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道教与中外星宿学说关系初探

道家微信公众号

摘 要:本文以《秤星灵台秘要经》《灵台经》《天老神光经》《北斗法治武威经》四部道经为例,对唐宋时期道教对中西方星宿学说的认知态度进行分析,发现唐宋道教不仅对中国传统星宿理论加以继承,而且保留有九曜、黄道十二宫等大量域外星宿学说遗痕。道教在融合中西方星宿思想的基础上,进一步拓展出富有自身特色的星神信仰方式与星占技法。

主题词:秤星灵台秘要经;灵台经;天老神光经北斗法治武威经;星宿;

基金:四川大学创新火花项目库项目(2018hhs-15);四川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学院自主立项项目(2018zjszy-01);第63批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面上资助项目(2018M631096)资助;

作者单位: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

A Preliminary Study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Daoism in Tang and Song Dynasties and The Sino-foreign Constellation Theory

Sun Weijie

一、《秤星灵台秘要经》和《灵台经

《正统道藏·洞真部·众术类》收录的《秤星灵台秘要经》与《灵台经》(二经同卷)是道教对域外星宿思想融摄较多的道经之一,由于两经时代相近、内容相类,本文将两者列在一起进行分析。

首先看经文的创作时间,《秤星灵台秘要经》约出于唐末昭宗乾宁(894—898)年间1,《灵台经》时代稍晚,约为五代北宋。2内容上,《秤星灵台秘要经》主要讲述占禳灾星(主要是五星和暗曜)法术以及星命推算方法。《灵台经》原经本为12章,现只存后4章,从残存的经文来看,《灵台经》主要论述的是一种以黄道十二宫与九曜(十一曜)、运命十二宫配合阐释个人吉凶祸福的星占禄命学说。综合而言,两者主要涉及三大域外星宿理论。

(一)黄道十二宫

作为一种外来星宿学说,隋唐时期,随着佛教的不断传入,尤其是密教典籍的翻译,黄道十二宫逐渐为中土所知,进而对中国原有的天文历法、宗教、艺术、墓葬礼仪等产生广泛影响。道教对黄道十二宫的认识与接纳正是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中展开。3

目前所见,《秤星灵台秘要经》和《灵台经》是最早确切出现黄道十二宫具体宫名称谓的道经。其中,《秤星灵台秘要经》仅提到“双鱼宫”一宫,《灵台经》则提及十一个宫名,分别为“师子”“巨蟹”“人马”“磨竭(羯)”“宝瓶”“双女”“鱼”“羊”“竭(蝎)”“阴阳”“牛”,缺天秤宫。我们将几部典籍中的黄道十二宫名号列表于下:

1 《灵台经》等经典中的黄道十二宫称谓

十二宫今名 白羊 金牛 双子 巨蟹 狮子 室女 天秤 天蝎 人马 摩羯 宝瓶 双鱼
《大方等大集经》 6世纪 特羊 特牛 双鸟 师子 天女 秤量 磨竭 水器 天鱼
《宿曜经》一 759年 狮子 磨竭
《宿曜经》二 759年 男女 狮子 双女 摩竭 宝瓶
《七曜禳灾诀》 806年 狮子 磨羯 宝瓶
《灵台经》 五代北宋 阴阳 巨蟹 师子 双女 人马 磨竭 宝瓶
《仪轨经》 10世纪末 阴阳 师子 双女 人马 摩竭 宝瓶 双鱼
《支轮经》 10世纪末 天羊 金牛 阴阳 巨蟹 师子 双女 天秤 天蝎 人马 摩竭 宝瓶 双鱼
《玉函经》 10世纪初 白羊 金牛 阴阳 巨蟹 狮子 双女 天秤 天蝎 人马 磨蝎 宝瓶 双鱼
《武经总要》 1044年 白羊 金牛 阴阳 巨蟹 狮子 双女 天秤 天蝎 人马 磨蝎 宝瓶 双鱼
《理气心印》 1064年 白羊 金牛 阴阳 巨蟹 狮子 双女 天秤 天蝎 人马 磨蝎 宝瓶 双鱼

以名称前后变化较大的“室女”“双子”“人马”三宫为例,对比《灵台经》与其他文献,可以发现《灵台经》中此三宫的译名与《大方广菩萨藏文殊师利根本仪轨经》(简称《仪轨经》)、《难你计湿嚩啰天说支轮经》(简称《支轮经》)、《广成先生玉函经》5(简称《玉函经》)、《武经总要》《先天后天理气心印补注》(简称《理气心印》)中的名称完全一致。在这些经典中,室女宫由“女”“天女”转称“双女”,双子宫由“男女”“唐宋道教与中外星宿学说关系初探”“仪”等名统一为“阴阳”,人马宫由“人马”替代“射”“弓”等名。上述称谓的流变过程或可为《灵台经》创作于10世纪末的五代宋初添一佐证。

