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道学家首页
  2. 期刊杂志
  3. 宗教学研究

民国道士谭遁九与《道教季刊》的创办

道家微信公众号

摘 要:民国时期,重庆地区道教的发展表现为宫观数量较多,著名道士不孤,弘道之事斐然。作为其中较著者之一,道士谭遁九复建合川二仙观,并创办《道教季刊》,在道教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为此,本文先探讨了谭遁九的弘道事迹,而后从创刊缘由、创刊时间、刊物栏目及刊载内容等几个方面对其创办《道教季刊》作了论述,指出此举背后彰显出来的办刊远见、宽广胸怀以及辛苦付出非常值得肯定。

主题词:谭遁九; 二仙观; 《道教季刊》;

作者简介:于国庆,哲学博士,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四川大学老子研究院副研究员,硕士生导师,《老子学刊》副主编;; 王永康,哲学博士,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副教授。

Tan Dunjiu, a Daoist in the Republic of China, and the Founding of Daoist Quarterly

Yu Guoqing Wang Yongkang

民国时期,巴蜀地区道教的传播与发展在全国道教发展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斯时四川省所辖的重庆地区,与同属一省的成都平原相较,道教的影响力与发展势头虽相对逊色,但亦是宫观数量较多,著名道士不孤,弘道之事斐然。作为其中较著者之一,重庆万州籍道士谭遁九复建合川县铜梁洞二仙观,并创办《道教季刊》,在巴蜀道教史上留下浓墨一笔。

一、谭遁九及其弘道爱国事略

谭遁九,清末民国时期西蜀万州府(今属重庆市万州区)人,具体生卒年不详。民国初年,已然入道的谭遁九风尘仆仆从万州来到重庆北部的合川地区弘道。

民国道士谭遁九与《道教季刊》的创办
网络配图

明清以来,合川地区道教文化较盛。清嘉庆年间,“因城西白云观及城北纯阳观修复,道教活动集中于铜梁洞二仙观及白云观、纯阳观”①。其中,二仙观位于合川县嘉陵江边的铜梁山上,距城区约5里,山上可眺望城区全景和三江流水,视野开阔,环境优美,历代是著名的道教活动场所。二仙观原名二仙台,祀张三丰及火龙真人,据方志资料显示,此处“住庙道士曾达数百人,明末毁于兵火”。谭遁九至此,眼见断壁残垣的二仙台破败不堪,遂四处募捐,筹措资金复修重建。1921年9月复建工作竣工,并更名为“二仙观”,谭遁九则于道观的正门,亲笔镌刻苏东坡的著名诗句“道人有道山不孤”。因道观建筑样式为西式三层楼房,故而时人称之“新庙”。

除合川二仙观外,此地区的白云观也是谭遁九的重要弘道场所。白云观是民国时期合川地区能被称作“十方丛林”的唯一道观,当时白云观有“庙产田四十石,常住道士四十多人”。因其为“十方丛林”,其庙产属全体住庙道士所共有,但当时“白云观不传戒,要受戒的须到成都青羊宫”。②

谭遁九以合川二仙观、白云观等宫观为中心,在重庆尤其是合川地区积极发展道教信徒,传播道教文化,展现出浓郁的爱国弘教情怀。据还俗的退休医生杨松筠口述材料《合川道教简况》一文:“谭遁九据说是我省万县人,来合川主持铜梁洞二仙观后,对道门中的‘太公阴符经’作了注解,并请成都名书法家陈照沧,将其注解全部书写,后由我县名石刻工曲某刻于石碑上,全文刻成十六块石碑,立于二仙观中,此乃谭遁九的宗教学术贡献。”“谭遁九对道教的振兴,除上述种种外,对扶掖后进,也是煞费苦心。如游方青年道士郭仲容,擅长诗词,谭遁九常周济其穷困。现成都青羊宫二仙观当家邹率一,也是谭的门徒(后来邹当道教会会长,谭当副会长)。”③

据此可以推知,谭遁九在合川弘道期间,曾刊刻、注解过《阴符经》,精心培养过一批文化素养较高的道士,如擅长诗词的郭仲容、任过青羊宫二仙庵当家的邹率一等等。此外,该口述资料中还提到,谭遁九于主持道教协会任期内,在白云观内设“中医训练班”教道士学医,聘有老中医数人执教,但仅一年即停办;后又办“扎花训练班”,由白云观道士秦万兴负责,办了半年后亦即停。

民国时期,因顺形势发展,全国各地的道教组织、道教团体等如雨后春笋般建立发展,巴蜀地区亦不甘落后。据统计,抗日战争爆发后,重庆的道教团体至少有5个,其中著名者有四川道教联合会、重庆陪都道教会等。谭遁九为了发展道教,顺应潮流,建立了合川地区的道教组织。据《合川县志》记载:“合川道教组织始于民国十八年的‘川东道教协会’,会址设二仙观,万县道士谭遁九任会长,三元宫道士高元桥任副会长,研究道藏《太公阴符经》,办《道教季刊》,收道徒,接待同门道友。谭遁九死后,协会解散,道教活动移往县城白云观。”④

