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妙观与苏州的社会生活

道家微信公众号

苏州玄妙观是苏州地区极负盛名的道观之一。在清代前中期, 苏州玄妙观已不仅成为道教信仰活动的重要场所, 而且带动玄妙观周边区域的发展。晚清以后的玄妙观不仅成为地标, 而且其文化、旅游等附加价值也得到了挖掘, 更是引起了整个区域发展轨迹的变化。

XuanMiao Taoist Templ and the Social Life in Suzhou

苏州玄妙观是苏州地区极负盛名的道观之一。在清代前中期, 苏州玄妙观已不仅成为道教信仰活动的重要场所, 而且带动玄妙观周边区域的发展。晚清以后的玄妙观不仅成为地标, 而且其文化、旅游等附加价值也得到了挖掘, 更是引起了整个区域发展轨迹的变化。

本文以《申报》中与苏州玄妙观相关的报道为依据, 对于晚清以后苏州玄妙观的发展作一考察。《申报》材料时效性与连贯性较强, 可以较为清晰、客观地反映出晚清以后苏州玄妙观的发展状况。

玄妙观与苏州的社会生活

玄妙观, 位于苏州市观前街, 创建于西晋咸宁二年 (276) 。现有山门、三清殿、弥罗宝阁及2 1 座配殿。南宋淳熙六年 (1179) 重建的主殿三清殿建筑面积1125平方米, 重檐歇山, 巍峨壮丽, 是江南一带现存最大的宋代木构建筑。观内保存有大量各朝古碑, 其中有老君像石刻, 为唐吴道子绘像, 唐玄宗题赞, 颜真卿书, 由宋代刻石高手张允迪摹刻, 可称“四绝”碑, 是目前国内仅存的两块老子像碑之一。1982年, 玄妙观三清殿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一、玄妙观与苏州城市建设

从1872年至1946年七十余年间, 《申报》上与苏州玄妙观相关的报道共有22篇, 其中涉及苏州城市建设的就有10篇, 占据其中一半, 足见玄妙观对于苏州城市建设的影响。

首先是一些新兴商业铺户在玄妙观周围开设。1913年2月22日的报道记久昌绸缎号于苏州玄妙观前设立。1925年8月23日又于玄妙观东首开一家东禄茶食糖果号。玄妙观附近除新开设商铺之外, 本就是传统商户发展繁荣之所, 商贾辐辏, 不仅有特色显著的陆稿荐、稻香村等老字号, 还有诸多小贩云集, 盛况更是能与南京夫子庙、上海城隍庙相媲美。这些商户的生意十分兴隆。

玄妙观周边地区的发展也引起苏州当地政府的重视, 从1929年2月28日刊有的一篇报道可以看到, 苏州当地政府已经看到了玄妙观地区的发展潜力, 想要进一步提升其价值, 因此展开了围绕玄妙观地区的前期市政建设与筹划。玄妙观所处观前地区的蓬勃发展, 不仅是各类店铺商户的增多, 而且这一黄金地段的店铺更是成为招揽各地客商的重要砝码。

不过对玄妙观周边地区的建设并非如想象中一帆风顺, 1930年9月26日的新闻中载:“观前街拓宽工程即将完竣, 而正山门之照壁, 因保古家反对拆除, 迄未解决, 魏建设局长特于前日晋省请示, 兹奉厅长面谕, 将妨碍路线之两角即先予拆除, 并遵照厅颁图样办理。”为了拓宽狭窄路面, 建设局本来准备拆毁玄妙观的照壁, 但是古迹保护专家的反对使得此事并不能顺利解决。当时省建设厅的谕令是按照省厅的图纸将两角先拆除。但此事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文物保护纠纷, 玄妙观对于当时的苏州而言, 可以说是一个发展的标志。要对玄妙观照壁拆除, 很快受到了工商部的制止, 给出的回复是为了保护古迹, 不应对苏州玄妙观进行损毁。这样的做法既保护了古建筑, 又保全了地标建筑。玄妙观作为整个观前街区乃至城东区域兴起的原点, 可以说其在清末以后就已经融入了城市的发展潮流。

