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道学家首页
  2. 期刊杂志
  3. 宗教学研究

唐五代皇帝诞节三教讲论道士考

道家微信公众号

摘 要:唐五代时期的皇帝诞节, 常有以讲论三教为皇帝祝贺之举。有关僧道诞节讲论之记载, 要比儒士朝臣丰富许多。诞节讲论中表现优异之僧道, 都会获赐“三教谈论”之称号。左右街僧录与左右街道门威仪, 作为佛教界与道教界的上层精英和宗教管理者, 他们也常常以对等的身份, 于皇帝诞节讲论三教, 为皇帝贺寿。今钩沉文献, 道士诞节讲论者有18人。其中, 获赐“三教谈论”者6人, 出任“道门威仪”者6人, 赐号与道职不明者6人。虽然诞节讲论道士见于文献记载者数量不及僧人之一半, 然通过僧道互证, 可以更多恢复唐五代盛行200年的诞节讲论的面貌。

主题词:唐五代; 皇帝诞节; 三教讲论; 道士

作者简介:刘林魁, 文学博士, 宝鸡文理学院关陇宗教文化研究所教授。

The Daoists of Sanjiao Jianglun on Emperor's Birthday in Tang and Five Dynasties

Liu Linkui

诞节讲论始见于唐玄宗朝。开元十七年 (729) 以玄宗生日为千秋节, 举行全国性庆贺活动。此为以皇帝生日作为全国性节日之开始。开元二十三年 (735) 千秋节, 僧道学士讲论三教异同以庆贺圣寿。德宗贞元 (785—805) 以后, 讲论三教成为皇帝诞节僧道贺寿的重头戏, 此举一直持续到五代结束。诞节讲论见载于文献者以僧人居多, 可辑考之僧人达44人。僧人讲论于诞节者, 主要有三种:获“三教谈论”赐号者, 任命“三教首座”“副僧录”职位者, 任命“左右街僧录”或“两街僧录”僧职者①。今以佛、道文献参照比对, 可以发现, 道士获赐“三教谈论”、任命“道门威仪”者也有讲论诞节之事迹。除此两类外, 还有部分道士虽无以上赐号或教职, 但仍有诞节讲论之事迹。今将其归于“其它”一类。统上三类, 唐五代皇帝诞节讲论三教之道士见于文献记载者大致有18人。

唐五代皇帝诞节三教讲论道士考
唐高祖

一、赐号“三教谈论”者

唐五代时期, 皇帝诞节讲论优异者常被赐号“三教谈论”。宋代高僧赞宁记载这一赐号的来历, 云:“盖以帝王诞节, 偶属征呼, 登内殿而赞扬, 对异宗而商榷, 故标三教之字, 未必该通六籍, 博综二篇, 通本教之诸科, 控群贤而杰出。而脱或遍善他宗, 原精我教, 对王臣而无畏, 挫执滞而有功, 膺于此名, 则无愧色矣。”②“三教谈论”, 是“三教谈论大德”的省称, 又作“三教讲论”或“三教讲论大德”等。获此赐号之僧人见载于文献者, 有谈筵、端甫、锐璨、义林、元照、圆镜、建初、齐高、光颢、海岸、体虚、文溆、知玄、景导等14人。获赐“三教谈论”之道士, 见载于文献者则有以下6位。

(一) 郄玄表

《唐大明宫玉晨观故上清大洞三景弟子东岳青帝真人田法师玄室铭并序》撰于大和三年 (829) , 撰者为“太清宫内供奉三教讲论大德兼左街道门威仪赐紫郄玄表”③。前此两年的大和元年 (827) , 令狐楚撰写《大唐回元观钟楼铭并序》亦云:“大和初, 今上以慈修身, 以俭莅物, 永惟圣祖玄元清静之教, 吾当率天下以行之。由是道门威仪麟德殿讲论大德郄玄表冲用希声, 为玄门领袖, 抗疏上论, 请加崇饰。”④《唐会要》也记载:“大中元年 (847) 二月, 道门威仪郄玄表赐谥通玄先生。”⑤据以上文献可知郄玄表大致情况:修炼于长安太清宫, 文宗大和年间已受赐“三教讲论大德”“麟德殿讲论大德”, 担任左街道门威仪一职, 唐宣宗大中前卒。虽然郄玄表诞节讲论事迹不明, 从“三教讲论大德”赐号来看, 他应该参加了唐文宗前后的诞节讲论。

(二) 曹用之

道士牛弘真撰《唐故太清宫内供奉三教讲论大德左街道门威仪葆光大师赐紫谥玄济先生曹公 (用之) 玄堂铭并序》 (以下简称“曹公 (用之) 玄堂铭并序”) 云:

