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道医文化 助力防疫工作

道家微信公众号

Promoting Taoist Culture to Help Prevent Epidemic

新冠肺炎疫情是我国目前遇到的最大的公共卫生事件,给国家、社会和家庭带来了严重影响。在中医前辈及同仁共同努力下,中医药在该病病情防控中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作为我国土生土长的道教诞生于东汉末年瘟疫频发的时代,在其创始、发展过程中,对传统中医药文化的丰富和发展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和意义,素有“医道同源”之说。而道医学亦在此基础上经过长期发展,积累了大量丰富的实践经验。

弘扬道医文化 助力防疫工作
网络配图-道医

一、遵道无为避毒气

《黄帝内经》提出对瘟疫要注意“避其毒气”,与现代预防医学的隔离思想契合。《素问·刺法论》言:“避其毒气,天牝从来。”天牝是指鼻子,说明疫病是通过呼吸道传播的,因此预防也需要从呼吸道着手。主要有三种方法,首先是舍空邸第,《汉书·平帝纪》有言“民疾疫者,舍空邸第为置医”,即采取隔离制度以防治疫病。对与疫病患者密切接触者,也有隔离与防护措施的记载,如葛洪《肘后备急方》:“赵瞿病癞,历年医不瘥,家人乃赍粮弃送于山穴中。”“癞”即为麻风病,在当时医疗条件下无法治愈,只有将病人进行隔离才能避免此病对他人的传染。其次是消毒辟秽,采用辛温香燥之药以奏芳香辟秽,健脾化湿之功。《太平惠民和剂局方》所载仙术汤(苍术、干姜、枣、杏仁、甘草)能“辟瘟疫,除寒湿,温脾胃,进饮食”。最后是蒸煮消毒,《肘后备急方》首载利用药物熏蒸进行空气消毒防疫的方法。如太乙流金方、虎头杀鬼方的辟瘟气方。方以雄黄、雌黄为主药研末,绛袋盛,佩带于身,并挂门户上。若逢大疫之年,要在中庭烧之。温病人亦烧熏之。此方皆被《备急千金要方》《外台秘要》转载。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也提出在疫情期间“常习不唾地”“凡时行疫疠,常以月望日,细锉东引桃枝,煮汤浴之”“水解散治时行头痛壮热一二日方”。这说明通过药浴来透邪或消毒也广泛应用于预防疫病传播中。

二、炼养形体培正气

《素问·刺法论》中说:“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正气强则抵御外邪能力强,使病邪难犯。古代道教为了追求长生不老信仰目标,特别注重形体的炼养,积累了大量丰富的炼养经验,如导引、吐纳、服食、行气、内丹等。对于新冠肺炎的防护来讲,主要介绍服食和行气导引之法以兹说明。

《素问·藏气法时论》指出“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气味合而服之,以补精益气”。强调日常生活应注意饮食的调理,要尽可能加强机体营养物质的摄取以充养正气。《素问·宣明五气》中“久视伤血,久卧伤气,久坐伤肉,久立伤骨,久行伤筋”告诫人们要劳逸结合,动静适宜,切勿久卧以免伤气,造成睡眠不规律、昼夜颠倒,反而使人精神不佳,损伤人体正气。通过饮食起居等方面内养正气,正气强则抵御外邪能力强,病邪难入则会减少疾病的发生。

行气导引等养生方法在培护正气、抵御病邪方面亦不可忽视。马王堆出土的导引图就绘有徒手运动和利用器械运动等图。《素问·异法方宜论》说“其病多痿厥寒热,其治宜导引按蹻”。按蹻,即按摩。《养生方》以及《却谷食气》是现存最早的气功导引文献,主要记载了四时导引食气的方法。华佗就根据禽兽的动作特点创“五禽戏”,作为预防疾病的运动,认为“人体欲得劳动,但不当使极尔,动摇则谷气得消,血脉流通,病不得生”。他认为“导引可以逐客邪于关节;按摩,则可以驱浮淫于肌肉”。反之,“不当导引而导引,则使人真气劳败,邪气妄行。不当按摩而按摩,则使人肌肉胀,筋骨舒张”。说明导引养生与防病具有明确的适应证与禁忌。

除了服食、行气导引外,根据当前多省市地区报道的新冠肺炎草药预防方案分析发现,方中均含有补气要药黄芪,并且其中绝大部分项含有益气固表的玉屏风散,充分说明了内养正气在新冠肺炎防治中的重要性。