抗日战争时期,巴蜀道教界“羽士从军”现象备受赞誉,如民国二十七年(1938)三月,四川重庆籍道士徐光明、康仲之、左海方、唐远棣、孟宗圣(尹理俊之徒)等人即卸掉道装,放弃出世的山林生活,削发入伍,加入川军队伍出川抗日,走上“保家卫国”之路,实是可歌可泣。这一时期,谭遁九道长购置棺材装殓抗日英雄杨瑞符之行为,充分表现了其浓厚的爱国情怀。杨瑞符于1937年参加淞沪会战,时任营长的他奉命率四百壮士独守阵地,此即名震中外的“四行仓库保卫战”。1939年5月杨瑞符辗转至四川境内,在合川二仙观养伤,谭遁九道长感于杨瑞符之“抗日殊勋”,对他十分崇敬,二人终成莫逆之交。1940年初,杨瑞符伤病复发,不治而亡。谭遁九悲伤之余,慷慨“将自己多年积蓄,购置楠木大棺材一副埋葬忠骨”⑤,表现出拳拳爱国之心。

二、《道教季刊》的创办

民国时期是中国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重要过渡阶段。这一时期,社会各个领域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在文化传播相关领域,新式出版业发挥着重要作用,成为推动文化传播、扩大文化影响力的重要手段和助推力,各种文化流派借助新出版物、新出版方式和新流通途径,形成了蔚为大观的“文化刊物大观园”。传统宗教之一的佛教,便及时认识到和利用了这种新式传播方法,即如周叔迦在《佛学月刊》创刊词中所言:“时移代易,其宏传之方便,有异于古者,则杂志刊物之作,易于普及,利乎启蒙,其效甚速也。民国二十九年,中国佛教学院成立,一载以来,同学僧侣于讲习之暇,各抒所见,积成篇章,遂盈筐笥。爰月一刊之,期就正于有道。”⑥

道教方面,这一时期道书的流通并不乐观,不但数量极少且流播十分困难,陈撄宁在《复兴道教计划书》中提到,在宣教书籍流通方面,相较于耶教和佛教等,道教面临更为艰难的局面,从而导致道教信仰不彰:“耶教书籍,各教会中皆可购得,定价甚廉,等于半卖(买)半送。佛教书籍,各大城市亦有专售之处,价虽不廉,但因流通甚广,触目皆是,学佛之士,可以自由选购,伊等喜其便利,故亦不嫌价昂。惟独道书在市面流通甚少,得之不易。全国学道之士感受困难,常有半途改变宗旨、弃道学佛者。因为佛教的好处,在经典上说得明明白白,使人乐于信从。道教的好处,在佛教书中是一句不肯说的,即在杂书中,亦寻不出道教的好处何在。偶有论及道教之事,大半是游戏讽刺一类的文章。而道教专门书籍,普通人又看不见,买不到,自然他们都倾向别一方面去了。”⑦

有鉴于此,谭遁九在合川弘道期间,尽管面临重重困难,仍十分注意借鉴新传播方式来宣传道教之义理。为了纠正时人对道教之误解,谭遁九遂创办了《道教季刊》。

关于谭遁九创办《道教季刊》的时间,目前主要存在两种说法,一是王绿萍编著《四川报刊五十年集成(1897—1949)》中的“1932年创刊说”:“《道教季刊》,约1932年9月创刊,四川合川县道教会编辑出版,11月停刊。”⑧二是《重庆市志》(第2卷)中的“1943年创刊说”:“民国十年(1921),合川道士谭遁九募化重建二仙观,首次以西式三层楼房作道观……民国三十二年(1943),合川二仙观住持谭遁九创办《道教季刊》,每期约5万字。”⑨对比这两则材料,在创刊时间上的记叙前后相差了11年,有明显出入。另据杨松筠口述:“约在民国三十二年间,谭遁九还创办《道教季刊》,每期约5万字,出刊五期即停。”⑩从上述记载来看,《重庆市志》与《合川文史资料选辑》大体一致。据此,笔者推测,《四川报刊五十年集成》所载“1932年”,盖因记录习惯上的原因,或应为“民国三十二年”即1943年,两种分歧于此则大致吻合。

