而令贤者微悟,合于古诗讽兴之义,欲使历历如贯珠,易观而可悦,因此其文体为人用来劝谏。《云笈七籤》1乃北宋真宗年间张君房在《大宋天宫宝藏》的基础上,撮其精华而成。其卷90“七部语要”是由“65首连珠”所撰成,盖张君房依照连珠文体特征,业深综述,碎文琐语,定格连章,串成 “连珠”,从而更符合语要的文体特征。后人多认为“七部语要”乃理神养性、立身修道方面的警句而未有过多整理。通过对其溯源,发现现存《七籤》版本中“七部语要”皆存在分条失误的问题,其文本自身也存在错误等情况。

一、“七部语要”中所存分条失误

今本《七籤》的两个重要版本,一为明代《正统道藏》本,一为《四库全书》本。关于其卷数,杨福程先生曾辨析:“两本的标目均为122卷,诸家著录亦为122卷。‘122卷’之说,既是错的,又是对的。即‘两个版本都少算了一卷,两个版本都多算了一卷’。”2然而关于其卷内分条上的失误却少有学者注意。通过对比涵芬楼影印的《正统道藏》本3、《四库全书》本、齐鲁书社出版的《七籤》本4以及中华书局出版李永晟先生的点校本5,发现其卷90“七部语要”下所注“凡连珠65首”,此分条可谓也“既是错的,又是对的”,其“错”即“所注65首连珠实非65首,传世各本所列实为59首6,缺少6首”,其“对”即“通过溯源考证,实列59首连珠,又为65首连珠,因其存有误分误合等现象”。由于涵芬楼影印本已存在上述问题,可见“七部语要”所存失误早在明以前就已出现,且为后世所承袭。具体如下:

(一)误合现象

例1:人之禀气,必有情性。性之所感者,情也。情之所安者,欲也。情出于性,而情违性。欲由于情,而欲害情。情之伤性,性7之妨情。犹烟冰之与水火也。烟生于火,而烟郁火,冰生于水,而冰遏水。故烟微而火盛,冰泮而水通。性贞则情销,情炽则性灭。夫明者刳情以遣累,约欲以守贞。食足以充虚接气,衣足以盖形御寒。美丽之华,不以滑性;哀乐之感,不以乱神;处于止足之泉,立于无害之岸。此全性之道也。(《七籤》卷90“连珠”第3首)

此例为两首连珠误合,即(1)“人之禀气……情炽则性灭”;(2)“夫明者刳情以遣累……此全性之道也”。通过溯源,两首又见于刘昼《刘子·防欲》8,但两首皆整首摘自《防欲》的不同部分,且之间相差284个字;从内容上看,(1)是阐述“情与性”间关系,(2)是侧重论证“全性之道”,两者所述侧重点不相符;从连珠文体特征上看,连珠常假喻以达其旨,而不指说事情,令贤者微悟,合于古诗劝兴之义。(1)中借“烟冰”与“水火”来喻人之“情性”,借助演绎与类比的推理形式,形象而生动,使人得其旨。(2)中“刳情”与“约欲”相对,“食足”与“衣足”相对,“滑性”与“乱神”相对,“止足之泉”与“无害之岸”相对;同时“性”与“神”皆押阳声韵;“泉”与“岸”上古韵部皆“元”部,且整首通过归纳得出“全性之道”,与(1)语用逻辑明显不同;可见七部语要中“第3首”连珠当分为两首。

例2:大德者,受天下之大恶;大仁者,受天下之大辱。能受天下之大恶,故能食天下之尊禄;能受天下之大辱,故能为天下之独贵。奔想飞驰,迅于游鸟;荒动滞固,给(疑给作急)若两绞。胶附素疏,坏之若流。欲风速发,色火亦然。婴发猛虎,恶光莫当。欲之气移,不滑其族。放散无常,解目染著。累色至玄,亦不有足。钓鱼不饵,纲而不缯,戈而不缴,钺而不煞。虽为柯锋,而心不施。有道者处之,有德者居之。虎兕措爪而无所虑;鬼神同群而无所惧。玃鸟鹦鸽,不相畏恐;狸犬兔鼠,不相避忤。故君子自处,不群不党,不曜不动,不利不害,常守静不移,故成君子也。(《七籤》卷90“连珠”第40首)