除此之外,《灵台经》将黄道十二宫、二十八宿划分为阳、阴二组的做法与《文殊师利菩萨及诸仙所说吉凶时日善恶宿曜经》的记载相一致,只是较为简略。《灵台经》云:

阳宫从师子宫、星宿,顺行数为头,张、翼、轸、角、亢、氐、房、心、尾、箕、斗、牛、女、虚六度已前,皆为阳位也。阴宫从巨蟹、柳宿,逆数为头,至鬼、井、参、觜、毕、胃、昴、娄、奎、壁、室、危、虚七度已来,为阴宫也。6

《文殊师利菩萨及诸仙所说吉凶时日善恶宿曜经》载:

第一星四足,张四足,翼一足,大阳位焉,其神如师子,故名师子宫。……第六斗三足,女四足,虚二足,镇星位焉,其神如磨竭,故名磨竭宫。右已上六位总属太阳分。

已下六位总属大(太)阴分。第七虚二足,危四足,室三足,镇星位焉,其神如瓶,故名瓶宫。……第十二井一足,鬼四足,柳四足,太阴位焉,其神如蟹,故名蟹宫。7

应当注意的是,《秤星灵台秘要经》和《灵台经》中的黄道十二宫尚未被整合进道教的神灵谱系之中,讲述的仍是外来星占禄命之法,域外色彩依然浓厚。虽然我们难以考证出黄道十二宫进入道教系统的确切时间,不过可以明确的是至迟在唐末五代,黄道十二宫系统已经为道教所熟知。

(二)九曜

日、月、五星、罗睺、计都合为“九曜”,亦称“九执”,再加上本土增衍的月孛、紫炁合称“十一曜”。西方的九曜观念及以此推算行年的星命占验和禳除之术在唐末五代得到广泛的传播和崇信,对道教亦深有影响。唐末五代高道杜光庭所撰写的《广成集》“本命斋醮词”中大量见载诸如“今年则暗曜土星在身宫之上……火星近刑厄之宫,金星躔克性之位”8,“木星退身宫之上,土星照三合之方。金水二星乖背之宿,飞天火曜居本命之辰。九宫土星复当生月”8等涉及星宿的文句。很显然,杜光庭已将九曜思想融入道教的斋醮科仪文本之中。

与杜光庭生活时代相近的《秤星灵台秘要经》和《灵台经》不仅可以见到九曜思想的渗透,最直接的证据莫过于《灵台经》援引的经目中有《四门经》这样一部典籍,《四门经》即《聿斯四门经》的简称,该经是记载域外九曜星占思想的主要典籍之一。两经还可见到十一曜系统中的紫炁、月孛的萌芽,即用“天一”代指“紫炁”(与吉事相应)、“太一”代指“月孛”(与凶事相应)。比如《灵台经》曰:“天一在,小年近贵人也。太一在,毒害多灾。”6“见天一,得贵族之女。见太一,得丑恶之妻。”6“见金好女人,见水好文章,见火好武勇,见天一好接贵人,见太一好奸虚作盗。”6《秤星灵台秘要经》云:“人生贵贱禀星推,限数交宫各有时。若遇罗睺金木曜,太阳紫炁月同随。限逢此曜加官禄,火土二星到便危。”9比较上述十一曜尤其是五星的吉凶善恶,不难发现“土星”“火星”多与凶祸并称,而“木星”则与吉事相连。这种五星善恶观念不是中国传统星宿学的主张,反而在自印度而来的密教典籍中较为常见。如《梵天火罗九曜》《七曜禳灾诀》等便详细论及九曜的吉凶及祈禳之法。

至于经文中以“天一”“太一”代指“紫炁”“月孛”的做法,在密教典籍中并没有见到记载,反而是在道经中出现,笔者认为“紫炁”“月孛”极有可能是道教人士在受到《梵天罗睺九曜》等典籍影响之下,改造中国传统天文学中的“天一星”“太一星”之后的新发明。10

