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道教服饰制度初探

道家微信公众号
摘要:道教服饰是道士奉道的符号象征,对道教服饰的等级和宗教内涵,历代道门宗师多有创新的建构。宋代道教的服饰制度基本成熟,并且展示出各道阶服饰“各有品秩”的明显特征。宋代道教将冠服礼仪纳入入道仪式中,道教服饰也随道派的融合而呈现道派服饰的特征。从宋代道教服饰的考察可以看出,道教小系统与社会大系统之间的双向型结构的互动式影响。
作者单位: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

On the Daoist Costume System in Song Dynasty

Dong Haibin

中国古代服饰文化源远流长,服饰是衡量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道教作为社会的组成部分,其服饰也受到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影响。道教服饰是道士奉道的符号象征,对道教服饰的等级和宗教内涵,历代道门宗师多有创新的建构。从刘宋科仪宗师陆修静始,借鉴古代服饰的等级制度,根据道教修道活动的需要,初步建构起道教的法服制度。道教法服基本形制是横裙大袖长袍,这明显借鉴了汉代世俗服饰的形制。历史上道教服饰随时代而有变化,并且与道教制度化的进程紧密相关。宋代是道教兴盛发展时期,道士的服饰沿袭晋唐而有新的发展。本文着重探讨宋代道教服饰的宗教内涵,以见宋代道教服饰与道教制度化进程之间的关系。宋代道教在沿袭隋唐道教发展的基础上,各道派的教理教义在服饰中亦有呈现,展示出独具特色的宋代道教服饰文化,值得我们进行专门的考察研究。

网络配图
网络配图

一、宋代道教服饰与三洞阶次

道教服饰具有多重的符号象征意涵,服饰是道士信奉大道的标志,道教斋醮仪式穿着的服饰称为“法服”。法服的颜色佩饰多具有宗教内涵和象征意义,可以说法服是临坛道士与上天沟通的媒介物,是道士虔诚奉道和祈求神灵的物化表现。道教的斋醮礼仪以丰富多样著称,具有一体多维的特点,包括物象礼仪、示象礼仪和意象礼仪等三层形式,在道教斋醮科仪法事中有丰富而生动的表现,展示了道教礼仪的复杂性、立体性和艺术性。道士的法服作为第一层面的物象礼仪,发挥着物化形态礼仪的作用。道教的斋醮科仪其实是建立在法服制度之上的礼仪制度,道教法服集斋醮科仪、神仙信仰于一体,在大型祀神仪式上更能展示道士的威仪。对于道士法服威仪的内涵与功能,魏晋南北朝时道门就有阐述。刘宋道士陆修静论斋醮坛场的俯仰之格说:“冠戴二仪,衣被四象,故谓之法服。”1东晋刘宋道经《太极左仙公请问经》亦托太极真人之口曰:“夫学道当洁净衣服,备巾褐制度,名曰道之法服。”1 南北朝道经《洞真太上太霄琅书》卷4载:“法服者,法则玄数,服之行道,道主生成,济度一切,物我俱通,故名法服。”2

宋代道士在斋醮坛场身穿法服的威仪形象,北宋国家斋醮的科仪经本《玉音法事》有生动的记述。《玉音法事》卷下《披戴颂》记载道士在国家斋醮坛场所穿法服威仪:

云履:飞凫步云舄,登蹑九玄坛。举意游三界,乘风五汉间。愿今一履迹。腾踏谒金颜。

星冠:焕烂七星冠,飘飖降自天。受之有科简,宿命应神仙。 愿今一顶戴,永保大椿年。

道裙:六幅华裙异,天人副羽衣。飞裙凌宝殿,缓带步金墀。 愿今一击佩,缥缈赴瑶池。

云袖:蒨璨素云袖,上下统裙裳。织自扶桑茧,犹闻月殿香。 愿今一被体,游宴玉琼房。

羽服:上界神仙服,天宝自然裳。轻盈六铢妙,佩服应三光。愿今一披奉,逍遥不死乡。

拜坛:三级依瑶砌,八卦列方隅。隔秽敷裙帔,除尘护法裾。愿今一升蹑,朝修上帝居。

朝简:西台无疵玉,磨琢侍三皇。正体除邪虑,持心启上苍。愿今一秉执,瑶阶礼虚皇。3

《玉音法事》卷下《披戴颂》,以五言诗的凝练语言,生动描写道士法服的宗教内涵。北宋国家斋醮坛场道士的法服威仪,通过“云履”“星冠”“道裙”“云袖”“羽服”“帔”“朝简”的穿戴装饰,被赋予谒金颜、应神仙、赴瑶池、玉琼房、神仙服、礼虚皇的神仙信仰内涵,彰显出道教法服的鲜明特点。宋孙夷中《三洞修道仪》记载道教的法服制度,其特点是沿袭道教的三洞学说来叙说各派道服,反映宋代道教各部道士的法服配置特点,这标志道教服饰制度的完备和成熟。道教三洞指洞真、洞玄、洞神,唐宋时期三洞通常用以泛指道教各派法门。孙夷中说:“三洞科格,自正一至大洞,凡七等,箓有一百二十阶,科有二千四百,律有一千二百,戒有一千二百,仍以四辅真经以佐之。为从凡入圣之门,助国治身之业。”4孙夷中所载三洞七等法服,反映出宋代道教法服的等次。《三洞修道仪》载三洞七等第一洞神部道士的服饰威仪说:

自正一授金刚洞神箓,此乃上三皇法,非此劫三皇。称太上洞神法师。如舍俗入道者,自此夫妇隔绝,不茹荤血也。冠交泰冠、绛褐黄裳,丹裙玄履,执白简,佩青光玉佩四道,带皇极洞神印绶,佩阴阳斩魔剑,华阳巾,方胜帽,坐九宫辰象坛,参洞神十二部经。5

宋代洞神部道士的法服是交泰冠、绛褐黄裳、丹裙玄履、华阳巾、方胜帽。其他高玄部道士、中盟洞玄部道士、三洞部道士、大洞部道士、大洞部道士、居山道士、洞渊道士、北帝太玄道士,其冠服各有不同等次的配置。

道教服饰广泛吸收世俗社会服饰元素,法服的玉、绶、剑等佩饰早见于先秦士大夫阶层。玉佩,在服饰配件中样式多样,材质各异,有单件的,如璧。也有组佩,如杂佩等。一般用作装饰,或系之于带,或系之以裙。《后汉书·明帝纪》载东汉皇帝公卿列侯之服饰说:“二年春正月辛未,宗祀光武皇帝于明堂,帝及公卿列侯始服冠冕、衣裳、玉佩、絇屦以行事。”6我们再来看《三洞修道仪》所载其他等次道士服饰。《三洞修道仪》载高玄部道士服饰威仪说:

自修洞神,有功后迁,授太上高玄箓,称太上紫虚、高玄弟子、高玄法师、游玄先生,臣某姓名。冠五岳冠,碧帔三十二条,白裳,黄裙,玄履,执长生木简,坐四气坛,素光丹缨,佩带五老交真印绶,佩金刚洞清剑,戴簏秀巾、咸昌帽。参究《道德经》《西升经》《玉历经》《妙真经》《宝光经》《枕中经》、存思神图、太上文节解、内解、自然斋法仪、道德威仪一百五十条、道德律五百条、道德戒一百八十三科。5