依据连珠特有的文体特征,可见“第40首连珠”当为三首材料所误合。由于连珠体富有短小性与推理性,其形式常以有标记形式出现,如“臣闻……是以……故……”“臣闻……是以……”“臣闻……故……”“臣闻……何则?……是以……”等等,同时也常融合归纳、演绎、类比的推理形式。从历时演变上看,不同阶段的连珠体的形式略有不同,如开头去标记形式(去“臣闻”等形式)最早出现在南北朝时期,即梁刘孝仪为人作连珠,此形式为唐人所承袭。宋人又承袭前代,若开头无标记,“是以”“故”便成了其形式重要判断标准。因此第40首连珠可分为三首,即(3)“大德者受天下之大恶……故能为天下之独贵。”(4)“奔想飞驰……有道者处之,有德者居之。”(5)“虎兕措爪,而无所虑……常守静不移,故成君子也。”又从连珠的内容与推理形式上看,(3)是运用归纳推理,得出“大德者食天下之尊禄,大仁者为天下之独贵”,此首又见于《道藏》正一部《太上老君太素经》9佚文,《抱朴子·遐览篇》著录此经为一卷;(4)是归纳和类比推理,得出“有道者处之,有德者居之”的境界;(5)是通过归纳与类比推理“何为君子”。三首内容有别,所述及推理均各成系统,当划分为三首。

例3:其味甘焉,和而谓养;其药善焉,众和乃医;其疾徒焉,先后乃所;其佃作焉,日足获矣。故累足成步,著备成德。接下举高,敷德以正。截他不修,勤于三道。三道讫备,通天达道。是故太初降于太始,太始降于太素。崇正匠者,其万备也。钟鼓鸣乎,非手不声。水中有像,非质不映。川谷有神,不呼不返。朴中有器,非匠不崇。子有长质,非功不苗。故道加一切□□。从气满太虚,随前降对,有之以有,无之以无。道德圆入,不拘一切。众生假明而见其物,假声以听其音。非谓听见之所能,因前而有之。故道人修于假明之明,习于假声之声,故能听见而不可彰。体于未言之言,知于未声之声,故辩言而可极。是故真人所为处异,所造者返。何以故?盖知天道无亲,唯与善人。(《七籤》卷90“连珠”第43首)

此例同样为三首所误合,依据连珠体的内容与形式,可分为(6)(7)(8)三首。(6)“其味甘焉……是故太初降于太始,太始降于太素。”通过归纳推理得出“太初降于太始,太始降于太素”的道家宇宙论观点,“太初”表示“始有气”,“太始”表示“始有形”,“太素”表示“始有质”;通过气构成形,由形进一步发展出质,这就是此首所要表达的观点。(7)“崇正匠者……道德圆入,不拘一切。”通过 “钟鼓鸣乎”“水中有像”“川谷有神”“朴中有器”“子有长质”归纳引出“道加一切”的理念,后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引申得出“道德圆入,不拘一切”的道理;(8)“众生假明而见其物……何以故?盖知天道无亲,唯与善人。”通过类比和归纳推理得出“天道无亲,唯与善人”的思想,其形式与魏晋时期陆机发展的新连珠形式相似,即“臣闻……何则? ……是以……”的形式。三首的前提皆运用归纳推理,但所述内容侧重点各有不同,且形式也存在差异,可见当分为三首。

例4:养蚕贵叶,功乃就之;养神贵道,真乃可登。贵本尚末,上下通达;敬根重枝,天道可为。存母得子,可保终始;珍道保身,大道可因。守默不移,故能广载;执直不曲,故能道长。本法无也,质真若渝。抱一化元,存元以通其道,守本以致其子。故善道者吉,审己者达,察过者泰。忖短者思齐贤哲,贪高进,务先活。是以真人常以守一逊过,攘而无臂,动而不摇,高而不贵,故能常贵。 (《七籤》卷90“连珠”第44首)

此例据前后文结构及描述内容,可见也为两首的误合。可分为(9)“养蚕贵叶,功乃就之……执直不曲,故能道长。”(10)“本法无也,质真若渝……高而不贵,故能常贵。”(9)通过归纳推理得出“道法”,其主要围绕“真道保身,大道可因”,其句式两两相对,结构相同,节律相同,与下文所述有内容和结构上的不同。(10)则是演绎推理,通过“抱一化元”演绎出真人“守一逊过”。