相较《灵台经》,《秤星灵台秘要经》记载更多的是禳灾星的法术,我们将其与《七曜禳灾诀》记载的禳星术进行比较。

通过下表可以发现:一是两者间存在明显的继承关系,尤其是供养星宿真形、着衣、转经、烧香、食果子、戴配饰等禳星仪轨几乎完全一致,只是道教将转佛经变为转道经罢了。二是《秤星灵台秘要经》只记有禳除灾星的方法,这很可能是由于木星、水星多为吉星不需要禳除,故而阙载。

2 《秤星灵台秘要经》《七曜禳灾诀》所见禳星法术

《秤星灵台秘要经》 《七曜禳灾诀》
禳火星 使赤油麻七粒,赤稻五粒,赤小豆三粒,赤驴尾七茎,赤铜屑少许,以绯袋子盛,绯线子击在臂上,大吉。又若画其形供养,吉。又转《度人经》及《消灾经》,及带绯头须朱砂,即于云汉日为之。
《宝命经》云:乘赤马,着赤衣,在身须七处刺出血,又刺出赤驴血。当火见日为灾时,造八角坛,于四面四角头,各着四方箭,箭上系四方色,续时己身上血,并赤驴血,与檀末相调,沥于坛上。上又以赤油、麻油灯五方,五盏灯树皆须赤,前来所用。袋用绯索子击在臂上,带头须吉。
又《九执经》云:取随年五果、木柴,随年甘草两数,并前功德焚之,在臂上带赤铜钏,南坛下置水一瓮,午上立竿悬赤旛,埋赤炭六斤。
画火曜本身供养其神。作铜牙,赤色貌,带嗔色,驴冠。宜持观自在真言,转《金刚般若经》及《金光明经》共七卷或十卷。宜着绯衣服并带朱砂。其供养取云汉日平旦时。烧丁香紫檀香苏合香。好食热味及辛腻之物。
禳土星 取黑油麻七粒、黑豆七粒,以皂绫袋子盛之,用皂索子系左臂上,能除一切鬼魅邪魔,咒诅之灾。于朔日,以黑油麻汁作粥,自食少许,余以施贫人及道僧。缘土管一切修道人,及苦行求正之者,布施则大吉。
《九执经》云;宜以犁具铧铁铸,作一土星真形,长七寸,以黑磁瓮盛之,置于卧床头安之。每于鸡缓直日平旦时,以黑油麻汁沥头上,经年乃去之。如画之供养,亦得以随年果子供养,带黑色者尤妙。咒曰:鸡缓是我君主,某臣仆愿加祐护,次以度灾厄。然后,拜之供养讫,自己食之。好食酸苦等,宜看《八阳经》,带雄朱,烧安息香,着皂衣,不入恶神庙,忌食牛肉,忌角器等。
宜铸可长四寸曲腰三衣瓶钵。土直日,平旦以黑瓷瓶盛之于卧处头边,以油麻油沥于顶上,经三年止尽供养。持炽盛光一字王真言《涅槃经》《般若经》十卷或百卷。宜烧安悉香,着白上衣及带雄黄朱砂及屠刀。打作环带之。可重四两。缓日平旦以绢画之供养。好食果子,带黑色者为上。至心启告鸡缓国王:某甲君王如护弟子,伏愿护命去灾,所供养物宜自食之,令人病患如破散。被人欺轻,宜以安悉香烧之供养。
禳木星 取白猪毛七茎,以白袋盛,系左臂上,忌食猪肉,不得杀生命。又以白银一两,铸作真形,供养看经,不得入神庙及吊死问病,供养一切道人吉。 宜持普贤真言转《法华经》及《维摩经》共八卷或八十卷。宜烧沉香及宜着章服。宜带珠玉银。不宜杀生及食猪肉。不宜入神庙及吊死问病。好食香美果子、生姜。令人强者弱、弱者强者。宜坐白毡带华珠玉。
禳暗曜 以屠宰煞铁打作钏,如蛇形,以口衔尾,带左臂上,着腓衣,忌夜食,及炁处行,取高冈上土一斗,置床下,别取黄土一斗煮熟,送喂长生鹅鸦食之,大吉。

至于《秤星灵台秘要经》禳暗曜(罗睺、计都两星为暗曜)法中提到的制作蛇形铁钏应与罗睺、计都同戴蛇形头饰(参见图1、图2)有关。而以熟黄土送喂鹅鸦的做法或是由于太阳神形中有鹅(鸟)的形象(参见图3)。暗曜之一的“罗睺”又被称为太阳首,具有“逢日月则蚀”11的属性,计都又被称为太阴尾,与月食有关,简言之罗睺、计都有食日月的癖好,因此《秤星灵台秘要经》以鹅鸦代指日月,通过厌胜的方法来禳除暗曜带来的凶灾。

