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道学家首页
  2. 期刊杂志
  3. 世界宗教研究

杨羲写经考——兼论东晋士族与道教写经

道家微信公众号

东晋是门阀士族的鼎盛时期, 士族在政治、经济上享有特权, 在思想文化领域非常活跃。杨羲造写上清经, 有以许谧为代表人物的丹阳许氏士族的支持。在当时的社会文化背景下, 士族中有许多奉道人士, 从事抄写乃至造写早期道教经典。

摘 要: 东晋道士杨羲写经, 以《大洞真经三十九章》为首要经典的上清经三十一卷最为重要, 在道藏三洞四辅经书体系中, 是洞真部的祖本道经。杨羲以墨书细字的郗体隶书和荆州白笺, 开创了上清经写经的基本风格。杨羲写经的身份是早期上清派专门从事经书造写的经师, 后被尊奉为上清派第二代玄师。杨羲写经得到了丹阳许氏士族的支持。许氏士族是天师道奉道世家, 直接参与甚至主导了早期上清经的造写和传抄。由许氏士族而展开考察, 可以看出, 在东晋士族中, 擅长书法的奉道世家如丹阳许氏、高平郗氏、琅琊王氏、丹阳葛氏士族中都有代表人物从事早期道教经典上清经、灵宝经、太清经等的造写或抄写。东晋时期, 士族写经奉道较为普遍, 这是杨羲写经的社会文化背景。

关键词: 杨羲; 上清经; 三君手书; 东晋士族; 道教写经

Research on the Scriptures Scribed by Yangxi: Discussing Dongji Aritocracy and Daoist Scriptures

Liu Zhi

东晋时期, 早期道教造写、抄写、传播了的大量经典, 对后世道教经书的发展演变、汇集成藏, 以至道派的建立和发展, 都产生了深远影响。杨羲就是东晋道教写经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一、杨羲写经

杨羲 (330-386) , 似是吴人, 居丹阳句容 (今属江苏) 。晋简文帝司马昱为相王时, 杨羲曾为公府舍人。道教上清派创始人之一。东晋书法家。南朝梁陶弘景编撰《真诰》有传 (1) 。杨羲一生的重要活动即是书写道经。

杨羲写经考——兼论东晋士族与道教写经

(一) 杨羲主要写经活动

1.晋哀帝兴宁二年 (364) 写《上清真经》

《真诰·叙录》记载:

伏寻《上清真经》出世之源, 始于晋哀帝兴宁二年太岁甲子, 紫虚元君上真司命南岳魏夫人下降, 授弟子琅瑘王司徒公府舍人杨某 (杨羲) , 使作隶字写出。 (2)

杨羲是上清经祖本的书写者, 即《真诰》所称之“经师” (3) 。写经时间364年, 时年34岁。所写经书即是上清经的祖本。杨羲是以所谓神真降笔的造经、写经方式来制作上清经。在道教信仰中, 认为神真下降而授书于弟子, 再由弟子将经文写出。所谓神真降笔的道经书写方式是一种宗教活动。

杨羲的师承, 传说是魏夫人弟子。在这一道教写经活动中, 杨羲以魏夫人弟子的身份, 将得授的经文用隶书写出。魏夫人是西晋时期著名的高道魏华存, 天师道祭酒, 被上清派尊奉为第一代太师。虽然魏夫人与杨羲不是亲授的师徒关系, 但可以说明杨羲写上清经有天师道的奉道背景。

杨羲以其造写祖本经书的贡献, 成为道教上清派的创始人之一, 被上清派尊为第二代玄师 (4) 。杨羲写经反映了早期道教在东晋的发展变化。东汉天师道是吸收民间鬼神信仰, 以符水治病的道派, 而东晋上清经的造写体现的是以仙真信仰、写经奉道为特点的新道派正在产生。这可看作是早期道教从吸收民间鬼神信仰到发展仙真信仰, 道法从重视画符到重视写经的一个重要转变。

杨羲写上清经, 首先是在丹阳许氏士族中传抄。据《真诰》, 杨羲造写经书之后, 又将经书传于许谧、许翙抄写:

……以传护军长史句容许某 (许谧) , 并第三息上计掾某某 (许翙) 。二许又更起写, 修行得道。凡三君手书, 今见在世者, 经传大小十余篇多掾写;真四十余卷, 多杨书。琅瑘王即简文帝在东府为相王时也。长史、掾立宅在小茅后雷平山西北。掾于宅治写修用, 以泰和五年隐化, 长史以泰元元年又去。掾子黄民, 时年十七, 乃收集所写经符秘箓历岁。于时亦有数卷散出, 在诸亲通间, 今句容所得者是也。 (5)

杨羲与许谧、许翙的写经, 被称作“三君手书”。许氏士族属于吴地士族。二许之中, 许翙是许谧第三子。上清经的传抄, 在二许之后还有许翙之子许黄民。也就是说, 许氏士族三代人中都有奉道人物传抄上清经。此外, 许氏士族中, 许迈也是杨羲好友, 杨羲“与先生、长史年并悬殊, 而早结神明之交。” (6) 先生指许迈, 系许谧之兄, 东晋高道, 《晋书》有传, “许迈字叔玄, 一名映, 丹阳句容人也。家世士族, 而迈少恬静, 不慕仕进。” (7) 可见许氏士族是与杨羲写经最为密切的群体, 在早期上清经的造经、传抄中发挥了非常重要作用。许氏士族传抄上清经, 并不是为社会政治服务, 而主要是一种自身奉道、修道的宗教活动。杨羲写经所具有的仙道信仰、书法艺术, 与东晋士族的宗教信仰需求和文化水准较高的特点相符合, 因而在丹阳许氏士族以至江东流传, 体现出一定的时代文化特征。

2.晋哀帝兴宁三年 (365) 写《真诰》

杨羲写《真诰》, 最初当是在晋哀帝兴宁三年 (365) 六月二十一日, 时年35岁。这一时间是在写上清经之后的第二年。“今《检真授》中有年月最先者, 唯 (晋哀帝兴宁) 三年乙丑岁六月二十一日定录所问, 从此月日相次, 稍有降事。” (8) 陶翊《华阳隐居先生本起录》亦云, 《真诰》一秩七卷, “并是晋兴宁中众真降授杨许手书遗迹” (9) 。

杨羲是《真诰》祖本的书写者。

又按二许虽玄挺高秀, 而质挠世迹, 故未得接真。今所授之事, 多是为许立辞, 悉杨授旨, 疏以未许尔, 唯安妃数条是杨自所记录。今人见题目云某日某月某君许长史及掾某, 皆谓是二许亲承音旨, 殊不然也。今有二许书者, 并是别写杨所示者耳。 (10)

杨羲写《真诰》, 是以道教信仰的众多神真口之语记录写出。此次所谓神真降授已不是魏夫人一人, 而是众真降授。按《云笈七籤》卷五引《真诰》, 众真名号:

上相青童君、太虚真人、赤君上宰、西城王君、太元茅真人、清灵裴真人、桐柏王真人、紫阳周真人、中茅君、小茅君、范中候、荀中候、紫元夫人、南岳夫人、右英夫人、紫微夫人、九华安妃、昭灵夫人、中候夫人。 (11)

以上魏夫人与众真共19位, 按陈国符先生考证, 皆在陶弘景《真灵位业图》有神位 (12) , 是早期道教, 特别是上清派尊奉的神真。

杨羲写《真诰》所带动的仍然是一种经书传抄行为。杨羲是《真诰》祖本的书写者, 之后又传于许谧、许翙抄写。早期道教经书祖本的制作, 对写经人在经书、教义、道术的掌握, 甚至书写能力等方面都有很高的要求。杨羲能够所谓接真授旨, 即是具备了这些条件, 而成为经师。当然, 还有一重要原因, 经师应使造经具有神秘性, 不能外泄其事。原来《上清经》《真诰》的写经人华侨 (13) , 系晋陵 (今属江苏) 冠族, 曾任江乘县令, 且华氏与许氏家族有婚亲。但因华侨轻躁泄密, 使造经失去了神秘性, 而被罢黜, 由杨羲代之。“众真未降杨之前, 已令华侨通传音意于长史, 华既漏妄被黜, 故复使杨令授, 而华时文迹都不出世”⑤。