高玄部道士服饰以冠、帔、裳、裙、履为基本服饰元素,持简、佩印绶、佩剑等,其服饰冠帔等级高于洞神部道士。

《三洞修道仪》载升玄部道士:“冠芙蓉冠,绿帔四十二条,素裳,丹裙,玄履,白简,素文坛,逍遥巾,月纱帽。”5中盟洞玄部道士:“戴远游冠,五色紫帔,绛绡裳,丹青裙,朱履,五辰紫色坛,青玉交文佩,佩八景金真印,带阳光洞神剑,服朝天帽(即旧呼南朝帽也)、三辰巾,参灵宝洞玄经一十二部。”5三洞部道士:“冠合景冠,青霞帔四十九条,丹光裳,黄裙,朱履。坐召真坛,黄玉佩,三辰印,销魔剑,服绿华巾、五岳帽。”5大洞部道士:“冠紫宸通精冠,九色离罗帔,紫裳丹文裙,执瑶笏,朱履。”5居山道士:“冠平气冠,山水云霞衲帔,黄布裳、布裙,白履、草履。坐七星坛,佩二禁印,东西二禁伏神剑,玄巾。”5洞渊道士:“冠通玄冠,青文帔三十一条,丹裳、黄裙,玄履。”5北帝太玄道士:“冠星纪冠,玄羽服,白裳,黄裙,玄履。”5《三洞修道仪》根据三洞品秩,详细建构出各阶道士的服饰等级,用以区别道士的修道阶次,早在刘宋陆修静《陆先生道门科略》中就说:“道家法服,犹世朝服,公侯士庶,各有品秩,五等之制,以别贵贱。”7《三洞修道仪》将陆修静以法服别贵贱的设想,进行了具体而详细的规定。因此,随道阶的递升,道士的服饰配置随之精细,服饰用色也更为讲究。

大致从唐代开始,入道修持的女道士逐渐增多,史籍道经中称之为“女官”。针对女道士的服饰,道教也作了明确的规定。《三洞修道仪》说女官部:“其仪式,参授诸法箓,与男官一般。参大乘经法者,称太上全真女弟子,臣某姓名。冠三叶玄冠,服关霞十二条,裹青,表黄有带系右肩,素裳、黄裙,握节靸鞋。”5正一盟威女官:“冠洞阴冠,黄霞帔二十四条,红文裳、黄裙,玄履,执简,坐八卦坛。”5洞神女官:“冠朱阳冠,朱帔三十二条,黄裳、丹裙,玄履,执简,坐九宫坛。”5高玄女官:“冠游玄冠,黄褐、碧裳、素裙,玄履,执简,坐青坛。”5升玄女官:“冠四玄冠,碧霞帔,黄裳、丹裙,玄履,执简,坐绿坛。”5中盟女官:“冠芙蓉冠,紫褐、碧裳、丹裙,执简,佩阳光剑,白旒珠,佩三道元虚印绶,坐五气坛。”5三洞女官:“冠连云冠,朱褐、青裳、绿裙,玄履,执简,坐四神坛佩,青玉佩,白旒,带三洞印绶,九真剑。”5上清女官:“冠玄灵飞凤冠,五色云霞帔,青裳、红纱裙,朱履,坐震灵坛,执简。”5居山女道士:“冠二气冠,衲帔二十四条,青绢裳、黄布裙,草履,坐八景坛,执简。”5因此,从正一盟威女官、洞神、高玄、升玄、中盟、三洞、上清和居山女道士的法服来看,女道士的服饰形制基本仿照了男道士的法服形制,仍然以冠、帔、裙、履为主要服饰元素,用以标明道士修道的阶次。总之,宋代道士所穿法服服饰元素复杂且完整。不同的服饰元素被赋予了不同的宗教含义,并且法服的材质、做工等日益精细、华美,这些法服的配置适应了宋代道教作为国家宗教的需要。

二、宋代道教的冠服仪轨

按照宗教学的理论,信仰与仪式是宗教学的两大要素。道教斋醮礼仪是道教的重要法事活动,是道教奉道信仰意识及弘扬大道的行为表现,是道士在坛场沟通神灵的仪式行为。《礼记·中庸》载先秦儒家有“礼仪三百,威仪三千”8之说。道教历来重视道士的威仪形象和礼仪规制。道教礼仪分道士的日常生活礼仪,道士斋醮活动的礼仪。9道教礼仪涵盖道教文化的诸多层面,道教斋醮祀神仪式是礼仪的主要内容。9道教法服科仪是衡量道士信仰的重要标准,“无服不修”的理念在诸多道经中都有体现。

