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道学家首页
  2. 期刊杂志
  3. 世界宗教研究

福建莆田元妙观与《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考析

道家微信公众号

摘 要: 文章主要基于田野调查,结合文献资料,详细考察了福建莆田元妙观的历史源流、所藏碑刻及其社会影响。指出:莆田元妙观始建于唐贞观年间,后经历代的不断修缮扩建,至明清时期已是一座“三殿宏丽,甲于八郡”的著名道教圣地。观内保存的宋徽宗御制御书《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较海南《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保存完整、石质上等,是迄今为止发现的见于金石著录的字数最多、保存较为完好的宋徽宗瘦金体碑刻。莆田元妙观道士与明代林兆恩所创的三一教有关联,同时也与莆田地方社会士绅有着密切的关系。

关键词: 《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 莆田; 元妙观; 三清殿

AnAnalysis of Tianyuan Temple in Putian and the Stela of “Shenxiao Yuqing Wanshou Palace Records”

Wang Fumei

宋徽宗崇信道教,宣和元年(1119年)八月御制御书《神霄玉清万寿宫诏》,令京师神霄玉清万寿宫刻记于碑,并以碑本赐天下,命天下神霄玉清万寿宫摹勒立石。该碑距今已有近900年的历史,是研究中国道教史的极为珍贵的实物资料,许多中国道教史、地方道教的研究成果,如陈垣的《道家金石略》、卿希泰的《中国道教史》、盖建民的《道教金丹派南宗考论:道派、历史、文献与思想综合研究》等,都涉及该碑。由于宋徽宗是个亡国之君,加上年代久远,其碑刻多被后人破坏。据可考史料,目前全国仅存两方《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一方在海南省海口市五公祠内,另一方现存福建省莆田市元妙观内。迄今为止学术界虽然对《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有所研究,但相关研究成果甚少涉及莆田元妙观及其所藏《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有鉴于此,笔者对莆田元妙观进行了多次的田野调查,也查阅了许多资料,试图详细考察福建莆田元妙观的历史源流、所藏碑刻及其社会影响。

一、莆田元妙观源流新考

莆田元妙观位于福建省莆田市城厢区梅园路东段391号(今砺青中学旁)。宋代,兴化军城于此开东北门,因名宁真门,城外濠桥亦因此得名观桥。莆田元妙观始建于唐代贞观年间,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主体建筑三清殿至今仍保留有宋代营造法式,部分构件体现有隋唐建筑遗风。莆田三清殿与福州华林寺大殿、宁波保国寺大殿并称为中国南方宋代三大木构建筑,被誉为“江南古建之花”。莆田元妙观是研究宋代建筑、书法艺术、道教文化及莆田地方社会的极为珍贵的实物资料。

福建莆田元妙观与《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考析
元妙观外景

关于元妙观,宋代李俊甫在《莆阳比事》中称:“道观始于祥符,盛于宣政,佛寺或废为神霄玉清宫,未几,复旧。今天庆观三殿宏丽,甲于八郡。元祐间,雷击殿,鸱吻坠,内得黑木板,文曰:‘后八十年狄觉奴来守此邦,重易殿屋。’主者以闻,郡守狄明远视之叹曰:‘吾小字也,以年计之,吾犹生,何其验耶。’遂捐俸新之。”(1)

地方志也多有类似记载,如:

《八闽通志》载:“玄妙观在旧宁真门外。俗呼‘旧观’。宋大中祥符二年建,号‘天庆观’,元元贞元年改赐今额。国朝永乐五年修,林圭为记。”(2)

乾隆《兴化府莆田县志》载:“元妙观,在郡城东厢,俗呼旧观。宋大中祥符二年奉敕建,名天庆观。天禧元年降赐金宝牌、芝草山,及封禅、祀汾阴等记、仪范等书。元贞元年赐额。明永乐五年薛道锐重修;嘉靖丙辰道士方汝调、李志升重修玉皇殿,甲子太守易道谈重建山门。万历辛巳玉皇殿坏,道士陈君岩等募建,又道士卓茂乔募建文昌宫、五显庙,道士陈茂瑞募建元帝庙(3),后先助建者朱有开、郑选、林选、林廷皋之力居多。”(4)

今志称:“(元妙观)创建于唐贞观二年,宋大中祥符二年敕名天庆观,大中祥符八年重修,元元贞二年改名玄妙观;明崇祯十三年重修,清以避康熙‘玄烨’,始改称今名。”(5)