长庆二年 (822) , 恩赐官度……敬宗皇帝于兴唐观置道学会, 宣扬圣教, 启辟真宗。先生以学洞幽微, 受膺选擢。文皇恩诏, 升为大德。于是复诣通玄先生, 受《洞玄》等法。宣宗皇帝临御之元年, 赐紫服象简, 以旌其道。仍奉诏与谏议大夫李贻孙及右街僧辩章, 为三教讲论。每入内殿, 升御筵, 穷圣教之指归, 对天颜而启沃。俾缁徒望风而奔北, 洪儒服义于指南。至 (大中) 十二年 (858) , 命为左街道门威仪, 总此玄坛, 率诸仙子……今上纂嗣洪猷, 恢弘至道。欲稽疑于河上, 必献寿于华封。咸通十二年 (871) , 赐号葆光大师……以十三年 (872) 四月十一日遘疾, 委形于京玄真观之本院, 享年六十三……侄道士延祯、延祚与门人太清宫讲论大德赐紫陈知章、伍又玄等, 或入其室, 或游其蒲……⑥

宣宗会昌六年 (846) 三月二十一日登基, 他的生日六月二十二日设为寿昌节并开始庆贺就在会昌六年。故, 上文记载的道士曹用之“宣宗皇帝临御之元年”的三教讲论, 可能就是会昌六年寿昌节的诞节讲论。

上引序文所载宣宗朝谈论三教事, 佛教文献中也有相应记载。《宋高僧传》载:

属宣宗龙飞……玄 (即释知玄) 复挂坏衣, 归上国宝应寺。属寿昌节讲赞, 赐紫袈裟, 署为三教首座。帝以旧藩邸造法乾寺, 诏玄居寺之玉虚亭。大中三年 (849) 诞节, 诏谏议李贻孙、给事杨汉公, 缁黄鼎列论义, 大悦帝情。⑦

“宣宗龙飞”, 如上所考, 当在会昌六年。故, “属寿昌节讲赞”者应该就是《曹公 (用之) 玄堂铭并序》中所言“宣宗皇帝临御之元年”的“三教讲论”。这次寿昌节三教讲论参与人员, 据上引文献, 至少有道士曹用之、谏议大夫李贻孙和僧人知玄、辩章。参照《宋高僧传·知玄传》记载, 大中三年寿昌节诞节讲论还有给事杨汉公。李贻孙、杨汉公, 两《唐书》无传。僧人辩章《宋高僧传》亦不著录。然参照藏内相关记载可知:辩章于宣宗朝曾出任僧录⑧, 大中五年 (851) 沙洲僧悟真入京时撰《右街千福寺三教首座入内讲论赐紫大德辩章赞讲词》《依韵奉酬》等诗, 辩章曾参与诗文唱和活动。

会昌六年的诞节讲论, 牛弘真记述道教徒在这次诞节讲论上大获全胜, “俾缁徒望风而奔北, 洪儒服义于指南”, 可能有自矜其教的成分。但道士曹用之在诞节谈论中表现突出, 应该没有太多疑问。

(三) 陈知章

牛弘真《曹公 (用之) 玄堂铭并序》有“侄道士延祯、延祚与门人太清宫讲论大德赐紫陈知章、伍又玄等, 或入其室, 或游其蒲”。太清宫在长安道教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⑨。“讲论大德”与“三教讲论大德”两种赐号关系密切。沙门圆镜于文宗开成四年 (839) 撰写的《回日本僧实慧等书》, 其中有云“大唐青龙寺内供奉三教讲论大德沙门圆镜”⑩。日本僧人《入唐沙门圆行承和六年 (839) 请来经佛道具目录》记当年圆镜身份为“青龙寺内供奉讲论大德沙门圆镜” (11) 。同一僧人同一时间, 或言“讲论大德”, 或言“三教讲论大德”。是则, “讲论大德”可能就是“三教讲论大德”的简称。故, 获赐“讲论大德”的陈知章可能参加宣宗、懿宗朝诞节讲论。

(四) 伍又玄

《故左街威仪九华大师洞玄先生赐紫程公玄宫记》载, 程紫霄“龆年, 严父授以《老子经》, 到爱民治国, 悟繟然之理, 归依玄真观左街讲论大德赐紫伍尊师又玄” (12) 。案, 程紫霄后梁贞明六年 (920) 卒, 时年66, 其生年当为大中九年 (855) 。按照男孩8岁为“龆年”之说推断, 程紫霄皈依伍又玄是在咸通五年 (864) 之后。此时伍又玄已获“左街讲论大德”之赐号, 且于玄真观修炼。据上文引《曹公 (用之) 玄堂铭并序》, 咸通十三年 (872) 伍又玄修道于太清宫。据“三教讲论大德”赐号, 伍又玄可能在宣宗、懿宗朝参加皇帝诞节讲论。

