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道学家首页
  2. 期刊杂志
  3. 宗教学研究

道学文化的历史书写与当下之思——老子道学文化研究会2018年年会综述

道家微信公众号

以老子为代表的先秦道家最早对以“道”为根本的道学进行了全面建构与系统阐发, 成为后世道学思想不断回溯与汲取的渊源。这也就是所谓“轴心时代 (Achsenzeit) ”对于思想自身之开展所具有的历史意义与智慧启迪

作者简介: 陆杰峰, 南京大学哲学系2017级博士研究生。

Historical Writing and Contemporary Thinking of Daoist Culture——Summary of the 2018 Annual Conference of The China Research Association of Laozi Daoism Culture

Lu Jiefeng

2018年11月15日至17日, “第三届昆仑高峰论坛暨老子道学文化研究会2018年年会”在云南昆明隆重召开。本次会议由国家一级学会老子道学文化研究会、南京大学道学与东方文化研究中心主办, 云南大学历史与档案学院承办, 浙江敦和慈善基金会支持。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四川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南京大学、云南大学、复旦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华中师范大学、西南大学、四川省社会科学院、云南省社会科学院、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台湾“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台湾辅仁大学宗教学系等高等院校和科研单位的专家学者以及中国道教协会、北京道教协会、四川道教协会、云南道教协会、江苏道教协会等地的道教界人士共90余人参加了此次学术研讨会。会议共收到学术论文近40篇, 围绕道家思想、道教历史、内丹养生、文化交流等重要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道学文化的历史书写与当下之思——老子道学文化研究会2018年年会综述

一、道家思想新诠

以老子为代表的先秦道家最早对以“道”为根本的道学进行了全面建构与系统阐发, 成为后世道学思想不断回溯与汲取的渊源。这也就是所谓“轴心时代 (Achsenzeit) ”对于思想自身之开展所具有的历史意义与智慧启迪。

如何在当下语境中重构老子之思?一种可能的致思路径在于立足《老子》的文本与历代注疏, 通过文本所承载的思想之迹, 重新构筑思想展开的过程。詹石窗教授《论老子的“虚己运夷”思想》分析了《老子》第九章的“运夷”主题, 指出“运夷”之方首先在于“虚己不盈”, 这是对《周易》“以谦为用”思想的发挥;其次是“戒骄防咎”, 这得自于历史事例的教训;“运夷”的最终关键在于“功遂身退”, 即效法日月往来、阴阳进退, 善全其功而复归大道。刘固盛教授《论老子的“以德报怨”》指出, 老子在解除矛盾、化解怨愤上, 主张立于不争、忘我的道的境界化解一切怨怼情仇;这种“以德报怨”的宽容精神的具体实践路径在于圣人教化百姓, 不善者善之、不信者信之, 同时人们应该反躬自省、自我完善其德行, 显示了道家的宽阔胸怀和超越精神。

当下之思的开展要求以“考古学”的方式对习以为常的语词的历史发展线索具有明晰的洞察, 这无疑有助于加深道家核心概念的理解。李丰楙教授题为《道家/教之慈》的报告考察了“慈”的观念, 指出《道德经》将“慈”与水德、阴柔之德相应, 说明当下兹心朗现的无限大善;道教将《道德经》的“慈”付诸实践, 将汉代天人感应的气化宇宙观转化为神道宇宙观, 彰显“慈”为天尊的功德力、奉道者的戒律条目, 从而形成积功累德、不可有恶的教化, 促使奉道弟子践履财慈与法慈的善行, 发挥道教在实践社会福利、倡导正向人生方面的重要作用。尹志华教授《说“道气”》一文考察“道气”含义的演变, 指出, 汉代道教将“道”与“元气”结合;魏晋南北朝的道经广泛使用“道气”一词, 用以表达诸神的本质、存在的根本、美好世界的来临、不可思议的神力、修炼证果的先决条件、特殊禀赋;“道气”在唐宋逐渐成为习惯用语。

二、道教历史探赜

历史书写的目的在于澄清一种事态在时间绵延中自身的边界, 这种边界同时指明了“前历史”状态的渊源与历史影响下的变迁。随着道教历史研究的纵深开拓, 道教历史的书写正向隐微的“前历史时代”与细密的历史变迁迈进。在这一过程中, 道教本身的内在规定及其在中华文化中的重要意义得以更加清晰地呈现。

