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道学家首页
  2. 期刊杂志
  3. 宗教学研究

道经所见“勃蚀”考

道家微信公众号

摘 要:道经中所见到的“勃蚀”可以分为两类:其一,指早期道教“劫运说”所谓的阴阳灾变;其二,即“薄蚀”,指日月食及其他原因造成日月昏暗的天象。“薄蚀”作“勃蚀”,仅见于道教典籍,很可能是由于后人混淆了上述两类含义的缘故。“勃蚀”的其他词形,如“勃食”“孛蚀”“孛食”等,也都出现在与道教相关的文献中。汉语辞书特别是道教辞典有必要补收“勃蚀”这个词,并且区分它的两种含义。

主题词:道经词语; 勃蚀; 劫运; 薄蚀;

作者简介:王诚,文学博士,浙江大学古籍研究所副教授、汉语史研究中心研究人员。

The "Boshi" Seen in Daoist Scriptures

Wang Cheng

道经中不少地方用到“勃蚀”这个词,笔者所查检的各种道教辞书,包括《中华道教大辞典》,均未收该词。《敦煌道经词语考释》一书对“勃蚀”一词有考释,列举了敦煌道经中的若干用例,又引《云笈七籤》中的相关用例,指出“‘勃蚀’皆指不正常的天文现象”(1)。这一解释稍显笼统,而且《云笈七籤》中有的例子与敦煌道经中的“勃蚀”有所不同。“勃蚀”的含义有必要作进一步的探讨。通过具体考察和深入分析,我们发现道经中出现的“勃蚀”应该分为两类:其一,指早期道教劫运说所谓的阴阳灾变,其二,即“薄蚀”,指日月食及其他原因造成日月昏暗的天象。据笔者搜检,“薄蚀”作“勃蚀”,似仅见于道教文献,这可能是由于后人混淆了上述两种含义而造成的误用。

道经所见“勃蚀”考
匡扶劫运,统摄万录。威德无边,神通浩溥。镇天真武,治世福神。玉虚师相,荡魔天尊

一、劫运说中所谓的“勃蚀”

《汉书·谷永传》:“陛下承八世之功业,当阳数之标季,涉三七之节纪,遭《无妄》之卦运,直百六之灾阸,三难异科,杂焉同会。”颜师古注引孟康曰:“阳九之末季也。”(2)西汉成帝时“灾异尤数”,所以谷永如此说,“阳九、百六”最早见于此。《汉书·食货志》王莽诏书亦曰“予遭阳九之阸,百六之会”(3)。西汉末年的刘歆在《三统历》中按易数详细解说了阳九、百六的推算法:“元岁之闰,阴阳灾,三统闰法。《易》九戹曰:初入元,百六,阳九……”(4)“百六”和“阳九”的具体所指有不同的解释,按古代术数家的说法,4617岁为元,初入元106岁,有旱灾九年,称为“阳九”。其余还有阴九、阴七、阳七、阴五、阳五、阴三、阳三等,阳为旱灾,阴为水灾。这就是认为每隔一段时间世上会出现水旱、疠病等灾害的“岁灾”,而灾期的推算则基于当时的天文历学。其后,特别是魏晋南北朝时期,一方面,天文历学较前代有了新的发展,当时的学者开始用新的方法推算阳九百六的周期,以此来解释历史、预测未来;另一方面,这个时期政局混乱、经济破坏、社会动荡不安,人民处在长期战争和深重苦难之中,当时人就用“阳九百六”的灾期来比喻他们所处的多灾多难的时代。这种比喻一直持续到唐初。吴羽指出:“正是在此背景下,上清经和灵宝经一方面借鉴魏晋历学推算的成果,另一方面为回应社会恐惧,以阳九百六或者以阳九百六为原型构建了独特的劫运说和终末论,宣称修习本派经典可以顺利度过阳九百六灾期,以期救治社会弊病,赢得信徒。”(5)

