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柳江流域水族原始宗教信仰的生态意蕴及时代价值

道家微信公众号

The Ecological Implication and Contemporary Value of Shui Ethnic Religion Duliujiang River Valley

作者单位:黑龙江大学哲学院 共青团贵州省三都县委

都柳江是我国珠江水系上源重要河段,沿途少数民族众多,这些少数民族中有相当一部分群众信仰原始宗教,其信仰历史悠久且气氛浓郁,充分挖掘宗教信仰在促进改善生态环境上的积极作用,对于治理沿线生态环境,保护生物多样性所发挥的积极作用不容小觑,其中特别是水族,其长期在都柳江流域生产和生活中所保持的原始宗教信仰值得发掘和研究。

都柳江流域水族原始宗教信仰的生态意蕴及时代价值
网络配图

水族始于殷商时期,融入了百越文化,水家人喜择水而居,有着特有的语言(水语)、文字(水书)、历法(水历)和独特的水文化,距今已有四千多年的历史。水族信奉多神,并相信万物存在灵性,集中表现在图腾崇拜、自然崇拜、祖灵信仰崇拜,这都属于原始宗教特征。水族原始宗教信仰精神所蕴含的“万物和谐”生态理念不仅为保护都柳江流域生态环境筑起了天然的水家屏障,更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一剂水家良方。

一、研究缘起

近年来,宗教与生态关系成为学界关注的热点,特别是就进一步发挥少数民族地区独特的宗教信仰在生态文明建设中的作用来消解人类对生态破坏的相关研究可谓意义深远。都柳江是我国第二大河流的珠江水系上源重要河段,沿线少数民族聚居较为集中,依然保持着原始宗教信仰,信仰氛围浓郁,这条河流的发源地位于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独山县,经三都水族自治县流经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最后汇入广西柳江干流,全长三百余公里。沿线生活的人们以水族、苗族、侗族为主,以山地农业为主要经济类型,他们生活静谧而独特,生产生活方式简约而质朴,其思维方式和行为习惯都与当地的原始宗教信仰有着密切的联系。20世纪下半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将都柳江沿岸定义为:亚洲仅存的两个保存较为完整的千年民族生态链。水族是一个神秘的民族,距今约有四千年的古老历史,它不仅有着自己的语言、文字、历法,还有着独具特色的原始宗教信仰,宗教文化在水族群众社会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宗教的情感体验和道德规范甚至已经内化为一些水家人的思想习惯、价值取向和行为方式,具有深远的社会影响。原始宗教信仰中所蕴含的“万物和谐”的观念一直影响着水族的生态环境观,是调整水族人与自然关系的重要规范,水族生产生活中的各种宗教禁忌形成了水族特有的自然观念。

二、都柳江流域水族原始宗教信仰的生态意蕴

水族是殷商的后裔,“百越”“苗”是历史对她的统称,清代中叶改称为“水家苗”,新中国成立以后,称为“水族”。在历史长河中,水族原始宗教信仰所信奉的神灵约七八百个。水族对原始宗教信仰的划分主要分为三大类别:图腾崇拜、自然崇拜、祖灵信仰。水族人对这些不同神灵参拜祭祀,透过这些原始宗教信仰折射出浓厚的“万物和谐”的生态意蕴。

(一)图腾崇拜的生态意蕴。

鱼儿是水族人图腾,水族人称他们是鱼儿的后人。据水族神话《人类起源》记载,鱼儿是水族的救命恩人,在一场洪荒浪里是鱼神托起水族祖先免于灾难,从而保护了水族,水家人从此与鱼儿结缘,鱼儿在水族文化中始终扮演着吉祥美好的寓意。水族人相信,鱼儿机灵聪敏,繁殖力强,他们想借助鱼旺盛的生殖力来繁衍种族,水家新生儿多起名鱼宝(男孩)和虾宝(女孩)。按照水家人习惯,每逢都柳江流域鱼虾繁殖时节实行“时禁”的传统,若是有人到河里撒网捕杀,将受到族胞惩戒。同时,他们一直保留着延续着千年的“稻鱼共存”文化传统。“稻鱼共存”顾名思义就是稻田里养鱼,一来鱼儿可以吃稻田的微生物和稻花,二来鱼儿排放的粪便是稻田最好的有机肥料,“稻鱼虫草互赢”循环养殖模式,延续了数千年之久,并成为水族当地脱贫奔小康的一个朝阳产业项目。这种尊重自然、敬畏自然的千年“共生”做法在一定程度上有效地缓解了都柳江沿河流域的生态环境,同时避免了滥用农药导致的水污染,尊重自然,追求万物和谐的水族文化极大地保护了都柳江的生态平衡和物种的多样性。