例5:质真者德,著德者真,积行者达,和气者圣。不行而知,不见而明(又作名),故曰他心力也。是以道人行于不足,故能有足;处下不让,故能成高。夫欲兴太山之功,要须宽居乃得成高;为太极之道,要须广德乃能达道。故真人自卑下细,以致标远。(《七籤》卷90“连珠”第47首)

此首也为两首所误合,据连珠体形式与语言结构特点,可分为(11)“质真者德,著德者真,积行者达,和气者圣。不行而知,不见而明,故曰他心力也。是以道人行于不足,故能有足;处下不让,故能成高。”通过演绎与类比推理得出“道人无为而为”的处世之道。(12)“夫欲兴太山之功,要须宽居乃得成高;为太极之道,要须广德乃能达道。故真人自卑下细,以致标远。”主要通过归纳和类比推理得出“真人自卑下细,以致标远”。

(二)误分现象

通过对“连珠”的溯源,同时依据连珠“以其内容为主,以其形式与逻辑为辅”的标准,还发现存有两处误分、两处当合并现象。

例6:君子之立身,以玄德为父,以神明为母,清净为师,太和为友。为虎为龙,与天地同终;为玄为默,与道穷极。非时不动,非和不言。图难为易,治之于根本,绝之于末也。(《七籤》卷90“连珠”第30首)

例7:为善者自赏,造恶者自刑。故不争无不胜,不言无不应者也。(《七籤》卷90“连珠”第31首)

通过以上材料溯源,发现《太平御览》卷659引《真诰》中有相似引文,即“修于其身,其德乃真。君子立身,道德为任,清净为师,太和为友,为玄为默,与道穷极。治于根本,求于未兆。为善者自赏,为恶者自刑。故不争无不胜,不言无不应”10。又依据上下文内容,其结论“不争无不胜,不言无不应”中的“不争”与“非时不动”相联系,“不言”与“非和不言”相联系,显然当为一首。若在“为善者自赏”处分开,那么在“君子之立身,以玄德为父,以神明为母,清净为师,太和为友”为前提的演绎推理中,缺少结论性句子,不符合连珠体的演绎推理形式,亦不符合连珠体的认知模式。如陆机《演连珠》:“臣闻目无常音之察,耳无照景之神。故在乎我者,不诛之于己;存乎物者,不求备于人。”11 同为演绎性推理,当由一个前提演绎出一个结论,方可令贤者微悟,合于古诗劝兴之义。故此二者当合为一首。

例8:罪莫大于淫,祸莫大于贪,咎莫大于僣,此三者祸之车,小则危身,大则残家。(《七籤》卷90“连珠”第36首)

例9:天下有富贵者三:贵莫大于无罪,乐莫大于无忧,富莫大于知足,知足之为足,天道之禄。不知足之为止,害乃及己。(《七籤》卷90“连珠”第37首)

通过溯源,知连珠第36首和第37首皆源自他书所引《妙真经》佚文12。如南朝陶弘景《养性延命录》卷上“教诫篇”,北周武帝《无上秘要》卷7、卷49,宋《云笈七籤》卷32、卷89、卷90、卷92,明陈耀文《天中记》卷36,明徐元太《喻林》卷54,明张四维《名公书判清明集》卷10,清法式善《陶庐杂录》卷5等皆引有第36首连珠,可知该首连珠当为《妙真经》经典语句之一,为后人所颂。然而唯有唐朱法满《要修科仪戒律钞》卷12“过咎缘”所引《妙真经》引文,其不仅存有“三富”,且存有“三祸”,更为准确地还原了《妙真经》原文。13古人在明“三祸”同时,却较少述“三富”,盖因出自养性律己方面,人们多又倾向于“避祸”心理,故关于“三富”的引用也较少,侧面也说明《妙真经》在唐代时还未亡佚。

从历代连珠体的形式上看,此首连珠的体式颇似汉代扬雄所作的连珠体式,即“臣闻天下有三乐,有三忧焉:阴阳和调,四时不忒;年谷丰遂,无有夭折;灾害不生,兵戎不作;天子之乐也。圣明在上,禄不遗贤,罚不偏罪,君子小人各处其位,众臣之乐也。吏不苟暴,役赋不重,财力不伤,安土乐业,民之乐也。乱则反焉,故有三忧”14。对比两者,只是在描述好与坏方面顺序不同,都采用“总-分-总”的形式。以上可见此两首当合一首。

