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的贵生思想及其时代价值

道家微信公众号

The Daoist Idea of Cherishing Life and Its Value in Contemporary Times

“贵生”是道教的重要思想,也是道教生命伦理的基本理念。所谓“贵生”,即是重视现实的生命存在,因此道教中又常常将“重身贵生”并提。

道教的贵生思想及其时代价值

道教的理想是修道成仙、长生久视,非常重视“生”的问题,因此“贵生”思想是道教的一贯主张。《道德经》中就提到“摄生”“贵生”的理念,强调“深根固柢、长生久视之道”;《庄子》也有“保生”“全生”“尊生”的理念。道教对此加以发挥改造。例如,早期道教经典《太平经》中说:“天道恶杀好生。”认为得道、长生是修道的重要内容和最高境界。东晋高道葛洪的《抱朴子·内篇》说:“天地之大德曰生。是以道家之所至秘而重者,莫过乎长生之方也。”将“生”视为“天地之大德”,将“长生之方”作为道家道教思想最重要的内容。

道教之所以“贵生”,从根本上来说,是因为“生”是“道”的体现,修道者必须借助“生”来体认“道”,才能最终与“道”合一。例如,早期道教经典《老子想尔注》就将《道德经》中“公乃王,王乃大”和“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两段经文中的“王”改为“生”。这样改动的原因就在于“生,道之别体也”。既然“生”是道的体现,因此修道应该学“生”。《太上老君内观经》中说:“道不可见,因生以明之;生不可常,用道以守之。若生亡则道废,道废则生亡。生道合一,则长生不死。”这段话清楚阐述了“道”与“生”的关系:“道”是不可见的,通过“生”来表现;“生”是“不可常”的,只有通过修道来“守之”。两者是辩证统一的关系,只有在修炼养生中体认道的境界,才能逐步到达与道合一。这就是“生道合一”。值得注意的是,经中还说,尽管“万物之生”都是平等的,但是“万物之中,人称最灵,性命合道,当保爱之”。而《度人经》中更是直接提出“仙道贵生,无量度人”的宗旨。

“贵生”思想是道教的一大特色。这种重视现世人生的理念具体表现为追求形神并重、性命双修,所谓“形神合同,乃能长久”。(《西升经》)重视现世的德行。所谓“为道者当先立功德,……若德行不修而但务方术,皆不得长生也”。(葛洪:《抱朴子》)以及注重“养生”“保生”等等。这种思想倾向既是与传统儒家文化融合的结果,也是中华文化传统实用理性的体现。

道教的“贵生”,是通过观察天地变化之机,分辨万物生长之利,从而促进生命的发展,使万物各尽其年,其核心思想就是强调生命的神圣性、平等性、超越性。道教认为,无论是作为天地的灵长——人类,还是遍布山川空间的各种禽兽鱼虫,所有生命都是大自然的杰作,是“大道至德”的显现,因此应该心怀敬畏与热爱,保护生命、善待万物。《太上老君开天经》说:“太初剖判,天地初分,中有日月,包含元气。”“生生之类,无形之象,各受一气而生。或有朴气而生者,山石是也。动气而生者,飞走是也。精气而生者,人是也。”万物都是大自然运化的产物,具有平等的“生”的权利。“万物之中,人最为贵。”而人为万物之灵长,“最为贵”的原因在于人具有“内在超越性”,能够“生道合一”,真正体现精神层面的生命价值。

因此,从“贵生”的角度出发,在身与物而言,表现为贵身而轻物。比如,《太平经》中有“分别贫富法”,并不是以金银珠宝等“物”作为标准,而是以自然界的生命兴旺与物种多少作为评判。里面所说的“富”,就是指万物备足,生命各尽其年,物种绵延不绝。由此延伸到治理天下也是以“贵生”为前提,即建立一个以人为中心的国家。因此《道德经》说:“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只有“贵生(身)”,才可托付以天下。庄子也说:“夫天下至重也,而不以害其生,而况他物乎?”(《让王》)治理天下最重要的就是以“生”为前提。

