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处机与全真道的医学养生思想

道家微信公众号

Qiu Chuji and Quanzhen School's Ideas on Taoist Medicine and Health Preservation

古代巫、医不分,起源于神仙方术的道教重生、贵生、乐生,追求长生不老,形体不朽。故其宗教理论与中医学理论有着密切的联系,可谓同源同旨。

金元时期,我国道教逐渐整合为两大教派——一是由张道陵后世子孙掌教的正一道(又称正一派),一是由王重阳所创的全真道(又称全真派)。全真道在王重阳的弟子丘处机掌教时走向全盛,掌管天下道教,是一个注重修炼且儒释道三家合流特征明显的道派,在继承了中国传统道教的养生体系以外,还将内丹炼养思想加以重新整理和发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医学养生文化。这些养生思想与方法在当今社会依然具有普适性。

性命双修动静相合

当今的医疗科学技术已经向世人证明了精神对于肉体健康的巨大影响,也就是说,心理健康同身体健康一样不可忽视。

丘处机与全真道的医学养生思想
《烧药图》(局部)明唐寅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丘处机与全真道的医学养生思想
《烧药图》(局部)明唐寅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性命双修是全真道的重要宗旨,吸收了禅宗“明心见性”的思想。“修性”实为修养精神的功夫,要收降心念,做到心念寂定,对境不染;“修命”则在于运用一系列的保健养生方式修养身体。其主旨要求炼神与养形相结合,二者缺一不可。且全真道的主流是先性后命,正所谓“三分命功,七分性学”,修命为辅,修性为主。肉体的健康长寿是为了最大限度地保证精神超越,体解大道。道教的养生基础是元气论,气乃生命之本。早期道教经典《太平经》中说:“然天地之道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守气而不绝也。故天专以气为吉凶也,万物象之,无气则终死也。子欲不终穷,宜与气为玄牝,象天为之,安得死也。”修道的人只要效仿天地,守气不绝就可长寿。故道教常用导引术,通过“气”在全身上下的流通调和来实现治病防病,强身健体的目的。而导引又有动态和静态之分,动态导引也即形体导引,例如五禽戏、太极拳等;静态导引实为意念导引,如周天功法、内视、存思等。

全真道进而认为,养生要坚持“动静得其中”。王重阳一方面提出修命要动静相宜:“凡有动作,不可过劳,过劳则损气;不可不动,不动则气血凝滞。须要动静得其中,然后可以守常安分。”另一方面也讲修性要“理性如调琴,弦紧则有断,慢则不应,紧慢得中,琴可调矣。则又如铸剑,钢多则折,锡多则倦,钢锡得中,则剑可矣。调炼性者,沐此二法,则自妙也”。在王重阳看来,无论是以动养形还是以静炼性,都必须坚持“动静得其中”的原则。炼养精神与修养形体缺一不可,动静相宜,秉持中道,方为养生之道。

节欲为本防病为上

全真道高道辈出,得道之人皆有自己独到的养生心得。然其中论述养生之道最为系统、详尽者,当首推丘处机。

丘处机曾先后向当时的最高统治者金世宗与成吉思汗宣说养生之旨。金大定二十八年(1182),丘处机在金太宗召见其询问养生之理时说:“惜精全神,修身之要,恭己无为,治天下之本,富贵骄淫,人情所常,当兢兢业业以自防耳。诚能久而行之,去仙道不远。”

元太祖十四年(1219),成吉思汗召请丘处机,丘处机亦适时宣说全真养生之道:“学道之人,知修炼之术,去奢屏欲,固精守神,唯炼乎阳,是致阴消而阳全,则升乎天而为仙,如火之炎上也。其愚迷之徒,以酒为浆,以妄为常,恣其情,逐其欢,耗其精,损其神,是致阳衰而阴盛,则沉于地为鬼,如水之流下也。”