综合各种文献记载,再比对元妙观主殿三清殿脊檩上的“唐贞观二年敕建,宋大中祥符八年重修,明崇祯十三年岁次庚辰募缘仿建”,“皇清光绪廿四年岁次戊戌荔夏谷旦重修”及“花翎补用直隶州兴化粮捕通判广陵杨万清捐廉倡修”等墨书,我们认为,莆田元妙观(三清殿)始建于唐贞观二年(628年);大中祥符二年(1009年),宋真宗诏令诸路、州、府、军、监、关、县择官地建道场,并以“天庆”为额,莆田元妙观(三清殿)因此改名“天庆观”。元元贞二年(1296年),改称玄妙观。清代,因避康熙名讳,改称元妙观,并一直沿用至今。历史上,莆田元妙观多次修缮,其中有文字可查的有: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重建三清殿,宋哲宗元祐年间(1086年-1094年)郡守狄明远重修三清殿;明永乐五年(1407年)薛道锐重修,具体殿宇不详;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道士方汝调、李志升重修玉皇殿,四十三年(1564年)太守易道谈重建山门;万历九年(1581年),道士陈君岩等募建玉皇殿,道士卓茂乔募建文昌宫、五显庙,道士陈茂瑞募建五帝庙;崇祯十三年(1640年)仿建三清殿;清嘉庆二年(1797年),翁廷璋重修东岳殿;咸丰年间(1851年-1861年)重修福神殿;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兴化府同知杨万清大修三清殿。1936年,大修东岳殿;1956年和1975年,中央文化部和省文化部门分别拨款修复三清殿;1986年修复东岳殿。1996年11月,元妙观三清殿被确认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福建莆田元妙观与《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考析
历史上的元妙观平面图

经过历代的不断修缮、扩建,莆田元妙观规模宏大,布局对称整齐,直至民国初年,元妙观仍占地约24亩,整个宫观坐北朝南,以朝南中轴线为中心,拥有山门、三清殿、通明殿、九御殿、四官殿、文昌殿、五帝庙、东岳殿、五显庙、西岳殿、文昌三代祠、关帝庙、福神殿等殿宇。

山门面阔7间,进深2间,中间3间各开有1门。据老人回忆,旧时,三门外东西次间原塑有左龙军、右虎军二尊坐像,神像金面彩塑,头戴束发金冠,全身披甲,座侧分别有一龙、一虎。三门又次间外墙檐下各设有一座宽1米许、高2米许的小神龛,东祀土地神,西祀伽蓝神。历史更迭,这些神像早已不知去向。山门始建时间不详,不过在山门的石柱上仍然依稀可辨有“至顺庚午岁”“本山道士前本观提点陈宗寿舍石柱一根”“道士丘可存从自己施资敬舍石柱一根”等字样。另据乾隆《兴化府莆田县志》载:“嘉靖丙辰道士方汝调、李志升重修玉皇殿,甲子太守易道谈重建山门。”依此推断,元至顺元年(1330年)、明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道士陈宗寿、丘可存、太守易道谈等人曾重修山门。

山门进去,便是同样神去殿存的三清殿。三清殿是元妙观的主殿,重檐歇山间,原构面阔5间,进深3间,始建于唐贞观二年(628年),宋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重建。明代重修时扩为面阔7间,进深6间,今原构仅存面阔3间、进深3间。大殿两侧的棂窗为唐代的直棂窗样式,古色古香。三间殿门由多扇门扇组成,每扇门上均绘有各种图案。年深日久,最下端的彩绘图案已剥离得不可复现,而最上端的浮雕和中间的阴刻仍清晰可见的有花鸟、走兽、器具等图案。殿内竖24根木石连接的大柱,其“现存的花岗岩石柱及覆盆式莲花石柱础带有一定的唐代遗风”。(6)在斗拱和橼檩之间,绘有飞鸟、果盘、蝙蝠、莲花、牡丹、芍药及有关道教故事的彩绘图案。殿的当心间脊檩上墨书“唐贞观二年敕建,宋大中祥符八年重修,明崇祯十三年岁次庚辰募缘仿建”,两次间脊檩上墨书“皇清光绪廿四年岁次戊戌荔夏谷旦重修”及“花翎补用直隶州兴化粮捕通判广陵杨万清捐廉倡修”等墨书,又檐下书“明通进士特授文林郎知江西南昌府羊城县事加三级何焜携男太学生毓昭、毓云、毓英、孙熙郎喜题白金壹拾两正助建”,在大殿的石柱上,亦刻有明代捐金助建者姓名。该殿虽经明、清两代多次重修,但梁架、斗拱等主体构架仍然保留宋代原构,从而使得该殿与福州华林寺大殿、宁波保国寺大殿齐名,跻身江南古建之花行列。