(五) 强思齐

杜光庭《道德真经元德纂序》:

宏农强思齐, 字默越, 蒙阳人也。幼栖元关, 早探妙旨。丱岁侍先师京金仙观讲论大德赐紫全真, 居葛仙中宫, 读颂之余, 服勤不怠, 绰有声称, 为时所推。僖宗皇帝顺动六飞, 驻跸三蜀, 五月应天节, 默起祝寿行殿, 宠赐紫衣。高祖神武皇帝应历开图, 配天立极, 二月寿春节, 允承明命, 赐号元德大师。奕世栖心, 皆洽光宠, 羽衣象简, 其何盛欤。每探讨幽元, 发挥流俗, 期以谭讲之力, 少报圣明之恩。 (13)

案, 僖宗以咸通三年 (862) 五月八日生于东内, 十四年 (873) 七月即位, 以其生日为应天节。因此, 唐僖宗的第一个应天节应该在咸通十五年 (874) , 即乾符元年。据上文, 强思齐参加乾符元年僖宗诞节讲论。“寿春节”为前蜀主王建的诞节, 强思齐于寿春节“赐号元德大师”, 可能是诞节讲论之后的赏赐。

又, 强思齐“丱岁侍先师京金仙观讲论大德”。据“讲论大德”之赐号可知, 强思齐之师可能早在唐僖宗之前就参加皇帝诞节讲论。

(六) 杜光庭

《太上洞渊神咒经序》载:

唐引驾传真天师、特进、检校太傅、光禄大夫、行尚书、户部侍郎、崇真馆大学士、上柱国、彭城郡蔡国公、弘教大师、金门羽客、文章应制、内殿供奉、三教谈论、广成先生、食邑五千户、实封一千六百户、赐紫杜光庭撰 (14) 。

杜光庭, 事迹见《旧五代史·僭伪列传》、宋陶岳《五代史补》卷1、宋张唐英《蜀梼杌》卷上、宋内臣奉敕编《宣和书谱》卷5、元赵道一《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卷40、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47等。综合以上文献可知, 杜光庭少习儒学, 咸通年间应九经举落第, 遂入天台山, 师从应夷节, 为陶弘景七传弟子。乾符初年 (874) , 经翰林学士郑畋推荐, 得唐僖宗召见, 赐紫服象简, 授麟德殿文章应制。中和元年 (881) , 黄巢农民起义军破长安, 唐僖宗入蜀, 下旨召杜光庭至成都, 赐号“广成先生”。天佑四年 (907) , 四川节度使王建称蜀王, 邀杜光庭出山辅政, 为皇子师, 任谏议大夫、户部侍郎。光天三年 (919) , 王建十一子王衍即位。乾德三年 (921) 八月, 王衍受道箓, 授杜光庭崇真馆大学士, 赐号“传真天师”。长兴四年 (933) 十一月羽化, 终年84 岁。 (15)

杜光庭曾为《太上洞渊神咒经》撰写序文, 序前署自己名号有“传真天师”, 有“三教谈论”。杜光庭赐号“传真天师”是在前蜀后主时期。据此而言, 至少在前蜀时期, 杜光庭就已经获赐“三教谈论”。罗争鸣认为, 《太上洞渊神咒经》序文中杜光庭的官职名号, 是唐僖宗、前蜀王建和后主王衍等不同时期所充任、赏赐的汇总, “若确实由杜光庭自己签署, 多少带有总结回顾的意味” (16) 。如果这种说法成立, 则杜光庭在唐僖宗朝有可能已经参加了三教论衡, 并获赐“三教谈论”。

佛教文献中有关杜光庭的记载, 有自相矛盾者。《宋高僧传》记载, 杜光庭与僧彻、悟达、贯休等僧人相善。《佛祖历代通载》卷22“圣旨禁断道藏伪经”条, 有杜光庭《辟邪归正论》《谤道释经》, 后者为杜光庭与林灵素同撰, 内容是“破大藏经”的。《北山录》卷7夹注有“杜光庭造《无佛论》, 竟以双瞽而卒也”。《宋史》卷208也有“杜光庭《三教论》一卷”。据这些记载来看, 杜光庭确实对儒佛道关系尤其是佛道关系, 发表过一些看法。这些看法, 很有可能与诞节三教讲论相关。杜光庭《广成集》有《寿春节进章真人像表》《寿春节进元始天尊帧并功德疏表》, 寿春节为前蜀王建诞节。虽然杜光庭参加三教论衡的具体文献失载, 但他在唐末五代多次参加诞节三教讲论, 应该没有疑问。