“贵生”的实践途径,对于个体的人而言,首先就是“养生”,即“知生也者,不以害生,养生之谓也。”(《吕氏春秋·贵生篇》)养生是“知生之贵”,因此“利生不害生”,这也是“贵生”的根本。一方面是理解自己的“生”(身心)之贵,另一方面是理解万物“生”之贵,不做“害生”的事情。

养生又称为“保生”,是养神与养形(身)并重。《大道论》说,修道之人在养神方面,要“薄是非、去骄傲、戒嗜欲、忘名利”,在养形方面,则要“防御五色攻劫于无色之色,五声攻劫于无声之声,五味攻劫于无味之味。”只有“神不离形,形不离神,神形相守”才能“长生仙行成矣,保生之道遂矣”。

相对而言,“太上养神,其次养形。”(《淮南子·泰族训》)养神的原则是“静”,例如舒畅情怀、欲望适度、修养品德,也就是“少私寡欲”。养形的原则是“动”。“吹吁呼吸,吐故纳新,熊经鸟申,为寿而已矣。此导引之人,养形之人,彭祖寿考者之所好也。”(《庄子》)养生的核心其实是遵循“道”的规律来生活,关键在于和谐平衡地满足人的“六欲”(“眼耳鼻舌身心”追逐外物而形成的欲望),也就是所谓的“全生”。《子华子·阳城胥渠问》说:“古之知道者,务全其生;务全其生者,不亡其所有也;不亡其所有者,道之守也;道之守者,神之舍也。是故全生者为上,亏生次之,死次之,迫斯为下矣。所谓全生者,六欲皆得其宜也;所谓亏生者,六欲分得其宜也。”总之,是以有利于生命(利生)为前提,不是放纵一切的欲望、追求一切快乐,而是有节制的乐生。

因此,养生其实“非必食膏粱、衣纹绣、快情欲、饵药石,而后始得养也。”只要在平常日用之中“动静合宜”就可以:“若花之在春,若鱼之在水;顺天时,调地气,适人事,尊生命,敬天神,此形便能远害。”(《玉诠》)

此外,贵己之生,必先贵他人之生;贵人之生,必先贵万物之生。因此对于万物而言,就是要尊重生命、善待万物。这既是大道至德的体现,也是做人与修道的根本。《三天内解经》解释“道”的时候说:“真道好生而恶杀。长生者,道也。死坏者,非道也。”《素履子》解释“仁”的含义,以“好生恶杀”为首,“或救黄雀,或放白龟,惠封于伤蛇,探喉于鲠虎,博施无倦,惠爱有方。春不伐树覆巢,夏不燎田伤禾,秋赈孤寡,冬覆盖伏藏,君子顺时履仁而行,仁功著矣。”而正是因为秉持这种思想,元代丘处机才会万里西行、一言止杀。

作为一种古老的智慧,道教的“贵生”思想同样具有时代价值。

“贵生”思想强调生命是相互依存的共同体,万物在一个共同的天地之中相互连接、协同发展。人与万物都是“各受一气而生”,在本性上是同一的。因此,人类应当以平等的态度来看待万物:尽管人为万物灵长,具有强大的主观能动作用,但是并不能以人类为中心,而是要承认地球上的一切生命都有自存发展的权利。这些思想主张与现代生态伦理学的观点不谋而合,具有一定的理论借鉴意义。

“贵生”思想尊重生命、保护生命、戒杀止兵的理念,已经超出了宗教的范畴,成为一种极具现实意义的解决处理社会问题的方法。随着科技发展,战争的危害尤其巨大,道教“贵生”思想也显得尤为重要。

“贵生”思想所包含的道教养生学,具有长达几千年的应用实践,对于我国传统医药学的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尤其是其心理、生理方法兼用,以达到形神兼养的思想,在很多方面已经为现代心理学、生理学、医药学所肯定。挖掘与普及传统的道教养生学,服务当代社会,对于促进全民健康、焕发古老道教的现代活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是展现道教文化当代价值、推动道教中国化的有效途径。

道教“贵生”思想提供了一种有益的经验。对此给予现代意义的解释和发挥,淬炼其中的优秀成分,面对现代语境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对于当今社会的发展、助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有莫大裨益,值得深入研究挖掘。

作者:夏静东 浙江宁波灵宝堂,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2日 下午5:31
下一篇 2022年4月13日 上午8:5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