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真大师古文墓碑》与《崔真静古文像赞》考证

道家微信公众号
摘要:山西平遥清虚观内藏有一方墓碑,以往学者多未注意。碑文内容以古文刻写,不易释读,本文在释读碑文的基础上,结合文献及其他石刻材料,对墓碑的教派属性、主人、书篆者、刊立者进行了考证。山东长清五峰山洞真观内藏有崔真静画像赞碑,赞文共分三部分,分别为元好问、刘祁、杜仁杰所撰,其中元好问赞文以古文刻写,以往的释文、断句错误较多,致使赞文不能通读,本文对其进行了重新考释,并揭示出其与全真教之间的密切关系。

基金:教育部、国家语委甲骨文等古文字研究与应用项目重大项目(批准号:YWZ-J014)的阶段性成果;吉林大学基地项目(2019XXJD09)的资助;

作者单位:吉林大学考古学院、古籍研究所

Textual Research on Mingzhen dashi guwen mubei and Cui zhenjing guwen xiangzan

Li Chuntao

全真教是道家的重要派别之一,自王重阳于金代创立后,在元初得到迅速发展,影响日益扩大。学者在研究全真教时除了利用典籍外,还主要依靠碑碣石刻材料。然而有两方重要的碑刻材料以往未能引起学界注意,下面试作讨论。

一、《明真大师古文墓碑》考

山西一直都是全真教发展、传播的重镇,坐落在山西平遥县内的清虚观与全真教关系密切。清虚观创建于唐高宗时期,原名太平观。宋治平元年(1064)改名清虚观,元代初期又先后更名太平兴国观、太平崇圣宫,清代复称清虚观。1

元代初期清虚观便由全真教掌控,观内现藏许多具铭石刻,是研究全真教的重要材料,屡被学者提及、引用。其实,观内还有一方墓碑也极具史料价值,盖因书写文字特殊,难以考释,故一直未能引起注意。以收录道教碑刻材料为主的《道家金石略》2《金元全真教石刻新编》3均未收录此碑,研究全真教及清虚观的学者讨论到此碑者也甚少。近期得见该碑照片4,殊觉其对全真教、清虚观及文字学等方面的研究颇为重要,故予以介绍。

此碑位于清虚观东厢房,镶在外侧墙壁上。5其照片及笔者所作摹本分别参附图1、2。碑文上、下款以楷书书写,上款题“门人提举徐志清篆,古陶王宁刊,砖匠因福”。下款题“至元二十三年丙午八月中秋日。副宫张道益,知宫于道渊同建”。据此可知,碑文篆书者为徐志清,刊立者为王宁,匠公因福。刊立时间为元世祖至元三十二年(1286)中秋,建造者为张道益、于道渊。

《明真大师古文墓碑》与《崔真静古文像赞》考证
图1 墓碑照片
《明真大师古文墓碑》与《崔真静古文像赞》考证
图2 笔者所作摹本

墓碑正文以古文书写,极难辨识。就笔者所查检,以往著述中注意到此碑的学者仅刘卫涛先生,其在讨论清虚观碑刻资料与道教关系时提及此碑,该文云:“清虚观内还保存有元世祖至元二十三年(1286)石碣1方,为门人提举徐志清篆书,2 行,每行8 字,亦较珍贵。”6刘先生文中对观内另外几方道教碑刻材料内容进行了细致分析,却未讨论此碑内容;同时该文将此墓碑泛称作石碣,据这两点推测,刘文可能并未释出碑文。墓碑正文共2行16字,下面按照原碑行款写出释文:

明真大师南北两路

道门提点李公之墓

由于碑文是以古文书写,在讨论其史料价值前先交代古文的概念。文字学上的古文也称传抄古文,是指经过人们辗转传写而得以保存的古文字资料,其主体为战国文字,主要保存于《说文》、三体石经、《汗简》《古文四声韵》《集篆古文韵海》《订正六书通》等材料中。因其文字笔画头粗尾细,似蝌蚪状,因此古人或称之为“科斗文”。观此碑文写法,属于典型的古文形体,其中多数写法见于古文书籍。为了节省篇幅,本文制作了碑文与传抄古文形体对照表,释读依据可一目了然。