(二) 杨羲写经写本概况

1.写经目录

《上清真经》。系道教上清派初创时期的一组道经。按杨羲师承魏夫人, 所造写上清经目当依据东晋道书《魏夫人传》记载, “《太上宝文》、《八素隐书》、《大洞真经》、《灵书八道》、《紫度炎光》、《石精金马》、《真文神虎》、《高仙羽玄》等经, 凡三十一卷。” (14) 所述虽然简略, 但是从杨羲师承的角度来看, 却是较为可靠的依据。其中《大洞真经》为首要经典, 《真诰·甄命授》著录:“《大洞真经》三十九篇, 在世”, “仙道之至经” (15) 。

《真诰》。据陶翊《华阳隐居先生本起录》, 陶弘景编撰《真诰》原为七卷。其中前五卷的内容是《真诰》本文, 杨羲造写。其余二卷“非真诰之列”, 是杨许自所记录和陶弘景所述, 将其一同编入而已。即杨羲记录所谓众真降授的《真诰》本文是前五卷 (16) 。

《上清真经》三十一卷和《真诰》前五卷, 都是杨羲以神真降授名义造写的道经。至南朝梁陶弘景, 收集到以杨羲为主要造经人的所谓神真降授的道经大约是四十余卷。“凡三君手书, 今见在世者, 经传大小十余篇多掾写;真?四十余卷, 多杨书”。 (17) 即陶弘景尚能见到杨羲写经的基本面貌。

此外, 杨羲书写的上清派道书, 还有诸真传记、符书等。《真诰》卷一九著录, 陶弘景收集到的三君手迹中, 有“杨书《王君传》一卷”。然而杨羲写仙真传记不止一种, 刘琳先生考证出杨羲、许谧、华侨写有《南真传》等9种仙真传记 (18) 。杨羲等人写诸真传记, 是为支持其造经。诚如陈国符先生指出, “诸真传皆述传授真经” (19) 。陶弘景还收集到“杨书中黄制虎豹符” (20) , 一短卷, 系早期上清派符书。杨羲早年就曾得受此符书, 得受于何人不详, “杨先以永和五年己酉岁 (二十岁) , 受中黄制虎豹符”。 (21)

《灵宝五符》。《真诰》卷二〇著录“杨书《灵宝五符》一卷”, 杨羲抄写。《灵宝五符》系古灵宝经, 杨羲从魏夫人长子刘璞得授此经。按《魏夫人传》, 魏夫人令长子刘璞传法于杨羲、二许。又按《真诰》, 杨羲早年就刘璞得受此经, “ (永和) 六年 (350) 庚戌又就魏夫人长子刘璞受《灵宝五符》, 时年二十一”。⑤此事早于造写上清经14年。

张镇南古本《道德经》。陶弘景《登真隐诀》著录:“老子《道德经》有玄师杨真人 (杨羲) 手书张镇南古本” (22) 。据此, 杨羲曾抄写张镇南古本《道德经》。张镇南即张鲁, 是汉末五斗米道第三代系师, 降曹操后, 受封为镇南将军 (23) 。张鲁据《道德经》河上公章句本, 校定经文为四千九百九十九字, 上下二篇 (24) 。此本又称系师定本、五千文, 是魏晋南北朝以来道教徒传习《道德经》的主要文本。

如上所述, 杨羲写经主要是造写上清经。此外还涉及古灵宝经、天师道所尊奉张镇南古本《道德经》等, 也是有文献记载的早期道教写经。

2.写本概况

(1) 字体

杨羲写经的正体字体是隶书。传说魏夫人降授杨羲上清经诸经, “使作隶字写出”, 即以隶书字体书写上清经祖本。《真诰》也是以隶书写出。

《真诰》者, 真人口之诰也。犹如佛经皆言佛说。而顾玄平谓为真迹, 当言真人之手书迹也, 亦可言真人之所行事迹也。若以手书为言, 真人不得为隶字;若以事迹为目, 则此迹不在真人尔。且书此之时, 未得称真 (三君) , 既于义无旨, 故不宜为号。 (25)

