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道教音乐的图像展示 以山西汾阳圣母庙壁画为例

道家微信公众号

An Illustration of Daoist Music in Ming Dynasty: Mural Painting of Our Lady in Fenyang, Shanxi Province

在乐史资料中,只有音乐图像资料贯穿整个音乐史,是时间序列较为完备的资料系统,可以揭示许多史籍语焉不详的细节,弥补其他资料的不足,对于古代道教音乐史研究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明代道教音乐的图像展示 以山西汾阳圣母庙壁画为例
山西汾阳圣母庙明代壁画(局部)

音乐是听觉的艺术。但是在19世纪末留声机发明之前,音乐史是没有音响资料的;而在公元之前,甚至没有贮存音乐音响信息的乐谱资料。音乐又是抽象的艺术,同样也不适于用文字来记录描述。因此,在录音技术和完备的记谱方法产生之前的音乐史,被人夸张地称为“无对象的历史”。

因此,音乐史的研究,除了“音乐声响”之外,还需要“乐谱”“乐器”“乐典”(关于音乐的文字文献)“乐像”(音乐图像)“乐俗”(音乐民俗)等的资料补充。而在这些乐史资料中,只有音乐图像资料贯穿整个音乐史,是时间序列较为完备的资料系统。它可以揭示许多史籍语焉不详的细节,弥补其他资料的不足,因此音乐史的研究,特别是乐器史的研究,特别重视音乐图像资料,这就是“音乐图像学”(Musikikonographie)。

道教音乐发端于古代巫觋的祭祀歌舞,历史极其悠久;在长期发展过程中,道教音乐又不断吸纳、融会各种音乐元素,来源多端,因此对于古代道教音乐史研究,音乐图像学的作用就更为明显。

在道教早期经典《太平经》中,就有用画像来描绘神仙的记载。唐人崇奉道教,故道教壁画也十分兴盛;宋代是道教壁画发展的鼎盛时期,不过现存唐宋时期的道教壁画已经很少。元代道教壁画在中国美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它继承了唐宋遗风,山西芮城永乐宫壁画最为著名,其中就有众多的音乐图像;而存量最多的道教壁画属明清时期,其中记录的音乐图像也最多。

其中,绘制于明嘉靖年间(1522-1566)的山西汾阳圣母庙壁画,工笔重彩、沥粉贴金,具有极强的艺术性,为明代道教壁画之珍品。壁画分东壁“迎驾图”、西壁“巡幸图”、北壁“燕乐图”三个部分,既互相连接而又各自独立,彼此呼应、浑然一体,描绘了后土圣母在众神的簇拥下巡幸的场景。尽管壁画描绘的是道教的神仙世界,但是众神仙的冠冕、服饰、华盖等等的形制,以及画面形象的排列形式等方面,实际上是对当时道教仪式的艺术表现,体现了儒家的礼制思想,反映了当时道教与儒家思想融合的趋势。

圣母庙壁画也描绘了很多音乐场景,为我们研究明代道教音乐的多元构成提供了图像资料。其中的音乐图像生动反映了道教音乐对“宫廷音乐”的融会,以及当时道教“仪仗音乐”的特色。

北壁的“燕乐图”,描绘的所谓“燕乐”,就是隋唐之后宫廷在祭祀之外使用的音乐。宫廷燕乐与道教音乐关系密切:道教音乐早在唐代就被纳入宫廷燕乐系统,受到燕乐的影响。道场中常用的道教音乐如《步虚声》《九仙道曲》《寿乐》等曲就是属于燕乐体系。(参见王小盾:《唐代的道曲与道调》)而圣母庙的壁画则生动表现了演奏时的场景。

壁画描绘了两组乐伎:一组演奏的乐器为笛、笙、筝;另一组则为琵琶、三弦、拍板。此外,还描绘了一个大型乐队,乐伎分别拿着琵琶、横笛、拍板、筝、笙、胡琴等乐器。

从壁画中的描绘而言,乐器主要是管弦类。事实上,这类乐器所奏出的音乐会给人一种柔和清雅的感受,适合道教音乐的演奏。这些绘画与现实情况相符,壁画中所描绘的乐器,尤其是胡琴,至今仍为山西许多地方戏曲乐队演奏时最为常见的。

圣母庙壁画还表现了当时道教仪仗音乐的状况。在东壁“迎驾图”和西壁“巡幸图”中,描绘了历史上“仪仗鼓吹(骑吹)乐”的场景:骑吹仪仗以对称的两组,分列于队伍的前方;右侧的一组,分别吹奏唢呐、长尖,此外则有一名乐伎紧随先行官,吹奏号筒。左侧的一组除了吹奏唢呐、长尖,还有一人敲打马背同鼓。

而在北壁“燕乐图”中,在西次间壁画的最前列,有2名乐伎相对吹奏笙、箫,而宫女分别手捧棋盘、古琴、玉酒和奁盒跟随其后;在亭子里也有两组人物,5名乐伎组成的小乐队,分别弹奏琵琶、拍板、三弦等乐器,宫女和侍吏抬着放有金钟的玉案、抱玉琴跟随其后。东次间的壁画主要以乐队演奏为主,最前列的3名乐伎分别执琵琶、拍板和玉笛,其后紧随5位宫女,分别捧古琴、卷轴、阮咸、拍板及宝盒等物;乐队中部有9人,前三人手捧酒盏、慧灯和金钟,其余6位则分别执笙、琴、瑟、琵琶、阮咸和板胡等弹奏前行。这些壁画所描绘的场景,其实也是道教仪仗音乐中常见的形态。

道教在举行“罗天大醮”“周天大醮”等大型祭祷活动时都有类似的迎神典礼,以迎请醮会上供祀的罗天诸神降驾;而道教各种升座等重要典礼中,也有类似的仪式。圣母庙壁画所描绘的场景其实并非臆想出来的,而是对明代道教活动的一种反映。这些仪式的举行过程,将皇家与民间、政治与宗教、神圣与世俗的元素融会在一起,体现了道教包容的智慧。道教音乐也是如此——它在发展过程中汲取了宫廷音乐和仪仗音乐的元素,同时赋予道教文化的色彩,将其转化为独具特色的道教音乐。

“音乐图像学”是一门相对独立的学科,我们对于“音乐图像学”作为乐史资料的重要价值还认识不够;而壁画中的丰富音乐图像,很多至今还未能充分加以利用。相对于其他的音乐资料,古代壁画中的音乐图像资料数量巨大,极具价值。在壁画的长卷中领略、感受音乐发展的历史,值得深入研究和探索。

作者:邱玥 上海大学音乐学院,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2日 下午4:03
下一篇 2022年4月12日 下午4:1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