《明真大师古文墓碑》与《崔真静古文像赞》考证 《明真大师古文墓碑》与《崔真静古文像赞》考证

也应注意到,碑文中还出现了以前未曾见到的古文形体。如“点(點)”字写法以往未见,其形体特别,是将“占”旁写在了“黑”字中“里”“火”两形中间。7“之”字也不见于古文书籍,但近年出土的蔡氏墓志铭中“之”字写作《明真大师古文墓碑》与《崔真静古文像赞》考证;在古文印中“之”字或作(8,都是在小篆写法上附增笔画,以利于美观。再以内容观之,此字为“之”字无疑。

先看墓碑的教派归属。清虚观与全真教关系密切,观内所藏的碑刻材料可兹证明。如元太宗九年(1237)《清和真人石刻》(跋文):

清和真人嗣掌大教,四方簪冠之辈、清信之流,不远千里送供受教,辐凑堂下,莫不焚香设礼,以求请真人亲笔仙号手字者,仅二十年间,曾不虚日。……且吾邑太平兴国观,亦真人住持之地,是以提点大师潘德冲亦□彼而立石焉。丁酉岁上元日西源散人李晋子益跋。9

“清和真人”即尹志平,丘处机弟子,也是全真教七真一代之后的首位掌教,在教内地位举足轻重,曾主持清虚观(时名太平兴国观)。而此石的刊立者提点大师潘德冲,是随丘处机西行谒见成吉思汗的十八弟子之一,也是全真教上层人物,著名事迹即主持兴建永乐宫。两人都曾职事于清虚观,清虚观之于全真教的重要性于此可见。而墓碑刊立时间(1286)距此不长,当时清虚观应该仍然归于全真教管理。从人名用字上看,全真教人名用字有自身特点。张广保先生谓:“七真门下的第二、三代弟子……有几个字在各宗系命名时使用的频率都极高,此即男真中的志、道、德、善、玄。”10徐志清、张道益、于道渊等人名正符合此点。下文还会谈到墓碑所记人物的官职,也属于全真教。故将此碑归为全真教石刻,当可确定。

下面试对墓碑主人进行讨论。碑主道号明真大师,曾任南北两路道门提点。“南北两路”是河东南路、北路的省称,金朝时期曾将宋朝的河东路分为河东南路、河东北路,元代初年沿用,后来废除。“道门提点”是全真教管理诸路地方事务的主要官职,亦称作道教提点、教门提点,在全真教管理机构中属于较为重要的官职。11墓碑主人具体是谁需要考证,七真之后的一代、二代弟子中,重要的李姓人物着实不少,翻阅《甘水仙源录》《终南山祖庭仙真内传》等全真典籍,可查检出李志常、李志全、李志远、李志源、李志明、李志柔、李冲道、李大乘、李志方、李志宗、李志真等全真子弟。详细考证后,可发现这些人或生卒时间、或道号、或履历与此墓碑主人不合,故均可排除。

有一方石刻需注意,即藏于清虚观内的元宪宗三年(1253)太平崇圣宫圣旨碑,该碑内容十分丰富,因与本文关系密切,故将相关部分直引如下12:

蒙哥皇帝圣旨里宣谕:倚付汉地先生头儿那延李真人,悬带御前金牌,掌管教门事。照得,钦奉到蒙哥皇帝御宝圣旨节文:汉儿田地里应有底先生每,都教李真人识者。除钦依外,今据太原府路平遥县太平崇圣宫提点李志端状告:伏为本宫自唐朝以来,有元住道士薛守玄重修兴建,额曰太平观,……13近蒙掌教大宗师真人师父再更为太平崇圣宫名。李志端依奉已于壬子年七月十五日安置牌额,悬挂了当。在手别无文面,乞给赐凭《明真大师古文墓碑》与《崔真静古文像赞》考证事。……今既已建立名牌悬挂外,今准见告事因,合给与公据,付本宫主者,已久照用施行。仍仰提点李志端勤率道众,依时念经,告天祝延圣寿万安者,以报国恩,无得分毫懈怠。须议出给者。