丘处机强调,若想长生,首要之处便是节欲。世人恣情于声、色、味、情的种种欲望之中,则散气伤身;学道之人懂得节制,以恬淡为美,则能固精守神,永享天寿。他还以君权神授的理论劝谏成吉思汗,说成吉思汗是“皇天眷命”,作为天人下凡的皇帝在世期间更要清静节欲,以求早日复归仙位。“省欲保神”只是做到了一半,要真正的得道成仙,还必须“外修阴德”,即“恤民保众,使天下怀安”。丘处机所大力提倡的节欲观念既是对道教传统清心寡欲思维的继承,也包含了儒家克己、内省、仁政等思想。

节欲最直接的好处就是有效预防疾病。道家一直都有“治未病”的思想传统,即防病为上,疗病为下。《黄帝内经·素问·四气调神大论》载:“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任何疾病的出现都是从“未病”到“已病”,由萌芽状态逐步发展为无药可救。高明的医生善于将疾病消除在尚未发展成大病之前,而高明的个人则善于运用节欲养生的方法保健身体,防病患于未然。这一思想也逐渐为世人所认可,成为养生之道中的金律。

顺其自然因时制宜

“天人合一”的整体健康观是道教医学养生的思想基础,当人的行为与自然环境不和谐甚至发生冲突时,往往会导致各种疾患的出现。故道教倡导人要顺应自然、四时摄养。全真高道丘处机精通传统中医学理论,重视中医药在修道养生中的作用。他的著作《摄生消息论》,是其毕生养生思想的结晶,也代表着整个全真道养生思想体系的成熟。该著作以因时制宜为原则,围绕四季气候变化,从饮食起居、防病疗病等各方面对养生之法做了详细阐述——

春三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丘氏以为,人应“夜卧早起,广步于庭,被发缓行,以使志生……不可顿去棉衣”“当春之时,食味宜减酸益甘以养脾气……”丘处机认为人要顺应春季的和暖生发之气,早睡早起,慢走以舒散筋骨。且春季是养脾气的好时机,不可贪酸伤脾。春季减衣也需缓缓图之,骤然去衣会使身体一时无法适应外部环境变化,伤风感冒。

夏三月,暑火当令,丘氏以为人“虽大热,不宜吃冷淘冰雪、密冰、凉粉、冷粥”。主张“每日宜进温补平顺丸散,饮食温暖……贪凉兼汗身当风而卧多风痹”。夏季炎热,但贪凉伤身,饮食仍应温补为主,不可发汗当风而卧。邪风侵体,后患无穷。且“当夏饮食之味,宜减苦增辛以养肺”。春季养脾,夏季养肺,养肺饮食不可苦寒。

秋三月,主肃杀,丘氏主张“夜卧及平旦时,叩齿三十六通,呼肺神及七魄名,以安五脏”。秋季万物趋于萧肃,人体五脏亦应归于安宁状态。在饮食上“当秋之时,饮食之味,宜减辛增酸以养肝气……宜食麻以润其燥不宜吃干饭炙烛”。秋季应护肝,肝脏喜酸恶辛。又因秋天气候干燥,饮食上应多食温润之物平顺燥气。且“秋间不宜吐并发汗,令人消烁,以致脏腑不安”。秋季再出大汗会使趋于安宁收敛的脏腑再生波澜,损耗元气,于身体无益。

冬三月,天地闭藏,水冰地诉。丘氏以为人“宜服酒浸药,或山药酒一二杯,以迎阳气”。冬至之后天地阳气渐升,人体也应少服酒水以驱寒生阳。丘氏主张冬日“饮食之味,宜增苦以养心气”。冬季宜养心气,心喜苦,故饮食上可以适当增加苦味之食。此外,还要“切忌房事”,以保全肾水。肾为先天之本,冬季过行房事损耗肾水,对身体的危害不可小觑。

全真道在继承道教传统养生体系的基础上,融会贯通儒释道三家,更开拓出性命双修、因时制宜等独特的养生思想与方法。丘处机的四时养生法等养生思想蕴含深切的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思想,简便实用,实操性强,对于现代人们的养生保健亦有重要借鉴意义。因此,我们可以说,深入研究全真道的医学养生文化,以科学的态度、理性分析的视野学习其富含科学道理的养生知识,古为今用,对于现今人们健康水平的提升大有裨益。

作者:马越 南开大学哲学院,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2日 下午4:44
下一篇 2022年4月12日 下午4:5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