道教自身的历史意识及其所构筑的“内史”引起了研究者反思现代史学所书写的道教史。在中华民族的传统思惟之中, 历史不只是时、地、人、事的记录, 更是一种存在的根据与合理性的来源。作为民族宗教的道教亦承续了这种强烈的历史意识。李刚教授《试论道教的虚拟历史——以〈列仙传〉、〈神仙传〉为例》一文指出, 《列仙传》《神仙传》等道教神学历史作品以史传形式、文学笔法书写了历史人物化的神仙故事, 力图证明神仙存在、修仙可行的历史真实性, 向社会广泛宣传神仙信仰, 这是道教自身构筑的“虚拟历史”;同时, 这种“虚拟历史”背后隐含着汉晋时期人们的日常生活及与当时主流价值形态分道扬镳的思想观念。张广保教授《元代全真教关于道教起源、分期的讨论及申论》一文指出, 蒙元时期全真教史家把道教史分为道教和法教两大时段, 道教的开端被追溯到黄帝, 而法教的叙述则凸显全真教的历史地位。道教经典一致突出“黄帝道宗”, 这不得不令我们反思近代以来以西方近代学科分类标准对道教的理解, 从而重新探讨道教的起源及分期。

道教的“前历史时代”的追溯展现了原始道家与神话时代、上古文明的关联。在现代实证主义历史观念影响下, 神话传说时代的中国历史被视为“层累造成”的想象性修辞。然而, 历史对于存在本身的影响远比文字表述更为深刻, 深深扎根于存在记忆的最隐微之处。所谓“中国文化的根底全在道教”也意味着道教保存了中华民族在历史记录之前的古老记忆。李远国、李黎鹤《论道言教:中华民族共同的信仰》一文指出, 原始道家始源于五千余年前的黄帝时期、考古学上新石器时期的晚期, 保留着母氏社会的痕迹;原始道家所处时期, 阴阳思想已经相当成熟, 多种图式的太极图、八方图形已经形成, 崇拜人格化神灵的原始宗教也已经跨进了一个新的原始道教发展阶段, 专业的宗教职业者——巫师即是原始道家的道士。由此可见, 道家与中华文明同源、同根、同本、同时, 是中华民族共同体信仰的核心与主体。这种“前历史时代”的记忆在发展过程中集中表征为人文初祖黄帝的信仰及“炎黄子孙”的身份自觉。张泽洪、李雯婷《论道教的黄帝信仰》一文分析了道教黄帝信仰形成的历史过程, 指出, 黄帝是道教尊崇的祖先神的典型, 道经自称推崇黄帝之道而立教, 道教的黄帝传记塑造了神圣化的黄帝形象, 早期道教各派皆自称宗承黄帝, 道教造作的经书多有托名黄帝的道经, 涉及医学、占卜、丹道、神符、戒律、饮食养生等内容。这些黄帝叙事最终奠定了黄帝作为道教宗主的地位, 而黄帝信仰的建构也有助于中华民族身份认同和凝聚力的形成。

关于道教起源的讨论同时关涉对于道教的根本性理解:“何为道教?”“什么是道教文化传统的主流精神?”何建明教授《道教文化传统的主流精神论纲》一文指出, “杂而多端”的道教的主流精神首先是继承和阐扬老子的思想;其最核心理念是“尊道贵德”;其最重要的实践理念则是老子所谓“三宝”:慈、俭、不敢为天下先, 所谓“不敢为天下先”具体表现为不争、谦卑、退让、清静、无为。

三、内丹养生的理论建构

在“道”的尺度下实现生命的超越与永恒是道教实践的古老追求。丹道正是历代修道者穷理尽性以至于命而发展出的开掘生命潜能与心灵奥秘的具体操作方法。走出千年来的秘传状态, 丹道研究在现代语境中获得了重要发展, 并在与现代科学的对话中, 对现代养生科学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

随着内丹学历史研究的不断深入, 丹道经典和重要理论家得到进一步关注和重新定位。郑志明教授《〈周易参同契〉的天人感应之道》一文指出, 《周易参同契》深受汉代象数易学和天人感应学说影响, 以卦爻象、五行之数表现天道阴阳的升降变化和阴阳交媾的炉火金丹术;同时综合了先秦两汉养生与修道技术, 形成了与外丹服食结合的身心修炼的内养术, 这与后世的内丹具有显著的差异。强昱教授《烟萝子的内观丹道论》一文梳理了晚唐五代重要内丹学理论家烟萝子上承司马承祯与吴筠, 又吸收借鉴《内观经》的理论, 巧妙运用形象直观的图示, 主张“内观己身”, 由“胎息”达到“定息”, 从而澄心自悟, 最终达到“虚室生白”“神源清静”的光明朗现。烟萝子的内丹理论影响了张伯端的丹道学说。章伟文教授《〈纯阳帝君神化妙通纪〉所载钟吕内丹学性命双修之“生命道教”内涵》分析了元代苗善时所编《纯阳帝君神化妙通纪》托吕洞宾之问、钟离权之答对于丹经中各种异名的精当诠释, 指出其中所体现的钟吕内丹学的“性命双修”的特色。

