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对瘟疫的认识及治疗方法

道家微信公众号

A Taoist View on Epidemics

作者单位:苏州大学宗教研究所 苏州市道教协会

道教对瘟疫的认识及治疗方法
东晋王献之《肾气丸帖》
道教对瘟疫的认识及治疗方法
表现福、禄、寿三星的清代《三星图》轴

魏晋时期,医士文人以“瘟”“殟”描述疫疾,“瘟疫”一词由此诞生,其最初是指由“毒病之气”引起的疾病,至现代,已演化为对人类所有传染病的统称。由于瘟疫能使大批人受到传染且造成死亡,在人类历史上,它一直是威胁人类生存的重大隐患,死亡率往往远高于战争、水灾、旱灾等灾难——20世纪,仅天花一种传染病就夺走了近3亿人的生命。作为一个关注“长生”的宗教,道教很早就开始关注瘟疫问题,并努力寻求解决方法。

道教经典对各类瘟疫的记载

疰病

道教认为,烈性传染病不仅包含由“毒病之气”引起的瘟疫,还有疰病、疟疾、痨瘵等。“疰病”也作“注病”,《释名疏证补》解释其意为:“一人死,一人复得,气相灌注也。”早在魏晋时期,著名道医学家葛洪即在《肘后备急方》中对疰病进行了观察,并记录“尸注”“鬼注病”说:“其病变动,乃有三十六种至九十九种,大略使人寒热、淋沥、怳怳默默、不的知其所苦,而无处不恶,累年积月,渐就顿滞,以至于死,死后复传之旁人,乃至灭门。觉知此候者,便宜急治之。”

葛洪观察到,疰病有几十种表现形态,以“寒热”“淋沥”“怳怳默默”等为主要症状,不但会致人死亡且具有传染性,甚至会导致灭门等严重后果。因此一旦发现相关症状,就要马上医治。

痨瘵

道教典籍《法海遗珠》中的《紫晨玄书》则记载了另一种传染病“痨瘵”,并对该病的染病原因、传播途径、染病尸体处理方式等进行了如下介绍:“盖由一人得疾之后,传染一族,以致灭门,人莫敢近,故曰传尸痨瘵。或焚尸于山野,或弃尸于江河,不入坟墓,子孙绝骨肉之亲……夫瘵其源有五,酒劳、色劳、损劳、气劳、传劳,其证相似。独传瘵有虫、有祟,祸及骨肉不能绝也。夫传瘵其因有五,得痨瘵之家衣物布帛而染疾曰衣传,得瘵家器用而沽疾为器传,居劳瘵之屋而得疾为屋传,或瘵家馈送饮食、或食瘵家酒肉而染疾为食传,或吊瘵亡而感其尸疰之炁而得疾曰炁传。”

经中认为“痨瘵”的传播渠道包括患者使用的衣物布料、器物,居住的房屋,食用的饮食以及空气传播等五种渠道,并提出如患痨瘵亡故则不能进行土葬,而应火葬或水葬。这些认识已经很接近现代医学的传染病防治知识。

尸虫致病

在还没有高清显微镜的唐末至五代时期,彼时的道教经典《太上除三尸九虫保生经》,就对人体内寄生虫造成的各类传染病进行了详尽描述,其中对引起肺病和皮肤病的“肺虫”“蜣虫”记载说:“(肺虫)饮食人精气。坚守肺口,令人多痰咳嗽。变成痨疾,肋胀气急,夜卧不安,咙鸣如猫儿之声。”“蜣虫色黑,身外有微虫,周帀无数,细如菜子也,此群虫之主。为人皮肤疮疥、恶癣,头上白屑、甲虱,并阴疽湿痒、痔漏、鼠妳、白瘨等风,无所不作。”

该经指出,除“胃虫”“回虫”“寸白虫”等几类不会繁殖外,其它寄生虫都会不断繁殖后代,导致人“或五脏中毒而生,或亲眷习染而传”。《太上除三尸九虫保生经》认为,由寄生虫所引起的病症“多从风起”,即风能生虫,虫乘风而行,继而在风中传播,导致疾病的大面积扩散。道教认为这些寄生虫多为“尸虫”,在《肘后备急方》中,葛洪谈到“五尸致病”(道教谓藏于人体五脏中的五种邪魅名“五尸”)时解释说:“虽有五尸之名,其例皆相似,而有小异者。飞尸者,游走皮肤,洞穿藏府,每发刺痛,变作无常也;遁尸者,附骨入肉,攻凿血脉,每发不可得近,见尸丧,闻哀哭便作也;风尸者,淫跃四肢,不知痛之所在,每发昏恍,得风雪便作也;沉尸者,缠结藏府,冲心肋,每发绞切,遇寒便作也;尸注者,举身沉重,精神错杂,常觉昏废,依节气改变,辄致大恶……凡五尸,即身中尸鬼接引也,共为病害。”

