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道学家首页
  2. 期刊杂志
  3. 中国宗教

建设清修道场 培育道教人才 专访四川千佛山千圆道观李至昇道长

道家微信公众号

日前,《中国宗教》杂志社社长刘金光一行在四川省调研时,前往成都市大邑县千佛山千圆道观,就宗教活动场所的管理及自养、开展“四进”活动、杜绝商业化等问题采访了道观住持李至昇道长(以下简称“李道长”)。这是一位没有社会职务等光环的普通道长,从他的谈话中可以看出当今道教的真实情况。以下为采访实录:

Interview to Taoist Li Zhisheng in Qianyuan Taoist Temple of Sichuan Qianfo Mountain

道观建设:过去、现在与未来

刘金光:李道长您好,很高兴有机会来到千佛山千圆道观,我们看到这座道观环境非常优美,管理得也井井有条。请您介绍一下千圆道观的历史和基本发展脉络,以及您就任住持之后采取了哪些措施加强道观的管理,推动道观的发展?

李道长:千佛山的历史从书本记载中最早可追溯到汉代,现在遗存的摩崖石刻是明清时代的。

我2015年6月来到这里,当初也只是想来这里调养身体,没想到会留在这里。那时候道观整体的状态还是比较差的,破破烂烂,连路都不通,我们先把路修了。后来有居士发心想修玉皇宫,我也考虑到作为一个道观应该有主殿,决定修建玉皇宫。2015年10月动工,用了119天就建了起来,2016年正月初九玉皇宫开光。当时我准备离开的,但未完的工程迫使自己留下来。既然留下来,就要为千佛山的发展考虑,在这个过程中,也慢慢对这里产生了感情。因为这里的环境很适合清修,我也及时跟当地的政府领导汇报请示过,想把千佛山做成一个清修场所,得到了政府的认可。

既然要作为清修场所,就要考虑到修行人需要什么。千佛山的地理环境决定了它不可能像青城山、峨眉山有那么丰富的资源,要想让千佛山健康发展,就要注入灵魂性的东西,把修学做进去,作为修学的场所。现在的出家人越来越少,我们不得不考虑独生子女道友及他们的父母养老等各种问题。所以我们与当地政府沟通,把山下这部分作为养老场所,还计划建设生活道教展示区、慈林书院、道医馆、百家姓乐园等。

道观管理:修行管理两促进

刘金光:中央领导一再强调要加强对宗教活动场所的管理,您认为作为一个道观,管理应该怎么做,最主要的是哪几个方面?

李道长:其实道观如果规范管理,以后就不存在问题了,很多弊病都会规避。但千圆道观现在还处于新的发展过程中,原先人员的观念需要改变,这都需要一个磨合期。但我们的方式是在道观之外组织一个道教文化交流中心,用慈善基金来管理,而出家人真正要做的是清修。

建设清修道场 培育道教人才 专访四川千佛山千圆道观李至昇道长

《中国宗教》杂志专访千圆道观李至昇道长

刘金光:这个中心和慈善基金是解决资金问题吗?

李道长:主要是负责运营管理。我们主要清修,另外就是培养年轻人,提高人才质量,让他们读书、参学。我一直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靠香火来生存。

刘金光:因此千圆道观是不是做到了文明敬香,没有烧粗香、高香、大香?

李道长:是的,做到了。我们道观规定不售卖香,不做抽签算卦,一般信众来道观可以静修诵经等等。当然我们也要考虑经济支撑的问题,像道观的基础设施,公路、栈道、索道、电力等基础设施建设完备之后就比较简单了,当然这也是千佛山景区规划应该承担的部分。

道观自养:兼顾生存与神圣性

刘金光:按照您的管理理念,不靠香火钱,那么道观的经济收入最主要是从哪几个方面来?

李道长:主要有三方面:从千佛山景区中获得分利;功德收入;服务收入。

刘金光:看到您这里有一个综合楼,也具备接待能力,举办活动会有收入的,是吗?

李道长:是的。另外随着千佛山旅游业的发展,户外登山和避暑度假的人也变多了,我们可以提供素餐。现在也主要就是在做这些,做出家人应该做的事情。我不想把道观做的香火味太浓,而失去宗教的神圣性。

刘金光:那就是将这里作为道教出家人静修的场所,同时也会为社会提供一些服务。

李道长:是的,现在已经逐步达到了这个目标。

刘金光:2016年全国宗教工作会议召开,2018年新修订《宗教事务条例》

正式实施,这里边都涉及到一个比较大的问题,那就是宗教去商业化问题。宗教商业化其实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外有的商业资本借用宗教活动场所来赚钱,也就是所谓的“宗教搭台,经济唱戏”;二就是道观、寺庙自身也有奢靡之风。那么结合道观的整体管理和未来的发展,您对现在道教商业化问题怎么看?