唐宋道教与中外星宿学说关系初探
图1 罗睺神形图12
唐宋道教与中外星宿学说关系初探
图2 计都神形图
唐宋道教与中外星宿学说关系初探
图3 太阳神形图

当然,《秤星灵台秘要经》还提到了一些道教色彩鲜明的禳星之法,如入静室端坐存身、裸形仗剑入厕作法等。除此之外,《秤星灵台秘要经》文末还附有一首“洞微限歌”,据陈万成先生的研究,该歌可与《西天聿斯经》互参,并可追溯至古希腊的星命学说。1

(三)“运命十二宫”

“运命十二宫”学说,最早见于1世纪罗马诗人Manilius的长诗,后流播于欧亚两域,在中国最早见于金俱叱所译的《七曜禳灾诀》中。《七曜禳灾诀》所论述的“运命十二宫”,是指命位、财位、兄弟、田宅、男女、僮仆、夫妻、病厄、迁移、官位、福相、祸害十二个宫位,而且常和七曜、黄道十二宫、二十八宿相配属以占断吉凶。

这种星命术在《秤星灵台秘要经》中并不突出,而在《灵台经》中表现得更为明显。例如《灵台经·飞配诸宫第十》记载到:“昼夜皆从土至金,东出配之,看星曜论吉凶。但妻宫、妻位并见金,唯不宜见火,见即不吉。若善星助,亦妨。恶星克,即婬乱,恶声名,败家风。若金在娄,亦婬乱。若更火,即为娼妇。若木见,则有二妻,得女人之财。若日月见,得好妻。若土见,难婚及老幼不等。若见水,得好妻,会文字、音律。若蚀神,妻恶。亦妨之,见天一,得贵族之女。见太一,得丑恶之妻。又须以其宫在高下位定之。又从数至日月,从金配之约虚处,以行年配至终。右妻妾宫。”6《灵台经》在此处不仅提到“运命十二宫”,而且已经将新增加的“天一”“太一”星宿思想融入其中,共同论说年命吉凶。

比较而言,《七曜禳灾诀》中只论述了十二个宫位的占卜方法,叙述比较简短,而《灵台经》中则出现了命宫、福德宫、死囚宫、灾厄宫、疾患宫、兄弟宫、妻妾宫、男女宫、父母宫、官禄宫、交游宫、精魂增修宫、情欲宫、奴婢宫、天想宫等二十个运命宫,宫位数量大大增加,占卜内容也随之扩充不少。这表明《灵台经》在对外来星命思想吸收转化的基础上,大量融入了中国本土的星命思想。

二、《天老神光经

《正统道藏·洞神部·方法类》收录有1卷署名“右仆射卫国公臣李靖”所修的《天老神光经》的经书,《通志·艺文略》道家符箓类著录:“蔡登撰《天老神光经》一卷”,《宋书·艺文志·道家》著录:“苏登《天老神光经》一卷”,《道藏提要》据此认为《天老神光经》题名李靖的做法应是托名,至于两书在作者姓氏上的差异当是由于蔡、苏字形相近造成的错讹。因此,《天老神光经》的创作时代应不晚于南宋郑樵撰写《通志》之时。另外,朱越利先生曾据经中载录的《告玄图》中‘玄’字不避宋始祖名讳进而将经文的撰写时代定在五代前后。13

《天老神光经》在正文之前有一篇李靖上奏的书文,按其所述,《天老神光经》的渊源可追溯至春秋时期的先贤师旷,尔后由于年代疏远,文字谬错,李靖于是加以整理,并将其命名为《天老神光》进献给唐太宗。书文的落款时间为“贞观七年月日”,只有年,没有具体的月和日,此种情况理应不该出现在呈献给皇帝观览这样严肃的场合,因此若非脱漏所致,无疑会降低表文的可信程度。

该经主要涉及对北斗辅星以及乾星等星宿的观察与禳除方术。正文首先借晋平公与师旷的谈话,指出“凡人出行,将兵攻击胜负,命之存亡”等事都须观察北斗辅星。如果没有见到辅星,便是大凶之象。众所周知,北斗星是中国传统星占术的重要观察对象,一般都是以七星或九星整体出现,《天老神光经》的特殊之处在于其单论辅星,而且还发明出一套在见不到辅星时存视神光、观察辅星之法,并可根据神光的颜色以及有无来预测吉凶。如经文提到:

平公曰:天阴不见,将何以明休咎?对曰:不见当视神光,不见神光,不可妄动。平公曰:神光若何?对曰:常居目中,于阴暗处以指刺之目眦,头摇指可见其辅星者。众共视之,独不见者,是辅已去,必大凶。14

师旷曰:光黄及赤而圆,有德有喜。白者,有伏兵,于人有丧。青缺者,有忧。黑者,有贼及病兵矣。若居,坐卧不安,且存神光,不见须急去。凡夜卧,要知吉凶,可存神光。将欲征伐者,上观星象,中别神光矣。14

老氏云:凡人住处,宜存光察辅星,武曲傍小星也。见之则吉,不见则凶,亦内保百日。见之则百日内无官灾、口舌、患疾、死亡,故曰保百日。若天阴不见辅星者,于暗处存光。若不见,细推求四方寻之。每辰及夜,常能存之,长生矣。14

由上述引文来看,通过存视神光来预测吉凶是日常生活的重要参考,渡水、饮食时皆可通过观察神光的颜色来提前预知吉凶,并且还附有禹步图。不过与常见北斗禹步图中辅、弼二星成组出现不同的是,此图缺少弼星,应是为了突出辅星的重要性。

除此之外,《天老神光经》还提到对乾、离、丙、平、寅、出、定、瑞、元、正、显、月、辅、大白十四颗星的禳星仪式。由于本文主旨所限,仪式的具体过程我们在此不具体展开讨论,仅从仪式中需要准备鹿脯、肉饭、乳粥、香灯、酒等祭品便可窥见人们对这些星的重视程度。不过,这十四颗星并未见有其他天文星占著述提及,应是此经的自创。从十四颗星主宰的事类来看,涉及军国兵战,不过更多的是祈福、安家、救危、求官、出行等普通日常生活之事(参见表3)。另外,在祭星环节中还需上香供养南斗和北斗星官,并要依照大月先左、小月先右的顺序踏七星禹步。14

3 《天老神光经》记载的十四星及其主宰事项

星名 乾星 离星 丙星 平星 寅星 出星 定星 瑞星 元星 正星 显星 月星 辅星 大白
所主事项 以应虔诚 以救颠踬 特施福祐 遇敌必平 使攻必克 道途通达 宅舍安宁 以将福禄 仕宦清吉 所求称意 祈官必应 所祈必应 贱类福寿 祈官必请

虽然《天老神光经》并不是像传统星占学著作那样专门论说星象变化与事应,但经文中对于星宿的占测与应对方法却没有脱离传统星占术的基本观点,经文只是针对道教自身的信仰特色做出适应性的调整和发挥。

三、《北斗治法武威经

《北斗法治武威经》著录于《正统道藏·洞神部·方法类》,该经首先交代了经文的缘起,其文曰:

隋大业末,英雄各起。……有臣未莅者,则远清是也。时清在布衣,游艺伊洛,隐德藏机。……清为理乱之臣。于东都洛阳,中夜忽有一人投门,清秉烛伺之,见一人顶五色芙蓉冠,服九炁云霞之被,手执灵文一卷,命清曰:吾九天玄女也,吾知子好道,志气绝伦,故来度子,与子武威灵文,乃天刚神法尔。……言讫,腾身云路,钟鼓箫韶并作。清长礼,望云间而别。……切观玄女秘文,潜于斗室,以日继夜,一年以来,俄通至术。……皇唐开业,克殄妖气,四海镜清,九河澄碧。清位封行台左仆射,爵位上公,莫非此术之效也。15

据此记载,该经又可名为《武威灵文》,是由九天玄女在隋炀帝大业末年授予布衣之人“远清”,远清研读之后施用此法辅佐李氏开创唐国,并因此获封为“行台左仆射”。不过考诸有唐一代担任“行台左仆射”一职之人,并未见有“远清”,因此《北斗法治武威经》的说法不过是造经者出于经文神圣性的自我追溯。至于该经确切的创作时代,虽然上述引文中出现了“皇唐”这样对唐朝的尊称,但由于没有其他更直接的证据,我们姑且只能据《北斗法治武威经》文末记载的禹步形制与《天老神光经》的载录相类似而将其粗定于唐宋之时。

具体到《北斗法治武威经》言说的星占之法,经文首先提出一种少见的北斗学说,认为“北斗十二星,而闻其九”,也就是说北斗共有十二颗星,而被提起的只有九颗。这九颗星“随天罡而左躔”,当七颗星都明亮时,则天下安宁。当一颗星暗时,其分野便会出现灾祸。为此,人们需要“宜谨伺之,以观变异”。