福建莆田元妙观与《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考析
三清殿外景

通明殿在三清殿后,中隔院埕,主祀玉皇大帝,故俗称玉皇殿。始建时间不详,明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道士方汝调、李志升重修,万历九年(1581年)道士陈君岩等重建,民国时期被拆除。重檐歇山造,面阔5间,进深3间,中间3间为正殿祀玉皇大帝,东西两间分别为天尊和八仙两配殿。

九御殿在玉皇殿后,中隔院埕。据《莆田县宗教志》载:九御殿面阔3间,进深3间,重檐歇山造,内祀三清、四御及长生大帝君、青华大帝君九御金像。民国时期,城内木商陈某重建九御殿。

四官殿在九御殿后,中隔院埕,面阔3间,进深3间。据说四官殿原本是祀天、地、水三官的三官殿,清代加祀火官,故改称四官殿。

文昌殿,在四官殿后,中隔院埕,单檐歇山造,面阔3间,进深3间,内祀文昌帝君,是元妙观北面最后的一座殿宇。上世纪30年代,扩建湖山小学时,文昌殿与四官殿、九御殿一起被拆除。

五帝庙在三清殿左,明万历九年(1581年)道士陈茂瑞募建,面阔3间,进深3间,前有天井、大门,内祀五帝神像。今仅存部分,被用作莆田市文物保护秘书处和英龙社区文化活动场所。余部被辟为碑园,存放着不少珍贵的古代石刻,著名的宋徽宗手书瘦金体《神霄玉清万寿宫记》碑即存放于此,是研究瘦金体书法和道教历史的珍贵文物。此外,还有宋绍兴八年立石的《祥应庙记》、宋孝宗《赐陈俊卿札碑》以及苏轼、文天祥、周瑛、朱继祚等历史名人的题刻,颇有研究价值。

东岳殿在五帝庙左,始建时间不详,现存建筑为清代重修,有完整的山门、拜亭、大殿。东岳殿主祀东岳注生大帝,香火颇为旺盛,至20世纪40年代,殿内仍有“宫公”看管。现如今东岳殿被辟为莆田市图书馆三清殿分馆和莆阳书院。

福建莆田元妙观与《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考析
东岳殿
福建莆田元妙观与《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考析
西岳殿

在东岳殿后,与玉皇殿横向并列的东侧有元君殿(内祀淑明皇后和碧霞元君等)和太子殿(内祀至圣炳灵王)。

西岳殿位于三清殿的西厢,有大门、拜亭和大殿,内祀西岳大帝、文昌帝君等神像,现辟为莆田棋院,四时开放,倒给冷冷清清的三清殿增加不少人气。

五显庙介于三清殿和西岳殿之间,祀通贶侯、通佑侯、通泽侯、通惠侯、通济侯五位神灵。文昌三代祠在西岳殿西庑外,祀文昌帝君三代祖神主。三代祠和五显庙现如今分别是三清殿文物保护管理所办公室和莆田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办公室。

福神殿(亦称“玄帝庙”),在西岳殿后,单檐歇山造,面阔3间,进深3间,内祀玄天上帝。

关帝庙在玉皇殿和福神殿之间,单檐1间,主祀关圣大帝。

然而,由于年代久远,历史更迭,今天的元妙观神像尽毁,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三殿宏丽,甲于八郡”的道教圣地,元妙观大部分殿宇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风风雨雨之中,今天我们所能看到的唯有神去殿存的山门、三清殿、东岳殿、西岳殿、文昌三代祠和五显庙。

二、莆田《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考

(一)《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流传莆田原因探析

宋徽宗宠任道士林灵素,大力扶植神霄派,诏令天下建神霄玉清万寿宫,或改旧宫观为之,“无观者,以寺充”(7)。应朝廷命,当时兴化军亦改城中佛刹天福寺(今凤山寺)为神霄玉清万寿宫。宣和元年(1119年)八月,京师神霄玉清万寿宫建成,宋徽宗亲制《神霄玉清万寿宫诏》,令京师神霄宫刻记于碑,并以碑本赐天下,令天下神霄宫摹勒立石。然而,第二年朝廷即诏令“罢道学”,这件颁赐天下立碑的事便被搁置了,许多地方根本来不及勒石立碑;有的地方虽已勒石立碑,却毁于战火之中,就连开封的那块石碑亦毁于靖康之乱,故而该碑流传下来的甚少。而莆田地处东南一隅,为什么会留传有该碑呢?