右给付太平崇圣宫主者。准此。

癸未年 月 日押

由碑文得知,当时清虚观(太平崇圣宫)的提点为李志端。祖生利先生认为碑文“付本宫主者”与后面“右给付太平崇圣宫主者”两者所指相同,“宫主者”即崇圣宫住特,指李志端等。14其说近是,李志端可负责观内如此重要事务,且碑文最后云其能“勤率道众”,其当时为宫中主事人是显而易见的。而明真大师墓碑其他人的职务分别为提举、知宫、副宫,以此观之,明真大师去世时可能任观中主持之类的重要职务,这与李志端的身份相符。因此,“明真大师李公”指的应该就是李志端。期间李志端已由清虚观提点变为南北两路道门提点,教内职务因年龄增长而有所升迁,也属于常态。

明真大师任“南北两路道门提点”,上文提到的全真教重要人物潘德冲晚年也曾任此职。《甘水仙源录》卷5所载的潘氏弟子徙单公履所撰的《冲和真人潘公神道之碑》云:

岁乙未(1235),平遥官长梁工,偕同僚恳疏请清和真人重修兴国观,真人命师(潘德冲)往。甫逾年,撤其旧而新之。壬寅署师诸路道教都提举,仍兼本路道录。甲辰(1244)河东永乐祠堂灾……。乃署师为河东南北两路道教都提点,命往营之。15

据此可知,1235年时潘德冲曾往清虚观掌管观内重修之事,这与上文《清和真人石刻》(1237)记载潘在清虚观立石是相合的。又,潘德冲任河东南北两路道教提点的时间在1244年,而卒于元宪宗六年(1256),那么明真大师任河东南北两路提点时必在此后。需要注意的是,潘德冲与明真大师都曾在清虚观职事,两人后来所任官职也相同,这从一定程度上也可说明,将明真大师李公与李志端对应起来是合理的。

碑文篆书者徐志清,此人见于其他道教碑刻记载。陕西富平县《重修全真观记》记录了常志远、徐志清、贺志真等随其师吕通明修建富平县姜村长春观的经过。16此外,《道家金石略》收录有《朝元洞碑阴仙源图》碑文,图中排列了丘处机门下的传承,丘的一传弟子列吕通明、綦志远;再传弟子列徐志清、常志远、贺志真。15这与《重修全真观记》所载正可互证。贺志真是华山道教的开创者之一,先拜吕通明为师,吕通明为郝大通门下(吕亦从丘处机受法),贺后又拜丘处机弟子綦志远门下,其生卒年分别为元太祖七年(1212)和元成宗大德三年(1299)。徐志清道号真净子,与贺志真同时,正常情况下两者年龄相差不会太远,这与清虚观明真大师墓碑的刊立时间正相合,其很可能就是墓碑书篆者。徐志清自称“门人提举”,其辈分较李志端低一代,那么李志端很可能也是七真的弟子。李、徐二人辈分不同,名字却均以“志”字领起,这也并不奇怪。张广保先生对全真教徒名字进行过统计、整理,最后总结到:“此时全真道徒命名偏好使用“志”“道”“德”字,且师徒之间不嫌重复使用。”其说甚是,这种现象在元代初期全真教中大量存在,故清虚观墓碑中人名用字并不矛盾。

墓碑的建立者为知宫于道渊、副宫张道益。张道益似未见记载,于道渊却是可以稽考的。清虚观所藏的另一方圣旨碑,该碑碑阳以八思巴字刻写蒙古文圣旨,碑阴刻有圣旨的元代白话译文,现将与本文相关的白话译文转录如下17:

长生天气力里,大福荫护助里皇帝圣旨。军官每根底、军人每根底、城子里达鲁花赤、官人每根底、来往的使臣每根底宣谕的圣旨。

成吉思皇帝、月哥台皇帝、薛禅皇帝、完泽笃皇帝圣旨里:和尚、也里可温、先生每,不拣什么差发休当,天根底祷告祈福祝寿者。那般道有来。如今依着在先圣旨体例里,不拣甚差发休当,天根底祷告祈福祝寿者么道。于道渊授通玄微妙18静照大师、冀宁路平遥县太平崇圣宫住持、本宗提点,通议中和大师、本宫提点高道陟,栖远常妙大师、提举赵道恒,这先生每根底执把行的圣旨与了也。……

圣旨俺的。

鸡儿年九月初五日,龙虎台有时分写来。

此碑立于“鸡儿年九月初五”,即至大二年(1309),官方于此年授于道渊通玄微妙静照大师称号、清虚观主持。明真大师墓碑中记载至元二十三年(1286)时,于道渊任知宫,而至大二年时升任主持,期间已隔23年。

以往所见用古文书写的碑刻材料多为墓志,墓碑则较为少见,故清虚观明真大师墓碑显得尤为可贵,同时墓碑的建造时间、书篆者、建造者、工匠等信息俱全,其中墓主李志端任河东南北两路提点、篆者徐志清任提举、建造者于道渊任知宫,这些或与典籍记载相合,或与其他碑刻材料互证,有的还可补充文献所记之不足,该碑是研究全真教、清虚观的重要材料,同时碑文中文字写法特殊,对文字学也有重要意义。

二、崔真静古文像赞考

全真教不但在山西盛行,在山东地区影响也较为深远。位于山东长清的五峰山是全真教传承地之一,山上道观众多,其中著名的洞真观即全真教道士所建。《五峰山志·艺文志》载有元好问所撰《五峰山重修洞真观记》记载了此观的创建过程:

泰和(1201—1208)中,全真师丘志园、范志明□地于此,屋才数椽而已。丘、范而没,同业王志深、李志清辈增筑之,始有道院之目,堂庑既成,贞祐(1213—1217)初,入□粟县宫,得为洞真观。

据碑文知邱、范、王、李等人先后建造了洞真观,而这几人皆为崔真静的弟子,真静之于洞真观的重要性可见一斑。崔真静原名道演,字玄甫,号真静,金代人,是七真之一刘处玄的弟子,在五峰山修道。他擅长医术,曾救人无数,兼通儒、释、道三家,影响颇大,于1220年卒于五峰山。后人在洞真观修建了《真静崔先生画像赞》碑以示纪念。

碑高3.2、宽1.2、厚0.32米。碑阴刻杜仁杰所撰的《崔真静先生传》,简略记述了崔真静的生平、功德。碑阳下部为崔真静像,乃沈士元所画;像旁书有“虚靖(静)真人”4字,应是崔真静道号;上面分别以三种字体刻有元好问、刘祁、杜仁杰的三首像赞(照片、拓本参图3、4)。元好问,字裕之,号遗山,金末元初著名文学家、史学家,文坛盟主;刘祁,字京叔,号神川邂士,金末文人,著有《归潜志》,影响甚大;杜仁杰,原名之元,字仲梁,号止轩,一号善夫,素有盛名,元世祖闻其贤,以翰林学士承旨征之,未就。元、刘、杜均一时之名士,三人一同赞像,使得此碑极具价值。洞真观中所藏历代碑碣虽多,论其冠绝者非此碑莫属,故此碑也被很多金石著录及研究文章所引述。

