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道学家首页
  2. 期刊杂志
  3. 宗教学研究

道教仪式传统对白族本主庆贺仪式的影响——以大理剑川白族地区道教科仪为中心的考察

道家微信公众号

摘 要:本主崇拜是白族特有的信仰, 它在白族聚居的大部分地区流传。祭祀本主是白族日常社会生活中的一项重要活动。其中, 以每年本主圣诞日举行的庆诞法会最为隆重。道教在白族地区的传播过程中, 特别是在主持白族本主庆诞法会中, 凭借自身丰富的仪式传统, 逐渐形成了富有道教特色的白族本主庆贺仪式。道教与白族本主信仰之间通过双向互动, 一方面白族本主信仰得到整合延续, 另一方面道教亦进一步深入到白族地方社会之中。

主题词:道教仪式; 白族本主; 庆贺仪式; 仪式架构;

作者简介: 段鹏, 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2016级博士研究生

The Influence of the Tradition of Daoist Rites on the Celebration of Patron God Worship of Bai Peopel:Centered on the Daoist Rituals of Bai Peopel Area of Jianchuan in Dali

Duan Peng

一、问题提出

本主崇拜是白族特有的信仰, 至今在白族地方社会仍然有很大的影响力。位于云南省西北部的剑川县, 是大理白族自治州的北大门, 与丽江相连, 是通往香格里拉, 北进入四川、西藏的门户。剑川是白族主要聚居区, 2016年末, 剑川县总人口18.34万, 白族占总人口的90.1%, ①为全国白族人口比例最高的县份。当地白族民众在历史上主要信仰佛教、道教及本主崇拜, 至今佛教、道教、本主崇拜在白族民间依然有着很大的社会影响力。在进行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云南道教经典的搜集与研究”的研究过程中, 2015年5月26-6月2日期间, 笔者跟随项目负责人萧霁虹研究员就滇西北地区的道教历史文献进行考察, 重点对丽江市玉龙县、华坪县、永胜县、大理州剑川县等地的道教科仪文本进行了搜集。2016年8月, 笔者对剑川地区的道教科仪文本作了补充搜集。在对白族聚居的剑川县、玉龙县九河白族乡搜集到的道教科仪文本进行考察中发现, “本主”一词大量出现在该地区流传的道教科仪文本中, 如《灵宝做会开经宝诰》《灵宝开坛玄科》《灵宝遣煞玄科》《雷霆遣煞玄科》《灵宝奠土玄科》中均有“本主”出现。在《灵宝开经庆诞送圣玄科》《玄门诸会宝诰》《玄门庆诞送圣玄科合订》中还详细地记录有本主神的圣号。白族的“本主”为何会出现在道教科仪文本之中?道教科仪文本中为何会收录白族本主神圣号?白族本主信仰与道教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互动关系?对于这些问题的解答, 可以加深我们对道教在民族地区的传播过程中与少数民族自身信仰之间的互动关系问题的认识。鉴于此, 本文通过田野考察与历史文献结合的研究方法, 以道士主持的白族本主庆诞法会为个案, 从道教在白族地区的传播情况梳理、考察道教主持的白族本主庆贺仪式、分析仪式等方面探讨, 以此求教于方家。

二、道教在白族地区的传播

白族主要聚居于云南, 在四川、贵州、湖南等地亦有分布。道教在创立初期就对云南产生了影响, 早期道教二十四治中的一些管辖范围就已经涉及到云南。②从唐朝、南诏在点苍会盟中采用“三官手书”仪式, 再到南诏王劝丰祐时期的“废道教”, ③以及大理国时期选僧、道为官, 均可看出南诏大理国时期道教在社会中的重要影响。④明、清时期, 高道的弘扬, 及云南各级道教管理机构的设置与进一步完善, 为道教在民间的进一步传播奠定了基础。明宣德初, 高道刘渊然“乃奏立云南、大理、金齿三道纪司, 以植其教”⑤, 刘渊然及其门徒阐道于云南, 促进了道教在云南地方社会的传播和发展, 民间道教日益兴旺。明万历年间, 高道张道裕在滇西北白族聚居地区积极传播道教, 推动了道教在白族地区的传播。其道法灵验见载于雍正《云南通志》⑥, 康熙《剑川州志》卷18《仙道》载:

张道裕, 本州人。自幼潜修好道, 遇异人授以灵术, 心悟明通, 能致风雨。大理旱, 邀裕祷雨。裕语来使曰:“尔先往, 吾次日来。”使抵榆, 裕已先一日至也。祷雨辄应, 太史李中溪与为友。⑦

张道裕为剑川县金华镇永榜村人, 其后人张一纯、张一存、张来谦等均为正一派道士。萧霁虹在2004年至剑川调查时还对其12代孙张鹤进行了访问。⑧张道裕至今仍被剑川的道士奉为传教祖师, 其道法传承延续至今。剑川道士自称 “正一灵宝符箓派”“灵宝教正一符箓派”, 该派以正一、灵宝法箓作为入道凭信和道阶标志, 以箓作为传承凭信和行法依据, 世称“符箓派”, 以“道德通玄静, 真常守太清, 一阳来复本, 合教永圆明”为传承道谱, ⑨流传于剑川的20字道谱与《白云观志》卷3《诸真宗派总簿》载龙门派道谱前20字“道德通玄静, 真常守太清, 一阳来复本, 合教永圆明”⑩相同。说明剑川在历史上曾有全真道龙门派传承或是一度曾受全真道龙门派影响。以明代张道裕的“道”字开始, 一直沿此20字道谱传承, 之后的道士赵静极、罗常甫、赵常明、张一纯、张一伦、罗阳混、赵阳春、杨阳灿、李来泰、张来谦、赵来贞、张来盛、刘来吉、张复鼎、史复生等均有一定的影响力。今传承至“本”字辈, 张本泽、张本源、刘本续3位道长。他们均有3代以上道教家族传承历史。

道教在白族地区的传播过程中, 逐渐形成了以家传为主的传承, 并以道士奏职受箓、依据科仪文本研习仪式传统为主的道教内部传承方式。通过为民众举行斋醮法会与社会互动。在白族地方社会中, 主要盛行“瘟、火、祈、荐”的地方道教仪式传统。其中, “瘟”主要指驱除瘟疫的法事;“火”指火灾之后送火神的法事;“祈”指祈福的法会, 包括:纪念诸真成道、诞生的法会、本主庆诞会、朝斗会 (有农历九月初一至初九的北斗会、六月初一至初六的南斗会) 、庆祝新居落成举行的奠土法会;“荐”指是荐拔超度亡灵, 主要以追荐亡人举办的法会为主, 以“祈、荐”两类法事在白族民间最为盛行。这类斋醮的举办, 均以相应的道教科仪文本和文检, 作为行事的依据。宋翟汝文《黄箓盟真玉检序》说:“科者, 修斋立教之首;仪者, 行道修敬之礼;格者, 具诸物宜;式者, 按以从事。” (11) 科仪文本一直作为地方道教仪式传统传承的重要载体, 至今, 一些有清代纪年的道教科仪文本依然在各种法事中使用, 如下表:

道教仪式传统对白族本主庆贺仪式的影响——以大理剑川白族地区道教科仪为中心的考察

可见, 白族民间所流传的地方道教仪式传统, 有着较强的稳定性与延续性。

三、道教主持的白族本主庆贺仪式

祭祀本主是白族民众宗教生活的重要部分。本主崇拜在发展过程中, 逐渐形成了固定的庆贺日期, 本主的圣诞或成道之日, 被民众推演为一种习俗, 称为“本主圣诞”。每年本主圣诞日, 均举行本主庆诞会。举办本主会是白族村落中的大事, 一般由整个村落集体举办, 因各个村的本主圣诞日不同, 举办法会的日期也不同, 一般集中在农历正月、六月、八月纪念本主诞辰, 以祈求合村老幼安康、五谷丰登。 “庆贺”即“朝贺庆祝”之意, “庆贺”本主是本主庆诞会的核心。在白族村落中, 本主庆贺仪式通常由道士、阿吒力、洞经会、朵兮薄主持, 各地情况略有不同。 (12) 信奉道教的白族村落进行本主会的祭祀, 即延请当地的道长来主持。例如剑川县金华镇的温登村、大桥头村、海东村、下河村, 甸心村、永榜村、下登村、向湖村、东门社区、南门社区。这些村落信奉道教, 在举行本主庆诞会时, 就会延请道长主持本主庆贺仪式。笔者于2016年7月18日 (农历丙申年六月十五) 对张本泽道长主持的剑川金华镇东门社区“十八坛神本主会”进行考察, 以此作为个案分析。

(一) 白族本主庆贺仪式中的“十八坛神”

每年农历六月十五举行的“本主十八坛神会”, 是剑川地区一年中最为隆重的本主会, 这一天要朝贺本主十八坛神。这里的本主十八坛神, 并非指具体的数字十八, 而是剑川本主神总体的一个统称, 这可能与古代农业社会的村落联合有关。本主神是白族本主崇拜的对象, 然而大部分本主名号缺乏文献记载。记录于道教科仪文本中的本主圣号, 对于考察白族本主崇拜的神灵体系具有重要的历史文献价值。白族本主庆贺仪式, 其庆贺的对象即为本主。本主十八坛神圣号在剑川流行的版本有多种, 本文引用道教科仪文本主要依据刘来吉道长 (13) 重订《玄门诸会宝诰》文本, 《玄门诸会宝诰》为庆贺本主仪式使用的重要科仪文本, 其中详细记载了本主十八坛神总诰文和本主圣号。

《十八坛神总诰》:

志心皈命礼, 巍巍元首, 感而遂通, 赫赫威灵, 敬之如在, 神功妙用, 正值 (直) 无私, 神具六通, 功罪不漏, 兴方便利, 开利济门, 江乃月映, 谷能声随, 大悲大愿大圣大慈剑阳境内旌封祀典十八坛神、各庙祀典神祇。 (14)

《本主十八坛神圣号》:

志心朝礼:剑阳境内旌封祀典十八坛神、大圣川主敕封两带古城隍景帝、县主城隍社令显应有感尊神、伽蓝土主大黑天神、北方多闻天王景帝、 (东山) 土主天王景帝、大圣本主西戎君景帝、威靖边尘卫国圣母元君、白姐圣妃啊唎地母元君、大圣驰威护邦服狄崔君景帝、大圣北岳安邦景帝、大圣西镇苍浪景帝、诸葛武侯军师郎灵上将关帅、 (太平) 甸主城隍景帝、敕封河东灵明山神、大圣湖边赤子景帝、河尾三老爷太子景帝、大圣马祖灵皇景帝、大圣石碑山神景帝、大圣石碑啊弥勒景帝、大圣西庄和神景帝、大圣三坛灵神景帝、大圣华崇玉印景帝、 (金华) 盐门龙王之神、河头定国安邦景帝、 (螳螂场) 石螺磨山神景帝、 (金场) 马驹弄山神景帝、大圣太和二老爷景帝、大圣甸头三老爷景帝、 (永登) 新爷太子之神、庆贺有请随驾一切高真。 (15)

道教仪式传统对白族本主庆贺仪式的影响——以大理剑川白族地区道教科仪为中心的考察
载有白族本主十八坛神圣号的道教科仪文本 (2016年7月18日笔者拍)