民间的说法是因徽宗朝权臣蔡京之故。在宋徽宗扶植神霄派的过程中,兴化军仙游县人蔡京及其儿子蔡攸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蔡京被封为玉清左仙伯,蔡攸则“独唱异闻,谓有珠星璧月跨凤乘龙天书仙篆之符,与方士林灵素之徒争证神变事,于是神霄玉清之祠遍天下”(8)。相传,当时宋徽宗御制御书神霄碑并以碑本赐天下时,蔡京即令同时摹刻一块,由海道运回家乡,安置在神霄玉清万寿宫内。后因复观为寺,该碑遂移到元妙观(时称天庆观)内。据说因蔡京之故,兴化军是最早得到摹本和举行最隆重摹勒立石仪式的一个军州。因兴化地处东南海陬,金兵铁蹄未至,该碑才得以保存下来。

民间的说法固然有其一定的依据,但笔者认为,神霄碑在莆田的流传,与宋代神霄派在福建的盛行不无关系。据地方史料记载,神霄派主要创始人王文卿曾到南平一带传教。《光绪重纂邵武府志》载:“王文卿,江西南丰人,政和间寓邑之迎釐观。”(9)宋代,福建道士传习神霄雷法者不乏其人。福安陈药山,“有道术,能缩地驱雷降雪,行符咒水逐瘟疫”(10)。建阳江道箓,“入武夷山修炼,得雷霆秘术,能致晴雨”(11)。长乐人陈通,“与弟灵皆有道术,能驱雷雨除祟。宣和中召至京,符咒辄验。徽宗悦之,俱封以王爵。”(12)清流人欧阳仙,“结庐丰顺道院,养真修炼。……水旱迎致,能动风雨,随车而雨。”(13)北宋末年,得林灵素、王文卿之雷法的西河人萨守坚,曾寓居与莆田毗邻的泉州,从学者数百人。南平人谢祐,“师事萨真人,遂精道术”(14)。由此可见,神霄派在福建的影响颇大。虽然方志中未能找到神霄派在莆田流传的确切史料记载,但宋代莆田经济、文化发达,兴建、重修了许多道观,再加上仙游籍权臣蔡京、蔡攸父子对神霄派的推崇,由此推之,神霄派在宋代的莆田地区亦应有一定的影响。

(二)《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辨析

因年代久远,加上战争等人为因素的破坏,宋徽宗御制御书的《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石流传下来的甚少,据专家考证,目前全国仅存两方,一方在海南省海口市五公祠内(下文简称“海口碑”),另一方现存福建省莆田市元妙观内(下文简称“莆田碑”)。研究者在探讨、引用《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时多有错讹。有鉴于此,笔者借地域之便,对“莆田碑”进行多次的田野调查,查阅了许多文献资料,并参照陈垣《道家金石略》中所载“神霄玉清宫记”,试对现存两方神霄碑的形制、文字进行比对考证,以为后学者提供可靠的实物资料。

1.《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形制对比

从历代名碑及《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的形制、规格分析,我们认为《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本应由碑额、碑身和碑座三部分组成。然现存两方神霄碑均碑石不全,“莆田碑”有额无座,“海口碑”则有座无额。

“莆田碑”碑高336厘米,宽125厘米。碑额为拱形顶,竖书2行楷体“御笔手诏”四个大字,为当朝宰相蔡京之子蔡翛奉圣旨题写的。碑额文字内框内为回纹底上刻相扣的‘∽’形缠枝纹,框左右满雕双龙盘旋而上。碑额与碑身之间刻如意云纹。碑身竖书《神霄玉清万寿宫诏》,16行,满行40字,共392字,没有标点符号,文中除落款“宣和元年八月十三日奉圣旨立石”为楷体外,均为宋徽宗瘦金体。碑身左右、下框内为回纹纹饰,在碑身四角、左右边框及下边框中间共刻有16条瘦长的小蟠龙。“海口碑”碑身高250厘米,宽130厘米,厚30厘米,布局、纹饰与“莆田碑”一致,这也印证了以碑本赐天下、令天下神霄宫摹勒立石的史实。就材质和保存完整度而言,“莆田碑”保存较为完好,石质上等,碑额左右及上部石质部分剥落,部分纹饰、文字缺失,在下侧边缘与底座接界扦榫处横刻有“取日”二字。“海口碑”石质较粗,碑身下部及边框石质风化严重,个别字迹难以辨认,纹饰不清,碑额被整文斩断,虽存有赑屃碑座,但经考证,疑非原配物。(15)

