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文化对马王堆医书的影响 以养生思想为中心的考察

道家微信公众号

The Influence of Daoist Culture on the Unearthed Mawangdui Medical Books: An Examination Centered on Health Preservation Ideas

作者单位:湖南中医药大学 湖南医药学院

养生思想意在指导人们防病保健、养生康复,是中医药学独特、宝贵且富有优势的医学思想之一,溯其本源,可追溯至先秦两汉之际诸多医家典籍,是历代中医经典重视、强调乃至累牍阐发的重要医学思想。从另一方面来说,受中国传统文化之影响,如《易传·系辞》所言:“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两千年来,中医学历代先贤无不倡导和首要重视这种预防或者说“防患于未然”的健康思想,这一先进观念也恰恰契合当今百姓健康的需求与国家卫生健康策略。这种并重“防与治”的医疗观无疑是先进的,对现实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道家文化对马王堆医书的影响 以养生思想为中心的考察

本文基于养生思想探析道家文化在马王堆医书的影响,藉此溯源养生思想之滥觞,探索中国传统文化对医学的影响。

马王堆医书是世界范围内现存最早的医学典籍之一,是先秦两汉之际最具代表性的医学著作,同时亦是养生思想的滥觞与承启之作。在马王堆医书中,最能体现养生思想的主要有《十问》《合阴阳》《天下至道谈》等8种医书,在出土的14部医书中占了多数,可见其养生思想的丰富,更足以反映古代医家对于养生的重视。探析马王堆医书所蕴含的养生思想,不仅能够帮助我们了解远古时期中医学说的体貌,更重要的是通过探赜索隐而促进对中医养生思想的本质、内涵与源流能有更为深刻的领会。

总体来看,中国传统文化中所蕴含的各种哲思均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医理论体系产生、建立与发展。但道家文化对中医学的影响无疑是最为突出的。(廖育群:《重构秦汉医学图像》)从某种角度来说,道家文化甚至对整个中医医学理论的构建起到了重要作用。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但道家的影响力与地位明显强于其他思想学说。“道家之学,实为诸家之纲领。诸家皆于明一节之用,道家则总揽其全,诸家皆其用,而道家则其体。”(吕思勉:《先秦学术概论》)道家思想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作当时诸子百家之根本,与其他学说甚至有着“体用关系”或者说“源流关系”。道家文化的影响甚至反映在汉初,黄老之道在一段时间直接影响或形成了国策。另一方面来说,道家文化富含天然的医学基因或者说养生学因子,强调顺应天道,形神相保,重在养生。(李零:《中国方术正考》)这是本文所要探析的重点。

探析道家文化对马王堆医书养生思想的影响,需要明晰道家文化的历史发展阶段。总的来看,道家发展经历了四个阶段:萌芽于春秋时期的老庄道家、兴起于战国中后期到秦汉时期的黄老道家、盛传于东汉时期向玄学和道教演变中的道家以及重构于魏晋时期的玄学新道家。(参见魏源注:《老子道德经》)结合目前学界公认的马王堆医书之产生时代可知,在道家文化发展的四个阶段中,春秋末年初步形成的老庄道家以及先秦两汉时期的黄老道家显然影响较大。藉此,我们能够更为明晰地厘清道家文化的影响。

具体而言,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解析道家文化对于马王堆医书养生思想的影响。

1. 师法自然,学究天地。

在春秋时期的老庄道家阶段,道家文化的生命观可总结为“道法自然”。此时尚未有后来道教所形成的长生久视的成仙思想,而是追求以自然为法则,顺应自然、师法自然。正如庄子所说:“知天之所为,知人之所为者,至矣。知天之所为者,天而生也;知人之所为者,以其知之所知以养其知之所不知,终其天年而不中道夭者,是知之盛也。”(《庄子·大宗师》)知道天道运行之理,就能顺应自然而治世。这一顺应自然的思想理念在哲学概念上逐步演化为“天人合一”思想,而在医学视域中则发展为“天人相应”观。

具体到马王堆医书的医学思想内容中,其“天人相应”的特色已十分明确。如《十问》第一问为黄帝问于天师:“万勿(物)何得而行?草木何得而长?日月何得而明?”天师回答:“尔察天之请(情),阴阳为正,万勿(物)失之不(继),得之而赢。”指出要想考察日月、草木乃至万事万物的运行规律,就要考察天地自然发展变化的情况,以阴阳之道为法则。再如第四问黄帝问容成时,容成指出:“君若欲寿,则顺察天地之道。”“君必察天地之情,而行之于身。”直接指出了长寿之道或者修身之法要效法天地。以自然为道而师法天地、探索事物发展规律乃至养生、医学规律,是道家文化对马王堆养生文化的重要影响。

