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服饵》与道医草木服食养生

道家微信公众号

作者简介:付鹏 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学院博士;

基金:北京中医药大学2019年度自主选题项目“国家图书馆藏稀见古代医籍写本文献研究与资源利用”(2019-JYB-XS-042);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中国‘医学六经’传承史”(18BZS174)阶段性研究成果;

ShenxianFuer and Daoist Medical Methods of Ingesting Herbs for Well-being

《神仙服饵》与道医草木服食养生

清·绢本彩画《孙思邈坐虎针龙图》,描绘了传说中孙思邈坐在虎背上为龙王针灸疗疾的场景。 《神仙服饵》与道医草木服食养生

明代茯苓药图(《本草品汇精要》明·弘治十八年绘本)

服食,又称服饵,指服食由金属、矿石等矿物质炼制的丹药或草木等植物性药物用以养生,是道文化影响中医学的独有产物。晋代葛洪《抱朴子·杂应》中谈,“古之初为道者,莫不兼修医术,以救近祸”。因此,预防治愈疾病,追求健康长寿,是医家与道家的共同命题。道医也因之在养生领域建树独到。

历史上,服食的内涵不断发生着变迁。从最初侧重炼丹修仙的信仰情怀,到注重延龄驻颜的普世价值,其演变过程,在《神仙服饵》一书中可见一斑。该书是一本收载修仙方药加工和服食方法的道医古籍,所存版本为清代早期藏书家钱曾所藏的述古堂孤抄本,现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其书首页写明“不著撰人”,作者不可考。书中节录了宋代医方典籍《圣济总录·神仙服饵门》的“神仙服草木药”部分,收载了一些药物的炮制和服用方法,对中药学和方剂学的研究有较高价值。

汉魏晋南北朝的服食得失

在《汉书·艺文志·方技略》(后人简称《汉志》)中,“神仙”一家被列为“医经七家”之一。《汉志》认为,“神仙者,所以保性命之真,而游求于其外者也”,即假借外物以保全性命。作者班固批评神仙类医籍“诞欺怪迂之文弥以益多,非圣王制所以教也;孔子曰,索隐行怪,后世有述焉,吾不为之矣”,认为其怪诞之处不少,运用时当有所抉择。

经两汉时期的发展,至魏晋南北朝,炼丹服石成为一时风气。这一时期,“神仙家”们“游求于外”,选择坚久不坏之外物(如金属、矿石等),以期“保性命之真”而长生不老。“帝王服丹,名士服散,庶民服石”几乎成为一种社会风尚。炼丹服石虽然促进了当时的科技和医学进步,但也带来不少弊端。如晋代著名医学家、“针灸鼻祖”皇甫谧(215-282),他自幼羸弱,后服“寒食散”七年余,出现“隆冬裸袒食冰,当暑烦闷,加以咳逆,或若温疟,或类伤寒,浮气流肿,四肢酸重”的情况。其假借服石保命修仙的愿望,被伤身殒命的现实所打破。

唐宋以后草木服食受到重视

至唐代,“药王”孙思邈在其著作《千金要方》卷二十七“养性·服食法第六”引郗愔语,告诫世人服食须“寻性理所宜,审冷暖之适”,“不可见彼得力,我便服之”。孙氏强调,服食大体皆有次第,才能“庶事安稳,可以延龄”;如果不明此理,则不仅有损身体,亦得不到服食的益处。《千金要方》的这些论述,对服食之风起到一定的纠偏作用。

唐宋以后,草木药物逐渐取代金石药物,成为养生延寿的主力。至宋代政和年间(1111-1117),崇道的宋徽宗主持修敕的《圣济总录》最后三卷收录《神仙服饵门》,别具特色。

《圣济总录·神仙服饵门》子目为:神仙统论、神仙服草木药(上下)、神仙辟谷,神仙去尸虫(上下)、神仙导引(上下),神仙服气(上下)、神仙炼丹。其罗列的常用草木类药物,多位列《神农本草经》上品药,如松脂、松叶、松子、柏实、茯苓、茯神、椒、杏仁、枸杞根、枸杞子、枸杞叶、胡麻、黄精、菟丝子、苍术、白术、天门冬、黄芪、木瓜、泽泻、半夏、天麻、川芎、当归、牛膝、菊花、木耳、稻米、粳米、糯米、黍米等。

《圣济总录·神仙服饵门》一书认为,服食所选草木药物的原则有二,其一取其“柯叶坚固,形质不变,若松柏、茯苓之类,其意盖以延年益寿为本”,其二取其“五行之秀”或“四气之和”,即那些适合调养身体的药物。

明清时期对草木服食养生价值的肯定

至明代,《圣济总录》已不再受到朝廷重视。清康熙年间,《圣济总录》全本已失,然而《神仙服饵门》仍旧完备,程林对此书进行删定,后成《圣济总录纂要》一书。

下表,分别示意程林及四库馆臣对《圣济总录·神仙服饵门》原本的看法及删定原则,其中提示了三点信息:一是四库馆臣语“时道教方兴,故有是妄语”,代表着清代中期文人士大夫对道医养生方法的态度,而程林的删定缘由则是认为《神仙服饵门》“皆藏经所备载,亦难行难用也”。二是四库馆臣将程林服饵方和补益方笼统作“寻常颐养之药三十余方”,有使人误以为服饵有三十余方之嫌,其实服饵方只有十六首。三是四库馆臣认为程林对《圣济总录》的删定行为值得赞赏,赞叹其“所录诸方多可行用,与胶执古法者异焉”。