《明真大师古文墓碑》与《崔真静古文像赞》考证
图3 像赞碑照片
《明真大师古文墓碑》与《崔真静古文像赞》考证
图4 像赞碑拓本

此碑背面《崔先生传记》以楷书刻写,正面三篇赞文中刘祁赞文以小篆刻写,杜仁杰赞文以隶书刻写,三种字体较为常见,释读不难。但元好问所撰的赞文(后文简称元赞)却以古文书写,不易辨识,以往对其内容的释读、字体的判断均存在问题,下面分作讨论。

《山左金石志》《寰宇访碑录》都曾提及此碑,但因体例所限,均未录碑文内容。较早录写此碑释文的是陈垣先生编纂的《道家金石略》,为便于讨论,现将其释文转引如下:

碑额:□□□□画像赞

元赞:太原元

先世虚舟公以□其贤惰车无伤□以□其全若天,冠裳伟然,须眉皓然,□以甚为若公之德□得之也□而失之天欤?15

后来提及此碑释文的学者多直接引自该书,如赵芃先生19、师道刚先生20均沿袭之。专门研究元好问书法的李卓阳先生对释文略有微调,在碑额释文前补充“真静崔”三字,赞文“太原元”后补出“好问”二字,同时将陈书释文中“先”改为“涉”“天”改为“夫”。21除此之外,鲜见其他讨论者。

近期济南市博物馆举办了“古城辉煌——济南历史暨馆藏文物展览”,其中第四展厅为“古朴沉雄的石刻艺术”单元,此厅恰好展示有《崔真静画像赞》的拓本,使我们得以见到该碑全铭(碑额、元赞拓本参图五、六)。22从拓本上看,陈书释文存在很多问题,李卓阳先生的几处调整可从,仍未彻底解决问题,现根据拓本将碑额及元赞释文点断后重新释写如下:

碑额:真静崔先生画像赞

元赞:太原元好问

涉世虚舟,人以知其贤。惰车无伤,吾以知其全。若夫冠裳伟然,须眉皓然,果以是为,若人之传,何得之也人?而失之天欤?

为便于行文、印刷,将改释、新释之字与传抄古文资料进行对比(参下表),释读依据一看便明,此处只略作交代。

先看碑额释文,第四、五字实为“先生”二字。第四字残缺,从残余笔画来看应为“先”字,《汗简》《古文四声韵》中“先”字作《明真大师古文墓碑》与《崔真静古文像赞》考证,碑中此字残留笔画依然清晰,对比后不难看出。“生”字写法奇怪,见于古文书籍,在碑刻中也有出现,如蔡氏古文墓志“生”字作(23,与碑额写法全同,两者可互证。

《明真大师古文墓碑》与《崔真静古文像赞》考证 《明真大师古文墓碑》与《崔真静古文像赞》考证

《明真大师古文墓碑》与《崔真静古文像赞》考证
图5 像赞碑额拓本
《明真大师古文墓碑》与《崔真静古文像赞》考证
图6 元赞正文

赞文改释后皆有形体依据,且辞例极为通顺、允当。开篇以虚舟涉世的人生态度赞扬崔真静之贤,陆游《平生》:“平生涉世似虚舟,不著胸中一点愁。”可与此类比。“惰车无伤”与崔真静传所记一事相类,传文载真静擅长医术,治病救人不取分文,因而惹浅薄之辈王彰嫉妒,于旷野袭之,“彰以为死矣,少焉,复苏过者”。“冠裳伟然”见于明代宦官郑真墓志,其云:“乙巳,钦升奉御,冠裳伟然,名实相孚。”“须眉皓然”屡见于典籍,不赘引。赞文最后以一句反问语结束,极富道家哲理。