北宋道教增加入道门仪式中授法服的环节,即道士初入道门时,要举行相应的仪式以传授道服,通过传度仪式后方为道教所接纳。这个传授道服的科仪,在宋代以前道经中并无详细记载。早在先秦社会对仪式就甚为重视,“古者,天子祀天地,格神明,皆具牺牲之礼,洁粢盛,备衣服,先散斋,而后致斋,以成其祭。”10祭祀神灵要有专门的服饰,先秦时期即已如此。宋吕元素《道门定制·序》说:“至简易者道,而至详备者礼。凡人之所以事天者,道也。因事天而起至诚之心者,有礼存焉,此圣人垂世立教之本旨也。”11宋孙夷中《三洞修道仪》载:“凡初欲学道,男七岁,号录生弟子。女十岁,号南生弟子。始授训师门,性行稍淳,与授三戒、五戒,渐止荤血,自此后,不更婚嫁。如已成夫妇者,男称清真弟子,女称清信弟子,常依科斋戒,兼行黄赤交接之道,能便断得,即为佳也。其童男女秉持,至十五岁,方与诣师,请求出家,舍俗者,不拘少长。”5在授法服环节,“禀承戒律稍精,方求入道,誓戒三师,称智意十戒弟子,戴二仪冠,黄绶衣七条,素裙七幅,鞋而已”5。初入道门时,弟子的法服仍以冠、绶、裙为主。而授初戒后,“号白简道士,冠七真冠,披黄褐文,左九右十,白裳黄裙九幅,檀香木简、玄履”5。而未受经法的道士,所穿法服也有严格的规定,即“冠玄冠,朱帔二十四条,黄裳苍裙,佩炎光火玉佩,带斩邪威神剑”5。可见,不同道阶的道士对应了规定严格的法服配置,以严格划分道士的等级品秩。

北宋贾善翔《太上出家传度仪》详细记述道士授道服仪式。保举师引导弟子先拜三清大道,次拜度师,礼皇帝,谢先祖,辞父母,辞亲友,最后接相应的法服。这里,法服是出家入道的符号标志,故经书中对授服仪式的过程记录甚详。《太上出家传度仪》详细记载传度法服的宗教内涵:

次系裙,度师赞云:“裙者,群也。以群统为意,群于道友,统以清净。又谓之裳,盖在上为衣,在下为裳,以表守谦下为常行之法则,则能如是者,灾害不生,诸圣佑护。”次着云袖,度师赞云:“轻剪黄云,裁成法服,上以衬霜罗之帔,下以统飞霄之裙,为中道之衣,不可须臾离体。”次披道服,度师赞云:“道服者,乃天尊老君之法服也。真圣护持,人天赞仰。既沾于体,当自钦崇,可以减三世之恕,尤可以令九先之超度。行住坐卧,常须护持,不可置之以秽器,不得杂之以俗衣。苟不如是,当招恶报。”次知磬举《仙衣赞》:“上界神仙服,天宝自然裳。轻盈六铢妙,佩服齐三光。愿今一披奉,逍遥不死乡。”次顶簪冠,度师持于手中,赞云:“汝顶星冠。冠者,冠也。一身之上,最处崇高,总括众发,斗星灿烂,岳势巍峨,像列真之朝元,作三洞之妙士,不为臣妾,盖假于兹。宜其晨夕护持,勿令尘埃染污。如自轻慢,则天曹夺算。念兹在兹,则神仙可冀。”次令弟子就坐侧长跪,度师与戴冠云:“与道合同三遍。”次知磬吟《星冠赞》:“焕耀七星冠,翩翩降自天。授之有科戒,宿命应神仙。愿今一顶戴,永保大椿年。”次执简,度师赞云:“夫简者,以简事为言,收心敛意为用。简则心专,持则有守,瞻星礼斗,祝圣朝真,为道法之光容,作人天之仪范。能如是者,方获执持。”次知磬举《三启颂》。次度师说十戒,弟子长跪。12

《太上出家传度仪》在传度法裙、道服、星冠及法器朝简时,都有颇富道韵之诗体赠言。《仙衣赞》《星冠赞》更是以五言六句绝句,表达道服神仙信仰的意涵。宋代道教有一套规范的入道仪式,用以强化道士信奉大道的意识。入道后,接受相应的冠服,成为正式的初阶道士。度师对初入道的道士授裙,并将裙赋予了丰富的宗教意义。为了突出法服的宗教意义,度师讲:“道服者,乃天尊老君之法服也,真圣护持,人天赞仰。”12然后,授“裳”“云袖”“道服”“簪冠”等。宋代道教出家传度仪式,是给初入道门的人传授道服,穿戴道服给初入道门者明确的暗示,以表明修道者身份从世俗向神圣的转换。因此,“宗教仪式借助符号的象征手段,以展现信仰与宗教的神圣性、神秘性、庄严性,使得参与仪式的人们感受到神秘肃穆的宗教氛围,从而形成虔诚的宗教感情”13。北宋道教建立了规范的入道的仪式,这些入道仪式对于提升道士形象起到了积极作用。北宋道教服饰制度的完备,标志道教的制度化进程已趋于成熟,宋代道教法服科仪、入道科仪的完备,从一侧面显示出国家宗教制度的成熟。