(二) 白族本主庆贺仪式的坛场

白族本主庆贺仪式的主神为本主。本主神像供奉在本主庙正殿中。本主神的数量, 有一尊的, 也有几尊为一坛的。道教认为, 礼天地, 通真灵, 当建坛以申致敬。故斋醮先需建坛。 (16) 道教高功所主持的本主庆贺仪式, 当然也要设置坛场, 坛场一般依本主庙大殿设置, 庆贺仪式均在本主神像前举行, 坛场设置略图如下:

道教仪式传统对白族本主庆贺仪式的影响——以大理剑川白族地区道教科仪为中心的考察
本主庆贺仪式坛场略图 (本主庙大殿)
道教仪式传统对白族本主庆贺仪式的影响——以大理剑川白族地区道教科仪为中心的考察
高功张本泽在主持白族本主庆贺仪式 (2016年7月18日笔者拍)

(三) 白族本主庆贺仪式的节次

道教所主持的白族本主庆贺仪式, 包括“开坛、庆诞、送圣”3个主要节次。2016年7月18日 (农历丙申年六月十五) 剑川县金华镇东门社区举办的十八坛神本主会主要仪式节次如下:

道教仪式传统对白族本主庆贺仪式的影响——以大理剑川白族地区道教科仪为中心的考察

四、白族本主庆贺仪式的道教色彩分析

通过对道士所主持的白族本主庆贺仪式的综合考察, 仪式的主持者、法器、使用的科仪文本、表文、仪式音乐, 均有明显的道教色彩。

(一) 高功:主持者

在白族地方社会中, 被邀请作为主持本主庆贺仪式的道士, 均为经过奏职受箓的道士, 道士只有通过奏职受箓后才能主持斋醮法事, 《无上黄箓大斋立成仪》卷17说:“道士不受灵宝法, 不受都功、盟威箓, 不可出官行斋。” (19) 主持庆贺仪式的张本泽、刘本续均为奏职受箓的高功, 他们所主持的本主庆贺仪式, 是以道教仪式传统“开坛→庆诞→送圣”为仪式架构, 并据此展开。 道士不论是在宫观内或在斋主家做法事, 首先都要进行开坛。开坛主要通过诵六神咒荡涤身心, 启请三清、三宝、祖师、四御 (天皇、星皇、土皇、人皇) 、诸天、九宸、诸师、诸星、当地的本主神以及道场有请一切高真。“庆贺”节次是庆诞法会最为主要的环节, 高功头戴方巾, 身披朝服, 通过咒水净坛使坛场成为万境俱消、一尘不染的清净之地。咒水净坛以后, 高功称箓职请圣、卫灵, 接着即进行“三献”仪式。就“庆贺仪式”而言, “三献”仪式无疑是“庆贺”法会的核心, 要给诸真、本主献贡, 一次献礼上1炷香, 连续3次, 即“三献礼、三炷香”。每次献礼供养中, 赞诵十八坛神的宝诰1遍, 连续3次, “三献”结束之后, 高功呈进《庆诞疏》, 庆贺仪式的最终以结十二愿结束。整个白族本主庆贺仪式的最后一个节次为“送圣”。在开坛节次中有“请”, 在法会结束时就要有“送”, 高功通过悔过、忏悔, 奉献10供 (香、花、灯、水、果、茶、食、宝、珠、衣) , 呈献《送圣疏》, 以拜送诸真贤圣。整个本主庆贺仪式即此结束。可见, 道教所主持的白族本主庆贺仪式, 高功依据“开坛→庆诞→送圣”的仪式架构展开祭祀。

(二) 仪式文本及其道教思想

道士做道场法事的规矩程序, 依不同法事而确定的不同形式, 按一定法事形式准则做道场叫“依科阐教”。 (20) 高功主持的白族本主庆贺仪式, 依据《灵宝开坛玄科》《灵宝庆诞朝元玄科》《灵宝送圣玄科》和文检《庆诞疏》《送圣疏》进行。高功在行持科仪中, 加入了散花祈福、赐福禄寿酒的仪式, 满足了民众“祈求福禄、祈求长生”的愿望。本主庆贺仪式中所使用的科仪、表文中均有道教“祝国祈年”“道”“祈求长生”“修道学神仙”的思想。如:

《灵宝开坛玄科》中《开坛偈》:

上坛齐唱步虚声, 祝国为先竭寸忱。当奏表章金阙下, 今朝香霭玉炉香。

中华巩固山河壮, 国泰天开日月明。万方乐业安天下, 岁稔时和贺太平。 (21)

这一首藏头诗, 将每句的头一字连读即为“上祝当今中国万岁”, 体现了道教修建斋醮, “祝国祈年”的愿望。

《灵宝开坛玄科》中的《收经偈》:

道子一字广宣扬, 道教流传得正方。道有五常生五帝, 道分三炁降三皇。

道高龙虎常钦伏, 道妙精邪自灭亡。道范威仪朝上帝, 道场启处放毫光。

称念:宝珠朝会天尊。再念:宝珠朝会天尊。 (22)

每句偈语均以“道”字开头, 其中则宣扬了道教的核心思想“道”。

《灵宝庆诞朝元玄科》:

长将心向善门求、命里财心照当头。富若阳春生万物, 贵扬名姓挂龙图。

金像巍峨宫殿内, 玉烛辉煌洞案前。满袖香烟朝上帝, 堂上天尊降吉祥。 (23)

将句首八字连读, 即为“长命富贵、金玉满堂”。

南极宫中一老仙, 身骑白鹤下九天。手持一本长生卷, 腾与合会寿万年。

白鹤飞来下九天, 数声嘹亮彩云间。日月不催人易老, 不如修道学神仙。 (24)

则体现了道教修道学仙的思想。

道教所主持的本主庆贺仪式中使用的表文, 是借用道教送呈神仙表文的形式。表筒上签写有:“大圣本主祠下呈进”, 下签写:“嗣教臣张本泽叩封”, 表筒上下两端均盖有“道经师宝”印。兹将《庆诞疏》录文如下:

《庆诞疏》 (盖有“道经师宝”印)

正一盟威金箓神霄运化少卿雷部驱邪院令灵宝演教真官, 嗣教臣:张本泽, 谨疏为云南剑川县金华镇 (填写斋主住址) 居住, 奉道修因, 庆祝圣诞, 轮会集经, 迎祥保安, 会首△△右洎合会众姓人等, 即日顿首投诚上言。伏以瑶池起宴, 祝圣寿以无疆。宝笈徐宣, 观天颜之有喜。叩之即应, 感而遂通。兹者众等言念, 生居下土, 命属上苍, 戒惧恒疏于且明, 每积夫日用, 欲消灾而集福, 在礼圣而瞻天。屈 (届) 兹六月, 恭逢圣诞, 爰竭凡心, 敬效嵩呼, 伏愿介寿覃恩, 止观宥过, 大赐平安之福, 永消无妄之灾。合会安康, 寿命延长等因, 以今仰祈天泽, 介福方来, 庆诞之际, 恭迓恩光, 谨具疏文, 百拜上贡剑阳境内旌封祀典十八坛神 (圣号写在红色纸条上) 祠下, 恭望圣慈俯赐鉴纳, 谨疏。

丙申 年六 月 十五 日 呈疏。 (盖有“道经师宝”印) (25)

道教仪式传统对白族本主庆贺仪式的影响——以大理剑川白族地区道教科仪为中心的考察
本主庆贺仪式使用的《庆诞疏》及“道经师宝”印 (2016年7月18日笔者拍)