(三)特殊情况

《七籤》中还有四首情况较为特殊,既存在误分又有误合现象。如第28首、第29首存有部分误分但仍当分作两首;第34首、第35首情况较特殊,当先合并为一首后又再分为三首。

例10: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故与时争者昌,与人争者亡。是以虽有甲兵,无所陈之者,以其不争也。(《七籤》卷90“连珠”第28首)

例11:夫不祥者,人所不争;垢辱者,人所不欲。能受人所不欲者则足矣,得人之所不争者则宁矣。制生杀者,天也;顺性命者,人也。非逆天者,勿杀也;非逆人者,勿伐也。故王法当杀而不杀,纵天贼;当活而不活,杀天德。为政如是,使后世攸长。(《七籤》卷90“连珠”第29首)

例12: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是以有甲兵无所陈之,以其不争。夫不祥者,人之所不争。垢辱者,人所不欲。能受人所不欲则足矣,得人所不争则宁矣。制杀生者,天。顺性命者,人也……为政如此,使后世条长。禁苛兴克德之本,德莫大于活也。右出《妙真经》。(北周武帝《无上秘要》卷615)

例13:制杀生者,天也。顺性命者,人也。非逆天者勿杀也,非逆人者勿伐也。为政如是,盖道之极也。(宋李昉《太平御览》卷659“道部一”16)

此两首又见于《无上秘要》卷6“王政品”所引《妙真经》引文。据连珠文体特征,可知“夫不祥者,人之所不争。垢辱者,人所不欲。能受人所不欲则足矣,得人所不争则宁矣”当属第28首连珠结论。从内容上,其与第28首连珠的前提“圣人之道为而不争”联系更为紧密,也更符合演绎推理的形式。若在第29首中,其前提与后文则缺少关联,逻辑上也不通。第29首又见于《太平御览》中“道部一”所引《妙真经》,对比《无上秘要》卷6所引,从内容上看,正反两面论述“为政”之道,且内容与第28首内容也不同,可见此两首属于既存在误分,又存在误合现象。

例14:口舌者,祸患之宫,危亡之府;语言者,大命之所属,刑祸之所部也。言出患入,言失身亡。故圣入当言而惧,发言而忧,常如临危履冰,以大居小,以富居贫,处盛卑之谷,游大贱之渊,微为之本,寡为之根,恐惧为之宅,忧畏为之门。(《七籤》卷90“连珠”第34首)

例15:福者祸之先,利者害之源,治者乱之本,存者亡之根。上德之君,质而不文,不视不听,而抱其玄。无心无意,若未生焉。执守虚无,而因自然。原道德之意,摖天地之情。祸莫大于死,福莫大于生。是以有名之名,丧我之橐,无名之名,养我之宅。有货之货,丧我之贼;无货之货,养我之福。(《七籤》卷90“连珠”第35首)

例16:贵坚刚强,轻忽喜怒。福善出于门,妖孽入于户。故舌耳为患,齿角不定。口舌者,患祸之宫,危亡之府。言语者,大命之所属,刑祸之所部。言出患入,言失身亡。故圣人当言而惧,发言而忧,常如临危履冰。右出《妙真经》。(北周武帝《无上秘要》卷49)

例17:以大居小,以富居贫,处盛卑之谷,游大贱之渊。微为之本,寡为之根,恐惧为之宇,忧畏为之门。福者祸之先,利者害之源,治者乱之本,存者亡之根。上德之君质而无文,不视不听而抱其玄,无心意若未生根,执守虚无而因自然。混沌为一,归于本根。右出《妙真经》。(北周武帝《无上秘要》卷6)

例18:圣人上原道德之意,下揆天地之心……无名之名,生我之宅也;有名之名,丧我之橐也;无货之货,养我之福也;有货之货,丧我之贼也。(《老子指归》卷2“名身孰亲篇”17)