接下来,经文大致可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主要是关于北斗九星,其文如下:

第一天枢,名唐宋道教与中外星宿学说关系初探,字贪狼,主天元并身,管室、璧、奎、娄四宿,属秦地,徐州分野,为天之太尉,子生人属之。

第二天任,名唐宋道教与中外星宿学说关系初探,字巨门,主地元并阴刑,管胃、昴、毕、觜四宿,属楚地,益州分野,为天之主宰,丑亥生人属之。

第三天柱,名唐宋道教与中外星宿学说关系初探,字禄存,主日元并福,管参、鬼、井、柳四宿,属梁地,冀州分野,为天之空司,寅戌生人属之。

第四天心,名唐宋道教与中外星宿学说关系初探,字文曲,主月元并禄,管张、星、翼、轸四宿,属吴地,荆州分野,为天之游击,卯酉生人属之。

第五天禽,名唐宋道教与中外星宿学说关系初探,字廉贞,主江元并官职,管角、亢、氐、房四宿,属赵地,兖州分野,为天之斗君,辰申生人属之。

第六天辅,名唐宋道教与中外星宿学说关系初探,字武曲,主河元并寿,管心、尾、斗、箕四宿,属燕地,扬州分野,为天之太常,巳未生人属之。

第七天冲,名唐宋道教与中外星宿学说关系初探,字破军,主海元并妻妾,管牛、女、虚、危四宿,属齐地,豫州分野,为天之上帝,午生人属之。

第八辅星,姓精常,讳上开,字正延,主察天下万国、九州执政大臣罪福功过,属燕地,并州分野。

第九弼星,姓幽空,讳冥阳,字幽寥,主察天下万国、九州执政大臣罪福功过,属周地,雍州分野。15

经文在此详述了北斗九星的名号、字号、分管星宿、分野、天职以及属相等。关于北斗九星的“名”与“字”,中国传统天文星占术中北斗九星的称谓便不统一,道教后来也发明出一套自己的名讳,由于北斗名号上的差异多只是一种语词上的不同,并不影响具体的星占操作技法,故在此不做赘述。我们将视线聚焦于对北斗职能的区分。

首先看北斗九星所“主”的内容。经文中的北斗七星分别主掌“天元并身”“地元并阴刑”“日元并福”“月元并禄”“江元并官职”“河元并寿”“海元并妻妾”,辅、弼二星职能相同,负责“察天下万国九州执政大臣罪福功过”。这样的职能分工,史籍阙载,当是道教的自我申发。不过认为北斗七星是天之“太尉”“游击”“上帝”等的说法却完全采自传统北斗理论。

再看分管二十八宿和分野。经文提到的北斗七星与二十八宿的对应关系与纬书《春秋纬》的说法完全一致16。而北斗与分野的对应关系则主要涉及“十二州”“十三国”两套系统17,其中“十二州”在《北斗法治武威经》出现九个,“十三国”出现八个,数字上的差异主要缘于经文将第六天辅星和第八辅星同归燕地分野,不过从地理区划看,扬州和并州实际相隔甚远,尤其是扬州并不在燕地属领范围之内,盖是由于两种星名中同有“辅”字,造经者因之将二者归为同一分野。因此《北斗法治武威经》虽然沿用了中国传统天文分野理论,但是使用时并不缜密,这样的例子在经文中并非个案,比如将秦地与徐州相对应同样不是出自传统天文分野理论中的惯常搭配。

最后是北斗星与十二属相生人的对应,《北斗法治武威经》在此处完全沿用传统北斗理论,将“子”和“午”生人单列,其余属相两两并举,突出“子午”的重要性。

第二部分主要是针对五星彗孛与五色云气的占测。对五星彗孛的占辞如下:

金守,金银铜铁锡贵。木守,五禾九稼熟。水守,盐贵川溢时行。火守,炎烧城郭。土守,国土分裂,人臣受殃。彗孛守,天下兵戈起,又守,上轻下臣。孛守,君政微,忠良去。15

这里关于五星的事应基本上采用的还是中国传统五星占的内容,依据的是五星的五行属性,比如金星守时,出现的是金属贵;火星守时,则出现的是火灾。不过,这里的五星占或许还受到过域外星占学说的渗透,仔细比较可以发现,五星之中,当木星守时,出现的事应不是灾祸,而是吉兆,这或许与域外星占学说中认为木星为吉星的说法有关。至于彗孛的占辞,则与传统星占理论的解释大同小异,多与兵戈、君政相关。