杨羲写经中也有草书、行书, 这是在得受经书时快速记录书写所用字体。以正书字体隶书写出的, 是杨羲又重新书写的经文, 然后以此传示许谧。

杨书中有草行, 多儳黵者, 皆是受旨时书, 既忽遽贵略, 后更追忆前语, 随复增损之也。有谨正好书者, 是更复重起, 以示长史耳。⑩

杨羲主要是从事祖本道经的书写, 以行草字记录的写本之外, 只传示出一个隶书写本, 然后由二许主要是许翙抄写。《真诰》:“今一事乃有两三本, 皆是二许重写, 悉无异同, 然杨诸书记都无重本。” (26)

(2) 书体

杨羲写经效法的书体是郗氏书体, 《真诰》:

又按三君手迹, 杨君书最工, 不今不古, 能大能细, 大较虽祖效郄法, 笔力规矩, 并于二王。而名不显者, 当以地微, 兼为二王所抑故也。

陶弘景认为杨羲书法的特点是字体工整、笔画纤细。杨羲书法主要学郗法, 即东晋高平郗氏的书法, 代表人物有郗鉴、郗愔等。郗氏善章草亦善隶书。从现存《绛帖》所收郗氏法帖 (27) 来看, 郗鉴楷书笔画纤细, 郗愔草书笔画具有纤秾之间富于变化的特点。因杨、郗均无隶书作品存世, 无法直接比较, 但是大体可知杨羲隶书与郗氏隶书相近之处当是笔画纤细, 不同之处是更加工整。杨羲书法的这一字形特点非常适用于写经。六朝时期抄写经书的正体字亦称“细书”、“细楷”, 反映出读书人对于经书中正体字特点的基本看法。

杨羲的书法造诣很高, 实为东晋书法家。陶弘景评价杨羲隶书“笔力规矩, 并于二王” (28) 。唐代书法理论家窦臮讲:“杨真人之正行, 兼淳熟而相成, 方圆自我, 结构遗名。如舟楫之不系, 混宠辱以若惊” (29) , 称赞杨羲行书率真洒脱。至明董其昌将传为杨羲楷书《黄庭内景经》收入《戏鸿堂法书》的第一种法帖。可见杨羲书法为书家所重。道教写经常以书法水准高著称于世, 从写经创始人之一的杨羲就可见其端倪。

(3) 纸及形制

杨羲写经用纸是荆州白笺。《真诰·握真辅》:

又按三君多书荆州白笺, 岁月积久, 或首尾零落, 或鱼烂缺失, 前人糊窑, 不能悉相连补, 并先抄取书字, 因毁除碎败所缺之处, 非复真手, 虽他人充题, 事由先言, 今并从实缀录, 不复分析。④

又《真诰·握真辅》陶注云:

右此前十条, 并杨君所写, 录潘安仁《关中记》语也, 用白笺纸, 行书极好, 当是聊尔抄其中事。 (30)

荆州白笺, 是荆州所产的一种白纸。杨羲写经所用纸张的发展背景是:纸张作为文献的载体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得到推广使用, 白纸的使用已经比较广泛 (31) 。并且东晋末年确立了以黄纸作为官方文书的标准用纸, 标志性的事件是404年桓玄在掌握朝政期间, 颁令“今诸用简者, 皆以黄纸代之” (32) 。也就是说杨羲写经使用白纸在当时是一种较为普遍使用的纸张, 但在此后40年, 东晋朝廷就明确规定以黄纸作为官方标准用纸了。

从陶弘景所见“不能悉相连补”来看, 写经是卷子装, 即由一张张荆州白笺粘连的卷子装。至陶弘景时, 杨羲写经已严重缺损。写经卷子有的首尾残损脱落, 有的纸张腐烂缺失, 有的经前人不正确的修补粘糊, 纸张已不能按顺序连接。而且经文经他人题写, 字迹杂乱。实际陶弘景所见杨羲写经保存完好的内容, 只有《真诰》中的《酆都宫记》, 其它已无保存完整的写卷, “又按三君书有全卷者, 唯“道授”, 二许写, 《酆都宫记》是杨及掾书, 并有首尾完具, 事亦相类。”⑧