《神仙服饵》与道医草木服食养生

程林的删定本《圣济总录纂要》和钱氏述古堂所藏抄本《神仙服饵》,代表着明清以降,医家对唐宋时期“神仙服饵”内容的取舍。仅取草木服食虽缩小了“神仙服饵”的意涵,但其养生延年的普世功用,得到了当时社会的普遍认可,使得服食的社会应用和养生价值更为光显。

《神仙服饵》草木服食举隅

笔者就清代钱氏述古堂所藏抄本《神仙服饵》及《圣济总录纂要》中的部分草木服食选方予以举例,以期对当代人的养生有所裨益和启发。

(一)茯苓方

《神仙服饵》中茯苓方占有较多篇幅。该书认为茯苓类方能“还精补脑,长生驻颜,神仙却老延年”“轻身不老,明耳目,强力”。清代医家陈修园《神农本草经读》认为,茯苓“气平入肺,味甘入脾;肺能通调,脾能转输,其功皆在于‘利小便’一语,……惟得小便一利,则水行而气化,诸疾俱愈矣;久服安魂养神,不饥延年”。例如:

【原文】青元子返童散方轻身延年,除百病,去三尸。

天门冬人参白茯苓麦门冬白菊花各六两

为散。每日温酒或饮调下三钱,不拘时候。服三年,身轻。

【方解】人参温补脾肺,安神益智。麦门冬滋阴润肺,益胃生津,清心除烦;天门冬清金降火,滋肾润燥,止咳消痰。白茯苓甘平利小便。白菊花清热解毒,可用杭白菊。陈修园认为,人以肺金为天,脾土为地,肺脾安泰,胃阴得养,则上下交和,百病不害。

【出处】《圣济总录·卷第一百九十九·神仙去尸虫下》,《圣济总录纂要·卷之二十六·神仙服饵门》

其他茯苓方,常用药物有茯苓、茯神、人参、白术、甘草、生干地黄、天门冬、胡麻、泽泻、枣肉、远志、细辛、石菖蒲、松子仁、柏子仁等。

(二)枸杞方

《神仙服饵》一书所列枸杞散方和枸杞煎方,如下表所示:

《神仙服饵》与道医草木服食养生

由上表可见,枸杞一物,从根、苗、叶、果、果汁,都具有药用价值,能够尽悉利用。其他服食方如“助气固精,保镇丹田”的二精丸(黄精、枸杞子),“益寿”的地仙丸(甘菊、枸杞、巴戟天、肉苁蓉)。

(三)其他重要的草木服食方药

1. 胡麻方。

《神农本草经》云,胡麻能“治伤中虚羸,补五内,益气力,长肌肉,填髓脑,久服轻身,不老”。《神仙服饵》认为胡麻能“去客热”,“延年返老,补填骨髓,保固上中下三丹田”,代表方胡麻丸、胡麻散,又常与茯苓等同用。

2. 黄精方。

《名医别录》云,黄精能“补中益气,除风湿,安五脏,久服轻身、延年、不饥”。代表服食方如“延年补益,疗万病”的黄精丸(黄精、白蜜、天门冬),二精丸,黄精酒方(黄精、天门冬、松叶、枸杞根),黄精地黄丸(黄精、地黄、白蜜)。

3. 术方。

《神农本草经》云,术能“治风寒湿痹”“止汗、除热、消食”“久服轻身延年”。后世逐渐区分为白术与苍术,白术偏补,苍术偏泻。代表服食方如山精丸(术、白蜜、阿胶),山精饼(术、黍米),仙术丸(术、清酒、炒大豆黄、天门冬),枣术丸(术、白蜜、成炼松脂粉、枣膏)、仙术茯苓丸(术、茯苓),白术丸(白术、生黄精、蜜),“却老驻颜,治腰脚”的苍术木瓜丸(苍术、木瓜)

此外,还有木耳丸方(木耳、大豆、大枣),稻米杏仁方(稻米、杏仁)、张果先生服杏仁方、松实丸(松实、拜实、松脂、干菊花),护命丹(天麻、牛膝、天仙子),回素散(泽泻),轻身散(黄芪)、芡实散(芡实、忍冬茎叶)、菟丝子丸(菟丝子、干菊花)、吴真君服椒方等极具现代养生价值的方药。

寻常草木,可以颐养天年,这在道医草木服食中发挥的淋漓尽致,而道家诸多流传千载的草木服食方药,则在后世医家不断挖掘其普世价值的过程中,源源不断地为现代人的医疗养生活动提供着古老常新的价值。

作者:付鹏,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1日 下午4:40
下一篇 2022年4月11日 下午5:0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