再看对五色云和五色气的占测,其文曰:

五色云守,天下大殃,兵起。青云守国,受福。赤云守国,火烧城邑。黄云守国,有干戈。白云守国,血光遍野。黑云守国,天下大水。

五色气守国,天下大灾。青云18守国,兵起中原。赤气守国,干戈起。白气守国,人民饥。黑气守,人相食。黄气守,本国失地。15

上述关于五色云气的占辞,并没有见到整体性出现在某部传统星占著作中,大多只是个别云气在事应上的偶合,因此,这里的云气占辞应是融入了造经者的自我理解。不过如果将占辞中“青云守国,受福”与前文“木守,五禾九稼熟”相联系,“青”与“木”都对应吉兆的解释,再次提醒我们注意此经与域外星占术的关系。

第三部分是针对二十八宿职能的论说,经文认为“二十八宿各有司,尽关璇玑之分”,也就是说二十八宿各有职司,而且全都与北斗七星相关,从“风雨雷雹”以至“人间万汇”,无不具载,因此需要格外注意。经文对二十八宿职能的解释,按照东→北→西→南的顺序依次进行:

角,主人间雨泽,系下界近生之司。亢,主人间大风,系下界添算百义之司。氐,主人间狂风,系下界草木之司。房,主惊风骇雨,系下界负驮之司。心,主人间雨泽,系下界功役之司。尾,主祥云瑞气。箕,主斜风细雨,系下界斛秤之司。

斗、牛主云气,系下界养畜之司。女,主阴阳,系下界配偶之司。虚,主人间大风,系下界五虚六耗之司。危,主旋风走石,系下界厄难凶险之司。室,主人间阴翳,系下界九稼五果之司。壁、奎主人间风雨,系下界地亭之司。

娄,主人间大风,系下界寺观宫苑之司。胃,主人间风,系下界衰盛福禄之司。昴,主人间晴,系下界阴福之司。毕,主天地开奉,系下界宝贝之司。觜,主人间风雨,系下界妖祥鬼录之司。参,主人间风雨,系下界冤仇之司。

井,主天色昏黄,系下界池塘陂井之司。鬼,主天色昏昧,系下界诅咒毒药之司。柳,主天色昏,系下界兵革之司。星,主天气明朗,系下界刀剑血光之司。张,主时气不和大热,系下界掌父子不和兄弟不睦之司。翼,主晴朗,系下界毛群羽族之司。轸,主晴,系下界哭泣生离死别之司。15

经文对二十八宿职能的分工,分为两部分:前一部分主要是对天气的掌管,后一部分是对人间百事的分管。整体而言,对天气的管理主要集中于风雨晴昏等常见天气,与二十八宿的本身的属性基本无关;而对人间百事的管理则与二十八宿的字面含义多有关联,例如房宿系下界负驮之司与房宿为天驷、天马、天厩,主车驾的本意;牛宿系下界养畜之司与牛宿主牺牲的本意;女宿系下界配偶之司与女宿主娶妇嫁女的本意;井宿系下界池塘陂井之司与井宿主水的本意;翼宿系下界毛群羽族之司与翼宿如鸟翼的本意等等。当然经文中不乏道教元素的加入,比如亢宿系下界添算百义之司的说法中,“添算”显然与道教依据善恶行为增减寿算的主张直接相关,《赤松子章历》中便有星官负责“添神请算”的说法。除此之外,经文中还有一些来源不明的对应关系尚待确证,比如觜宿系下界妖祥鬼录之司,参宿系下界冤仇之司的说法,诸如此类恐是此经的新解。

我们再三强调星占术在实际操作中通常包含预测和应对两大部分,上述对星宿职能的解释,属于预测部分。针对出现的灾祸,《北斗法治武威经》接下来讲述了道教对于星变的禳灾方术。

具体操作时,《北斗法治武威经》提到了几种不同的禳除方术,一种是先步禹步,行至天罡所在的位置时,便存想身为白鹤仙人,并念诵天罡神咒,这一方法相对比较简便易行。另一种是被称作“天罡法”的法术,程序相对复杂,首先是启告北斗,诵咒讫念北斗七星名字,接着以杖子画地,画出四纵五横,然后再禹步而行。随天罡役去,任意所行,即可消除灾祸。不仅如此,经文还列举了“天罡法”适用的诸多事项:

凡开城建塞,修造迁葬,年月不动,频遇灾殃。或统军破敌,彼在吉方,我在凶地。或朝拜帝王,参谒官府,上官受职。或登山涉海,有风涛鱼龙之难。或宿恶庙神坛,逃遁兵难,恶人加害及虎狼书兽。或出行求财游艺,并行天罡法。15