依据连珠的文体特征,通过溯源,可知第34与35首连珠中存有误分误合成分,当分为:(13)(14)(15)三首。即(13)“口舌者,祸患之宫……常如临危履冰。”此首连珠通过类比与归纳推论,得出“圣人”的言语观。又此首见于《无上秘要》卷49所引《妙真经》,可见当为一首;(14)“以大居小……忧畏为之门。福者祸之先,利者害之源……执守虚无,而因自然。”据连珠文体特征,知此首连珠缺少结论。通过《无上秘要》卷6所引《妙真经》,又知“混沌为一,归于本根”当为其结论。(15)“原道德之意……养我之福。”由于“《妙真经》中没有以‘道曰’(老子曰)起头的为《老子指归》改编而成”18,而此首又见于《老子指归》卷2“名身孰亲篇”,从原文可见,此首并非整段原文抄《老子指归》,而是有目的地摘抄,其前提与结论之间就间隔216字。通过演绎的方式,从圣人“上原道德之意,下揆天地之心”推理出“名”与“货”的重要性。

《七部语要·连珠》分条失误细目

误 分 误 合 特 殊
第30、31首当合为1首 第3首存在2首误合为1首 第28、29首存在部分误分,但仍分作2首
第36、37首当合为1首 第44首存在2首误合为1首 第34首、第35首情况较特殊,当先合并为1首后又再分为3首。

续上表

误 分 误 合 特 殊
第47首存在2首误合为1首
第40首存在3首误合为1首
第43首存在3首误合为1首

通过溯源考证,实列“59首连珠”所存误合误分现象如上表所示,各条厘正之后,共计65首,才符合“凡连珠65首”的标注。

二、“七部语要”中所存错误

通过对65首连珠溯源,还发现张君房所撰“连珠”实为魏晋时期道教诸经材料的精要摘抄。通过与原文对比,又知“七部语要”在文本内容上还存在一些错误。

例19:七窍者,精神之户牖也。志气者,五脏之使候也。耳目诱于声色,鼻口悦于芳味。肌体之于安适,其情一也,则精神驰鹜而不守,志气縻于趣舍,则五脏滔荡而不安。嗜欲连绵于外,心腑壅塞于内,曼衍于荒淫之波,留连于是非之境,而不败德伤生者,盖亦寡矣。(《七籤》卷90“连珠”第2首)

例20:七窍者,精神之户牖也;志气者,五藏之使候也。耳目诱于声色,鼻口悦于芳味,肌体之于安适,其情一也。则精神驰骛而不守,志气縻于趣舍,则五藏滔荡而不安。嗜欲连绵于外,心腑壅塞于内,曼衍于荒淫之波,留连于是非之境,而不败德伤生者,盖亦寡矣!是以圣人清目而不视,静耳而不听,闭口而不言,弃心而不虑。(《刘子》卷1“清神”)

对比“清神”篇,可见此首为原文摘录。据孙楷第《〈刘子〉新论校释》:“鼻口悦于芳味等以下16字,乃防欲篇文误入此篇者。(吉府本删十六字,是也。)”19又从连珠文体特征上看,句式相对,且上下文所述当“互相发明”,即在逻辑上相互佐证。而此首中“鼻口悦于芳味,肌体之于安适,其情一也”的出现,既不符合其“前提”的结构句式,与后文的句式也不符,甚至扰乱了整首连珠句式的相对性;从内容上,“鼻口悦于芳味,肌体之于安适,其情一也” 与连珠的前提也并不相符,相反则是下文中“精神驰骛”之“精神”,“志气縻于趣舍”之“志气”同上文前提承接更为紧密。可见,此16字当为他文所误混。其次,还发现此首连珠缺少结论。据连珠文体特征,其结论常常在“是以”或“故”等连接词后出现,而此首中没有。然追溯《刘子》原文,其下文“是以圣人清目而不视,静耳而不听,闭口而不言,弃心而不虑”当作为此首连珠的结论。从内容上“眼”“耳”“口”“心”与上文“七窍”“志气”联系密切,补充上也更符合连珠体文体特点,即从前提“七窍者,精神之户牖也;志气者,五脏之使候也”演绎出“圣人如何做”的问题,不指说事情,假喻以达其旨,而令修身者微悟,合于古诗劝兴之义。

例21:水性宜冷,而有华阳温泉,犹曰水冷,冷者多也。火性宜热,而有萧丘寒焰20,犹曰火热,热者多也。迅风扬波,高下相临,山隆谷洼,差以寻常,较而望之,犹曰水平,举大体也。(《七籤》卷90“连珠”第13首)