二、任命“道门威仪”者

道门威仪是道教职官, 又称道门威仪使、道门使, 职责为“监领诸道士” (17) 。宋人高承《事物纪原》“道箓”条载:“《续事始》引《仙传拾遗》载曰:隋文帝始以玄都观主王延为威仪。唐置左右两街。《宋朝会要》:唐有左右街威仪, 周避讳改为道录, 宋朝因之。” (18) 实际上, 唐代的道门威仪根据职权范围, 有全国性和地方性两种。地方性道门威仪, 与诞节讲论无直接关联。监领全国道士的道门威仪, 有左、右街道门威仪和两街道门威仪。唐代长安城有6条大街, 东为左3街, 西为右3街。元和二年 (807) “以道士、女官隶左右街功德使” (19) , 于是佛教有左右街或两街僧录, 道教有左右街或两街道门威仪 (20) 。皇帝诞节三教讲论中, 僧录与道门威仪是最佳搭档。《旧五代史》载:“ (天福二年) 辛亥, 天和节, 帝御长春殿, 召左右街僧录、威仪, 殿内谭经, 循旧式也。” (21) 此处之“威仪”, 与“左右街僧录”对应, 应当就是“左右街道门威仪”。唐五代诞节讲论的僧录可能有端甫、体虚、辩章、道丕、灵晏、僧彻、彦楚、清兰、云皓、光业、可肇、惠江、云辩等13人, 他们中间大部分人有诞节讲论事迹。与僧录对应的道门威仪, 德宗朝以后见于文献记载者有12人, 其中尹嗣玄、申甫、谭紫霄、何冲徽等4人诞节讲论事迹不明, 道门威仪郄玄表、曹用之等2人事迹已见上节“三教谈论”中。除此之外的 6位道门威仪的诞节讲论事迹, 稽考如下。

(一) 郗彝素

权德舆《兴唐观新钟铭并序》云:“兴唐观新钟者, 观主道门威仪太清宫供奉郗尊师彝素之所创也……师有环中大辨, 为道流龟龙。” (22) 是则, 郗彝素曾任道门威仪, 又有“环中大辨”之辩才。然彝素事迹, 文献失载。卢纶有《送道士郗彝素归内道场》:“病老正相仍, 忽逢张道陵。羽衣风淅淅, 仙貌玉棱棱。叱我问中寿, 教人祈上升。楼居五云里, 几与武皇登。” (23) 此诗题“郗彝素归内道场”, 与《兴唐观新钟铭并序》所载郗彝素之“太清宫供奉”身份基本吻合。诗歌与铭序中的郗彝素应为同一人。

郗彝素, 可能参加德宗朝的诞节讲论。《刘宾客嘉话录》云:“德宗降诞日, 内殿三教讲论, 以僧监虚对韦渠牟, 以许孟容对赵需, 以僧覃延对道士郗惟素。” (24) 郗惟素, 有学者认为就是郗彝素。“惟”为“彝”之讹误 (25) 。

(二) 赵常盈

《旧唐书·白居易传》载, 文宗即位后, “九月上诞节, 召居易与僧惟澄、道士赵常盈对御讲论于麟德殿”。此事大致就是白居易《三教论衡》所录太和元年 (827) 诞节三教讲论事。赵常盈, 事迹不详。唐徐灵府《天台山记》云:“宝历元年 (825) , 主上遣中使王士岌、道门威仪赵常盈、太清大德阮幽闲、翰林待诏禄通玄, 五月十三日到山。于天台观设醮, 许往三井投龙璧也。” (26) 权德舆《唐故太清宫三洞法师吴先生碑铭并序》:“道门威仪赵常盈, 遍得先生之学, 与符洞幽、周元德、晏元寿、董太珣等, 或关尹受教, 或庚桑为役, 有年数矣。” (27) 刘禹锡也有《和令狐相公送赵常盈炼师与中贵人同拜岳及天台投龙毕却赴京》。是则, 赵常盈任左街道门威仪, 至少在敬宗、文宗两朝。他参加诞节讲论也当在此一时期。

(三) 牛弘真

《曹公 (用之) 玄堂铭并序》的撰者为“同学、左街道门威仪兼左右街逍遥大师赐紫牛弘真”。此文撰于咸通十三年, 其中对唐宣宗寿昌节有较详细记述, 牛弘真或许参加了唐懿宗朝前后诞节三教讲论。

(四) 杨德辉

《十国春秋·前蜀二·高祖本纪下》:

是岁 (武成元年, 908) , 帝以降生日为寿春节。诸僧进辟支佛牙, 道士献《武成混元图》。 (佑圣国师光业、道门威仪杨德辉, 是日以此事相嘲。) (28)

此事, 后蜀何光远《鉴诫录》有详细记载:

太祖降诞日, 僧门祝辟支佛牙, 道门进《武成混元图》。光业诏图以嘲之, 德辉诏佛牙以答之。议者以光业先兴北郭之师, 德辉报尽东门之役。光业《嘲进图》云:“夜深灯火满坛铺, 拔剑挥空乱叫呼。黑撒半筐兵甲豆, 朱书一道厌人符。重臣诿饲刚教活, 圣主慈悲未忍诛。佛说毗卢三界了, 如何更有《混元图》。”德辉《嘲佛牙》云:“比来降诞为官家, 堪笑群胡赞佛牙。手软阿师持磬钹, 面甜童子执幡花。纵饶黎庶无知识, 不可公王尽信邪。捧拥一函枯骨立, 如何延得寿无涯。” (29)

此为道门威仪杨德辉诞节讲论之记录。

(五) 程紫霄

《大宋僧史略》“诞辰谈论”条载:

庄宗代, 有僧录慧江与道门程紫霄谈论, 互相切磋, 谑浪嘲戏, 以悦帝焉。庄宗自好吟唱, 虽行营军中, 亦携法师谈赞, 或时嘲挫。每诞辰饭僧, 则内殿论义。 (30)

《佛祖统纪》卷43, 将此事系于同光元年 (923) 。由此来看, 道士程紫霄也参加了五代后唐时期的诞节讲论。

有关程紫霄事迹, 道教方面的记载相对稀缺。沈汾《续仙传·闾丘方远传》载:“广平程紫霄应召于秦宫, 新安聂师道行教于吴国, 安定胡谦光、鲁国孔宗鲁十人, 皆受思真炼神之妙旨。” (31) 此即言, 程紫霄为广平人, 曾求学于闾丘方远。曾慥《类说》征引《纪异录》录程紫霄事迹两条, 其一为“道士程紫霄, 有朝士夜会终南太一观, 拉师同守庚申”事 (32) 。其二为“左街僧录惠江、威仪程紫霄俱捷, 每相嘲诮”事 (33) 。后一则与佛教记述基本吻合, 唯独没有明确记载程紫霄诞节讲论的具体时间。今人发现了程紫霄墓志, 其名为《故左街威仪九华大师洞玄先生赐紫程公玄宫记》。其中云, 程紫霄为“将家子”:

……龆年, 严父授以《老子经》, 到爱民治国, 悟纟单然之理, 归依玄真观左街讲论大德赐紫伍尊师又玄。咸通九年 (868) 七月七日披度, 祖师玄济先生曹尊师用之。先于茅山指 (诣) 何君, 传授正一盟威箓, 次授中法, 蒙恩赐号“九华大师”, 以至诣天台叶君门下, 授三洞毕法。先生晓三洞经诰, 讲四子玄言, 问无不知, 博通史传, 辩如河涌, 词若山横。圣帝贤臣, 勋阀文士, 咸所郑重。蒙魏王令公表荐, 赐号“洞玄先生”…… 贞明六年 (920) 七月十日己亥初夜, 焚修朝拜, 盖二时常仪, 命沐浴, 竟俨然羽化。呜呼哀哉! 春秋六十有六…… (34)

据上可知:程紫霄之法脉传承有三条, 一为曹用之、伍又玄一系, 一为茅山何元通一系, 一为天台叶藏质一系;程紫霄担任之“左街威仪”, 即“左街道门威仪”, 其人辩才卓异, “讲四子玄言, 问无不知, 博通史传, 辩如河涌, 词若山横”;程紫霄之卒年为后梁贞明六年, 佛教记载后唐同光元年 (923) 诞节程紫霄与慧江讲论者时间误, 或在晚唐、后梁时期。

(六) 郑章

《旧五代史·梁书》载:

(开平元年九月) 浙西奏, 道门威仪郑章、道士夏隐言, 焚修精志, 妙达希夷, 推诸辈流, 实有道业。郑章宜赐号“贞一大师”, 仍名玄章;隐言赐紫衣…… (十月) 庚午, 大明节, 内外臣僚各以奇货良马上寿。故事, 内殿开宴, 召释、道二教对御谈论, 宣旨罢之。命合门使以香合赐宰臣佛寺行香。 (35)

后梁开平元年九月道门威仪郑章赐号贞一大师, 十月停诞节讲论。但开平三年 (909) 又开始在文明殿设斋僧道, 其年诞节讲论可能已经恢复。道门威仪郑章于开平前后参与讲论, 极有可能。此外, 郑章之道门威仪可能是晚唐皇帝所封, 其诞节讲论可能主要在晚唐。

