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文人道诗中的道教文化

道家微信公众号

Daoist Culture in Tang Dynasty Literati's Daoist Poems

作者单位:广西民族大学相思湖学院

唐代是道教发展的重要时期,因此唐代的文人道诗颇多。

唐代文人道诗描绘了道教神仙世界、

道教信徒生活以及道教胜地景象,

反映了当时的道教文化形态和儒释道融合的趋势,

其中不乏文学佳作,为后人了解唐代的道教文化拓宽了研究领域。

历代文士、诗人创作的反映道教文化的诗作,通常被称为“文人道诗”。道教追求“回归自然”“脱离尘网”“修炼登仙”的思想,本来就是中国古代社会多年来积淀的一种思潮,一直在古代士人中占据一席之地,因此历代文人的著作中大多都有反映道教思想的作品。所谓“诗言志”,作为抒发情感的重要文学载体,道教思想在文人的诗、词、歌、曲中也都有广泛流露。唐代是道教发展的重要时期,因此唐代的文人道诗颇多,其中不乏反映道教文化的佳作,为后人了解当时的道教文化留下了一份珍贵的文学资料。

一、唐代文人道诗描绘的神仙世界

描绘奇谲瑰丽的神仙世界,是道教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成为唐代文人道诗的重要题材,在文学史上这类道诗被称为“游仙诗”。

描绘道教神仙世界最著名的唐代诗人,首推李白。李白的道诗最为特殊之处,在于诗之用意不在论仙,而在于表现某种“性情”,通过道教之境来讽喻现实世界和表达奔放的情感。例如,在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中,诗人想象加入神仙的行列,与神仙携手同游:“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在另一首诗《怀仙歌》中,前两句描述与仙人一同游玩的气派:“一鹤东飞过沧海,放心散漫知何在。仙人浩歌望我来,应攀玉树长相待。”后两句体现了神仙般的心境:“尧舜之事不足惊,自余嚣嚣直可轻。巨鳌莫载三山去,我欲蓬莱顶上行。”李白的道诗深得庄子所论的神仙逍遥的宗旨,将艺术境界升华为神仙的理想境界,充满了大胆的想象和奇异的夸张,读起来洒脱飘逸。

诗人李贺《天上谣》也是有名的游仙诗,开头两句写天河的绚烂多姿,逗人遐想:“天河夜转漂回星,银浦流云学水声。”中间八句是几个画面。画面之一是月宫中:“玉宫桂树花未落,仙妾采香垂珮缨。”画面之二是描述秦妃的:“秦妃卷帘北窗晓,窗前植桐青凤小。”画面之三是神奇的耕牧图景:“王子吹笙鹅管长,呼龙耕烟种瑶草。”画面之四是仙女漫步青州:“粉霞红绶藕丝裙,青洲步拾兰苕春。”末两句用雄浑的笔墨对人间的景象作了概略的点染:“东指羲和能走马,海尘新生石山下。”

二、唐代文人道诗描绘的道教生活

现实中的道教生活,也是唐代文人道诗的一个重要题材。

例如,王绩《采药》诗就描绘了当时道士的山野生活。前半部分描述道士佩带护身法宝入山的情形:“青龙护道符,白犬游仙术。腰镰戊己月,负锸庚辛日。”后半部分描述道士采药时披览道经、本草,配置药物等细节:“行披葛仙经,坐检神农帙。龟蛇采二苓,赤白寻双术。地冻根难尽,丛枯苗易失。从容肉作名,薯蓣膏成质。”全诗用白描的手法,生动展现了唐代道士采药行医的山野生活。

唐代文人道诗中的道教文化
图为唐·李白《上阳台帖》。《上阳台帖》是李白所书自咏四言诗。释文:“山高水长,物象千万,非有老笔,清壮可穷。十八日,上阳台书,太白。”这是李白传世的唯一书迹,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白居易在中年之后研究道教,也写下了大量关于道教活动的诗。例如,《仲夏斋戒月》描述诗人体验道教“休粮辟谷”的感受:“仲夏斋戒月,三旬断腥膻。自觉心骨爽,行起身翩翩。始知绝粒人,四体更轻便。”《早服云母散》描述了诗人日常的道教修行:“晓服云英漱井华,寥然身若在烟霞。药销日晏三匙饭,酒渴春深一碗茶。每夜坐禅观水月,有时行醉玩风花。净名事理人难解,身不出家心出家。”此外,白居易的《霓裳羽衣舞歌》,描写唐代道教的歌舞艺术;《长恨歌》中有对当时道教仪式的描绘,这些诗篇都为后人提供了唐代道教生活的生动画面。

三、唐代文人道诗中对道教胜地的描绘

各种道教“记游诗”,展现了当时道教胜地的景象。

例如,骆宾王《游灵公观》诗,先写宫观的外观以及殿堂建筑:“灵峰标胜境,神府枕通川。玉殿斜连汉,金堂迥架烟。”再引入道教典故,并与写景相衬:“断风疏晚竹,流水切危弦。别有青门外,空怀玄圃仙。”立意深远,极具韵味。另有孟浩然的《宿天台桐柏观》:“扪萝亦践苔,辍棹恣探讨。息阴憩桐柏,采秀弄芝草。鹤唳清露垂,鸡鸣信潮早。”以清新的笔调,描绘了道教宫观超然脱俗的美景和游览时的超脱感受。

而诗人王维的作品可谓独具特色:《终南山》诗描绘了终南山的美景,前两句描写了他的位置:“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之后描述回望山下的情景:“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最后一句:“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寥寥数语,描绘了形态各异的沟壑、飘荡回转的青霭,如同神仙居所。另外一首诗《华岳》写形雄奇,造境瑰丽,又融入道教有关华山形成的古老神话,极富奇趣。

四、唐代文人道诗反映的儒释道融合色彩

唐代在思想文化上对儒释道采取并重发展的策略,促进了儒释道三者的融合,这在唐代的文人道诗中也有所体现。

例如,在唐代诗人王维诗中经常有佛道思想的交织,其中《黎拾遗昕裴秀才迪见过秋夜对雨之作》诗中:“白法调狂象,玄言问老龙。”前句为佛教用典,后句则为道教之词。白居易《睡起晏坐》诗云:“澹寂归一性,虚闲遗万虑。了然此时心,无物可譬喻。本是无有乡,亦名不用处。行禅与坐忘,同归无异路。”诗文的阐释不但融合了佛道思想,而且将禅宗(行禅)与道教(坐忘)思想并提,认为两者是“同归无异路”。

实际上,上述唐代诗人不但创作了众多道诗,很多也创作了不少禅诗,而作为士人,他们本身又是儒士,由此可见儒释道融合的思想在当时已经被很多士人所接受。

唐代文人道诗以文学的形式反映了当时道教文化的状况。尽管这些描绘经过了诗人的文学加工,但是也更加具有直观性的效果。跨学科研究是宗教学研究的一种重要方法,对于唐代文人道诗的研究有利于拓宽唐代道教学研究的领域,值得深入挖掘、探讨。

作者:孙月红,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5日 下午5:18
下一篇 2022年4月15日 下午6:2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