李道长:首先我作为一个出家人,本身就没有经济头脑。商业是另外一个领域,我们选择了出家修行,就做自己的分内之事,那么现在作为一个宗教活动场所需不需要商业支撑呢?肯定也是需要的,但是商业只是在外围,像在千佛山经过多次探讨,最后得出是要发展旅游业,因为旅游既贴合社会,又不影响宗教。宗教是独立的,而商业旅游有专门的人来做,这两者要分开。

刘金光:就是说场所本身和周围的旅游资源既要分开来,又要相互支持发展,是吗?

李道长:对,宗教不应与商业融到一起。我们可以作为他们的核心文化,比如每年举办培训班、学术交流之类的活动,来带动这里的人气,对于旅游的发展也是助援。旅游发展起来,对于我们来说也是相辅相成。

我认为商业有商业的节奏,我们出家人要保持界限,道场要保持纯净性。将来道观收入各方面有进展之后,我就想做一个道教文化交流中心,设立慈善基金,找专业的人、有信仰的人来做这件事情。

对于出家人来说,选择了修行,吃住都是道观提供的,我们道观每人每月只有200元的衣单零花钱,包括以后衣单费可能也不会很高,可能会更低一些,但是我的资金是会花在两方面,一是支持年青道长读书、学习上,比如出去进修,不管是道学院或者其他地方,费用都是道观来全部解决;第二是解决出家人的个人问题——父母和自身的养老问题,所以想建一个慈善养老院,养老设施齐备,能够让出家人安心修道。

爱国实践:积极开展“四进”活动

刘金光:从去年开始,政府在推动“四进”场所活动,包括国旗、《宪法》和法律法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宗教活动场所。我们看到您这里国旗高高飘扬着,在这方面咱们的进展怎么样?

李道长:这是应该的,做一个好的修行人,爱国爱教也是一个中心思想。这方面还在继续努力。

刘金光:现在宗教活动场所日常的管理,包括财务的管理,教职人员的管理,都有法律法规和制度了,这方面可能还是需要咱们宗教界加强学习,经常在道观举办一些法律知识的培训班,让他们了解有关的法律法规。至少要有法律意识,做一件事情,首先想想是否合法合规,这样的话就能保证我们以后的工作比较顺利,否则的话只靠发心是不够的,发心未必跟有关的法律相一致。

李道长:是的,我今年就特别聘请了一个法律顾问,很多事情由他帮助我把关。我一直对自己约法三章:不利于道教的事不做,不利于千佛山的事不做,不利于社会众生的事不做,和政府法律法规不相符的事不做。现在有很多问题会及时向政府汇报请示,目前来看宗教关系还是比较和谐。前一段时间看到成都市宗教局副局长吴德华的讲话,我很赞同,主要有三个重点,对政府认可、对文化融合、对社会适应,这也是我们以后的方向和必须做到的事情。

道风建设:在自身修为上下功夫

刘金光:现在互联网、手机的普及带来的影响,道教界怎么应对?

李道长:我们可以利用高科技来弘扬道教的文化和理念,但我不是很精通这方面。在个人来说,认为弘扬道教多说不如多做,言传不如身教,比如有大善知识的大德。在自身修为上下功夫,感召力、凝聚力往往比其他更重要。

刘金光:也就是说您更看重的现在的年轻人、年轻道长,如何能把传统优秀的东西继承好?把先贤高道大德的精神继承好?

李道长:这个要靠时间磨练,一个好的出家人没有十年、二十年是磨练不出来的。

刘金光:您怎么看待现在道教的道风问题?

李道长:如果现在不及时调整自己,不在这个方面做出调整,往严重说,是会自取灭亡的。

刘金光:就是这个问题很严峻了?所以您强调您的道观坚持清修,坚持多做这方面的工作,是不是也是为此努力呢?

李道长:修行有老祖宗留下的品格,继承优秀传统,这是我们该做的事。

人才培养:道观工作重中之重

刘金光:您刚才讲到了对年轻道长的培养问题,能谈一下这个问题吗?