例22:水性宜冷,而有华阳温泉,犹曰水冷,冷者多也。火性宜热,而有萧丘寒炎,犹曰火热,热者多也。迅风扬波,髙下相临;山隆谷洼,差以寻常,较而望之,犹曰水平,举大体也。故世之论事,皆取其多者以为之节。(《刘子》卷3“从化”)

据连珠的文体,此首同样缺少“是以”或“故”等连接词后的结论。此首见于《刘子》卷3“从化”篇,回溯《刘子》原文,其下文紧接“故世之论事,皆取其多者以为之节”,当补充上,才更符合连珠文体的特征,即不指说事情,必假喻以达其旨,起到劝诫警世的作用。

例23:五色重而天下爽,珠玉贵而天下劳,币帛通而天下倾。是故五色者陷目之锥,五音者塞耳之锥,五味者截舌之斧。(《七籤》卷90“连珠”第38首)

例24:老子曰:天地构精,阴阳自化,灾咎欲萌,滛于五色之变,视不见祸福之形。失于五音之变,听不闻吉凶之声。失于五味之变,言不中是非之情。贪于财货之变,虑不见邪正之倾。夫五色重而天下盲矣,五音调而天下聋矣,五味和而天下爽矣,珠玉贵而天下劳矣,币帛通而天下倾矣。是故五色者陷目之锥,五音者塞耳之槌,五味者截舌之斧,财货者射身之矢。凡此数者,变而相生,不可穷极。难明易灭,难得易失。此殃祸之宫,患宝之室。是以圣人服无色之色,听无声之声,味无味之味。名者身之害也,利者行之秽也。是以动为身税,为荣而得小,为善而得少。故有名之名,丧我之槖。无名之名,养我之宅。右出《妙真经》。(《无上秘要》卷7“修真养生品”)

此首连珠疑似有误,其结论与前提不对应。其结论中描述的“五色”“五音”“五味”与前提中只有“五色”不符。据《无上秘要》中所引《妙真经》,可知《七籤》中“五色重而天下爽”当为“五味和而天下爽矣”,而“五色重”其后当为“天下盲矣”,“五音者塞耳之锥”当为“五音者塞耳之槌”,盖张君房摘抄存误所致。此首当为“五色重而天下盲矣,五音调而天下聋矣,五味和而天下爽矣,珠玉贵而天下劳矣,币帛通而天下倾矣。是故五色者陷目之锥,五音者塞耳之槌,五味者截舌之斧,财货者射身之矢”。

三、“七部语要”中“连珠”的语料价值

道藏古称杂而多端,《七籤》乃张君房在《大宋天宫宝藏》的基础上,撮其精华而成。《四库全书总目》卷146称其“类例既明,指规略备,纲条科格,无不兼该,道藏菁华,亦大略具于是矣”。21通过溯源,发现“七部语要”中有“七首连珠”即第48首至第54首,又见于法藏敦煌西域文献中《道经》22,此七首有的整段抄录,有的则部分抄录。由于法藏敦煌西域文献中《道经》作者不详,仅存4页,且为孤本,加之时间久远,不可避免存有残缺、文字模糊等情况,然而可依据《七籤》中“连珠”材料进一步校勘并补充其残缺。举例如下:

《云笈七籤》中“七部语要”阙误考
图1
《云笈七籤》中“七部语要”阙误考
图2

例25:伴豕而为群,徒游天下;伴羔而为党,交行野路。去留无趣,生死无在。愚恶侣行,通于天圣。无隐无伏,皆至神明。故真人治身,不淫不弊,絶荒闭原,炼神守一,赤子安宁,保国常道也。(《七籤》卷90“连珠”第52首)

对比图1即法藏敦煌西域文献《道经》,可知《七籤》中第58首连珠,即“伴豕而为群”与“伴羔而为党”中“而”在法藏《道经》中是没有的。依据“七部语要”中连珠,也可进一步补充图1中的残缺,如“伴豕为群”其后当为“徒游天下”,“交行野路”之前当为“伴羔而为党”等。整首连珠运用类比与归纳推理得出“真人治身之道”,是对《道德经》第3章“无为而治”思想的进一步阐述。

例26:其日莫宵,长明不殆;其月莫亏,长登景曜。劫运到灭,坠会而没。是以道人托而不久,功而不处,自容自受,正气不离。(《七籤》卷90“连珠”第54首)