对于谭遁九创办《道教季刊》一事,著名高道易心莹在其所著《四川道教史》中指出:“蜀东合川县铜梁洞二仙观道士谭遁九,身置道教,慨时势的变易,人心的滔溺,奋起提倡创办《道教季刊》,所不懈环境的困难而为此者,实欲振援末流,藉以救正于迷蒙。故历年,成都沪渝各处足□所经莫不以提倡道教为先务,欲使道教之不堕,共挽狂澜,故道教之起因有云。”(11)“在中国这几十年来物质环境不佳的情况下,人民既生长不出健康的体格,也就生长不出健全的心理与行为。因为国家为人民理治的机关,宗教乃心性归宿的方所。然理智无穷,因时制宜,随环境的复迁,严密组织,量材器的方圆,物无遗弃,长短规矩绳墨是赖,在上者克(恪)尽职守,在下者□勉从事,斜木横纹,施之以大刀阔斧,良材美器,方之以模范典型,国家前途庶乎有□。”(12)可见,尽管困难重重,谭遁九却仍然创办《道教季刊》,“欲使道教之不堕,共挽狂澜”,“实欲振援末流,藉以救正于迷蒙”,易心莹道出了《道教季刊》创办时面临的困难局面以及创刊的缘由与目的。

当然,《道教季刊》创办之初衷与目的,在其刊载栏目和内容中有更直接的表现。就现有资料来看,《道教季刊》涵摄内容非常丰富,分为“十二大部”,包括了社会论坛、先哲格言、名贤模范专(传)记、方外奇缘、云水□吟、延寿须知、林泉清话、胜路游综、道之真□、通函问答、新闻消息、来稿附刊等。其中占半数以上的栏目,如社会论坛、先哲格言、名贤模范专(传)记、方外奇缘、道之真□、通函问答等中,都对撰稿内容提出明确要求,如“宗旨相合”“古人成语之为后世法者,入此部,但迂腐难以实行者不录”“昔贤美德高风可以作后人模范者,但与现代社会情形相抵触者不录”“思想要积极,不要消极”等等,体现出《道教季刊》创办之缘由与立意宗旨所在,即“本刊为增进人类之幸福,维持社会之道德,并欲引起读者之兴趣”。

三、《道教季刊》的刊载栏目与内容要求

《道教季刊》内容丰富,所刊载栏目分为“十二大部”,所涵盖的内容题材及具体要求、注意事项为:

一、社会论坛。时贤投赠这稿件,凡宗旨相合,文理清通者,一律欢迎。二、先哲格言。凡古人成语之为后世法者,入此部,但迂腐难以实行者不录。三、名贤模范专记。昔贤美德高风可以作后人模范者,但与现代社会情形相抵触者不录。四、方外奇缘。仙真、羽衣、侠士、清客,济世度生一切事迹,皆入此部,但十分怪诞者不录,无根据者亦不录。五、云水□吟。历代高真隐逸各种诗词,择优登载,以雅俗共赏为标准,玄门丹诀不入此部。六、延寿须知。即医学上却病延年一切方术,生活上衣食住行一切理论,以普通人能实行者为限。七、林泉清话。寻山林之乐趣,叙泉石之幽情,宣传淡泊之家风,唤醒繁华之痴梦。八、胜路游综。即国内名山大川游记,或访高人,或考古迹,或代诉民间之困苦,或纵谈风俗之殊奇,以最近者为佳,时代相太远,今夕情形不同者不录。九、道之真□。学理重研究,不重崇拜。工夫尚实践,不尚空谈。思想要积极,不要消极。精神图自立,不图依赖。能力宜团结,不宜分手。事业贵创造,不贵模仿。幸福讲生前,不讲死后。信仰凭试验,不凭经典。住世是长存,不是速朽。修道在超证,不在皈依。十、通函问答。读者若有问题,寄到本社编辑部,甚愿竭诚答复,若遇有不能回答之问题,□必将不能回答之理由说明。十一、新闻消息。凡与本刊宗旨有关系的各埠新闻,择要登载,无关者不登。十二、来稿附刊。外来稿件以上各部不能容纳者,皆登于此。(13)

仔细分析这份栏目类别与内容要求,至少体现出以下三个明显特色:

第一,刊物以弘扬道教文化立意,但远超道教一隅所限。在12个栏目中,“方外奇缘”和“云水□吟”的要求分别为“仙真、羽衣、侠士、清客,济世度生一切事迹,皆入此部,但十分怪诞者不录,无根据者亦不录”和“历代高真隐逸各种诗词,择优登载,以雅俗共赏为标准,玄门丹诀不入此部”。这些说明,显然与道教立场十分吻合,故应是刊登道教范围内的内容。此外第九栏目“道之真□”中提及“住世是长存,不是速朽。修道在超证,不在皈依”等关乎传统道教之相关义理和根本宗旨。这也应是这一刊物最为直接展现道教内容的地方。