三、其 它

除了上述两类12名道士外, 还有6名高道, 参加了皇帝诞节三教讲论。

(一) 万参成

《旧唐书》记载:“贞元十二年 (796) 四月, 德宗诞日, 御麟德殿, 召给事中徐岱、兵部郎中赵需、礼部郎中许孟容与 (韦) 渠牟及道士万参成、沙门谭延等十二人, 讲论儒、道、释三教。” (36) 此事《册府元龟》卷2有同样记载。《大宋僧史略》记此事时, “万参成”作“葛参成” (37) , “葛”当为“万”之讹误。

(二) 杨宏元

白居易《三教论衡》记载, 太和元年诞日讲论中有“太清宫赐紫道士杨宏元” (38) 。《唐诗纪事》卷39, 又作“杨洪元” (39) 。

(三) 陈磻叟

《唐摭言》“四凶”条载:

陈磻叟者……弱冠度为道士, 隶名于昊天观。咸通中 (860—874) , 降圣之辰, 二教论议, 而黄衣屡奔, 上小不怿。宣下, 令后辈新入内道场, 有能折冲浮图者, 论以自荐。磻叟摄衣奉诏。 (40)

陈磻叟为陈岵之子, 因咸通诞节讲论, 还俗为至德县令。未终考秩, 弃官, 诣阙上封事, 得罪宰相路岩, 流爱州。广明 (880—881) 之后, 死于战乱。据上文知, 咸通中陈磻叟以昊天观道士身份参加诞节讲论。

(四) 赵归真

《宋高僧传》卷6《知玄传》:“武宗御宇, 初尚钦释氏。后纳蛊惑者议, 望祀蓬莱山, 筑高台以祈羽化。虽谏官抗疏, 宰臣屡言, 终不回上意。因德阳节, 缁黄会麟德殿, 独诏 (知) 玄与道门敌言。”据《唐会要》卷29, 武宗开成五年 (840) 四月敕令, 每年六月一日为德阳节。故德阳节知玄“与道门敌言”, 最早在开成五年。此后的会昌元年至三年, 都有德阳节佛道讲论。此一时期的诞节讲论, 道士赵归真很可能参加。

赵归真, 事迹散见于两《唐书》。敬宗宝历二年 (826) 十一月充两街道门都教授博士, 十二月配流岭南。文宗开成五年 (840) 秋召入禁中, 于三殿修金箓道场。会昌元年 (841) , 于禁中修法箓。会昌四年 (844) , 为左右街道门教授先生。时帝志学神仙, 师归真。归真乘宠每对, 排毁释氏, 帝颇信之。会昌五年 (845) , 举荐罗浮道士邓元起。会昌六年 (846) 五月, 宣宗捕赵归真, 于朝堂诛之, 陈其尸首。今案, 赵归真活动在敬宗、武宗时期, 尤其是武宗时期更为道门领袖, 其参与诞节讲论亦当在此时。

(五) 刘玄靖

《旧唐书·武宗纪》载:“ (会昌元年六月, 841) 以衡山道士刘玄靖为银青光禄大夫, 充崇玄馆学士, 赐号广成先生, 令与道士赵归真于禁中修法箓。”同书又载:“ (会昌五年, 845) 与衡山道士刘玄靖及归真胶固, 排毁释氏, 而拆寺之请行焉。”刘玄靖是武宗灭佛过程中的重要道士。《旧唐书·武宗纪》记载, 会昌六年五月, “诛道士刘玄靖等十二人, 以其说惑武宗, 排毁释氏故也” (41) 。然《资治通鉴》记载, 刘玄靖于会昌五年还衡山, 会昌六年又为宣宗上授三洞法箓 (42) 。目前, 学界的研究倾向于他未必被宣宗诛杀, 而是仙逝于大中五年 (851) 五月十一 (43) 。

今案, 会昌元年、二年、三年, 于武宗诞节举行三教讲论。以刘玄靖的身份, 他很可能参加了诞节讲论。

(六) 张荐明

《旧五代史》载:

(天福五年五月) 癸亥, 道士崇真大师张荐明赐号通玄先生。是时帝好《道德经》, 尝召荐明讲说其义, 帝悦, 故有是命。寻令荐明以道、德二经雕上印板, 命学士和凝别撰新序, 冠于卷首, 俾颁行天下。 (44)

张荐明, 燕人, 少以儒学游河朔, 后去为道士, 通老子、庄周之说, 后晋高祖延入内殿讲《道德经》, 拜以为师, 天福五年 (940) 赐号通玄先生。后晋天福年间, 皇帝诞节讲论兴盛。《册府元龟》记载, 天福二年 (937) 、三年 (938) 均有皇帝诞节三教讲论。《大宋僧史略》载, 后晋时期僧录云辩多参与诞日讲论。张荐明或与云辩同于皇帝诞日讲论三教。

