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永乐宫壁画中的道教服饰

道家微信公众号

Taoist Costumes in the Frescoes of Yongle Palace in Yuan Dynasty

除了史籍上的文字记载外,历史上道教服饰最为直观的表现,当属历代的道教壁画。元代永乐宫壁画是现存规模最大、保存完好的道教壁画,其中的人物形象各具特色,人物服饰更是丰富多彩,为后人了解当时的道教服饰文化提供了直观的资料。

道教服饰是指道教徒的衣着穿戴,又称“法服”“道服”。早期的道教服饰并没有严格的规定,据《历世真仙体道通鉴》记载,道教的服饰制度由南朝陆修静创立:“修静立道士衣服之号,月帔星巾,霓裳霞袖,十绝灵幡,于此著矣。”道教服饰按照受戒、修行等不同的层次,如同社会“朝服”一样分成各种“品秩”。陆修静《陆先生道门科略》云:“道家法服,犹世朝服,公侯士庶,各有品秩,五等之制,以别贵贱。”对于每一品秩的服饰都有具体制作规定,所谓“夫巾褐裙帔,制作长短,条缝多少,各有准式,故谓之‘法服’”。道教完整的服饰制度一直到南北朝末期才逐渐形成。

除了史籍上的文字记载外,历史上道教服饰最为直观的表现,当属历代道教壁画。尽管道教壁画中的场景大多为道教对于神仙世界的描绘,但是其画面内容却并非完全源自想象,而是来源于生活。本文以山西永乐宫壁画为例,对此进行简略探讨。

永乐宫位于山西芮城,壁画绘制于元代,是现存规模较大、保存完好的道教壁画之一,是中国道教壁画乃至中国美术史上的经典巨作。壁画中的人物形象各具特色,人物服饰更是丰富多彩。永乐宫壁画所描绘的人物,既有各种神仙,也有儒生、道士。而壁画所描绘的道士服饰,为后人了解当时的道教服饰文化提供了直观的资料。

永乐宫壁画中最为精彩的部分,当属三清殿的《朝元图》。这铺壁画描绘了道教诸神朝拜元始天尊的场景,除了各种神仙像之外,也有一些道士的形象。由于壁画描绘的是隆重的朝拜典礼,因此画面中的道士穿着皆为正式法服,肥大宽松,多为直领;主要为对襟、无袖披,用金丝银线绣有各种吉祥图案。如侍立在南极长生大帝四周的道教真人,有的身着青色无袖长方形披巾,上面绣有仙山、星辰的纹样;有的内着中单,外着交领左衽大袖衫,衣领和袖口镶有金色缘边,下着朱裳,上围蔽膝,腰围革带,外面还披着朱色青边披巾。所持的随件主要有金莲花、笔、如意、扇、拂尘等。壁画对于道教服饰的描绘有很多艺术加工的成分,但还是大致表现了当时道教法服的形态。

实际上,尽管壁画中的神仙像服饰主要是依据帝王的冕服或者朝臣的公服等世俗礼服变化而来,但也融入了当时道教服饰的元素,比如作为服饰点缀的八卦、仙山、如意等道教吉祥图案。

元代永乐宫壁画中的道教服饰
永乐宫纯阳殿《帝君神游显化图》(局部)

相对于三清殿壁画描绘的诸神朝拜场景,纯阳殿壁画所描绘的则更为生活化。纯阳殿壁画的主体是《帝君神游显化图》,描绘了道教神仙吕洞宾从降生到成仙度人的故事,画面极具生活气息。

在这铺壁画中,吕洞宾头戴华阳巾(一种前后都有披幅的头巾样式),身穿普通道袍,交领左衽,衣袖、下摆以及领口位置缀有黑边,同时配以垂绦系腰,推测这应该是当时道士的常服样式。重阳殿内的壁画以连环画形式描绘了全真祖师王重阳从降生到度化七真人成道的故事,画面中王重阳的道袍也应为写实描绘。

道教服饰在不同时代基本保持了一种延续性。例如,纯阳殿壁画中五位道童的服饰,只是与宋代的道服“小有同异”,而与明代道童的服饰基本一致。(参见沈从文:《中国古代服饰研究》)

尽管世俗服饰随着时代的发展日新月异,但道教服饰却没有太大的改变。当然,道教服饰的制作规格在不同道书中的记载会略有不同,道教不同派别的服饰也有所不同,不过在整体上并无太大差异。因此,明代朱权编撰的《天皇至道太清玉册》说:“古者衣冠,皆黄帝之时衣冠也。自后赵武灵王改为胡服,而中国稍有变者,至隋炀帝东巡便为畋猎,尽为胡服。独道士之衣冠尚存,故曰有黄冠之称。”这一点在永乐宫壁画中也有所体现。比如,南北朝时期规定道士法服的基本形制是“上著褐,下著裙(裳),外罩帔”,其特点就是“长裙大袖”,而这些形制在永乐宫壁画的描绘中依然如是。

永乐宫壁画描绘的道教服饰,在一些细节上也不失时代特色。比如,纯阳殿壁画中吕洞宾的服饰全部用白色敷染,这主要源自元代“尚白”的习俗;三清殿壁画中的神仙服饰以左衽为主,这是元代在定主中原、确定服饰制度之前的一种服饰传统,这些都与后来的道教服饰不同。

永乐宫壁画题材广泛,规模宏大,不仅是中国道教艺术的瑰宝,也是对中国古代生活的生动记载,值得深入研究和探索。

作者:上官玮玮 西安工程大学服装与艺术设计学院,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2日 下午5:08
下一篇 2022年4月12日 下午5:2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