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道学家首页
  2. 期刊杂志
  3. 中国宗教

河北吹歌的道乐渊源

道家微信公众号

The Origin of the Chorus in Hebei

吹歌是流行于河北省的传统吹打乐。它以吹管乐器(一般为唢呐)为主,辅以打击乐器(一般为笙、锣、鼓、铙、钹、铛等),又称“笙管乐”,民间则俗称“音乐会”;演奏曲目大多来自传统民歌和戏曲唱腔,故名“吹歌”。

河北吹歌的历史悠久,文化传统深厚。早在元代的时候就有“吹歌”一词,明清时期的文献记载就更多。明代王翰在《七夕篇》云:“七夕家家望河鼓,鸟鹊翩翩彩鸾举。玉宇无声河汉流,风递吹歌喧万户。”诗中记录了吹歌用于七夕节的场景,而其中的“喧”字,正点出了吹歌作为吹打乐的特色。

河北吹歌的曲目很多,既有传统的民歌曲牌,又有地方戏曲唱腔和民间器乐曲牌。新中国成立初期,音乐学家杨荫浏曾对“子位吹歌”的乐器和乐曲进行记录,整理出版了《定县子位村管乐曲集》,其中收录了34首乐曲,当时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影响。

由于河北吹歌的演奏形式众多,演奏时速度快、旋律多,声音高亢洪亮,整体风格喜庆、热烈,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极富艺术感染力,特别适合在重大节庆时表演,因此在河北民间广为流传。这一地域的农民通常以村为单位,以音乐结会,组成的演奏班社称为“吹歌会”,在本地的各种民俗活动中演奏。

河北吹歌按照流行地域的不同,可分为冀南、冀中、冀东吹歌。2008年,冀中笙管乐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

河北吹歌与道教音乐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很多吹歌本身就是源自道教音乐,比如属于冀中笙管乐的“张庄音乐会”和“小冯村音乐会”就是如此。这两项也于2008年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

张庄音乐会流传于霸州市信安镇张庄,属于正一派的道传音乐,因此俗称“老道经”。据清乾隆年间(1736-1796)的史料记载,张庄音乐会原来即为纯正的道传音乐。在当地,每年举办正月十五放灯、二月十九南海大士寿辰、七月十五放荷灯和九月十五供火神等活动时都会演奏。此外在丧事等民俗活动中也有演奏。活动的每一个环节都有对应曲目,如“取水”时奏《取水小赞》,“观灯”时奏《金然神灯》。张庄音乐会自创立以来一直保持着原初形态,是研究我国古代民间道教音乐的重要参照资料。

小冯村音乐会流传于廊坊市固安县渠沟乡的小冯村,是用于祭祀和丧礼仪式的乡俗雅乐。它创始于明洪武年间(1368-1398),因为是道教所传,所以俗称“道乐”。小冯村音乐会使用的乐器包括小管、笙、笛子等吹奏乐器,另外还使用鼓、铛子、大镲、大铙、小铙等打击乐器,演奏的乐曲由传统曲牌和自身独有的曲目组成,其中有很多都是涉及祭祀礼仪、道场规范的内容,依旧保持了道教音乐的痕迹。

从历史传承来看,河北吹歌主要受到巨鹿道教音乐的影响。

河北吹歌的道乐渊源
属于冀中笙管乐的小冯村音乐会创始于明洪武年间(1368-1398),因为是道教所传,所以俗称“道乐”。图为小冯村音乐会的专场演出——《音舞诗画》。

巨鹿位于河北省南部,是秦汉古郡之一。东汉末年,中国早期的道教派别太平道就发源于此。巨鹿道教音乐(又称“太平道乐”)作为道教音乐的支脉,主要以巨鹿为中心,流传于广宗县、平乡县等地。

太平道乐的一部分,主要用于宫观外的斋醮法事,一般都在每年的农闲与春节前后进行,村民们自愿组织请道士打醮。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太平道乐逐渐形成融合宗教性和民俗性的特殊形态。其中宫观内的音乐风格多为庄严肃穆、悠缓典雅,宗教气息浓厚;而使用于宫观外的音乐则主要是以劝人向善等为目的,寄托老百姓的美好愿望,风格上欢快明朗,同时大量吸收了民间曲调,正是这部分内容对河北吹歌产生了重要影响。

比如,独具特色的广宗太平道乐,与其他地方道观的丝竹、管弦有很大差异。无论是演奏乐器(以管、笙为主,以鼓、锣、铙、镲等为辅),还是曲、谱、韵(既有道教音乐的清逸脱俗,又有民间音乐的粗犷雄浑),都与河北吹歌相仿;尤其是一些曲调,明亮高亢、起伏跌宕,与河北吹歌的风格如出一辙。由此也可见两者之间的深厚渊源。

河北吹歌尽管源自道教音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融合了大量民俗化的内容。这主要表现在演奏的曲目上。比如,张庄音乐会的代表性乐曲——《二节》《琥珀苗儿》等,表现的就是民间节庆欢乐的场景。而小冯村音乐会的代表性乐曲——套曲《颜回》,则是赞颂儒家的圣人,体现了儒家思想在河北吹歌中的痕迹。

河北吹歌以特有的方式在民间传承延续,蕴涵着丰富的民俗文化信息,为道教音乐、民俗音乐以及音乐史学的研究提供了许多珍贵的材料:一方面,河北吹歌现今还保留了很多古代的曲谱,比如张庄音乐会保存了一本工尺曲谱,为清代重抄本,其中收录了145支曲牌和5支残曲,对于传统音乐研究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另一方面,河北吹歌至今仍在广大农村地区传承、流传,可以为相关研究提供现实的样态。不过,随着传统生活方式逐渐发生变化,吹歌的发展及传承情况不容乐观,需要有关方面开展系统全面的保护、整理、发掘工作。

作者:韦建斌,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联系我们

邮件:daoxuejia@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daoxuejia

站长微信:daoxuejiazhanzhang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