通过图2依稀可见《道经》所残缺部分正是“七部语要”中第54首连珠的内容。据此可知图2中“劫运到灭”之后残缺部分当为“坠会而没”,“是以”之后残缺部分当为“道人”,“功而不”之后残缺部分当为“处,自容自受”。整首连珠运用归纳与类比推理,阐述修道之人的处世态度,是对《道德经》第9章“功遂身退,天之道”的进一步阐述。

通过溯源,还发现《七籤》中连珠还存有新的不见引于他书的《妙真经》佚文。目前学界普遍认为“《妙真经》佚文主要见引于南北朝晚期和隋唐道教著作,尤其在类书之中最为多见,《无上秘要》《大道通玄要》《要修科仪戒律钞》都曾大段征引《妙真经》”18。其实不然,其引文还大量见于宋代道教著作,如《七籤》中卷6、卷32、卷89、卷90、卷92、卷94中。日本学者前田繁树曾对《妙真经》有过辑佚,但仍有不足,如其所辑佚文中《七籤》材料仅存一条,可见对于《七籤》与《妙真经》佚文之关系有待进一步挖掘。通过溯源,笔者发现连珠中有四首不见于他书的新的《妙真经》佚文,举一例以明之。

例27:原道德之意,摖天地之情。祸莫大于死,福莫大于生。是以有名之名,丧我之橐,无名之名,养我之宅。有货之货,丧我之贼;无货之货,养我之福。(《七籤》卷90“连珠”第35首(部分))

例28:圣人上原道德之意,下摖天地之心……无名之名,生我之宅也;有名之名,丧我之橐也;无货之货,养我之福也;有货之货,丧我之贼也。(《老子指归》卷2“名身孰亲篇”)

通过溯源,知第35首连珠其内容改编自《老子指归》卷2“名身孰亲篇”,其又见于《无上秘要》卷7“修真养生品”所引《妙真经》引文(参照例24)。从“修真养生品”所引“老子曰”可见:第一,连珠第38首(参照例23)同第35首都当源自《妙真经》原文,且位置相接近,极可能引自《妙真经》同一篇;第二,在《老子指归》中,此首连珠的前提“原道德之意……福莫大于生”与结论“故有名之名……养我之宅”是相分离的,其间省略了216字的论证过程。其结论又见于“修真养生品”中《妙真经》的引文,可见此首连珠在《妙真经》原文也并非相连,可能是张君房据《妙真经》摘录时认为原文表达冗长,将所论述观点与结论以连珠形式表达,更为简洁有力,进行了二次创作。第三,学界目前认为“《妙真经》中没有以‘道曰’(老子曰)起头的为《老子指归》改编而成”18的观点有待商榷,因为《无上秘要》卷7“修真养生品”所引《妙真经》“老子曰”的内容便是改编自《老子指归》中“五色篇”“名身孰亲篇”而成。

从连珠的溯源语境上看,此首连珠的上一首,即“福者祸之先……而因自然”,又见于《无上秘要》卷6“论意品”中所引《妙真经》;而其下一首即“罪莫大于淫……大则残家”,又见于唐朱法满《要修科仪戒律钞》中所引《妙真经》,由此可推测此首亦当源自《妙真经》。

综上,现存《七籤》卷90“七部语要”中所注“连珠65首”,实际所列59首,这并非漏收。经笔者核其文,溯其源,发现存在误合误分情况。如果将其还原,则目下所注65首不误。依据溯源材料及连珠的文体特征,又改正了65首连珠在内容上所存在的错误,进一步还原“七部语要”的文本;然而在溯源中,我们还发现“七部语要”中还存有新的《妙真经》佚文以及法藏敦煌西域文献中《道经》的引文,这些材料对道经进一步的辑佚和校勘均有重要作用,可见《七籤》中“七部语要”的材料也弥足珍贵。

注释

1 《云笈七籤》下文统一作“《七籤》”,兹不复述。

2 杨福程:《〈云笈七籤〉的卷数辨析》,《宗教学研究》1991年第1期,第17页。

3 《道藏》,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联合出版,1988年,第22册第1页。该书主要以涵芬楼影印本为底本,其卷90“连珠”下实列为59首,其中第52、53首在排列上存在段段相邻的情况。本文举例所引《云笈七籤》材料皆源此书,若非特殊情况,不做另外说明。