三、清静自然调情绪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说:“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道医学认为,形体与精神在生理上互生互存,平和的心态可以促进精神和身体的平和,气血均衡分布,气通经络,血达全身,养精保神。所谓“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说明真气和顺,精神内守,则气血和平,正气旺盛而防止疾病的发生。《心印经》指出:“上药三品,神与气精。”强调内心的清静祥和对健康的重要性。由于情志活动与脏腑、气血有关,如果情志活动过度,不加以调节,就会直接损伤脏腑的气血阴阳,引起机体的气机逆乱,影响人体的健康而发病。

《素问·刺法论》详细介绍了五气护体法在预防疫病中的作用。这种五气护体法应该具有自我暗示作用,自喻正气护身,邪气难侵,突出强调了人的精神作用对人体健康的正面影响。目前人们多对新冠肺炎具有恐惧悲观心理,这些不良的心理状态会对疾病的防治产生不利的影响,因此在发现自身情绪状态不佳的时候需要及时针对情绪进行疏导,必要时求助相关心理咨询,尽可能做到心神宁静。《灵枢·通天》云:“阴阳和平之人,居处安静,无为惧惧,无为欣欣,婉然从物,或与不争。”提出人面对世事需要淡然,遇到这种突如其来的疫情更应该努力保持婉然从物的态度,从而更好地顺应变化。另一方面,感染新冠肺炎的病人尤其容易出现“金囚木旺”的情况,根据五行学说,肺金肝木脏腑正常生克关系是金克木。若邪热壅肺,不能克制肝木,则易出现肝气上逆,心肝火旺,烦躁易怒症状,这时候就更需要保持宁神静气。

四、针药并施复元气

人体的元气充沛,则表现为各脏腑、经络、形体官窍的功能正常,正气旺盛而不易为外邪侵犯;若先天禀赋不足,或久病损耗,或后天失调,导致元气的化生不足、耗损太过或运行失常,各种病变则应运而生。对解除隔离和出院后的人群来说,元气健旺有助于后期的康复,对于老年人及易感人群而言,元气的恢复有利于抵抗外邪。

恢复元气,除了上面服食、行气导引外,针药亦是必不可少的方法和手段。针灸是中国传统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针灸治疗疫病的历史几乎与针灸的历史一样悠久。采用针灸预防疫病首见于《内经》,《灵枢·逆顺》云:“上工,刺其未生者也;其次,刺其未盛者也;其次,刺其已衰者也。”《灵枢·刺法论》中根据五运六气的异常变化特点,制定了针对五种可能出现的疫病的“刺疫五法”,这是根据气候异常变化而积极采取的预防措施。灸法是采用温热刺激治疗疾病的一种方法,艾叶性温,燃之则有通经活络、温阳补气、扶正祛邪之作用,而灸疮溃破,犹如“开门驱贼”,可驱邪外出,故古人亦用灸法治疗“时疫热毒”,如《内经》中早有“热病二十九灸”的例证。孙思邈在《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所记载的针灸防病方法中用艾灸多于用针刺,他倡导无论是在家中还是出门远行,最好随身携带熟艾一升用以防病,他在《千金要方》中说:“凡入吴蜀地游宦,体上常须三两处灸之,勿令疮暂瘥,则瘴疠温疟毒气不能著人也,故吴蜀多行灸法。”这是首次提出用灸法来预防疟疾等传染病的方法。《外台秘要》载:“天行病,若大困,患人舌燥如锯,极渴不能服药者,宜服干粪汤”,同时灸巨阙“三十壮”。这是灸法配合药物治疗疫病的明确记载。

至于恢复元气的道方道药就多了,不胜枚举。如《云笈七签·卷五十七》载:安和脏腑丸方:茯苓、桂心、甘草(炙)各一两,人参、柏子仁、薯蓣、麦门冬(去心)各二两,天门冬四两。以上捣筛为散,白蜜和为丸,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日再服。据称该方为上清派所传方药,常人即可服,以保脏腑安和。须知此方已含后世保元汤、生脉饮之方意,且又平和无碍,固有卓效。

新冠肺炎虽然作为一个新发传染病来势汹汹,但是从中华传统医学角度看来,机体在感受外邪的攻击下表现的形式是有规律可循的。遵循道医学“遵道无为避毒气”“炼养形体培正气”“清静自然调情绪”“针药并施复元气”四法,不断完善相关治疗方案,相信定可助力疫情防控。

作者:李贵海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1)
上一篇 2022年4月11日 下午4:00
下一篇 2022年4月11日 下午4:1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