除了赞文释读有误,以往对赞文文字性质的判断也不可信。《山左金石志》一书较早介绍此碑,其云“上层像赞三首,一为元好问籀文;一为刘祁小篆;一为杜仁杰八分……”24。自此之后讨论此碑者,均将元赞文字认定作籀文,如上引李卓阳文及逄金一、李光武两先生所作《五峰山漫话》一书都承袭此说25,均误。事实上元赞明显是以古文书写,古文、籀文两者不可混淆,古文是指战国时期东方六国文字;而籀文是指秦国文字,两者地域不同,文字风格、用字习惯都存在很大差异,自从王国维提出战国时秦用籀文、六国用古文的观点以来26,文字学界对籀文和古文的分辨已十分清楚,两者不能混为一谈。根据其特点,元赞文字属于典型的古文形体,不能称之为籀文。

元赞极为精巧、雅致,是一篇难得的文学作品。同时也是研究洞真观、元好问的珍贵史料。但奇怪的是,如此重要一文,《全元文》《遗山先生文集》《元好问全集》《元好问文编年校注》等书均失载,只有后来《元好问全集》(增订本)在附录中曾据《山左金石志》《寰宇访碑录》提及此赞之存在27,但亦未附赞文内容。仔细推敲,可能因元赞字体不常见,识者不多,故无法附录。也可能是《道家金石略》一书所作释文、断句错谬太多,导致文意不畅,致使赞文不得流传,甚为可惜。今对碑文进行了重新释读,希望研究元好问及洞真观的学者日后能予以重视。

小 结

上文分别讨论了山西、山东地区两方道教碑刻,两篇材料与全真教关系密切,且均以古文题刻。道教题铭有时喜用古文书写,如金代著名道士阎德源墓葬出土一漆方盒,盒中装有5枚牛角印章,其中4枚皆以古文刻写。28道教题铭以古文刻写,应与宗教尚古风气相关,除了道教,佛教中一些石刻也有用古文刻写者,当出于同一原因。

古文笔画头粗尾细、字形圆转,很多形体又发生了讹变,这些都导致其不易释读。一些以古文书写的材料也常被误认,如山东省高唐县出土金代虞寅墓志,志盖铭文以古文书写,原整理者误将古文当成女真字29,胡平生先生曾予以纠正。30重庆酉阳曾发现两本古书,文字怪异,学者或疑其是苗族文字,或疑与女书、水书相关31,其实书中是以隶定笔法来书写古文。32而《明真大师古文墓碑》、《崔真静画像赞》都是重要的史料,以往或被忽略,或被误释,这些都是人们对古文认识不够所致。像毕沅、阮元、陈垣等大家也是如此,古文被忽视的程度可想而知。我们希望学者日后在宗教研究中能够重视古文资料。

注释

1 关于清虚观的沿革参[清]胡聘之著:《山右石刻丛编》卷15·42引《平遥县志》语,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88年。

2 陈垣编,陈智超、曾庆瑛校补:《道家金石略》,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年。

3 王宗昱编:《金元全真教石刻新编》,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

4 照片蒙许子潇、曾庆炳两兄见示。今在文中使用,已蒙其允许。

5 将碑镶嵌在墙体之内应是后来重修观舍时所为,目的是起到保护作用,这种保护措施在寺庙宫观中经常使用。

6 刘卫涛:《山西平遥清虚观道教文化探析》,《文物世界》2010年第6期,第55页。

7 [宋]郭忠恕、夏竦编,李零、刘新光整理:《汗简·古文四声韵》,北京:中华书局,2010年,第89页,为便于行文,正文表格中将《古文四声韵》简称为“四”,后面直接附上形体所在页数。

8 《说文解字》中的小篆,本文简称“说篆”,相关形体参[汉]许慎撰,[宋]徐铉校订:《说文解字》,北京:中华书局,1963年。

9 丁治民著:《集篆古文韵海校补》,北京:中华书局,2013年。正文简称“集”。

10 [宋]郭忠恕、夏竦编,李零、刘新光整理:《汗简·古文四声韵》,北京:中华书局,2010年,《汗简》部分简称“汗”。

11 [明]闵齐伋辑,[清]毕弘述订:《订正六书通》,上海:上海书店,1987年,正文简称“订”。

12(32) “蔡”为蔡氏古文墓志简称,墓志详参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河南省南水北调文物保护管理办公室:《郑州黄岗寺北宋纪年壁画墓》,《中原文物》2013年第1期。释文亦可参李春桃:《郑州黄岗寺北宋纪年壁画墓所出古文墓志铭简论》,《中国文字学报》第6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5年。