内丹学研究也正向相关交叉领域发展, 包括天文历法、心理学、脑科学及与其他道教法术的关系等。戈国龙教授《静心:内在生命的科学》一文分析了作为悟道途径的“静心”的原理, 即在“精、气、神、虚”四层结构中, 净化身体、思想、情绪, 最终达到一种清明、觉醒的无限意识状态。赵芃教授《论“二十四节气”在道教内丹修炼中的重要作用——兼论道教内丹学“时炼合一”思想》分析了道教内丹学根据“二十四节气”的转换采取不同炼养之道, 倡导“时炼合一”, 在修炼过程中注重掌握季节的准确性、适时性、感应性、变化性、规律性、有益性等。盖菲《道教内丹与外丹合修配合论》指出, 唐宋时期一度流行内外丹合修的机理, 主要有内外丹皆本于身体说, 内丹养形、外丹形变的点化说, 内外丹皆气的相互作用说, 外丹炼制即内丹修炼的仪式说等。

除了内丹修炼, 道教的养生文化传统也日渐得到重视, 并有现代重建的发展趋势。张钦教授《〈庄子〉的养生思想及其现代价值》一文分析了《庄子》不可过度求知、保持中正、随顺自然、安时处顺、内外兼养的养生原则, 以及心斋、坐忘、守一等养生方法, 阐释了庄子的逍遥放旷、修成真人的养生修道境界。杨玉辉教授《建立独立养生学科, 推动道教养生科学与文化资源的当代研究开发运用》一文分析了当代道教养生科学文化资源研究、开发、运用的现状, 指出其中缺乏人才、缺乏正规机构、缺乏研发统一规范、缺乏操作使用规范等问题, 提出了建立独立养生学科的主张。

四、道学文化的交流传播

道家道教的文化传统作为中国本土宗教文化, 积极塑造了中华民族的性格, 深深根植于中华民族的生活世界之中, 并在与世界各地文明的交流过程中交相辉映, 对当今社会生活的发展具有重要指引价值与借鉴意义。

道教经过漫长的历史发展, 深入影响了广土众民的日常生活、物质文化与精神世界。朱展炎《〈道藏〉中的保童仪式初探》分析了道教针对儿童成长过程中遭遇的产难、夭亡、受惊、夜啼、关煞等所展开的上章、画符驱邪、拜斗设醮、配印等宗教仪式, 分析了道教独特的星命观、神煞理论和身心治疗观。萧霁虹、兰胜波《守护与弘传:长春派道士墓群、墓塔遗迹研究》对道教长春派道士墓塔相关遗迹的守护与弘传进行了记录与探讨, 呼吁社会各界加强对道士墓群、墓塔等道教文物的保护与研究。

除了社会精英, 道教对普通民众也给予了生活关怀和信仰支撑, 与民间宗教文化具有复杂的关联。刘平、刘润雨《近年傩文化研究及其趋势》一文对近年傩文化的研究重点与研究方法进行了大致分类, 同时指出近年多元面向的傩文化研究趋向中, “傩文化”领域逐渐缩小, 文化人类学和社会人类学的研究范式更加突出, 区域化倾向更加明显, 研究者的学科背景更加多元, 历史学传统研究范式逐渐式微。

古老的道教也对世界各地的华人文化具有重要影响。郭武教授《印尼道教管窥——以“道教节世界庆典2018”为中心》一文介绍了印尼马吉朗市福隆庙举办的“道教节世界庆典2018”活动, 分析了印尼华人希望政府承认道教合法性的诉求, 指出了道教在印尼发展的困难以及“一带一路”倡议对于文化交流的可能作用。黄海德教授题为《传统道教的城隍信仰与越南华人的城隍信仰》的报告分析了越南历史上的城隍信仰, 指出了华人宗教文化在华人社会中所扮演的特殊角色和重要作用。

综上所述, 本次会议在道学文化的思想、历史、实践、传播等领域开拓了更加多元的研究路径, 尤其在道教前史探索方面初步显现了极为宽广的研究前景, 为后续的道学文化研究指明了有待开掘的前沿研究方向, 为提高道学文化研究的学术水平和社会影响力发挥了重要引领作用, 为弘扬包括道学文化在内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提供了不断前行的动力。

作者:陆杰峰,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联系我们

邮件:daoxuejia@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daoxuejia

站长微信:daoxuejiazhanzhang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