据李丰楙考证,早期道教中开始提到“劫”和阳九、百六的观念,或者说“终末论”(eschatology),开始出现的时间是在东晋以后;提出者是上清派的创始者们;他们认为宇宙循环往复,具有周期性,在不久的将来,世间会发生大灾难,届时天地将会崩坏,所有的恶人都将死灭,此世的终末是基于天地运行的法则,具有必然性,只有善人,也就是所谓的“种民”,能够在救度世人的道教真君的引领下,度过终末的大灾而留存下来,进入下一个周期,即新的太平盛世。(6)正如《洞玄灵宝自然九天生神章经》中所云:“今大运启期,三五告辰,百六应机,阳九激扬,洪泉鼓波,万灾厉天,四宫选举,以充种民,三代昏乱,善恶宜分。”(7)

值得注意的是,早期道教的终末观一方面固然根源于“阳九百六”的岁灾思想,但另一方面也摄取和吸收了佛教中有关“劫”的思想。据《俱舍论》卷12、《瑜伽师地论》卷2、《立世阿毗昙论》卷9等所载,成(成立)、住(存续)、坏(坏灭)、空(空无)四劫是佛教对于世界生灭变化的基本观点,四劫为一世界由成至毁的一个周期,即一大劫;四劫循环相续,各自又由二十小劫合成,劫末会起各种灾害;大三灾是世界将毁坏时所起的火、水、风三灾,小三灾是指在住中劫时每一小劫中的饥馑、疾疫、刀兵三灾。受此影响,道教中也把这种周期性的灾难叫作劫灾,早期道教的终末论也被称作“劫运说”。

《上清经》和《灵宝经》一般认为作成于东晋中叶到刘宋中叶,这正是早期道教终末论盛行的时期,因此,这两种以终末论为背景而形成的经典对“劫运”有较为详细的论述。先看上清派的经典。《云笈七籤》卷2《劫运》和《三洞珠囊》卷9“劫数品”都引用了《上清三天正法经》,《无上秘要》卷9“劫运品”则引用了《洞真三天正法经》,比照之后发现二者相符,可知它们其实是同一经典。据小林正美考证,《洞真三天正法经》的思想和东晋中期上清派的思想是一致的,而东晋时期的《除六天之文三天正法》和《洞真三天正法经》是内容基本相同的经典。(8)这就是说,我们可以通过《云笈七籤》或《三洞珠囊》所引《上清三天正法经》和《无上秘要》所引《洞真三天正法经》来考察和了解早期道教的终末论。首先,《云笈七籤》卷2《劫运》引《上清三天正法经》云:

天运三千六百周为阳勃,地转三千三百度为阴蚀。天气极于太阴,地气穷于太阳。故阳激则勃,阴否则蚀,阴阳勃蚀,天地气反。天地气反,乃谓之小劫。……天运九千九百周为阳蚀,地转九千三百度为阴勃。阳蚀则气穷于太阴,阴勃则气极于太阳。故阴否则蚀,阳激则勃。阴阳蚀勃,则天地改易。天地改易,谓之大劫。(9)

这里所谓的“大劫”和“小劫”就是周期性的劫灾,以星斗的运度推算,九天为一轮,三百六十轮为一周,三千六百周为一小劫,九千九百周为一大劫。劫运将终之时,天地之间灾难频发,生灵涂炭。这里提到的“阳勃”“阴蚀”为小劫,“阳蚀”“阴勃”为大劫,“阴”“阳”分别指阴气和阳气。《中华道教大辞典》收录词条“阳勃”,解释为:“指天之阳气运转九千九百周之后,激荡迭变,亢阳为灾,阴阳失调,从而导致天地产生毁灭性的灾变。”(10)《大辞典》又收有词条“阴浊”(笔者按,应该是“阴蚀”的讹误),解释说:“阴浊之时,由于阴气极盛而阳气消蚀,天地间将有种种灾变。”(11)《上清三天正法经》又云:

三百三十转为一度,一度则水母促会于龙王,河侯受封于三天。三千三百度,谓之阴否。阴否则蚀,阴蚀则水涌河决,山沦地没,九千三百度为大劫之终,阴运之极。当此之时,九泉涌于洪波,水母鼓于龙门,山海冥一,六合坦然,此阴运之充,地气之激也。(12)