除此外的其他多数栏目和内容要求,如社会论坛、先哲格言、名贤模范专(传)记、林泉清话、胜路游综、新闻消息等等,显然已经超出了传统道教所包括的范围。具体来说,诸如“社会论坛”栏目的要求是“时贤投赠这稿件,凡宗旨相合,文理清通者,一律欢迎”;又如“先哲格言”栏目的要求是“凡古人成语之为后世法者,入此部,但迂腐难以实行者不录”;再如“名贤模范专记”栏目的要求是“昔贤美德高风可以作后人模范者,但与现代社会情形相抵触者不录”。《道教季刊》之所以如此编排,当与其宗旨密切相关:“本刊为增进人类之幸福,维持社会之道德,并欲引起读者之兴趣。”

第二,科学、理性精神渗透其中。道教材料驳杂丰富,内容杂而多端,其中杂有不少为民国时期“科学认识”所误判的内容。众所周知,民国以来,尤其是1919年五四运动以来,“民主”和“科学”两大旗帜在中国大地传播甚速,受此文化思潮影响,道教文化领域也不得不对此予以考量和回应。这一点在《道教季刊》的内容要求上明显体现出来,如“迂腐难以实行者不录”“与现代社会情形相抵触者不录”“十分怪诞者不录,无根据者亦不录”“时代相太远,今夕情形不同者不录”等等。

值得提及的是,第九栏目“道之真□”中明确提出:“学理重研究,不重崇拜。工夫尚实践,不尚空谈。思想要积极,不要消极。精神图自立,不图依赖。能力宜团结,不宜分手。事业贵创造,不贵模仿。幸福讲生前,不讲死后。信仰凭试验,不凭经典。住世是长存,不是速朽。修道在超证,不在皈依。”学理重研究、工夫重实践、思想要积极、精神图自立、能力宜团结、事业贵创造、幸福讲生前、信仰凭试验等等说明性内容,明显体现出《道教季刊》所倡导的科学、理性精神。这从另一侧面亦展现出民国时期重庆地区的道教信徒所产生的道教理念转变和所具有的新面貌。

第三,密切关注社会时势。《道教季刊》第十一栏目“新闻消息”中提出“凡与本刊宗旨有关系的各埠新闻,择要登载,无关者不登”,尽管其特别说明各埠新闻必须要与刊物宗旨相关,且择要刊登,但至少由此可以看出,民国时期重庆地区的道教徒已经不再是完全退守山林、局于一狭隘领域来传承、弘扬道教,而是具有了更为宽广的视野和胸怀,这一点尤为难能可贵。

谭遁九筚路蓝缕创办《道教季刊》,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从其所涵摄的栏目和内容来看,其心系国家命运之大局,以“增进人类之幸福,维持社会之道德,并欲引起读者之兴趣”为刊物宗旨,可谓既有“为天地立心”之情怀,也有“为生民立命”之实在。

民国时期内忧外患,道教发展困难重重,处于“政府不予认可、学界不予理解、社会不予同情”(14)的窘迫境遇中。此环境此条件下,合川二仙观道士谭遁九创办《道教季刊》,并由合川县道教会的名义编辑出版,乃是完全由道士群体办起来的道教刊物。当时以民国川东一县域道观之力,独自支撑起弘扬道教、传播传统文化的责任,实属不易。尽管后来因多种原因,刊物中途搁置,没能一直坚持办下去,但其中彰显出来的办刊远见、宽广胸怀以及辛苦付出则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注释

1合川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合川县志》,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704、704-705页。

2杨松筠口述,胡牧国整理:《合川道教简况》,政协合川县委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合川文史资料选辑》(第4辑),1987年,第121-122页。《合川道教简况》口述者杨松筠先生,原为合川道士,后还俗,在当地行医。此处杨松筠先生将青羊宫与二仙庵混淆了:民国时期,成都地区有传戒活动的宫观是二仙庵,而非青羊宫。

3(10)杨松筠口述,胡牧国整理:《合川道教简况》,政协合川县委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合川文史资料选辑》(第4辑),第123、123页。

4政协合川县委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合川文史资料选辑》(第3辑),1985年,第7页。

5周叔迦撰:《〈佛学月刊〉创刊词》,刘洪权等主编:《中国百年期刊发刊词600篇》,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上册第656页。

6陈撄宁著:《复兴道教计划书》,参见郭武编:《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陈撄宁卷》,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年,第568页。

7王绿萍编著:《四川报刊五十年集成(1897—1949)》,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2011年,第277页。

8重庆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著:《重庆市志》(第2卷),重庆: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85页。

9(12)(13)易心莹著:《四川道教史》之《宫观举办附属事业·合川白云观创办道教季刊》部分,未刊稿,笔者所藏复印本。

10吴亚魁著:《生命的追求——陈撄宁与近代中国道教》,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5年,第287页。

作者:于国庆 王永康,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联系我们

邮件:daoxuejia@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daoxuejia

站长微信:daoxuejiazhanzhang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