二、玄妙观与苏州社会生活

1. 社会活动的参与。

1919后至1949年的《申报》资料中, 苏州玄妙观的社会活动逐渐增多。1928年7月21日《申报》登有:“清虚观主持严洪清, 发起道教联合会以来, 加入发起者, 本埠有……外埠有苏州玄妙观……等十余处。余如浦东……等处, 亦在接洽中……”1933年1月24日的《申报》中提到在1932年年底上海国货旅行宣传团在苏州玄妙观举办了国货展览会。1935年9月27日的《申报》登载了国语会在苏州玄妙观的中山堂内召开会议, 商讨议定苏州方音注音符号的草案。可以看到苏州玄妙观对社会活动的参与度逐渐提高。显然, 民国时期的苏州道教受到外来文化的冲击, 只依靠本身的宗教力量保持较好发展是很艰难的。

2. 文化符号的形成。

玄妙观不仅带动了周边的发展, 而且更成为一个文化符号。苏州玄妙观多次出现在报刊的各类与文化相关的文章中, 1924年7月21日的《申报》登有:“说书除苏道、海派之外, 又有一种平拍……至苏州之平拍书, 上海稍异, 类皆在公共游览场合, 设一平台, 四周安置小凳若干。此种场子, 以苏城玄妙观中最多……而听客拥挤不堪。在玄妙观内三个钟头内, 须得书钱十数千文。”平拍书作为说书的一种形式在苏州玄妙观中居多, 而且收入颇丰, 说明玄妙观已成为说书者聚集谋生的场所, 从一个侧面显示出玄妙观带动了通俗文化的发展。

报纸刊登的另一类多是玄妙观的故事或是游记。1928年4月10日刊有:“乡人写大匾玄妙观, 三清殿上有大匾曰妙一统元。相传为金元术所书, 久经风雨所毁。后拟重修, 而妙一之一字已被毁净尽, 毫无形迹, 屡请名人补写而终不合格。有一乡人曰我能为之, 试之果然, 如出一手。盖此乡人每日担柴进城叫卖, 卖去后必至观内游玩, 日日如此, 风雨不更, 为所习见, 故能作此, 然亦奇矣。”文章介绍了玄妙观内的古迹, 虽说故事相对简短, 但具有很强的宣传作用。

1934年6月30日和7月17日, 南宫生先后发表了两篇更为详细的玄妙观介绍性文章, 一篇主要介绍了玄妙观中与三处古迹相关的神话故事, 虽无从可考, 但也为玄妙观增添了神秘色彩。其后一文则是介绍了玄妙观的十八景, 两篇文章类似于旅游指南, 当时介绍苏州的旅游指南对于玄妙观多是一笔带过, 篇幅很小, 而这类文章正可以弥补不足, 较为全面地玄妙观的一些著名景点及其相关背景故事, 有利于玄妙观知名度的提高。

这样的宣传并不是徒劳, 报纸作为当时信息的主要传播媒介, 帮助玄妙观扩大了知名度, 吸引了众多游客。在1946年11月28日的《申报》上刊有一篇游记:“玄妙观像开封的相国寺, 上海城隍庙, 里面有卖小吃的、有卖杂玩的、有卖卜的、也有卖花草鸟雀的。大殿内还有许多民族形式的字画店……玄妙观前就是苏州最热闹的街市。一家最庞大的茶馆叫吴苑, 一家最幽雅的茶馆叫怡园……”可以看到, 游客们慕名前来玄妙观, 不仅是为了宗教信仰, 更是因为玄妙观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形式。

从《申报》文献来看, 苏州玄妙观延续了清中后期出现的道教社会化发展势头, 并在晚清以后发展为苏州社会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单是苏州的城市建设围绕其所在的观前街区逐步展开, 更是将其塑造成苏州文化的一个重要符号。而其所处的观前街区, 一定程度上也正是随着玄妙观的发展变化, 从而转变为多功能社会生活区域。

晚清之后, 玄妙观以其特有的方式融入了世俗社会, 最终奠定了其在苏州的社会生活中的重要地位。

作者:江俊皓,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