对照这一段与上面一段可知,上文所谓的“阴勃”就是这里所说的“阴运之极”“阴运之充,地气之激”,“勃”和“极”“充”“激”有相近的含义。其次,为进一步弄清楚“勃蚀”一词的结构和意义,我们再来看其他道经中的用例。如《云笈七籤》卷20《三洞经教部·太上飞行九神玉经》:“天地所以有大运之交,百六应符,皆九星纬转数终,所以阴阳勃蚀,二气否激,天飜地覆,九海冥一,金玉化消,毫末不失也。”(13)此例为《敦煌道经词语考释》所引,这里“勃蚀”与“否激”对文。又如《无上秘要》卷7引《道迹经》云:“期运漫汗,非君所能卒知。而天地有大阳九、大百六,小阳九,小百六,天厄谓之阳九,地亏谓之百六,此二灾是天地之否泰,阴阳之勃蚀。”(14)这里“否泰”与“勃蚀”对文。再如《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下简称《度人经》)卷50《蠲化水火灾疠品》云:“今日欣庆受度,历关诸天,请灭漂焚流荡烧爇劫运之灾,大小阳九大小百六之会,旺否勃蚀,贻毒三元,飞度厄难,名列太玄,魔王监举,无拘天门。”(15)此例“旺否”与“勃蚀”对文。又,本卷上文云:

三千三百度,青气勃,黄气否,阳数之九九者,天之极,谓小阳九。六天气上,百官受会,谓小百六。此天气勃于火宫,巳午之岁,疫气流行。九千九百度,青气激,黄气蚀。阳数九九,谓大阳九,六天气反,百神收气,谓大百六。此天气激于金宫,申酉之岁,兵疫并行。(16)

其中,“勃”与“否”相对,“激”与“蚀”相对。《上清三天正法经》云“阴否则蚀”,说明“否”和“蚀”是一类现象,由此可知“勃”和“激”“旺”是一类现象。“勃”与“蚀”相对,应该是指两种相反的现象或状态,其中“勃”和“极”“充”“激”“旺”等含义相近,我们认为大概是指阴气或阳气的增长和强盛,反之,“蚀”则是指阴气或阳气的消减和衰落。综上所述,“勃蚀”盖指阴阳二气的增减、消长,由于阴阳二者的失调导致天地之间的灾变。此类灾变可以称为“勃蚀之灾”,如《度人经》卷50云:“八节之日,诵咏是经。正八方之纪,大小劫运,水火相伐。勃蚀之灾,蠲化调平。使九宫气和,人民康乐,得为九宫真人。”(17)

因此可以说,在早期道教思想中,“劫运”就是以阴阳二气的增减、消长为内在机制而形成的周期性灾难。前蜀杜光庭《道德真经广圣义》卷2中对“劫运”有一个简要的阐述,正表达了这个意思:“劫者,天地成坏之名,阴阳穷尽之数。阳尽则生阴,故为大水。阴尽即生阳,故为大火。”(18)

二、指天象的“勃蚀”即“薄蚀”

“勃蚀”一词在《度人经》中共出现7次,前面提到的两处明确与“劫运”相关,其余5处则与天象有关。其一,卷2《玉宸大道品》云:

辰申数极,劫穷运否,亦当修斋,行香诵经。黄赤改度,勃蚀凌犯,亦当修斋,行香诵经。时令胜郁,支干不和,亦当修斋,行香诵经。国境水旱,兵戈四兴,亦当修斋,行香诵经。疫疠流行,鬼神害伤,亦当修斋,行香诵经。师友命过,亦当修斋,行香诵经。

这里所引的六句话,相互并列,各自讲述一类情况,首句是说劫运,次句是说天文现象,第三句涉及时令干支,第四句涉及水旱兵戈之灾,第五句是说发生疾疫,第六句是说师友去世。其二,卷29《降真延寿品》云:

而天地日月,四时阴阳皆有分畔。若有灾怪勃蚀,为其降真,而寿算益延,保天无穷也。若有灾殃兵气干斗,疫毒流行,兆民夭伤,师资法侣,命过运终,皆当祈降真灵,乞延寿命,炼度尸魂,回殃转福。(20)

