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玉音法事》看宋代道教音乐

道家微信公众号

基金:2020年山西省艺术科学规划课题《山西省高校公共艺术教育融入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成果,课题编号:2020A078; 作者单位:中北大学艺术学院

Yuyin Fashi(The Ritual of Jade Tunes) and Song Dynasty Daoist Music

《玉音法事》成书于宋代,

是道教音乐史上最早的词谱兼备的经韵词曲总集之一。

书中内容反映了宋代道教音乐以乐教化、“乐”“礼”相辅相成的音乐功能观,

展现了宋代道教的神仙谱系,体现了宋代道教音乐对佛教元素的融合,

进而彰显了中华传统文化兼容并蓄的特色。

道教音乐是道教斋醮仪式所使用的音乐。唐宋之世,随着道教理论、仪规等得到极大发展,与其相应的道教音乐也愈发丰富。其中,成书于宋代的《玉音法事》是这一时期道教音乐集大成之作,从中可以了解许多宋代道教音乐的情况。

从《玉音法事》看宋代道教音乐

一、《玉音法事》述略

《玉音法事》是道教音乐史上最早的词谱兼备的经韵词曲总集之一,囊括了东晋至北宋历代流行的道教仪式中所唱曲调与唱词,收载于宋徽宗政和年间(1111-1118)雕版刊行的《政和万寿道藏》之中,是北宋编辑的道家典籍系统的一部分。这与被称为“道君皇帝”的宋徽宗对道教的尊崇有莫大关系。也有学者认为,《玉音法事》就是“御制的斋醮科仪”。[陈国符:《北宋玉音法事吟(线)谱考稿》]明成化刊本《玉音法事》云:“政和年间,道君皇帝御制长吟玉音法事并短吟《步虚词》及玉虚殿格范,促吟隐字《步虚词》。隐字,《灵宝叹经》谓‘是诸天之隐韵,非世上之常辞。’宋代降于人间……颁布全国吟咏。”可见,《玉音法事》在编辑印行和向全国颁布的全过程,均有宋徽宗的授意、支持,他甚至直接参与了撰写唱词。这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这部道教音乐典籍的权威性和影响力。

《玉音法事》分上中下三卷。卷上收19曲,卷中收29曲,此二卷文字内容极少,主要是提示歌调的长短曲直的一种曲线谱;这也是中国古老的记录音乐旋律的图谱之一,这种谱式没有具体的音高和节奏,需唱者根据曲线形状领会旋律。卷下又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为“启经文”及“黄录启经文”,是两种《启经文》科仪的节次;第二部分是唱词总汇,这也是全书文字量最大、最能体现当时道教思想的部分。

二、从《玉音法事》看宋代道教音乐

(一)《玉音法事》反映了“乐”“礼”相辅相成、以乐教化的音乐功能观。

中国古代向来礼乐并举,“乐”是体现“礼”、演绎“礼”的重要手段。所谓周公制礼作乐,正是为了以音乐辅礼制并教化天下;所以孔子为“礼崩乐坏”而痛心疾首。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历代统治者因此也高度重视音乐的仪式性、教化性功用,将奏乐的诸环节要素与制度仪规对应起来,让“乐”与“礼”相辅相成。

《玉音法事》成书于儒学高扬的宋代,因此对音乐的教化功用和礼乐一体的观念体现得尤为突出。《玉音法事》中诵唱歌曲的名目众多,有“步虚”“颂”“赞”“偈”等数种格式,每一格式又对应有多种的曲调和词;这些曲和词在演唱、念诵的过程中伴随着非常繁琐的个体或集体的宗教仪式与动作。经过这样一套配合严谨有序的动作,参与者会进入一种庄严、敬畏的状态之中,而相应的音乐,则更进一步强化了这种功能。道教音乐除了与神灵沟通、展现威仪、配合礼制之外,还有劝诫、教化的功用。例如,《要修科仪戒律钞》卷八引“太真科”中说:“斋台之前,经台之上,皆悬金钟玉磐……非仅警戒人众,亦乃感动神灵。”《太极太虚真人歌三涂五苦颂》中的唱词云:“大贤慎兹戒,忍性念割情。愚夫不信法,罪痛常自婴。吾念世无已,今故重告明。若欲度斯祸,归命太上经。”其中教化之目的是显而易见的。

(二)《玉音法事》展现了宋代道教的神仙谱系。

随着时代的发展,宋代已经形成了庞大的神仙谱系。在《玉音法事》中,光神仙的称颂名目就有很多种:“天尊”“玄师”“天师”“灵官”“真人”“真圣”“真君”“天君”等等,可谓蔚为大观。这些神仙分散于天下各处,并且各自都有自己的领地与洞府。例如,《玉音法事》唱赞词“举唱五岳”:“东岳泰山青帝真君飞仙真人,名山洞府得道神仙诸灵官。九礼。……南岳衡山……西岳华山……北岳常山……中岳嵩山黄帝真君飞仙真人,名山洞府得道神仙诸灵官。十二礼。”五岳都有神仙真人居住的洞府。而且对于这些名山洞府,唱词中给予浪漫华美的描绘。例如,“上清乐十首”之四:“九日宫中四老真,广霞山上宴仙宾。鸣锺鼓瑟行灵醑,碧落融融别有春。”之五:“浮绝山连白玉京,金华楼共日华明。五真结就圆珠炁,骨似骨琼貌似婴。”通过这些细致的描摹与称念,可以发现宋代道教的神仙谱系已经相对完整,洞府遍及全国各地。

(三)《玉音法事》体现了宋代道教音乐对佛教元素的融会。

在宋代,儒释道融合已经逐渐成为一种主流的思潮,道教与佛教的融会在《玉音法事》中也有所体现,书中所载的道教音乐,从名目、演唱次序到唱词内容上,与佛教音乐有诸多相似之处。例如,《玉音法事》中记载的道教音乐在程序上有“开经”“三捻上香”“次回向”等名目,与佛教法事音乐的“开经偈”“香赞”“回向”等程序相似;《玉音法事》中“讽并看《度人经》回向”词曰:“灵书中篇,可救三涂之苦;本章上品,能迁九夜之魂。”与佛教《回向偈》在语意以及行文上都非常接近……显然,《玉音法事》所记载的道教音乐融会了很多佛教音乐元素。

值得注意的是,佛教音乐本身就是佛教传入中国后,为配合汉译经、赞等的仪式吟唱而逐渐形成的带有中国风格的音乐形式。所谓“至于此土,咏经则称为转读,歌赞则号为梵呗,昔诸天赞呗,皆以韵入弦绾”。(《高僧传·经师论》)在这一过程中,自然也融会中国本土的道教音乐元素。道教音乐和佛教音乐两者交互融会,正体现了中华传统文化兼容并蓄的特色。

作者:王芳,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5日 下午6:23
下一篇 2022年4月15日 下午6:3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