三、北宋道教神霄派的服饰

北宋末年从天师道演化形成的神霄派,以得宋徽宗推崇而兴盛一时,神霄道士以天有“九霄”最高一重为“神霄”名其派,是取其道派高远尊贵之义。北宋道教神霄派的服饰,彰显出神霄派盛极一时的境况。北宋道经《高上神霄玉清真王紫书大法》卷5对神霄派各级的法服作了详细规定,神霄派的法服分为七个等级,随着修道层次的不断提升,法服的配置也更加丰富。从神霄派的法服威仪来看,与其它道派的法服基本形制相同。《高上神霄玉清真王紫书大法》卷5载:

第一阶服:玉清宝冠,白玉簪。碧帔三十六条,青丝九色云霞。紫道服,碧绿九色云霞。紫中单,碧绿九色云霞。绛裙六幅四襕,九色云霞。白玉圭,朱履,白玉佩。

第二阶服:芙蓉碧云冠,白玉簪。青帔三十六条,碧绿五色云霞。紫道服,碧绿五色云霞。青中单,碧绿五色云霞。绛裙五幅四襕,五色云霞。白玉圭,镀金银佩,朱履。

第三阶服:芙蓉碧霄冠,犀簪。紫帔三十二条,青绿五色云霞。紫道服,碧绿五色云霞。青中单,碧绿五色云霞。绛裙五幅四襕,五色云霞。白玉圭,镀金银佩,朱履。

第四阶服:二仪交泰冠,犀簪。绛帔二十四条,青绿三色云霞。山水七星,浅黄道服,青绿三色云霞。浅黄中单,青绿三色云霞。浅黄裙五幅四襕,三色云霞。檀香木简,白玉佩,朱履。

第五阶服:七星交泰冠,犀簪。浅黄帔一十二条,皂绿三色云霞。浅黄道服,皂绿三色云霞。浅黄中单,皂绿三色云霞。浅黄裙五幅,皂绿一色云霞。檀香简,白银佩,皂履。

第六阶服:七星交泰冠,犀簪。浅黄帔一十二条,皂绿二色云霞。浅黄道服,皂绿三色云霞。浅黄中单,皂绿三色云霞。浅黄裙五幅,皂绿三色云霞。栢木简,铜佩,皂履。

第七阶服:并桃玄冠,木簪。浅黄道服,浅黄中单,浅黄裙。柏木简,铜佩,皂履。14

从最低一级的第七阶法服到最高一级的第一阶法服,神霄派通过法服宣示神霄道士修道层次的等级。神霄派法服注重法冠的装饰,从第七阶的桃木玄冠,第六阶、第五阶的七星交泰冠,到第四阶的二仪交泰冠,第三阶的芙蓉碧霄冠,第二阶的芙蓉碧云冠,到最高第一阶的玉清宝冠,彰显神霄派道士的法冠威仪。冠是古代服饰元素中重要的一种,以其显示身份和地位。作为神霄派第一阶的玉清宝冠,其名称就足以显示其重要性。王契真《上清灵宝大法》卷45载书符道士:“顶玉清宝冠,乘五色九头狮子,共捧七色金莲宝座。”15林灵真《灵宝领教济度金书》卷276亦载道士:“戴玉清宝冠,有五色九头狮子,捧七宝金莲花座。”16芙蓉碧云冠和芙蓉碧霄冠取芙蓉的外形,结合天象等要素,赋予了道冠新的内涵。二仪交泰冠,取法天地日月,用以提升道冠的神圣性。《汉天师世家》卷2载张天师法服形象是:“玉印鱼鬣衣,二仪交泰冠。”17宋谢守灏《混元圣纪》卷7载太上老君赐给天师张陵“二仪交泰冠、驱邪岐、鱼鬣服”18。可见,神霄派道士的玉清宝冠、二仪交泰冠,都是道教法冠中的上品。