李道长:我对这些孩子们,不管是他们将来能不能走出去都不重要,要让他们先从道学院开始,接受正规的道教教理方面的教育,要想成为一个好的修行人,必须先通教律。从学校这关能走出去的就是走出去了,另外一部分就淘汰了。经过三五年正统的道教经教学习后,我会再让他们出去参学三五年,进入实修。这样经过学校的教理学习,加上五年或者十年的实修就能成型了。我很欣赏老祖师的风范,年轻人在大善之士的身边十年八年,让他成型,就像一块砖,用砖模压成型,再去用火烧,最后才能成为可用之材。

刘金光:送出去学习的道长有多少了?

李道长:武当山送过去了两个,今年还要出去两到三个,年轻人只要是愿意学,我都会资助,甚至有一些不是我的徒弟也会资助。我个人文化水平不是很高,讲经说法也不是我的特长,我能做的就是搭平台,栽梧桐树引金凤凰,不管是出家的道众,还是居士,只要是真心实意修学,我都会尽自己和道观最大的努力。在以后,只要在这条路上走,就不要让他们为生计所烦恼,后顾之忧都会为他们解决。包括养老保险等等。虽然我的道观衣单费很低,但是生活、养老都会处理得很好。

刘金光:对人才的培养,在您的思考中,在整个道观中,究竟占多大的比重?

李道长:百分之七十以上。我要的是人才,我们自己出不了人才,那么就搭梯子建平台,让更多的人成才,这也是未来的重中之重。

践行慈善:全力救助弱势群体

刘金光: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刚才在云舍看到有救助的孤儿、社会需要救助的人群,在这方面您是怎么考虑的?

李道长:这个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想对小孩和老人做一些事情。刚才说过先建一个养老院,小孩子的话现在政策上也有收养条件,目前我们还不具备这种条件,但我会提供我所能够提供的条件去救助这些人。

展望未来:建设清修道场

刘金光:现在千圆道观发展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李道长:最大的还是资金问题。怎么能把它做成一座好庙,有文化特点的场所,而不仅是烧香拜神的场所。在修建上我不提倡富丽堂皇,主要保证功能齐全就好。人才培养才是最重要的,这样道教才能沿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历史给我们这一代人赋予的使命就是传承,还有创新转化,与时俱进。

刘金光:千圆道观环境非常好,政府也提倡建设生态型道观,花园式的生态保护场所,这方面您们有考虑吗?

李道长:有考虑,这也是我最注重的问题。像信众、香客、游客来了要看宗教文化、道观的建筑风格、外围的环境,大家喜欢才会经常来,我们会特别注意这个问题,比如为了能让道观与环境相协调,石头、木材我宁可从外面买回来也不会在山上随意砍伐。而且我们在建设的时候也注重保护、尊重自然。

刘金光:最后一个问题,您对千圆道观未来的前景心里有怎么样的考虑?

李道长:我有信心,千佛山将来一定是一个既利于修行,又利于放松身心,环境优美,大家会把它当作是心灵归属的一个地方。想把它建成纯粹的、有灵魂的地方,既有丰富的道教文化展示,又人才辈出,还有优美自然风光的道观,这就是我的目标。

刘金光:祝愿千佛山的远景规划能够早日实现!

建设清修道场 培育道教人才 专访四川千佛山千圆道观李至昇道长

附:千圆道观简介

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千圆道观位于大邑县西部的花水湾镇境内、锯齿山麓千佛山间。地处芦山、邛崃、大邑三县交界处,距大邑县城35公里,海拔1600余米。因道观所处的山麓本地称为千佛山,山中有圆觉洞,千圆道观以此得名。据《圆觉洞碑记》:“寺始建于明,重修于清代,增饰于明初,素称胜景……”圆觉洞的摩崖石刻经考古专家初步认定,大部分刻于明代。

1937年,古宏忠道长守护千圆道观至1950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邻近道门居士刘琼花等培修庙宇,十多年间先后恢复了先天殿、八角仙楼、三丰祖师殿、七真大殿、龙宫殿、雪花顶殿、望川亭等殿堂。1996年,千圆道观正式开放为宗教活动场所,再次进行小范围培修。2008年,在“5·12”汶川大地震及其次生灾害中,道观的七真大殿、三丰祖师殿、八角仙楼等建筑先后被毁。

2015年,李至昇道长主持道观庙务,着手恢复重建玉皇宫、云霄洞(原三丰祖师殿)、云舍(原石仙船)、三清殿(原先天殿)、万佛顶的莲花塔等,培修上山公路、停车场及殿宇之间的各段山路,部分仍在建设中,重现道观胜景指日可待。

作者:中国宗教,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联系我们

邮件:daoxuejia@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daoxuejia

站长微信:daoxuejiazhanzhang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