这一段同样提到兵灾、疫病、师友去世等各类情况,可知这里的“勃蚀”和上引卷2中的“勃蚀”含义应该是一致的。其三,卷32《五行顺治品》云:

三辰在人身命,或凌犯勃蚀伏逆为灾,使世生民运为不遂理务乖违,宜斋戒诵经。五星合度,五行顺治,灾害消弭,亿曾万祖,幽魂苦爽,皆即受度,上升朱宫,格皆九年,受化更生,得为贵人。(21)

“三辰”指日、月、星,“凌犯勃蚀”即同卷2的“勃蚀凌犯”。又同卷下文说:“五星凌犯,不顺治其道,上为天灾,下为地祸,中为人患。天地运终,星宿错度,日月失昏,四时失度,阴阳不调,不顺于天也。”(22)可知“凌犯”是指一种天文现象,那么与“凌犯”连言的“勃蚀”也应该是指天文现象。其四,同卷又云:

今日欣庆受度,历关诸天,请灭迟伏留逆勃蚀之气,斩绝祆根,顺度五常,真流太玄,五帝转枢,经纬天门。(23)

比照同卷上文:“顺治五星,不有迟留。伏藏悖逆,道气左回,逆犯者追,使气循轨。”(24)可知“迟伏留逆”相当于“迟留、伏藏、悖逆”,和“五星”相关,显然属于天文现象,因此,与之相连的“勃蚀”应该也属于天文现象。其五,卷44《洞神禳灾品》云:

十月长斋,诵咏是经,解日月勃蚀,天地运否,邪源祆蠥,境土国界之灾,人民毒疫,伤犯天绝。(25)

这一例最为明确,“日月”和“勃蚀”连言,可知“勃蚀”很可能是指与日月相关的一种现象或状态。比照前引卷32《五行顺治品》,“天地运否”对应“天地运终”,则“日月勃蚀”对应“日月失昏”。这使我们想到历代文献中常见的“日月薄蚀”一语,“薄”“勃”並纽双声,由此可以确定上述五例中的“勃蚀”应该就是“薄蚀”。最具说服力的证据是下面同经异卷中的异文,《太上黄箓斋仪》卷30云:“四愿日月,二景高明。无有勃蚀,亏盈安清。”(26)而卷35云:“四愿日月,二景高明。无有薄蚀,亏盈安清。”(27)这两例中前者的“勃”为借字,后者的“薄”为本字。

三、“薄蚀”一词的结构和意义

“薄蚀”又作“薄食”,《汉书·天文志》:“彗孛飞流,日月薄食。”关于“薄”的释义,颜师古注征引了两家的不同说法,孟康曰:“日月无光曰薄。京房《易传》曰:‘日月赤黄为薄。或曰不交而食曰薄。’”韦昭曰:“气往迫之为薄。”(28)另外,章太炎曾指出“薄乃普之假借”,《说文·日部》:“普,日无色也。”(29)“薄蚀”这个词的所指是比较清楚的,但它的结构和语素义究竟如何分析,诸家观点并不一致,尚无明确的说法,我们在这里附带作一考辨。