13 “魏”为魏闲古文墓志简称,墓志参戴尊德:《司马光撰魏闲墓志之研究》,《文物》1990年第12期。

14 事实上,从来源上看,“黑”字上面并不从里,古文属于讹体。

15 印文参看[清]汪启淑编:《飞鸿堂印谱》,《中国印谱全书》系列之一,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2011年。印文中“之”字,读为“芝”,该书原误释为“芳”,不可从。

16 李晋:《清和真人石刻》,陈垣编,陈智超、曾庆瑛校补:《道家金石略》,第472页。

17 张广保:《明代全真教的宗系分化与派字谱的形成》,《全真道研究》第1辑,济南:齐鲁书社,2011年,第202页。

18 程越:《元朝政府管理全真道宫观的机构和职权》,《世界宗教研究》1997年第3期。

19 此文很多典籍、著述曾予收录,但互有阙文,点断也不相同。相关校订可参祖生利:《元代白话碑文研究》,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00年博士论文,第40-41页。

20 碑文与本文关系不大者已经省略,省略处用引号表示,下同。

21 详参祖生利:《元代白话碑文研究》,第40-41页。碑文“付本宫主者”旧多将“主者”属下读,文中断句今依祖文。

22(24)(27) 同注,第555、771、498页。

23 相关内容可参樊光春:《全真道传承关系研究刍议》,《昆嵛山与全真道——全真道与齐鲁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6年,第28页。

24(25) 此碑很多典籍曾有著录,今参照各家意见,相互校订,写定释文。

25(26) “通玄微妙静照大师”,其中“妙”字在很多著录书籍中误作“如”,已有学者指出,参哈斯巴根、乌力吉:《平遥县清虚观八思巴字蒙古文圣旨碑考释》,《内蒙古师大学报》2000年第6期,第48页。

26(28) 赵芃:《五峰山道教史略》,詹石窗主编:《老子学刊》,成都:巴蜀书社,2010年。

27(29) 师道刚:《从新发现的刘祁等三篇佚文看金元之际儒学与全真教的关系》,《山西大学学报》1995年第3期,第44页。

28(30) 李卓阳:《元好问书法艺术特色研究》,曲阜师范大学2015年硕士学位论文,第20页。

29(31) 展出信息蒙金斌、卿朝辉两兄提示,此则写作过程中曾与他们讨论,受益良多。拓本照片为董文强兄提供,于此一并谢之。

30(33) [清]毕沅、阮元著:《山左金石志》卷20·4,清嘉庆刻本。

31(34) 逄金一、李光武著:《五峰山漫话》,济南:济南出版社,2011年,第70页。

32(35) 王国维:《史籀篇疏证序》《战国时秦用籀文六国用古文说》《桐乡徐氏印谱序》,王国维著:《观堂集林》卷5,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第251-257、305-307、298-304页。

33(36) 《元好问全集》(增订本),太原:山西古籍出版社,2004年,第1322-1323页。

34(37) 大同市博物馆:《大同金代阎德源墓发掘简报》,《文物》1978年第4期,第4页。

35(38) 聊城地区博物馆:《山东高唐金代虞寅墓发掘简报》,《文物》1982年第1期,第50页。

36(39) 胡平生:《金代虞寅墓志的“古文”盖文》,《文物》1983年第7期,第89页。

37(40) 《神秘古书无人能识,土家文字横空出世》,《重庆晨报》2008年2月15日,第9版。

38(41) 李春桃:《近年重庆酉阳新发现古书文字性质新探》,《四川文物》2011年第5期。

作者:李春桃,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年4月21日 下午3:35
下一篇 2022年4月21日 下午4:0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