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之衣 道教服饰的文化精神内涵

道家微信公众号

基金:国家社科基金规划项目“基于文化符号学的道家真形图研究”(16BZJ038)的阶段成果; 作者单位:东华大学人文学院

Cultural and Spiritual Connotation of Taoist Costumes

道教服饰,亦简称“道服”,是指以“道”为核心理念而构设的服饰类型。

历史上,道教不仅把道服规定为“中华之衣”(《洞玄灵宝千真科》)、“黄帝之衣冠”(《天皇至道太清玉册》),而且确实从服饰的类型、形制、服色等方面,进行了中国化的美学伦理设计,充分彰显出中华文化精神内涵。

一、中华之衣:道服的文化赋型

古代道士们认为,“中国阳气纯正,使奉无为大道”(《三天内解经》),“中土乃中华福地,人天最贵之国”(《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经注》),所以,人们无不“喜生中国”“乐生中国”。(《击壤集》)这不能简单理解为一种文化优越论,而是道教对中华本土文化的自信与情感表达。

基于强烈的中华文化意识,古代道士把道服规定为“中华之衣”。道经《洞玄灵宝千真科》云:“道服,中华之衣,横裙大袖,与俗有别”。对此,明末高道朱权在《天皇至道太清玉册》中作出了具体地阐释。朱权认为,中国人所服之衣冠,源自中华人文始祖黄帝、老子所制,“我道祖轩辕黄帝,始创制文字,制衣服,作宫室,制器用,而人事始备”“今九流之中、三教之内,所用之文字,所服之衣裳是皆出于吾道家黄帝之教焉”。

历史上,道士一直以“尚黄”著名。早期道士所着道衣,乃以“黄色”为主:他们戴“黄冠”、披“黄帔”、衣“黄衣”。在道教中,“黄”是属“中”“土”之色,恰恰指示的是“中土”“中国”之正色,暗含阴阳和合之义;与此相应,“黄”也是“黄帝”的服饰之色:“中央黄帝,巾黄巾,衣黄衣,黄冠,黄履”。(《无上秘要》卷九十六)正是基于“黄”即“中”“土”之色的理念,道教特别强调,道服及黄冠就是“中国衣冠”。

值得注意的是,道教服饰观念同时融合了儒家伦理的内容。朱权指出,道服体现了“儒道一理”原则:一方面道服遵循“孝”的理念,是“不毁形,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的表现;另一方面,道服蕴含“得其道者,白日上升,飞腾就天,以显父母,孝之终也”的思想。故,中华之子民当“不异服,非先王之法服不敢服”。

二、自然之衣:道服的美学特征

强调“道”及生命的自然本真性,是中华美学特别是道教美学的突出特征。道教在服饰美学的要求上,亦以“自然”为根本美学原则。道家认为,人为过度修饰之“衣服”是违反生命本性的象征符号:“服文彩,非道也哉”。为此,老庄提出以“朴素”为根本标准的美学路径——复归于朴。

“朴素”表现于服饰美学意象上,则为“圣人被褐而怀玉”。因此,道服美学特征一方面体现为“被褐”之“朴素”,是为“虚无、平易、清静、柔弱、纯粹素朴”的美感气质;然另一方面,又体现为“怀玉”的飘逸瑰丽、奇幻华美之特征。换言之,道教形诸“朴素”为基调的服饰美学理念绝非主张一种因陋就简的抽象贫瘠美学,而是同时蕴含着对自然本真性、丰富性、和谐性之生命世界存在的美学观照。

道教把“自然”之美的原则,具体地融入到了对“道服”的美学赋型当中,从而呈现出典型的中国传统美感特质:

一是“整体性”。道教以“无缝”来描绘“天衣”自然生成、浑然一体的整体美学特征,认为仙人“披流光云明飞玄无缝自然宝被”“披云明凤彩飞绫无缝自然宝帔”;或“衣九色无缝自然斑文之裘”“衣无缝九色飞空耀光羽章”;或“佩九色无缝自然之绶”等。(《道藏》)在此,“无缝”是指“天衣”妙合自然,通畅无碍之美感。

二是“丰富性”。道服彰显的是生命本身的丰富、荣盛之美,故其“服饰”往往是采撷各种斑斓多彩的自然物象来加以合成,譬如星斗、云彩、彩霞、花朵、鸟兽羽毛,以及各色美丽的植物、动物形象等。道教这种追求生命荣盛的服饰美学观念,极深刻地影响了古代中国服饰审美及潮流。如,唐安乐公主的“百鸟裙”、玄宗时所制“霓裳羽衣”等,飘然有翔云飞鹤之势(《唐语林》),可谓展现了中华盛世气象。

三是“飘逸性”。道教理想的生命体(仙人)是轻盈灵动、可变化飞行的。因此,道服必特别体现出轻盈、灵变、飞韵的审美特征。故,古代道服的称名往往是“飞衣”“羽衣”“天衣”等。按古道经描述,仙人乘云飞行于太空时,“仙衣”就像风云一般,展现出一种流韵律动之美:“盥洁披天衣,清风袭霞裾”“灿华芒而耀日,飞绡影以迎风”“扇飙舞太玄,飞辔腾九万”。著名画家潘天寿欣赏名画《八十七神仙图》时有如此品论:“全以人物的衣袖飘带、衣纹皱褶、旌旗流苏等等的墨线,交错回旋达成一种和谐的意趣与行走的动,使人感到各种乐器都在发出一种和谐音乐,在空中悠扬一般。”

中华之衣 道教服饰的文化精神内涵

《八十七神仙图》局部,整幅画上有87个神仙从天而降,列队行进,姿态丰盈而优美。《八十七神仙图》是我国美术史上罕见的经典传世之作,代表了中国古代白描绘画的最高水平,为一代画圣吴道子的冠世巨作。

三、法象炁数:道服的伦理原则

古代服饰普遍具有伦理符号化特征,道教服饰亦然。历史上,道教服饰严格遵循着对中国传统礼仪及其伦理思想的贯彻。道教规定:“衣服者,身之章也。随其禀受品次不同,各有科仪。应服不服,非服而服,皆四司考魂,夺算一千二百”。(《三洞法服科戒文》)《道书援神契》作者甚而指出,“道服”本来就是古代周礼的礼服,且保留了古儒“宽衣大袖”的服饰特征。因此,道教在建构“道服”的形制样式时,是严格按照中国古代的宇宙生命哲学逻辑而来的,是以“道-气”为核心,兼及阴阳五行、天文历数等因素而构成的一个复杂体系。道教服饰的符号性规范,必须依据每个生命体(包括神仙)的“炁数”来确定,即所谓“法象炁数”的原则。六朝道经《洞玄灵宝道学科仪》依照“法象炁数”原则,提出“内外法服,须有条准”,并对“法服”的服色、样式作出了详细规定,沿用至今。

综上所述,道教服饰不仅内蕴着一种对浪漫、绚丽、高逸的生命美感的追求,同时也含蕴中国古代的宇宙生命伦理原则,体现出一种秩序庄严的礼仪之美。故宋范仲淹赞曰:“道家者流,衣裳楚楚;君子服之,逍遥是与。”(《道服赞》)“道服”作为“中华之衣”确当为中华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

作者:杨蓉 杨小明,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0)
上一篇 2022年4月11日 下午3:48
下一篇 2022年4月11日 下午4:0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