“薄蚀”一词最早见于战国末年的《吕氏春秋》,《明理》篇云:“其日有斗蚀,有倍僪,有晕珥,有不光,有不及景,有众日并出,有昼盲,有霄见。其月有薄蚀,有晖珥,有偏盲,有四月并出,有二月并见,有小月承大月,有大月承小月,有月蚀星,有出而无光。”(30)这段话中所描述的都是异常的天象。先看“斗蚀”,高诱注:“斗蚀,两日共斗而相食。”(31)我们认为高说不可信。《史记·天官书》云“与太白斗”,裴骃《集解》引韦昭曰:“星相击为斗。”(32)又云“与他星斗,光相逮,为害;不相逮,不害”,张守节《正义》:“斗谓光芒相及。”(33)又云“相陵为斗”,《集解》引孟康曰:“陵,相冒占过也。”又引韦昭曰:“突掩为陵。”(34)宋苏舜钦《上孔待制书》:“日星光明不斗食,山泽棣达而不童涸。”(35)据此可知,“斗”谓星日之行相会遇,“斗蚀”盖指行星凌日或行星冲日之类的天象,很可能跟前引《度人经》中的“凌犯”指的是同类天文现象。从行文格式看,“薄蚀”和“斗蚀”这两个词的结构应该相类似,“薄”和“斗”都作动词,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那么上引韦昭之说可从。又《吕氏春秋·明理》“其月有薄蚀”高诱注:“薄,迫也。日月激会相掩,名为薄蚀。”(36)“激会”就是交会、邀会,“薄”就是迫近、掩迫。《史记·司马相如列传》“掩薄草渚”(37),“薄”和“掩”连文。《开元占经》卷64引巫咸曰:“两体相著,为薄。”(38)意谓两个天体相迫近、相附着。

“薄蚀”次见于西汉前期的《淮南子》,《精神》篇云:“日月失其行,薄蚀无光;风雨非其时,毁折生灾;五星失其行,州国遭殃。”高诱注:“薄者,迫也。薄读享(厚)薄之‘薄’。”(39)此例中“薄蚀”与“毁折”对文,联系上引《汉书·天文志》中“飞流”与“薄食”对文,由于“毁折”和“飞流”都是并列结构,因此,我们认为“薄蚀”一词初期也应该是并列结构,“薄”和“蚀”皆为动词,意谓掩迫和侵蚀。

上引孟康之说把“薄”看作与“蚀”同类而又不同的天象,也就是说“薄”是名词:日月食是周期性出现的极端天象,而其他使日月昏暗的各种情况则称为“薄”。《开元占经》卷9引京房《易传》曰:“蚀皆于晦朔;有不于晦朔者,名曰薄。此人君诛不以理,贼臣渐举兵而起,虽非日月同宿,时阴气盛,犹掩薄日光也。”(40)卷64引甘德曰“不于晦朔者,为薄”,注云:“虽非日月同宿,阴气隆奄者为薄,日光也。”(41)都是说非晦朔日发生的、太阳被“阴气”遮蔽的天象,“阴气”盖指云气之类。卷64又引石申曰:“不交而食曰薄。”(42)也是指正常日月交食之外,其他日或月被掩蔽的情况。但此义的“薄”极少单用,我们仅在纬书中找到用例,《开元占经》卷17引《春秋纬·感精符》:“臣下大恣横,则日月薄于晦。”(43)汉代谶纬迷信盛行,与此同时,占星术得到较大的发展,《史记·天官书》云:“夫自汉之为天数者,星则唐都,气则王朔,占岁则魏鲜。故甘、石历五星法,唯独荧惑有反逆行;逆行所守,及他星逆行,日月薄蚀,皆以为占。”(44)据此推测,“薄”用来专指日月天象,盖起于汉代占星家。

四、余论

综上所述,从复音词结构的角度分析,指阴阳灾变的“勃蚀”是反义并列,而指日月食的“薄蚀(勃蚀)”则是同义并列,二者皆有所特指,应该加以区别。值得一提的是,“薄蚀”作“勃蚀”,一般仅见于道教文献,如敦煌遗书伯3371号《太玄真一本际经》卷1:“若其国分,五星失度,七耀(曜)差移,廿八宿不依分野,日月勃蚀,阴阳不调,我等当与南上司命……调政(正)璿玑,复于分位。”(45)又如《道藏》本《老子像名经》卷10:“若国主有灾,日月勃蚀,星辰失度,水旱不调,兆人疫疠,兵革四兴。”(46)再如《道德真经玄德纂疏》卷11“天无以清将恐裂”,成玄英疏:“言天不能用道清虚,则日月勃蚀,星辰失度,灾变屡彰,恐当圻(坼)裂。”(47)所以我们推测,“薄蚀”之“薄”借作“勃”,很可能是受道教“劫运说”术语“勃蚀”的影响。因为日月食在古人眼里是一种天灾,如慧琳《一切经音义》云:“日蚀,人君之灾,国有兴废之象,宜修德。月蚀者,储君、妃后、大臣之灾,或水旱丰俭之先相。”(48)所以道家文献的作者常常把“薄蚀”和表阴阳灾变的“勃蚀”混淆起来,不自觉地把“薄蚀”误写作“勃蚀”,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同一部道经中同指日月食,却有的写作“薄蚀”,有的写作“勃蚀”。