(二)自然崇拜的生态意蕴。

水族人崇拜树木、巨石和山川河流,具有“物物平等”的思想。他们认为人和自然万物都具灵性,将大自然中的岩石、大树、土地等均视为人们的保护神。如在都柳江畔的三都水族自治县,就存有千年的古榕树和古茶树。古树不仅在水族风情街成为当地“地标”,更是水族人的“风水树”,水族人相信,树木有神灵,他们爱护先人种植的这些“风水树”,并深信能给全族和个体带来幸福和好运。又如,都柳江沿线水族人家路旁常有巨石矗立,有巨石则必建有岩石神棚。水族人通常把多病的孩子“过继”给石头,经常起名为“石佑”“石保”等等。水家祭祀岩石称为“拜霞”或者“敬霞”。通常在阳历六月份前后(按照水书上的水历推算大约在水族水历的九月份前后)晨日或者酉日,霞节这一天是求雨的好日子。“敬霞”多在稻田或者水井河边进行,因都柳江流域多为喀斯特地形,人们很自然地把泉水或溪流作为石头的灵魂之所。这些自然崇拜皆渗透着水族人民浓厚的“物物平等”的生态思想,不论他们出于何种目的,在一定程度上为都柳江筑起了良好的生态屏障。

(三)祖灵信仰的生态意蕴。

水族是一个泛神的少数民族,以祖灵崇拜最为普遍。水族节日众多,基本每月均有民族节日。以传统的“卯节”为例:水族“卯节”又称古老的东方“情人节”,通常在水历的九月份左右卯日举行,当天要举行盛大的祭祀活动,包括祭祖和祭田。大多数水家人采取家庭祭祀和寨子集体祭祀方式,通常分别由家族长辈、村寨子长老或者鬼师主持,活动有着严格的要求。如祭田通常由身穿节日盛装妇女手持巴蒙叶子草虔诚地插在稻田并默默祈祷,以此方式感谢祖先、感恩天地自然的馈赠。另外,水家祖坟地有“坟山树”的讲法,坟地的树木神圣绝不允许破坏,他们相信,这是一种神灵的化身,大家自幼受到这种思想的熏陶,即使因为现实生产生活的需要也绝不可轻易砍伐“坟山树”,砍伐就意味着对祖宗的不尊重,势必招致寨子上下的讨伐。祖灵崇拜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保护自然的积极作用,体现了水族人民人与自然万物和谐相处的生存之道。

三、水族原始宗教信仰的时代价值

“万物和谐”是水族原始宗教信仰中的核心思想,原始水族先民因认知能力有限产生了对自然现象的恐惧,如今已转化为水家人对生命及万物的一种积极态度。在水族人长期依水而居的生产生活中,他们对河流生物的捕捞、对沿线森林植物的砍伐、对都柳江流域石沙的开采,仅只追求满足生产生活的最低要求,不逾越生态环境红线,时刻保持都柳江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尊重客观规律,相信物物平等,力促万物和谐共处。当人们走上了物质中心主义的歧途时,让我们不得不停下脚步重新审视人与自然的关系:并不是“主治客”的中心主义自然观,也不是“主客二分”“代治”自然观,也许是一种类似水家原始宗教信仰所折射出的“万物和谐”自然理念。信仰虔诚的水族人相信一切物质都有生命,所以对待自然万物山水河流如对待亲人一样。这种物我平等及万物和谐的价值观正是一剂生态保护的水家药方。

总之,水族原始宗教信仰蕴含着朴素的万物和谐平等的生态观念,已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如今的水族人民的生产生活,并成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可持续发展的生存之道,既符合民族发展的需要,在某种意义上又符合人类的发展。原始宗教信仰的生态环境观和习俗已深入水族人心,素朴的观念显现着水族人的生产生活智慧结晶,继承传统生态文化并经过不断挖掘,必将随时代的演进而涌现出无限的实践与精神价值。

作者:曲世闻,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2日 下午4:29
下一篇 2022年4月12日 下午4:3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