(三) 道教音乐贯穿于整个本主庆贺仪式

音乐在道教仪式中起着通神、养生、遣欲及宣化的功能。 (26) 道士主持的本主庆贺仪式中, 道教音乐贯穿于整个仪式过程, 仪式中的音乐主要由乐师随高功唱诵伴奏, 高功手持帝钟唱诵, 高功的帝钟还起到指挥乐队的作用。白族地区的道教音乐的乐器主要由“打击乐”“大乐”“细乐”三类组成, “打击乐”有:鼓、铙、钹、小镲、铓锣、点子、木鱼等;“细乐”有:二胡、中胡、三弦等;“大乐”指唢呐, 唢呐是白族道教科仪音乐的主奏乐器。在仪式进行过程中, 高功唱诵、唢呐伴奏, 二者相互配合, 细乐则随大乐伴奏。打击乐器在道教仪式中显得尤为重要, 打击乐器起着加强和界划节奏、节拍、控制念唱速度的作用, 在高功掐诀诵咒时, 打击乐依据咒语字数打击, 强化了仪式的功能。在“献礼”过程中, 细乐和大乐合奏的器乐曲, 则起到增添气氛的作用。道教音乐在白族地区长期传播的过程中, 与白族民间音乐相结合, 形成了具有地方民族特征的白族民间道教音乐, 流传于剑川的有近40多个曲调, 其曲调自成一格, 有浓郁的地方特色。 (27) 白族地区流传的道教音乐曲调, 大多以唱诵科仪文本中的第一句命名, 又以科仪文本唱词的字数区分为七言、五言、长短字句腔, 典型的七言腔调有:《上坛齐唱步虚声》《长将心向善门求》《新八卦腔》《道字一字广宣扬》《登天引》等;五言腔调有:《太上大道君》《烧香皈太上》《寂寂至无踪》;长短字句不等的腔调有:《三清乐》《玉光演义》《南斗演义》《北斗演义》《朝参》《赞三星》《献斋》《道中经》《战伐驰驱》《代亡参礼》《五召请》等。在仪式中, 除一些特殊曲调必须固定于某一科仪中使用外, 曲调的使用主要依据高功发挥, 有一定的伸缩性、灵活性。

道教所主持的本主庆贺仪式中, 《元始腔》《新八卦腔》《上坛齐唱步虚声》《长将心向善门求》《新八卦腔》《道字一字广宣扬》这些典型道教音乐均有使用。“三献礼”过程中, 器乐曲《南清宫》《小开门》《寄生草》《戏金铃》的演奏, 衬托渲染了道场的宗教仪式气氛。在“唱礼献供”过程中, 所演奏的器乐曲填补了仪式环节中的空隙, 有效地衔接了仪式的完整, 使仪式自始至终沉浸在音声的环境之中, 使科仪结构具有连续性与整体性。道教音乐与科仪文本形成固定的演释结构, 使仪式的功能得到进一步的增强, 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宣化民众的作用。

五、结 语

作为中国传统宗教的道教, 在其创立和发展时期皆与少数民族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道教主持白族本主庆贺仪式, 展现了道教在民族地区传播过程中与民族自身信仰互动的一个典型个案。道教仪式传统对于白族本主庆贺仪式的影响, 主要体现为:道教通过丰富的仪式传统为白族本主 庆贺仪式提供了“开坛、庆贺、送圣”的仪式架构, 并将《庆诞疏》《送圣疏》这一类文检运用于仪式中。最为关键的是道教将本主神的圣号收录入科仪文本中, 将道教与白族本主信仰之间的这种互动关系通过文本记录固定下来。这样, 白族本主信仰得到进一步整合延续, 道教科仪文本所记载的本主圣号, 成为承载民族集体记忆的一种珍贵历史文献, 而作为道教的影响亦更加深入到白族地方社会之中。这一粗浅认识来自于对道教主持的白族本主庆贺仪式个案的调查并综合道教科仪文本考察, 对于白族地区其它宗教与本主之间的关系, 以及他们与道教之间的关系, 则需要未来做更多的努力。

注释

1 剑川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剑川年鉴·2017》, 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 2017年, 第57页。

2 郭武著:《道教与云南文化:道教在云南的传播》, 昆明:云南大学出版社, 2011年, 第28页。

3 《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史部第163册, 济南:齐鲁书社, 1996年, 第384页。