在字形上,正如“薄蚀”有时作“薄食”,“勃蚀”也可以写作“勃食”,如《无上黄箓大斋立成仪》卷34:“四愿日月二景高明,无有勃食。”(49)又“勃”通“孛”,故“勃蚀”又作“孛蚀”,如《太真玉帝四极明科经》卷5:“日月孛蚀、朔望之日,皆天气攻伐、二象交兵兆。”(50)这里的“孛蚀”就是“薄蚀”的假借。又如杜光庭《墉城集仙录》卷4:“此二灾是天地之否泰、阴阳之孛蚀也。”(51)这里的“孛蚀”即“勃蚀”,指劫运说中的阴阳灾变。“勃蚀”还可写作“孛食”,如宋罗泌《路史·前纪六》:“而孛食星陨、霖震木冰、山崩地震、蜚蝝麋蜮,《春秋》悉与人事杂而识之,是诚何意邪?”(52)这里需要说明一下,罗泌著《路史》曾博采各种典籍以至《道藏》、纬书,故罗氏虽非道家,其书中借“孛食”为“薄蚀”亦不足为怪矣。

注释

1(45)叶贵良著:《敦煌道经词语考释》,成都:巴蜀书社,2009年,第60、59页。

2(3)(4)(28)[汉]班固撰:《汉书》,北京:中华书局,1962年,第3468、1145、984、1273页。

3吴羽:《“阳九百六”对中古政治、社会与宗教的影响》,《学术月刊》2014年第2期,第144-154页。

4李丰楙:《六朝道教的终末论---末世、阳九百六与劫运说》,陈鼓应编:《道家文化研究》,北京:三联书店,1996年,第9辑第82-99页。

5《洞玄灵宝自然九天生神章经解义》卷2,《道藏》,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联合出版,1988年,第6册第407页。

6[日]小林正美著,李庆译:《六朝道教史研究》,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1年,第387-435页。

7(12)(13)[宋]张君房撰:《云笈七籤》,北京:中华书局,2003年,第20、22、458页。

8(11)胡孚琛主编:《中华道教大辞典》,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第491-492、492页。

9《道藏》第25册第26页。

10(16)(17)(19)(20)(21)(22)(23)(24)(25)《道藏》第1册第339、335、337、13-14、195、212、347、214-215、214、296页。

11《道藏》第14册第317页。

12(27)《道藏》第9册第266、281页。

13章太炎讲授:《章太炎说文解字授课笔记》,北京:中华书局,2010年,第286页。

14(31)(36)[清]许维遹撰,梁运华整理:《吕氏春秋集释》,北京:中华书局,2009年,第150、150、150页。

15(33)(34)(37)(44)[汉]司马迁撰:《史记》,北京:中华书局,2014年,第1571-1572、1572-1573、1576、3658、1607页。

16[宋]苏舜钦撰,沈文倬校点:《苏舜钦集》,北京:中华书局,1961年,第119页。

17(40)(41)(42)(43)[唐]睢昙悉达编:《开元占经》,长沙:岳麓书社,1994年,第654、99、654、654、200页。

18何宁撰:《淮南子集释》,北京:中华书局,1998年,第509页。

19《道藏》第11册470页。

20《道藏》第13册449页。

21徐时仪校注:《一切经音义三种校本合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第1017页。

22《道藏》第9册580页。

23《道藏》第3册438页。

24《道藏》第18册184页。

25[宋]罗泌撰:《路史》,北京:中华书局,1936年,第35页。

作者:王诚,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联系我们

邮件:daoxuejia@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daoxuejia

站长微信:daoxuejiazhanzhang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