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纸影戏 融合民间信仰的综合艺术

道家微信公众号

基金:教育部人文社科青年项目“长沙地区纸皮影纹饰谱系研究”成果,项目编号:18YJC760013;湖南省哲学社会科学重点项目“湘东地区皮影艺术口述史研究”成果,项目编号:18ZDB003;湖南省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项目“湘潭纸影戏的学校传承与创新研究”成果,项目编号:XJK20CTW010;作者单位:长沙师范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

Xiangtan Paper Shadow Plays:A Visual Art Blended with Folk Beliefs

湖南民间信仰和祭祀神灵的仪式是湘潭纸影戏赖以生存的土壤,观看影戏表演是民众社会生活的重要部分。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传统影戏艺术将随着社会需求和文化土壤的变迁不断调适与嬗变,在矛盾与冲突中迸发新的生命活力。

影戏在湖南省一直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据资料记载,其兴盛时期,从事影戏表演的湖南艺人超过1400名,各地市活跃着近500个影戏班。(何迪明:《湖南影戏》)“湘潭纸影戏”是其中的卓异代表,据传承人吴升平口述,他曾一年表演200多场影戏,场场爆满。虽然如今影戏已不复当日盛况,然而在湘潭响塘、茶恩寺、云湖桥、石鼓等乡镇及邻近地区,依然有不少群体对影戏表演情有独钟。

究其原因,用皮影戏“酬神还愿”是当地民间的习俗。湖湘为古楚国辖境,远离中原,“信鬼好祀”之风极盛。朱熹也曾说:“昔楚南鄙之邑。沅湘之间,其俗信鬼而好祀,必使巫觋作乐,歌舞以娱神。”模拟巫觋与天地神灵沟通的影戏延续了楚地浓郁的巫文化传统。

另一方面,湖南民间信仰和祭祀神灵的仪式是湘潭纸影戏赖以生存的土壤。波兰戏剧大师格洛托夫斯基认为:“生命之流必须在形式中呈现。”湘潭纸影戏从民间文化中汲取丰富的养料,博采众家之长,兼综众体之优,形成了特色鲜明的艺术样式,成为民俗活动的一部分。湖南的民间信仰至繁至复,为佛祖、观音、城隍、土地、灶神、蚕神、蝗神、瘟神等神衹献戏的乡土文化传统是湘潭纸影戏创生及演变的条件。

“湘潭纸影戏”的材质与工艺使用了“素纸雕簇”,有别于牛、羊、驴皮雕镂的“皮影”。影戏艺人自发使用“抽象”和“象征”等质朴的造型手法进行创作,因此生成了一套别具特色的纹饰图案:影偶肩部的“云纹”寓意祥瑞之气;身穿“八卦衣”寓意能“肩担天地,胸怀风雷,背负山川,袖藏水火”,如神通广大、呼风唤雨的姜子牙,诸葛亮、刘伯温等角色;衣饰中的“莲花纹”图案被赋予多重含义,如圣洁秀美、清廉(莲)、年(莲)年有余等。这些设计既体现了民间艺术中浓厚的实用理性色彩,也是民间信仰中造物思想、审美观念对影戏造型嬗变发生影响的视觉见证。

观看影戏表演是民众社会生活的重要部分,这个过程关联族群情感,满足民众心灵诉求。湘潭纸影戏中的“会戏”,又称“庙会戏”,多为敬神之用。民众认为,在神灵生辰举行庆贺活动,建醮献戏,功效倍于常时,因此在神灵生辰之际,由地方民众合资“敬神以礼,求神赐福”,聚众举行较大规模专场影戏表演,演出时间少则三至五日,多则经旬弥月,观者云集,盛况非凡。

《湘潭县志·祭礼》中记载了影戏演出的时间节点:三月十五日祀财神,五月十三日祀关帝,五月十八日祀天符,五月二十八日祀城隍,九月入日祀灵官,十月十六日祀寒婆。若民众有求雨、送瘟神、灭虫灾的需求,艺人一般表演《封神榜》中的剧目。如“求雨”唱“禾苗戏”,剧目为《五岳升天》;“送瘟神”唱《哪吒梅山收七怪》;驱虫时常演《钟馗捉鬼》,等等。

湘潭纸影戏 融合民间信仰的综合艺术
湘潭纸影戏的部分影偶造型。

湘潭纸影戏中还有一种“期戏”,应和农时,与天时物候的周期性转换相适应。按照四季节序,春季祭祀土地,演“土地戏”“老君戏”“迎春戏”;四五月间,为庆贺作物长势喜人,感恩神灵演“青苗戏”;农历七月十五盂兰盆节,一般唱“喜戏”,如《双富贵》等剧目;秋季民众庆贺丰收,村村出演傀儡戏;冬季常有“岁末聚戏”或“农闲聚戏”,感恩风调雨顺,祈望来年丰收。

若说“会戏”是观者云集,由乡间懂礼的长者来主持的大型影戏表演,“愿影”则属于家庭小规模演出,有“许愿戏”和“还愿戏”之分。与湖南省紧邻而风俗相近的湖北省洪湖《县志》中引用了《傅氏宗谱》里面一段话:“万历五年(1578),户部尚书傅颐病,上特发币五十两,命道官建醮三日夜,唱皮影戏献供,先祖上疏谢,病寻愈。”这段文字还原了“愿戏”的完整过程。

另有一种“堂戏”,跟愿戏的演出场地大致一致,多在请戏事主的家中举行,其演出目的可概括为“红、白、圣、寿”四字。影戏艺人根据场合的不同,选取包含有相关情节的戏来应和事主要求。“红”一般包括诞生礼、成年礼、婚礼等喜事,催生了求子戏、生日戏、周岁戏、婚庆戏等各种演出名目。如祝贺“生子”,演出剧目有《麒麟送子》《麒麟阁》《双麒麟》等;孩子考上大学多唱《双官诰》《铁贯城》《双福贵》《五代荣封》《苏秦拜相》;盖新房和乔迁,唱《鲁班贺屋》《包拯贺屋》《聚英楼》《文武楼》《赞华堂》,等等。“白”事常演引魂升仙的戏,如《长生乐》《宝莲灯》等,一般配合设坛祭祷等丧葬仪式进行。“圣”是敬神的戏,如收徒拜师、生意开张,敬的是各行各业的“行业神”。“寿”戏除《赵伯清求寿》是必演剧目,还有《郭子仪上寿》《八仙庆寿》《瑶池蟠桃会》《彭祖求寿》《百忍堂》等常规剧目。

湘潭纸影戏是综合艺术形式,吸纳了儒释道及民间信仰的内容,作为一种民俗事象,曾经彻底、全面地融入过民众生活,将有着共同观念和准则的地方族群联系在一起,影戏中“功能性”的民间信仰神灵,不仅是族群心理需求直接投射的影像,还对影戏的形成及流变、人物造型、演出剧目等方面产生过深刻影响。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与民间信仰交织融合的传统影戏艺术将随着社会需求和文化土壤的变迁不断调适与嬗变,在矛盾与冲突中迸发新的生命活力。

作者:付琴,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1日 下午5:26
下一篇 2022年4月12日 下午3:5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