4 李东红:《云南大理地区的道教》, 林超民主编:《民族学通报·第1辑》, 昆明:云南大学出版社, 2001年, 第269页。

5 [明]陈循撰:《龙泉观长春真人祠记》, 陈垣编纂, 陈智超、曾庆瑛校补:《道家金石略》, 北京:文物出版社, 1988年, 第126页;萧霁虹主编:《云南道教碑刻辑录》,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第37页。

6 [清]鄂尔泰修, 靖道谟等纂:[雍正]《云南通志》卷25《仙释》, 清乾隆元年刻本, 第20页。

7 苏晋仁、萧錬子选辑:《历代释道人物志》, 成都:巴蜀书社, 1998年, 第1068页;[清]王世贵、何基盛等纂:[康熙]《剑川州志》, 清康熙五十一年 (1713) 刻本, 大理白族自治州文化局翻印, 1986年, 第118页。

8 萧霁虹、董允著:《云南道教史》, 昆明:云南大学出版社, 2007年, 第315、280页。

9 萧霁虹:《云南剑川白族道教朝北斗科仪研究》, 《宗教学研究》2015年第2期, 第149页。

10 《藏外道书》, 成都:巴蜀书社, 1992年, 第20册第575页。

11 [宋]翟汝文撰:《忠惠集》卷8, [清]永2) 、纪昀等编纂:《文渊阁四库全书》,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3年, 第1129册第275页。

12 李东红:《阿叱力教派与白族本主崇拜》, 《思想战线》1999年第4期, 第50页。

13 刘来吉 (1920-1999) , 白族, 正一派道士, 云南剑川县金华镇南刘村人, 自幼随其舅王来续学习道教, 他收藏并修订了很多地方道教科仪文本。《云南道教史》有其小传, 参见萧霁虹、董允著:《云南道教史》, 第316页。

14 (15) 引文据剑川县道教协会刘本续道长提供《玄门诸会宝诰》抄本录文。

15 张泽洪著:《道教斋醮科仪研究》, 成都:巴蜀书社, 1999年, 第85页。

16 刘本续, 俗名刘树源, 白族, 1968年生, 正一派道士, 云南剑川县金华镇南刘村人, 自幼随祖父刘来吉学习道教, 剑川县政协第七届委员, 剑川县道教协会常务理事。《云南道教史》有其小传, 参见萧霁虹、董允著:《云南道教史》, 第319页。

17 张本泽, 俗名张运华, 白族, 1970年生, 正一派道士, 云南剑川县甸南镇狮河村人, 自幼随祖父张来盛、父亲张复鼎学习道教, 大理州政协第十二、十三届委员, 云南省道教协会副秘书长、大理州道教协会常务副会长、剑川县道教协会会长。《云南道教史》有其小传, 参见萧霁虹、董允著:《云南道教史》, 昆明:云南大学出版社, 2007年, 第319页。

18 《天上黄箓大斋立成仪》卷17, 《道藏》, 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联合出版, 1988年, 第9册第482页。

19 闵智亭编著:《道教仪范》, 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 1995年, 第108页。

20 (22) 引文据剑川县道教协会张本泽道长提供《灵宝开坛玄科》抄本录文。

21 (24) 引文据剑川县道教协会张本泽道长提供《灵宝庆诞朝元玄科》抄本录文。

22 据剑川县道教协会张本泽道长提供《庆诞疏》录文。

23 王小盾:《早期道教的音乐与仪轨》, 《第一届道教科仪音乐研讨会论文集》, 《人民音乐》编辑部, 1993年, 第187-196页。

24 张文、羊雪芳编著:《白乡奇葩---剑川民间传统文化探索》, 昆明:云南民族出版社, 2006年, 第13页。

作者:段鹏,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联系我们

邮件:daoxuejia@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daoxuejia

站长微信:daoxuejiazhanzhang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