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运河与宗教文化”系列之六 清音袅袅绕清波 古盐运河畔道教音乐的传承与创新

道家微信公众号

基金:2019年度江苏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一般项目“泰州盐运河畔道教音乐的传承与创新”(编号:2019JA1966)阶段性成果;

Clear Sounds Linger Over the Clear Waters: The Inheritance and Innovation of Daoist Music along the Ancient Canal for Salt

作为泰州名副其实的母亲河,古盐运河不仅繁荣了泰州经济,

也丰富了泰州文化,给泰州留下了如古乐这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泰州古乐源于道教音乐,同时融入了昆曲和民间音乐的精华,表达着一方百姓对生命的感悟。

古盐运河是大运河的支线,位于苏中门户泰州境内。早在秦汉时期,泰州(古称海陵)已成为神仙方术流行之地,吸引了一批批好道者来此修道。东晋时,出现过著名的“海陵十仙”。唐宋以后,随着道教的兴盛,道教音乐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明清以来,在沿袭旧制的同时,融入昆曲和地方民间音乐的精华,从而形成了独特的泰州古乐。

古盐运河又称泰州运盐河、通泰运盐河、老通扬运河等,系西汉文景年间由吴王刘濞动员民力开凿,贯穿扬州、泰州、南通三地。京杭大运河开通后,古盐运河连接上了这条大动脉。从唐至清1000多年间,国家财政有30%至50%的盐税征自泰州运盐河,被誉为“天下盐赋,两淮居半”。

作为泰州名副其实的母亲河,古盐运河不仅繁荣了泰州经济,也丰富了泰州文化。北宋时期,泰州道乐发展到了鼎盛时期。在《书海陵滕从事文会堂》的诗章中,范仲淹曾写下:“东南沧海郡,幕府清风堂。诗书对周孔,琴瑟亲羲黄。君子不独乐,我朋来远方。言兰一相接,岂特十步香。德星一相聚,直有千载光。道味清可挹,文思高若翔……”酬唱应答之间,可以想象当时泰州道乐的昌盛。

景祐二年,朝廷诏令全国各地官员推荐通晓乐律之人,范仲淹首先想到了与他在泰州文会堂唱和的胡瑗,此人“长于音律,能晓古乐”,经范引荐入京,参订声律,制作钟磬,更定雅乐。并与阮逸合作撰就了《皇佑新乐图记》三卷。这是现存最早的乐理著作之一,对研究我国古代音乐理论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此外,宋徽宗时期,泰州人徐守信也曾三次被召赴阙,长期驻上清储祥宫,以备问道赏乐,赐号“虚静冲和先生”。这位艺高道深的使者不但带去了南曲,也把宋徽宗编写的多首道乐带回去了泰州,如《步虚辞》《白鹤赞》《太清乐》等。

千年运河,流淌的不仅是水流,更是绵延不绝的文脉。泰州古乐在沿袭传统道曲的基础上,广泛吸收和应用了苏北地域流传的俚曲小调、民歌、道情、淮扬地方戏曲中常用曲牌和锣鼓点子等,这些音乐经过艺人和道士的改编充实,变奏处理,以及道乐法器铃、鼓、木鱼、钟、磬等的加入,变得既清逸脱俗,又粗犷雄浑,如《梅花三弄》《孟姜女》《下盘棋》《哭七七》《叹五更》《芦江怨》《满江红》《苏武牧羊》等。其中,锣鼓乐与吹打乐是泰州古乐一大亮点,它贯穿音乐全过程,统一节奏,画龙点睛,配合吹唱,渲染情绪。时而鼓声震天,气势磅礴;时而丝竹雅奏,余音绕梁。这种把吹奏的高扬低调、打击的轻重缓急与道教信仰的赤诚意念紧密结合的音乐,不但渗透着天人合一的境界和人们的审美情怀,更表达了百姓的生活状态与喜怒哀乐,实现了一方音乐启迪一方心灵的目的。