道教对瘟疫的认识及治疗方法

道教认为,人体的上、中、下三个丹田中分别有一位神灵驻跸其中,监督人的善恶行为。三位神灵统称“三尸”。据《纬书集成》中《河图纪命符》一书载:“(三尸)每到六甲穷日,辄上天白司命,道人罪过;过大者夺人纪,小者夺人算。”三尸之内分别各有“三虫”,合称“三尸九虫”,既指人的贪、嗔、痴等欲望产生的根源,又指居于人身的魂魄鬼神。“故求仙之人,先去三尸,恬淡无欲,神静性明,积众善,乃服药有益,乃成仙。”由此可见,道教对于疾病的认识是与道教的神仙信仰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天瘟与鬼瘟

道教认为,“道”是化生万物的本原,阴阳由之而生。阴阳二气平衡时,世界便能风调雨顺,灾异不生,反之则会出现种种灾变。

道教经典《太平经》认为,如果人能够顺应天地、四时,那么天地间的阴气与阳气都会为人所用,所谓“顺道者昌”;如果人的行为破坏了天地的惯有规律,就会“阴阳气逆而生灾”“天地病之,故使人亦病之”,甚至会“死无数也”。基于以上原理,道教从神仙教化的角度,提出了“天瘟”和“鬼瘟”两种传染病致病说。

“天瘟”指因人的行为破坏阴阳平衡,导致四时失序,阴阳紊乱时,为警示并惩罚人类,道令神明在人间播撒病毒而形成的瘟疫。《太上洞渊辞瘟神咒妙经》详细描述了下界生民会“尽染瘟疫之疾”的原因。清代同治年间的《苏州府志》中也记载了类似的故事:平江市人周翁患疟疾不止,为避疟鬼,偷偷濳伏于城隍庙神座下,偷听到城隍奉上帝敕令,召集各方土地,在本邦施行疫病的经过。

“鬼瘟”是指“瘟鬼”作祟,散布瘟疫、毒害群生而形成的瘟疫。《无上玄元三天玉堂大法》卷十三《斩瘟断疫品》就详细记载了东、西、南、北、中五方“瘟鬼”的名字及作用。

道教的瘟疫治疗方法

道教对瘟疫的治疗方法一般来说包含两个方面,神学方式及医学方式。

以德断瘟

如何避免为“天瘟”“鬼瘟”所害?道教的解决方法除了道经中记载的各类斋醮,如忏禳疾病仪、禳瘟灯仪、消灾设醮科、瘟司醮科、洞渊斋、长生保命斋、消灾星曜仪、解禳星运仪等以外,还有专门的驱瘟符咒等。

但无论是斋醮祈禳还是符咒消灾,道教都认为,只有当事人遵从天地规律从善行善,才能发挥斋醮和符咒的最大效用。“以德断瘟”,正是道教通过斋醮、符咒手段能够治愈传染病的奥秘所在。正如《无上玄元三天玉堂大法》一书指出的:“在君子,则妖不胜德。在小人,则己不如妖。”君子为人正直,少犯恶事,自然不被妖邪所害,小人因多行恶事,很容易被妖邪侵袭,从而身处灾祸。前文提到的清代同治年间《苏州府志》所载的周翁故事中,神明通过观察善恶,认为苏州的“孝义一坊,居民比屋良善,无过恶者,似难以疫病及之”,该地居民从而免于被瘟疫感染。

对道教“以德断瘟”的观点,盖建民教授在《道教医学》一书中评论道:道教“将鬼神致病说与道教教义相结合,从而产生了一种有强烈威慑作用的宗教教化功能。”

以医除瘟

除了从神学角度理解和治疗瘟疫,道教还以各种医学手段,通过养气、施药等方法,对瘟疫开展预防和治疗。以葛洪等为代表的历代道医从自身的从医实践出发,提出了诸多卓有成效的医治方法,如:在治疗疰病方面,主张以服用有镇静安神、催吐(血或恶物)、驱虫、解热消炎、祛痰镇咳、通便等作用的汤药为主,辅以针灸、艾灸等手段进行治疗;医治痨瘵则侧重通过让患者服用汤药以止痛润肠、止咳化痰,催出恶物和痨虫;针对伤寒,在《肘后备急方》一书中,葛洪提出“麻黄、葛根、桂枝、柴胡、青龙、白虎、四顺、四逆二十余方”,并指出至要者四种。而葛洪对于疟疾“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的治疗方法,更是为我国著名科学家、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提取青蒿素,攻克疟疾治疗难题提供了重要思路。在防疫方面,“药王”孙思邈则提倡养气,他在其养生著作《摄养枕中方》中指出:“行气可以治百病,可以去瘟疫,可以禁蛇兽,……可以延年命。”并主张采用黄连、常山等药物治疗痢疾和疟疾,使用硫黄等对井水、空气进行消毒,以防止传染病的传播。

历代道医从自身实践出发,对传染病的致病原因、症状、治疗方法等进行了大量探索,找到了诸多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案,为中国古代的瘟疫预防和治疗发挥了重要作用,许多方法至今仍具有积极意义。而道教引导人们尊重自然规律,行善养德,以德断瘟的方法,或可为今人所思考借鉴。

道教对瘟疫的认识及治疗方法

水陆画《五瘟大帝》

作者:黄新华,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2)
上一篇 2022年4月11日 下午5:07
下一篇 2022年4月11日 下午5:2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