2.莆田《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文字辑校

据称,“莆田碑”是迄今为止发现的见于金石著录的字数最多的宋徽宗瘦金体碑刻,兹将碑文内容抄录如下:

神霄玉清

御制御书

道者,体之可以即至神,用之可以絜天地,推之以治天下国家,可使一世之民举得其恬淡寂常之真,而跻于仁寿之域。朕思是道,人所固有,沉迷既久,待教而兴,俾欲革末世之流俗,还隆古之纯风,盖尝稽参道家之说,独观希夷之妙,钦惟长生大帝君、青华大帝君,体道之妙,立乎万物之上,统御神霄,监观万国,无疆之休,虽眇躬是荷,而下民之命,实明神所司。乃诏天下建神霄玉清万寿宫以严奉祀,自京师始,以致崇极,以示训化,累年于兹,诚忱感格,高厚博临。属者三元八节,按冲科启净,供风马云车,来顾来飨,震电交举,神光烛天,群仙翼翼浮空而来者,或掷宝剑,或洒玉篇,骇听夺目,追参化元。卿士大夫侍卫之臣悉见悉闻,叹未之有,咸有纪述,著之简编。呜呼!朕之所以隆振道教,帝君之所以眷命孚佑者,自帝皇以还,数千年绝道之后,乃复见于今日,可谓盛矣!岂天之将兴斯文以遗朕,而吾民之幸适见正于今日耶。布告天下,其谕朕意,毋忽。仍令京师神霄玉清万寿宫刻诏于碑,以碑本赐天下,如大中祥符故事摹勒立石,以垂无穷。

宣和元年八月十三日奉圣旨立石

碑文第一行存“神霄玉清”四个字,下缺。对照“海口碑”第一行“神霄玉清万寿宫诏”,“莆田碑”第一行所缺失的应该就是“万寿宫诏”四字了。

笔者将“莆田碑”和“海口碑”碑文与陈垣《道家金石略》中所录的潞安“神霄玉清宫记”碑文进行仔细的比对,发现三个碑记内容完全一致,唯“莆田碑”落款时间为“宣和元年八月十三日”而非“宣和元年八月十二日”。时间相差一日,究竟是何原因,目前发现的史料均未做出解释,有待今后继续考察。

福建莆田元妙观与《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考析
莆田“神霄玉清万寿宫碑”及碑亭
福建莆田元妙观与《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考析
“莆田碑”部分碑文

三、元妙观与莆田地方社会

经过历代不断的整修、扩建,明清时期莆田元妙观逐渐形成完整的建筑体制,不仅成为福建省著名的道教宫观之一,也成为莆田道教文化的中心之一,其社会影响与日俱增。

1.元妙观与明末莆田倭患

从前文可知,仅从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至崇祯十三年(1640年)的八十多年间,元妙观就经历四次修葺、扩建,即: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道士方汝调、李志升重修玉皇殿,四十三年(1564年)太守易道谈重建山门;万历九年(1581年),道士陈君岩等募建玉皇殿,道士卓茂乔募建文昌宫、五显庙,道士陈茂瑞募建五帝庙;崇祯十三年(1640年)仿建三清殿。上至郡守,下至道门中人、士绅商民无不热衷参与。此四次修缮,应与明末莆田倭患与瘟疫流行有着密切的联系。

明嘉靖年间倭患严重,东南沿海深受其害。据统计,嘉靖三十六年至四十五年间,倭寇曾151次进犯福建,“所破城十余,掠子女财物数百万,官军吏民战及俘死者,不下十余万”(16)。而兴化是受倭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倭寇先后18次进犯兴化,攻陷兴化府城。倭寇一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倭自嘉靖末钞掠浙、直、闽、广,所屠戮不可胜数。即以吾闽论之,其陷兴化、福清、宁德诸郡县,焚杀一空,而兴化尤甚,几于洗城矣。”(17)倭寇的屠戮直接导致了瘟疫的发生,就在倭寇入侵兴化府后不久,兴化府就接连发生瘟疫,“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丙辰,时疫气盛行,人多病殁。”(18)嘉靖四十年冬,“倭夷迫城,疫疠并臻,死者相枕,棺难遍施矣。”(19)嘉靖四十一年三月,“城中疫气尤盛,鬼祟每多出没。”(20)