4 [宋]张君房辑:《云笈七籤》,山东:齐鲁书社,1988年,第501-505页。该书主要以涵芬楼翻明《正统道藏》本影印。此书还对文本进行了初步整理,如出版说明之四:“为醒目计,凡目录中所立条目,均在正文中相应部位,加▲或△以识之。”然而其整理中仍存有误,如其目录中卷90“连珠”下注“凡58首”,而其内容卷90“连珠”下却注“凡连珠65首”,且“58首”当为“59首”,因第46首即“去不修之道”前在整理中存在漏加▲的情况。

5 [宋]张君房编,李永晟点校:《云笈七籤》,北京:中华书局,2003年,第1982-1995页。该书点校是以涵芬楼本《正统道藏》之《云笈七籤》为底本,以《四部丛刊》影印明张萱所订清真馆本《云笈七籤》及清彭定求所辑《道藏辑要》本《云笈七籤》为校本。虽为点校本,其卷90“连珠”所列仍为59首。

6 以“神静而心和”为首,依次排序,共标记59首;文中举例所用连珠首数也采用59首的排序号码。

7 据上文“性之所感者,情也。情之所安者,欲也”所述“情”与“欲”关系,又依据句式的对称性,可见此处“性”当作“欲”。

8 傅亚庶撰:《刘子校释》,北京:中华书局,2006年,第10页。

9 赵传仁、鲍延毅、葛增福主编《中国书名释义大辞典》认为《太上老君太素经》“约出于汉末或魏晋间。全书大抵依据老子《道德经》与《易传》之旨,阐发道生天地万物之宇宙论及忍辱守雌、治心如水之人生观,故托‘太上老君’之名名书。书名‘太素’,即先天之‘道’” 。(赵传仁、鲍延毅、葛增福主编:《中国书名释义大辞典》,山东:山东友谊出版社,2007年,第998页)

10 [宋]李昉辑:《太平御览》,北京:中华书局,1998年,第2493页。

11 [梁]萧统撰,[唐]李善注:《文选》,北京:中华书局,2013年,第765页。

12 [日]前田繁树著:《初期道教经典の形成》,东京:汲古书院,2004年,第243-261页。

13 [唐]朱法满撰:《要修科仪戒律钞》,《道藏》第1册912页。

14 [清]严可均辑:《全上古秦汉三国六朝文》,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1997年,第1册第740页。

15 [南北朝]周武帝辑,周作明点校:《无上秘要》,北京:中华书局,2016年,第21页。

16 同注,第2493、3023页。该书所引“道典曰”共两次,分别在卷659《道》篇和卷677《舍》篇。通过溯源,如《道》篇所引“制杀生者天也……为政如是,盖道之极也”又见于《无上秘要》卷6“王政品”所引《妙真经》;《舍》篇所引“道之清净者,吾舍也。道因天清而清之,因地静而静之。因日月之光而明之,因星辰之行而正之,因万物之性而消息之。万物中人为贵,能使形无事神无体,以清净致无为之意,即道为舍也”,又见于《无上秘要》卷5“人品”以及唐代《大道通玄要》中所引《妙真经》,可见李昉所述“道典曰”实则为“妙真经曰”,盖因《妙真经》为道教典籍的缘故,“道典”泛称“一切道经”。

17 [汉]严遵撰,樊波成校笺:《〈老子指归〉校笺》,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 年,第49页。

18(23)(24) 樊波成:《〈妙真经〉成书考》,《宗教学研究》2014年第2期,第35、34、35页。

19 王叔岷著:《〈刘子〉集证》,北京:中华书局,2007年,第3页。

20 “焰”,《刘子》原文作“炎”。“炎”作“焰”,如龙川抄本中“火性宜热,而有萧丘寒焰”,“焰”为“炎”异体字。再如《汉书》“自上而降,及滥炎妄起”,师古曰:“炎”读曰“焰”。

21 [清]永瑢编:《四库全书总目》,北京:中华书局,1965年,第1252页。

22 Pelliot chinois Touen-houang 3362,《法藏敦煌西域文献》,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年,第23册第348页。

作者:杨帅,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年4月27日 上午9:11
下一篇 2022年4月27日 上午9:2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