“大运河与宗教文化”系列之六 清音袅袅绕清波 古盐运河畔道教音乐的传承与创新
泰州古乐是泰州传统的民间音乐,它起源于泰州地区的道教音乐、教坊音乐、南方昆曲、江南丝竹和泰州民俗俚音,地域特色鲜明,演奏风格别致,它既有北方音乐的刚烈之音,又有南方音乐的柔美之韵。

明朝初期,朱元璋打败了张士诚,苏杭一带曾经支持过张士诚的所谓三教九流的罪民,纷纷被遣送到苏北地区。在这些人中有文人学者,有僧人道士,他们的到来,将江南丝竹和昆曲文化与泰州道乐实现了有机融合。昆曲的传入,让部分演奏水平精湛的道教高功有了展示平台,他们经常受邀到各大家班传授器乐演奏技能,与此同时也将昆曲腔应用于道乐之中。据考证,当时仅海陵城内家庭乐部就有六家。如《泰州志》里记载:“俞氏家族是明永乐年间俞兴一从苏州迁泰州北关外。”俞氏家族是当地的名门望族,曾有乐部百余人,被孔尚任称为“粉白黛绿不知数”。

随着昆曲的盛行,结束了泰州道乐无曲谱记载的历史。这主要得益于宫观里的部分高功借鉴了昆曲演奏中记录的指位谱,这就有了泰州古乐曲谱——工尺谱。如《将军令》,原本是来自江西龙虎山正宗的传统道乐,进入泰州后成了泰州古乐而采用当地的线谱——曲线记谱法。直到新中国成立前,部分艺人还延续着这一古老的记谱方法。

千百年来,承载了盐税文化、宗教文化、水利文化的古盐运河与泰州人的生活息息相伴。泰州古乐也始终流行在广大群众中间,这种天籁之音不但悦耳动听,而且唱词直接表达着人们对生命的感悟,故长期协调着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为一方百姓提供情感安慰。

在乐器方面,泰州古乐以传统乐器为主,一般有板胡、革胡、扬琴、琵琶、三弦、大小唢呐、阮、笙、箫、管、笛等;辅以打击乐与法器,一般有星(碰铃)、汪(圆形平面小小锣)、钗(薄皮钗)、锣、鼓、钟磬、响板、碰钟、铛子、铙钹等。在曲目方面,有偏演唱的,如古昆腔、扬泰地方曲调、盐淮地方曲调、传统民歌、山歌、号子等;也有偏演奏的,如来自道教的“将军令”“破阵子”“水龙吟”“耍孩儿”“西板”“游最仙嬉”等。

泰州古乐在旋律、主奏、伴奏中虽有一定的程式和章法,但涉及祭祀礼仪、道场规范的内容较多,故依旧保持着道教音乐的痕迹。看道场听音乐犹如看一场折子戏或听一场音乐会。活动中道士们不但身着道袍,手持法器,翩翩起舞;而且有独唱、对唱、齐唱、鼓乐、吹打乐和器乐合奏等多种音乐表演形式。

在泰州,古乐表演主要集中在以下情境。一是道教节庆活动,如每年农历二月十五日老子诞辰,全城道士都会集中摆设道场,奉诵老子《道德经》;农历正月初九玉皇诞辰、农历四月十四吕祖诞辰、九月初一斗姥诞辰,各奉祀道观也分别作斋醮礼拜。二是清末世居泰州地区的殷实富户和盐商官僚阶层,每逢生辰喜庆,婚丧嫁娶,乃至烹茶、饮酒、宴客、消闲等,都要邀请道观中的名乐师或民间艺人为主家服务。三是居民家做经忏、讽诵。经忏分斋醮和焰口两大类,过去,稍富裕的人家,都好延请道士打斋醮、放焰口来超度亡人,至今泰州还流传着“一醮抵三斋”的俗语。

千百年来,古盐运河不仅留下了有形的遗迹,也给城市留下了如泰州古乐这样的众多非物质文化遗产。当前,泰州市正在推动非遗表演进街区,以茶馆、书场、传习社、艺术沙龙等形式,展演泰州古乐等传统文化艺术,助力建设独具魅力的古盐运河文化带。

作者:高菲菲 泰州学院音乐学院,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2日 下午4:48
下一篇 2022年4月12日 下午4:5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