倭寇的屠戮,加上瘟疫流行,使得莆仙一带死者相枕,白骨蔽野。当时莆田人御史林润在给嘉靖皇帝的奏疏中亦称:“兴化一郡,所辖者惟莆田、仙游二县,共编户二百二十有余。迩倭奴入寇,屠戮殆尽,计逃窜而苟全者只可四分之一,并里籍合大约四五十里耳。……又各府疫病大作,城中尤甚,一坊数十家,而丧者五、六。一家数十人,而死者七、八,甚至有尽绝者。哭声连门,死尸塞野。故孤城之外,千里为墟,田野长草莱,市镇生荆棘,昔之一里十图,今所有者一、二甲耳。”(21)当时“郡守易公道谭,除兴化,闻积尸盈城野,遂停车福清,不敢蒞任”(22),可见当时兴化府尸体遍野、疫气恣肆的惨状。

固然,社会的动荡对正统道教的打击是极为沉重的,几乎所有的道观都陷入困境,甚至“道流零落,观宇颓废”;但是另一方面,在深重的社会灾难面前,人们往往感到无能为力,只能求助于神灵的庇佑,民间的求神拜佛之风骤然兴起,甚至出现“有称神之童子者,金鼓喧然,通城群然奉之”的现象,因此,社会动荡却使得以诵经拜忏、祈福禳灾、祛病除瘟、超度亡魂为职事的民间道教活动勃然兴起。正是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明末莆田元妙观才得以不断修缮扩建,增建文昌宫、五显庙、五帝庙等。此外,从供奉的神灵来看,明中叶以前,莆田元妙观奉祀的仅是三清、四御等道教神仙,而嘉靖以后,为满足信众的信仰需求,文昌、关帝、瘟神、财神等民间神灵被请进了元妙观,并形成一个庞大的神灵系统,基本上满足了当地信众的信仰需求,从而使该观成为道士和善男信女们拜谒神明的重要活动场所。

2.元妙观与莆田三一教信仰网络

三一教又名夏教,莆田人林兆恩创立于明嘉靖三十年(1551年)。林兆恩创立三一教后,除招收门徒,倡导三教合一外,大量的精力用于协助官方抗击倭寇、赈民救灾,以及募建修葺寺庙宫观、桥梁塔刹等社会公益活动。三一教的门人或受三一教影响的官绅就曾多次修葺、扩建元妙观诸殿,并且掌管元妙观,可以说明末的莆田元妙观实际上成了三一教的祠堂。

乾隆《兴化府莆田县志》记载:“(嘉靖)甲子(1564年)太守易道谈重建山门。万历辛巳(1581)玉皇殿坏,道士陈君岩等募建,又道士卓茂乔募建文昌宫、五显庙,道士陈茂瑞募建元帝庙,后先助建者朱有开、郑选、林选、林廷皋之力居多。”(23)文中所提诸人皆与三一教有关。太守易道谈(一作“谭”)为湖南岳阳人,入莆后深受林兆恩思想的影响。《林子年谱》称其“素慕先生学术”,林兆恩曾将所著《三教会编》赠予易道谈,“易公时置座右,暇辄披阅不忍去手”(24)。道士陈君岩乃三一教门人,对此《林子本行实录》中有所记载:“万历十三年乙酉二月,教主……命朱有开、陈光显、僧云章、僧明丰、僧法从、道士郭绍嘉、陈君岩、郑而清等,毕效其劳”,可见,道士陈君岩三一教门人的身份应是无疑的。至于道士卓茂乔、陈茂瑞二人,虽然目前笔者所发现的文献资料并没有明确记载他们的三一教门人身份,但此二人于万历九年(1581)与陈君岩同时修建元妙观诸殿,另据《林子年谱》载:“(万历)九年辛巳,重建玄妙观诸殿,命黄启谟等董其事”(25),这里黄启谟乃林兆恩得力门人之一,由此笔者大胆推测卓茂乔、陈茂瑞二位道士亦应为三一教门人。三一教门人朱有开等人募建修葺并掌管元妙观之事,《林子本行实录》中亦有明确记载:“万历十年壬午,建玄妙观之玉皇殿,命朱有开,(朱)有临、杨玉夫等董其事。复整三清、真武、东岳、文昌诸殿,命林自周、梁如霖、林廷筠、林缙、林延珪等,咸效其劳焉”(26)。