上述两种法术都涉及如何确定天罡的位置,因此需要掌握一定的天文历法知识。对此,经文提到:“《天罡法》云:常于月建上数起,戌时看主何时,则是刚(罡)神到处也。”15照此说法,《北斗法治武威经》采用的是中国传统的月建法,根据每月北斗星斗柄的运行方位找出戌时的具体位置即是天罡所在。除此之外,经文还提到一种当遇到瘟疫人家,或有蛊毒时使用的法术,名为“天罡术”。使用时主要是通过唤药鬼名来禳灾,这种方法与天文历法无涉。

小 结

以星宿学说的传播演变为线索审视唐宋道教的历史面相是学界长期忽视的领域,通过对以上几部道经的分析,我们可以勾勒出唐宋道教对星宿学说认知与实践时的基本理路。首先,唐宋道教对星宿理解的根基和底色是中国传统星宿理论,尤以对日月五星和北斗的沿袭最为典型。其次,对外来星宿思想的接受与改造,唐宋道教典籍中可以见到的域外星宿元素主要有九曜、黄道十二宫等。通过“道教化”的改造,这些域外星曜逐渐成为道教信奉的星神,进而深入道教的斋醮科仪、符箓道法以及内丹修炼等领域。最后,道教在融合中西方星宿理论的基础上将自身信仰特征融入其中,形成道教特有的星神信仰与星占技法。一般而言,星占术在实际操作中通常包含“预测”和“应对”两大部分,道教重点发展了“应对”方面,即创造出多样的禳除星灾之法,成为中国传统星占术的有益补充。

注释

1(17)陈万成:《杜牧与星命》,《唐研究》第8期,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第68、67-68页。

2钮卫星:《唐宋之际道教十一曜星神崇拜的起源和流行》,《世界宗教研究》2012年第1期,第90页。

3参见孙伟杰、盖建民:《黄道十二宫与道教关系考论》,《中国哲学史》2015年第3期,第74-82页。

4此表在夏鼐先生表格基础上补入《灵台经》《仪轨经》,原表见夏鼐:《从宣化辽墓的星图论二十八宿和黄道十二宫》,《考古学报》1976年第2期,第52页。

5此经原题唐杜光庭撰,或认为是托名著作,有南宋道士崔嘉彦作《注广成先生玉函经》及南宋医家黎民寿作《广成先生玉函经解》。清末铁琴铜剑楼曾保存有宋代刻本。

6(10)(11)(12)(18)《灵台经》,《道藏》,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联合出版,1988年,第5册第24、23、25、26、25页。

7《文殊师利菩萨及诸仙所说吉凶时日善恶宿曜经》,[日]高楠順次郎等监修:《大正新修大藏经》(简称《大正藏》),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1983年,第21册第387页。

8(9)[唐]杜光庭撰,董恩林点校:《广成集》卷8,北京:中华书局,2011年,第117-118、118-119页。

9(13)《秤星灵台秘要经》,《道藏》第5册第31页。

10(14)详见孙伟杰:《唐宋道教与十一星曜系统的形成——以罗睺、计都、月孛、紫炁的传衍为中心》(未刊稿)。

11(15)《七曜禳灾诀》,《大正藏》第21册第442页。

12(16)《梵天火罗九曜》,《大正藏》第21册第459-461页。

13(19)朱越利著:《道藏分类解题》,北京:华夏出版社,1996年,第128页。

14(20)(21)(22)(23)(24)《天老神光经》,《道藏》第18册第667、667、668、670-671、668-669页。

15(25)(26)(29)(31)(32)(33)(34)《北斗治法武威经》,《道藏》第18册第694、695、695、695、695-696、696、696页。

16(27)《开元占经·北斗星占》援引《春秋纬》曰:“正星主营室、东壁、奎、娄,法星主胃、昴、毕、觜觿,……部星主牵牛、须女、虚、危。”[唐]瞿昙悉达撰:《开元占经》卷67 《石氏中官三》,北京:九州出版社,2012年,第655页。

17(28)关于中国传统分野理论的发展演变过程,参见邱靖嘉:《“十三国”与“十二州”——释传统天文分野之地理系统》,《文史》2014年第1辑,第5-24页。

18(30)根据上下文,此处的“青云”当为“青气”。

作者:孙伟杰,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6日 下午3:25
下一篇 2022年4月16日 下午3:5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