宋代道士服饰中的簪用以束发。不同材质的簪有不同的价值,玉簪往往贵重,而犀簪次之,木簪大致最普通。 宋史绳祖《学斋占毕》卷2载:“然冠、履两事,反使今之道流得窃其所以,坚执不变,凡闲居则以巾覆冠,及谒见士大夫并行科升章,则簪冠而彻巾穿舄,是三代之制,尚于羽士见之。”19道教的服饰汲取古代社会的服饰元素,宋代道士的服饰着装还保持着古人的“上衣下裳”基本形制和“簪冠”等基础的服饰元素。与古代社会的服饰元素所不同的是,道教的服饰元素被赋予了丰富的宗教含义,与道教修道成仙的终极目标保持一致,法服成为道士谒见神灵的神圣礼服,也成为道士修道奉道、保持道心的符号象征。

北宋神霄派经书《高上神霄宗师受经式》卷5载神霄元化法师的法服说:“玉清云台宝冠,紫灵翠玉之簪,飞云郁霭绿光之帔三十六条,褐黄裳飞青之裙,朱阳之履,洞灵碧瑶之珪,三炁交晖玉佩,震耀消魔之剑长三尺六寸,蹑九炁之坛。”5此玉清云台宝冠的名称,融摄三清和天界云台的元素以彰显其等次。可见,神霄元化法师的法服配置相当的华贵。此外,神霄太平辅化弟子的法服:“素玉三华碧冠,或三素元冠,紫精水玉之簪,素紫之帔三十六条,碧褐黄裳,绿青之裙,黄华瑶简。朱履,玉佩,五炁丹精之剑,长三尺二寸,蹑三光八纬之坛。”5此神霄太平辅化弟子的法服,也是冠、簪、帔、裳、裙、履、佩、剑齐备的服饰威仪,以显示神霄派道士尊崇的地位。

在神霄派法服的簪的配制中,包括白玉簪、犀簪、木簪。明显,簪的材质随着道阶的提升也相应提高。簪直到现代也被全真派和正一派道士所使用,全真派道士发髻上插不同材质的簪。宋张君房《云笈七籤》卷47记载道士修道叩齿所念咒语,“旦起,叩齿。左青童玄灵,右青童玉英,冠带我身,辅佑我形,百邪奔散,鬼贼摧精,敢有犯我,天地减形。急急如律令!”20该场景形象地说明道士清晨穿戴法服开始修行生活的宗教意义。

四、道派融合趋势对道教服饰的影响

在宋代新道教产生的历史背景下,宋代道教各派发生了很大变化,符箓各派逐渐与天师道汇融,统称为“正一派”。北方的全真道派逐渐南传,南、北二宗趋于合流。道教各派逐渐汇融为两大道教派别,即正一道和全真道。正一道和全真道的服饰兼传承了以往道教的服饰制度,两大道教派别的着装大体沿袭隋唐时期道教的服饰。沈从文《中国古代服饰研究》,据永乐宫纯阳殿元代壁画择取五道童服饰加以研究:“五道童衣着近似一般宋、明道童式样,青绿绢衣,长才过膝,用丝绦系腰,衣左衽交领加沿,和宋代道服小有同异。”21

周锡保《中国古代服饰史》中有一章专门记载了宋代道士的服饰。他指出:“道士的服饰有法衣、褐帔和常服的道袍、大衫。法衣是法师执行拜表、戒期、斋坛时穿的,指的如全真派中的霞衣、净衣、信衣、鹤氅(又名羽衣)等,以及正一派中的行衣、罡衣、混元衣、班衣、忏衣之类。其中法衣、鹤氅等,一般以直领对襟为多。冠以束发,这同一般人戴者相似,如黄冠、金冠、芙蓉冠、五岳灵形图冠、二仪冠等。道家平时穿履,法事时穿舄,舄、履用朱色。”22他认为:“所以戴冠、穿衣裳、着朱舃等是道家保留了古人的衣冠制度。”22而且“道家的服色有褐、青和绯,是指法服而言”22。在古代服饰中,袍是一种生活常服,而不作为礼服之用,是上衣和下裳连成一体的长衣服,由深衣简化而来。“有表有里,中间铺有丝绵或绵絮,如果夹层所装的是新绵絮,则称为茧;如果装的是劣质的絮或细碎麻充数的,称之为‘宋代道教服饰制度初探’。”23袍服是继深衣后的又一种长衣,秦汉时期使用较为广泛。“汉代袍服的样式多采用交领,两襟叠压,相交而下;袖身部门多制作得比较宽大,形成圆弧;袖口部分则明显收敛,以便于活动。”23道士服饰的基本元素与宋代道经中记载的并无二样。