由此可知,三一教在莆田元妙观的传承史上发挥着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由于林兆恩毁家纾难,从而深得民众的推崇和爱戴。《闽书》称:从兆恩者,“鲁江以南,方内方外,闻风麋至,北面师之,称三教先生”,其所创之三一教,“上自缙绅,下至窭子市人,莫不津接”(27)。明末清初黄宗羲也说:“自士人及于僧道,著籍为第子者,不下数千人,皆分地倡教。”(28)三一教的门人遍布社会各阶层,在元妙观的道士中亦不乏三一教门人,陈君岩、卓茂乔、陈茂瑞等人便是例子。

3.元妙观与莆田地方文化

元妙观在建筑、绘画、文学等方面的影响也是极为深刻的。元妙观三清殿的构建形式,被誉为“江南古建之花”。专家指出,三清殿不仅具有宋代建筑的一般特点,而且保留有若干宋代福建地区特有的构造作法,具有浓郁的地域建筑特色,“为研究宋代和宋以前南方建筑的发展提供了重要史料”(29)。不仅如此,据近年来中日建筑史专家的考证与研究,三清殿的建筑特色与日本镰仓时期的“大佛样”建筑极为相象,“证明‘大佛样’是传自南宋福建的地方建筑式样,这不仅为深入研究中日两国的文化交流、正确客观地解答中日古代建筑交流史上的悬案提供了极为重要的物证和为数不多的宝贵史料,而且为我们利用日本大佛样建筑遗物所蕴含的福建特色,充实对我国宋代福建地方建筑特色的认识提供了珍贵的线索。”(30)

旧时,元妙观三清殿、通明殿檐下及两廊绘有数以百计的五岳大帝及各种仙真、星君、鬼怪壁画,“整个画面云气缭绕,壮丽浩荡,金碧辉煌,庄严肃穆”(31)。作此画者有宋煌、林霞、吴仲飞等人,皆为一时有名画师。其中,吴仲飞(一说“吴仲熙”)善画仙释鬼怪,有小吴道子之称,他所作的通明殿两廊壁画《地狱现形图》形态逼真、维妙维肖,“图中所列刑狱,备诸惨状,妇孺入见,无不为之惊悚”(32),堪称道教美术史上的杰作。

清代以后,元妙观虽然破落,但占地规模依然十分庞大,曾被辟为学校,为莆田地方教育的发展做出一定的贡献。莆田地区号称“海滨邹鲁”“文献名邦”,自古有“地脊栽松柏,家贫子读书”的古训,十分重视教育,不仅私塾发达,而且还有许多官僚缙绅创办的义塾。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兴化府知府就在元妙观、凤山寺、梅峰寺等处设立义塾。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邑人林及锋、宋增佑等名人在元妙观内创办湖山小学,至20世纪20年代,曾一度增设初中班,改名“孔教中学”,后停办。1935年春,湖山小学奉令更名为县立西湖小学。抗战全面爆发后,城内各中小学疏散至山区或乡下,西湖小学亦于1938年由元妙观迁至清江村,后与梧塘镇松板小学合并,改称“松梧中心学校”。1942年,私立砺青中学自凤山寺迁入元妙观,时至今日,砺青中学许多校舍仍为原元妙观观产。

如今的元妙观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三殿宏丽、甲于八郡”的道教圣地,但它仍然默默地为地方文化的传承、弘扬发挥着应有的作用。主殿三清殿虽不常开放,但在重大节假日,经常会承办书画等各类展览。东岳殿被辟为莆田市图书馆三清殿分馆和莆阳书院,内设有地方文献书柜供市民借阅和以传播地方传统文化为己任的莆阳讲堂。西岳殿被辟为莆田棋院,四时开放,内置有围棋、象棋桌子,供市民切磋棋艺。元妙观内保存着不少古代石刻,是我们研究地方文化的重要文物资料。其中,宋绍兴八年(1138年)立的《祥应庙记》碑,不仅记载了祥应庙所奉祀之神灵“显惠侯”择庙址、祛天灾、安民心、助军阵、救海难等种种神异之事迹以及重建庙宇之缘由,而且还详细记载了泉州商人朱纺往返三佛齐国(今印尼苏门答腊)经商得神助佑获利百倍的事例,称“泉州纲首朱纺,舟往三佛齐国,亦请神之香火而虔奉之。舟行迅速,无有艰阻,往返曾不期年,获利百倍。前后有贾于外蕃者未尝有是,咸皆归德于神。自是商人远行,莫不来祷”。该碑记既是研究地方民间信仰的重要碑刻资料,也是研究福建对外交通的重要实物材料,更是我国人民和印尼人民贸易往来的历史见证。此外,元妙观内还收藏有一碑三段、形制独特的宋孝宗御制陈俊卿札碑,以及苏东坡、文天祥、朱继祚、文征明等人的题刻,还有从民间收集来的各种石器、石雕像、石构件、墓碑等,这些文物对于研究地方文化富有重要的艺术价值、文学价值、史料价值和文物价值。