2. 阴阳为纲,崇阴尚柔。

以马王堆医书为代表的古代简帛医书,往往以阴阳作为基本的理论,这不仅是中国哲学思想最核心的思维模式体系,也体现了道家文化阴阳学说思想的影响。基于前述,为了深入的体验自然进而效法自然,老庄道家在养生中提出“静以养生”的思想主张,如老子说:“重为轻根,静为躁君。”“致虚极,守静笃。”庄子说:“无视无听,报神以静,形将自正。必静必清,无劳汝形,无摇汝精,乃可以长生。”(《庄子·在宥》)这一“尚静”主张既体现了道家典型的“自然无为”思想,也是积极顺应自然和谋求养生的思想,主张养生应积极地师法自然。同时,老子还崇尚“贵生尚柔”,进而总结出相应的养生之道。由此观之,“柔胜强”“静胜于动”的哲学思想是道家修行的核心,甚至已然上升到了哲学高度。

马王堆医书所阐发的阴阳观颇具特色,也颇具中国早期文化思想的代表性。相对后世而言,其重视阴而相对忽视阳的倾向比较明显。例如,《十问》中“阴阳”并用有7处,而“阴”单独使用了20次,“阳”单独使用却仅有5次,且有3次为“阳”之通假字,并且脱离了“阴阳”内涵。这与当时的道家思想是一脉相承的。老子思想中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崇阴”“尚柔”,强调阴柔的归藏包容功能,以贵柔尊阴为要旨。在老子论述中,“玄牝”为道之代称:“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诚如学者张立文所言:“先秦,特别是春秋之前,并没有像秦汉以后那样强烈而不可移易的阳尊阴卑、阳贵阴贱的观念,相反是重阴而不重阳,阴为主导方面,阳是非主导方面,阳要受阴的制约和支配,因而,阴阳两字,阴居阳之首。”(张立文:《中国哲学范畴发展史》)

崇阴尚柔的思想在马王堆医书养生思想中得到展现。《十问》中“禹问师癸”,师癸指出“觉寝而引阴,此胃(谓)练筋。”睡卧时可以导引练养阴气。以卧养生是马王堆医书独特的养生之道,《十问》中文挚说“道之要者……而卧最为首”,卧以养生养阴是重要的养生之道,这是中国最早注意到睡眠养生的文献记载。“故昔(夕)不卧,百日不复。”睡眠不足,百日难补。(周一谋、萧佐桃:《马王堆医书考注》)

3. 以人为本,生命至上。

马王堆医书里鲜明地表达了“人命至贵”的生命价值观。如《十问》第五问:“尧问于舜曰:‘天下孰最贵?’舜曰:‘生最贵。’”第六问:“王子巧父问彭祖”中,彭祖主张节制欲望,指出:“死生安在?彻士制之。”不仅直接彰明了人命至贵的观点,同时表明影响生死的关键在于像通晓养生的“彻士”那样懂得节制。此外,还有记载师癸教大禹养生时说:“凡治正(政)之纪,必自身始。”意思是治理邦国天下的起点是“治身”,只有调理好自己身体的人才能治理好天下。

与马王堆医书同地、同期出土的帛书本《老子》可视为道家文化研究的代表作,正如马王堆医书探讨生命价值一般,该著作亦将“为身”和“为天下”进行了比较,提出:“故贵为身于为天下,若可以托天下矣。爱以身为天下,女可以寄天下”。其意义有二:一是认为“为身”比“为天下”更为重要,二是认为如果“为身”能够做好,天下可治了。这是老子养生思想和政治思想的核心体现,也和马王堆医书的态度不谋而合。而庄子的观点更加直接,认为“治身”与“治政”矛盾。《庄子·让王》借尧让天下给许由和子州支父均不受的故事说出了“其生”重于“天下”的道理;《庄子·在宥》则通过黄帝问道广成子的故事,把“治身”和“治政”的关系对立了起来,认为“治身”才是至道……这些都深刻影响了马王堆医书重视养生的思想,甚至以其为滥觞而在后来的历代医家医学著述中得到阐发,如唐代孙思邈在《备急千金要方·养性序》中批判了那些“驰骋六情,孜孜汲汲,追求名利,千诈万巧,以求虚誉”的人,告诫人们“于名于利,若存若亡;于非名非利,亦若存若亡。所以没身不殆也”。

综上可知,以马王堆医书为代表的养生学思想与道家文化的关系是互相影响、互为渊源,而且在发展演化中互相参证、互补为用。本文仅从宏观维度展开探讨,而具体到方技、理法等方面,两者之间亦有更多值得探析与思考的内容,将在未来的研究中进一步求索与完善。

作者:钟子轩 何清湖 孙相如,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5日 下午5:14
下一篇 2022年4月15日 下午6:2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