五、余 论

道教的服饰与世俗社会的服饰是双向交流,相互影响的机制。这是道教服饰继承和保留古制的原因所在。“道教重视道统传承,制度一旦形成,就会一直遵循,服饰制度亦然。”24道教的服饰逐渐结合斋醮科仪等,形成一套有道教特色的法服科仪制度。

道教服饰属于道教礼仪的内容,道教的礼仪是道士信道、学道、修道、行道的礼节和仪式,是道士应遵守的行为规制,是区别于世俗之人的行为仪范。9道士的法服科仪就是道教修道礼仪的重要基础礼仪。在道教的礼仪文化中,法服科仪为弘扬大道发挥了重要作用。斋醮作为道教宗教仪式的核心,是与上天沟通的重要方式。斋醮科仪中道士要身穿法服谒见神灵,斋醮仪式中法服蕴涵的神圣性不言而喻。

总之,宋代道教服饰内涵丰富。道教服饰有效增强了坛场道士的神圣性。道教的服饰成为教内各派道士修道的象征符号,以道阶划分道士成为道教治教的重要思想,这其实也是陆修静引入封建等级制度的体现。以道教小系统和社会大系统的双向型结构的理论来看,宋代道教的服饰制度继承和发展了前代道教的服饰制度,广泛吸收了世俗社会的服饰要素,用以建构道教的服饰制度。可见,道教小系统与社会大系统之间存在紧密的双向式影响机制,两者相互依存、共同影响。

注释

1 《太平御览》,《道藏》,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 天津古籍出版社联合出版,1988年,第32册第133、135页。

2 《道藏》第33册第661页。

3 《道藏》第11册第145页。

4 《三洞修道仪》,《道藏》第32册第166页。

5(11)(12)(13)(14)(15)(17)(18)(19)(20)(21)(22)(23)(24)(25)(31)(32)(33)(34)(44)(45) 《道藏》第32册第167、167、167、167、168、168、168、168、168、168、168、169、169、169、169、169、169、169、166、166、166、167、638、639页。

6 [刘宋]范晔撰:《后汉书》,北京:中华书局,2011年,第1册第100页。

7(16) 《道藏》第24册第781页。

8(26) 《礼记·中庸》,《十三经注疏》,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第1633页。

9(27)(28)(54) 张泽洪著:《道教礼仪学》,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12年,第3、3、1页。

10(29) 《道门通教必用集》,《道藏》第32册第1页。

11(30) 《道门定制》,《道藏》第31册第653页。

12(35)(36) 《太上出家传度仪》,《道藏》第32册第163、163页。

13(37) 詹石窗主编:《中国宗教思想通论》,北京: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542页。

14(38) 《道藏》第28册第597-598页。

15(39) 《道藏》第30册第1064页。

16(40) 《道藏》第8册第428页。

17(41) 《道藏》第34册第820页。

18(42) 《道藏》第17册第847页。

19(43) [宋]史绳祖撰:《学斋占毕》卷2,《文渊阁四库全书》,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第854册第20页。

20(46) 《道藏》第22册第331页。

21(47) 沈从文著:《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2005年,第504页。

22(48)(49)(50) 周锡保著:《中国古代服饰史》,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1984年,第314、314、314页。

23(51)(52) 李敏、张竞琼编著:《中国服装史》,上海:东华大学出版社,2018年,第13、13页。

24(53) 周睿著:《道教服饰的符号象征研究》,四川大学2015年博士论文,第24页。

作者:董海斌,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年4月21日 下午4:49
下一篇 2022年4月22日 上午9:0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