综上所述,福建莆田元妙观历史悠久,规模宏大,观内保留有唐宋建筑风格和宋徽宗御制御书《神霄玉清万寿宫记》碑,弥足珍贵,是研究宋代建筑、书法艺术及道教文化和莆田地方社会的珍贵实物资料。历史上,尤其是明清时期,元妙观在莆田地方的社会影响与日俱增。遗憾的是,由于年代久远,历史更迭,今天的元妙观神像尽毁,元妙观大部分殿宇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风风雨雨之中,今天我们所能看到的唯有神去殿存的山门、三清殿、东岳殿、西岳殿、文昌三代祠和五显庙。观内的古建筑、碑刻等实物资料亟需相关部门的足够重视和保护。

注释

1(宋)李俊甫:《莆阳比事》卷一。

2(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9,福建人民出版社,1996年,第865页。

3注:元妙观整个建筑群没有元帝庙,此处应为“五帝庙”之误。

4(乾隆)《兴化府莆田县志》卷四“寺观”。

5莆田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莆田县志》,中华书局,1994年,第977页。

6陈文忠:《莆田元妙观三清殿建筑初探》,载《文物》1996年第7期。

7卿希泰主编《中国道教史》第二卷,四川人民出版社,1996年,第614页。

8《莆田县志·莆田金石木刻拓本志》(内部版)。转引自陈支平主编《福建宗教史》,福建教育出版社,1996年,第28页。

9(清)王琛、徐兆丰修,张景祁、张元奇等纂《光绪重纂邵武府志》卷三十。福建府县志辑《中国地方志集成》,第10册,上海书店出版社,2012年,第836页。

10(清)李拔等纂修《乾隆福宁府志》卷三十二“方外”。福建府县志辑《中国地方志集成》,第12册,第496页。

11姚有则、万文衡等修,罗应辰纂《民国建阳县志》卷十二“方外”。福建府县志辑《中国地方志集成》,第6册,第345页。

12(明)何乔远:《闽书》卷138“方外志·仙道”,福建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4103页。

13同上,第4111页。

14同上,第4107页。

15参阅柯凤梅、陈豪:《莆田〈神霄玉清万寿宫碑〉》,《文物》1979年第12期,第52-53页;黄文格:《宋徽宗〈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考析》,《福建文博》2009年第4期,第49-52页。

16《明史纪事本末·沿海倭乱》。

17谢肇淛:《五杂姐》卷4“地部二”,上海书店出版社,2001年,第78页。

18《林子本行实录》,1995年东山祖祠重印,第34页。

19同上,第38页。

20同上,第40页。

21林润:《愿治堂集》第三册“请恤三府疏”,转引自林国平:《林兆恩与三一教》,福建人民出版社,1992年,第109页。

22《林子本行实录》,1995年东山祖祠重印,第45页。

23(清乾隆)《兴化府莆田县志》卷四“寺观”。

24《林子年谱》,涵三堂版,1999年东山祖祠再版,第21页。

25同上,第31页。

26《林子本行实录》,1995年东山祖祠重印,第74页。

27《闽书》卷129“林兆恩传”。

28《南雷文案》卷9“林三教传”。

29傅熹年:《福建的几座宋代建筑及其与日本镰仓“大佛样”建筑的关系》,《建筑学报》1981年第4期。

30宁小卓:《莆田元妙观的评估与保护和策略研究》,《华中建筑》2015年第3期。

31甘玉连主编《莆田文化丛书》之《宗教信仰》,福建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73页。

32宋湖民:《南禅室集》,莆田市政协文史委编印。

作者:王福梅,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联系我们

邮件:daoxuejia@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daoxuejia

站长微信:daoxuejiazhanzhang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