四、 结 语

综上辑考, 获赐“诞节讲论”之道士6人, 出任“道门威仪”之道士8人, 赐号与道职不明但有诞节讲论之记载或可能者6人。这个数量虽然不到诞节讲论僧人的一半, 然诞节讲论之僧、道事迹相互对照, 对于了解诞节讲论之实情将大有帮助。

其一, 诞节讲论获赐“三教谈论”, 佛教与道教始同末异。文献记载获赐“三教谈论”的14位高僧, 从时间来看, 起于唐德宗贞元年间, 讫于唐宣宗大中年间, 大中以后似乎再没有获赐“三教谈论”的高僧。然道士获赐“三教谈论”之6人中, 陈知章、伍又玄、强思齐、杜光庭等4人很可能是在唐懿宗甚至之后获赐号的。《大宋僧史略》云:“寻唐世, 敕辩章检校修寺, 宣宗赏其功, 署三教首座。元和中, 端甫止称三教谈论, 盖以帝王诞节……次后经论之学, 或置首座。三教首座, 则辩章为始也。朱梁洎周, 或除或立, 悉谓随时。” (45) 据此推测, 唐宣宗朝“三教谈论”改为“三教首座”, 大致是为了区分佛、道。即诞节讲论之优秀僧人署为“三教首座”, 卓异道士仍赐“三教谈论大德”。而“昭宗乾宁 (894—898) 中, 改首座为副僧录” (46) , “副僧录”成为僧职, 不再是赐号。故释知玄、释海岸、释辩章、报圣寺寺主佚名、释觉晖、释道丕、释悟皎等7位出任“三教首座”或“副僧录”的高僧, 大都在唐宣宗以后参加诞节讲论。

其二, 左右街僧录与左右街道门威仪与诞节讲论关系密切, 但并非如获赐“三教谈论大德”之僧道那样, 必然参加诞节讲论。佛教方面, 左右街僧录灵邃、灵阜、云端等3人三教谈论事迹不明。道教方面也有相似的情况, 尹嗣玄、申甫、谭紫霄、何冲徽等4人诞节谈论也无文献依据。皇帝诞节上升为国家节日之后, 诞节讲论也上升到国家层面。基于此种礼俗的重大意义, 佛道二教的精英、领袖自然必须参与其中以展示自己的宗教存在、邀获宗教声誉。不过, 左右街僧录、道门威仪并非一人, 其有长于论辩讲经者, 亦有不擅长者。故, 此一僧职与道职与诞节讲论就不是完全对应关系了。

其三, 诞节讲论是佛道二教选拔高级教职的途径之一。佛教方面, 有获赐“三教谈论”而出任左右街僧录者, 如端甫、体虚有“三教谈论”赐号和左右街僧录之教职, 辩章、道丕也兼有“三教首座”、左右街僧录。道教方面也是如此, 如郄玄表、曹用之就有“三教谈论”赐号和左右街道门威仪之教职。虽然目前尚无法考定这6人的赐号和任教职的具体时间。但就一般情况推测, 赐号可能在出任僧录、威仪之前。这种现象说明, 通过诞节讲论获赐“三教谈论”, 是僧人道士进入世俗政权视野、出任佛道教职的一个重要机遇。不过, 一般获赐“三教讲论”者, 或出自高僧、高道, 或已经声名卓著。此则僧才、道才的成长, 与世俗社会一样, 同样注重师承、出身。

注释

1 刘林魁:《唐五代皇帝诞节三教讲论僧人考》, 《唐史论丛》 (第26辑) , 西安:三秦出版社, 2018年, 第29-55页。

2 (8) (37) (45) (46) [宋]赞宁撰, 富世平校注:《大宋僧史略校注》, 北京:中华书局, 2015年, 第111-112、103-104、154、111-112、110页。

3 周绍良、赵超等编:《唐代墓志汇编续集》,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1年, 第892页。

4 陈尚君辑校:《全唐文补编》卷70, 北京:中华书局, 2005年, 第862页。

5 《唐会要》卷50《尊崇道教》, [宋]王溥:《唐会要》,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6年, 上册第1018页。

6 吴钢主编:《全唐文补遗 (第8辑) 》, 西安:三秦出版社, 2005年, 第218-219页。

7 [宋]赞宁撰, 范祥雍点校:《宋高僧传》卷6《释知玄传》, 北京:中华书局, 1987年, 第130-131页。

8 丁煌:《唐代道教太清宫制度考》, 丁煌著:《汉唐道教论集》, 北京:中华书局, 2009年, 第73-156页。

9 (13) (22) (26) (27) [清]董诰等编:《全唐文》, 北京:中华书局, 1983年, 第11260、9700、5049、10945、5107页。

10 [日]圆行:《灵岩寺和尚请来法门道具等目录》卷1, 《大正藏》第55册, 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 1983年, 第1073页下-1074页上。

11 (34) 雷闻:《新见〈程紫霄墓志〉与唐末五代的道教》, 中国社科院历史所隋唐宋辽金元史研究室编:《隋唐辽宋金元史论丛》 (第3辑) ,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3年, 第116、116页。

12 《太上洞渊神咒经》卷1, 《道藏》, 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 1988年, 第6册第1页。

13 严振非:《杜光庭的生平及学术成就》, 《中国道教》1991年第1期, 第18-20页。

14 罗争鸣:《关于杜光庭生平几个问题的考证》, 《文学遗产》2003年第5期, 第44页。

15 《册府元龟》卷54《尚黄老第二》, [宋]王钦若等编纂, 周勋初等校订:《册府元龟 (校订本) 》, 南京:凤凰出版社, 2006年, 第1册第570页。

16 《事物纪原》卷7《道释科教部第三十八》, [宋]高承撰, [明]李果订, 金圆、许沛藻点校:《事物纪原》, 北京:中华书局, 1989年, 第382页。

17 《新唐书》卷48《百官志》, [宋]欧阳修、宋祁撰:《新唐书》, 北京:中华书局, 1975年, 第4册第1253页。

18 参见王永平:《论唐代道教的管理体制》, 《首都师范大学学报》2000年第5期, 第12-18页;张桥贵、赵慧生:《道官初探》, 《世界宗教研究》2005年第4期, 第54-64页;林西朗:《唐代道教管理制度研究》, 四川大学2005年博士论文, 第39-45页;周奇:《道门威仪考》, 《史林》2008年第6期, 第111-114页;卜详伟、刘康乐:《教团自治与国家控制:唐代道官与道教管理》, 《北方论丛》2013年第1期, 第83-87页。

19 《旧五代史》卷76《晋书·高祖本纪》, [宋]薛居正等:《旧五代史》, 北京:中华书局, 1976年, 第4册第997页。《旧五代史》原断句以为“威仪殿”为宫殿名, 误。“威仪”为道教一方三教论衡者身份。新、旧《五代史》无“威仪殿”之名。

20 《全唐诗》卷276《送道士郗彝素归内道场》, [清]彭定求等编:《全唐诗》, 北京:中华书局, 1960年, 第3135页。

21 《唐语林》卷6《补遗》, [宋]王谠撰, 周勋初校证:《唐语林校证》, 北京:中华书局, 1987年, 下册第519-520页。

22 [英]巴雷特 (Timothy Hugh Barrett) 著, 曾维加译:《安史之乱到晚唐的道教与政治》, 《宗教学研究》2011第4期, 第28页。

23 《十国春秋》卷36《前蜀二·高祖本纪下》, [清]吴任臣撰, 徐敏霞、周莹点校:《十国春秋》, 北京:中华书局, 1983年, 第2册第510页。

24 《鉴诫录》卷6《旌论衡》, [五代]何光远撰, 邓星亮等校注:《鉴诫录校注》, 成都:巴蜀书社, 2010年, 第148页。“武成混元图”, 原著未加书名号。今据文意以补。

25 [唐]沈汾:《续仙传》卷下《闾丘方远传》, 《道藏》第5册第92-93页。又见《云笈七籤》卷113下、《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卷40《闾丘方远传》。

26 (33) 《类说》卷12《纪异录》, [宋]曾慥纂, 王汝涛等校注:《类说校注》, 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 1996年, 第361、362页。

27 (44) 同注 (21) , 《旧五代史》第54、1041页。

28 《旧唐书》卷135《韦渠牟传》, [后晋]刘昫等撰:《旧唐书》, 北京:中华书局, 1975年, 第11册第3728页。

29 《白居易集》卷68《三教论衡》, [唐]白居易著, 朱金诚笺校:《白居易集笺校》,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8年, 第3674页。

30 《唐诗纪事》卷39《白居易》, [宋]计有功辑撰:《唐诗纪事》,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7年, 第588页。

31 《太平广记》卷265《陈磻叟》, [宋]李昉等编:《太平广记》, 北京:中华书局, 1961年, 第2078页。

32 同注 (36) , 《旧唐书》卷18《武宗纪》, 第2册第587、603、615页。

33 《资治通鉴》卷248《唐纪六十四》, [宋]司马光编著, [元]胡三省音注:《资治通鉴》, 北京:中华书局, 1956年, 第17册第8020、8028页。

34 雷闻:《山林与宫廷之间:中晚唐道教史上的刘玄靖》, 《历史研究》2013年第6期, 第171-173页。

作者:刘林魁,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联系我们

邮件:daoxuejia@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daoxuejia

站长微信:daoxuejiazhanzhang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