(4) 写经色彩

杨羲写《真诰》是墨书细字, “其墨书细字, 犹是本文” (33) , 所用为“荆州白笺”, 故写经基本色彩为墨书白纸。

简言之, 杨羲写经的写本规格整体情况当是:郗体隶书, 荆州白笺, 墨书白纸, 卷子装。

(三) 杨羲写经对道经写经的贡献

杨羲写经, 特别是称魏夫人所授以《大洞真经三十九章》为首要经典的《上清经》三十一卷, 是后世上清经之祖本和源头。经过增益繁衍, 汇编为道藏洞真部。杨羲写经, 创造了道教上清派写经的基本风格。以郄体隶书为写经正体, 以荆州白笺为载体, 以卷子装为形制规格。这一东晋隶书写卷是汉代竹简隶书向唐代小楷写卷的过渡阶段的写本。其字体接近汉代的通用正体隶书, 而载体及形制接近唐代的纸本写卷。

(四) 《戏鸿堂法书·黄庭经内景经》与杨羲写经

明董其昌辑《戏鸿堂法书》收有《太上黄庭内景玉经》 (34) 法帖, 认为系东晋杨羲书, 写经真迹流传至明代, 韩世能收藏。

此经摹刻上帖, 是以韩世能藏本为底本, 董其昌收入《戏鸿堂法书》, 王肯堂收入《郁冈斋墨妙》 (35) 。戏鸿堂本、郁冈斋本同出一本即韩世能藏本, 但是韩收藏写经真迹尚未面世。关于写经人物, 董其昌在跋中总结出三种观点。一说为右军书, 陶谷跋以为。一说为六朝人手迹, 米芾持此说。一说为杨羲手迹, 以赵孟頫、董其昌等为代表。 (36) 由于所讲写经真迹未曾面世, 加之年代久远, 史料有限, 上述三说是否确指同一写本, 而且韩世能藏本是否与上述三说之写本为同一写本, 都尚需存疑。因此, 这里只是探讨韩世能藏本, 以及以韩本为底本所刻之戏鸿堂本、郁冈斋本写经是否与杨羲写经有关。

首先, 写经的保存情况。王肯堂讲所见韩世能藏本“此卷黄素如新” (37) 。如 上文所述, 早在南朝梁陶弘景在收集三君手迹后, 就已发现杨羲写经基本都是残损的, 保存完好的只有《酆都宫记》, 所以经过千年再出现所谓保存如新的《黄庭内景经》写卷已不可能。况且素绢是比纸张更难以保存的写经载体, 从东晋至明代历经千年而有这种保存状况, 实际上是难以做到的。

二是写经载体。陶弘景指出杨羲写经多用“荆州白笺”, 即纸本写经。又按《茅山志》, 唐代上清派宗师李含光奉唐玄宗之命, 补写传自杨羲的上清经十三纸 (38) 。补写经典一般是为了与原经典规格基本一致, 李含光用纸补写, 可进一步证明杨羲写经及传抄者一直是以纸本为主要载体书写, 未有黄素本之说。陶弘景所见三君手书, 即杨许手迹中, 有《黄庭内景经》, 系许翙写经, 但是亦为纸本, “掾 (许翙) 抄《魏传》中《黄庭经》, 并复真授数纸, 先在剡山王惠朗间, 王亡后, 今应是其女弟子及同学章灵民处”。 (39) 故董、王所见黄素本, 至少不在杨羲写经的主要载体之列。

三是字体。按《真诰》, 杨羲写经字体为隶书, 字体工整, 笔力规矩。然而戏鸿堂本杨书《黄庭经》, 董其昌称为“行楷”, 运笔洒脱, 与陶弘景所说杨羲写经用工整的隶书字体不符。杨羲书法运笔的特点是笔划纤细而有规矩之力。从董、王二帖本中可以看出, 笔画虽然具有纤细的特点, 但是有纤细之形而失规矩之力, 与杨羲书法已不相同。

简言之, 《真诰》记载杨羲写经的写本特点, 与董、王二帖及其所述韩世能收藏的黄素本《黄庭内经景》大多不相符, 目前看来笔画纤细的特点是一致的。《戏鸿堂法帖》所说韩世能藏本是杨羲书写, 无直接确凿证据, 当是推测。以韩藏本为底本所刻之戏鸿堂本、郁冈斋本《黄庭内景经》, 归入杨羲写经自然也是推测, 尚需存疑。

杨羲写经考——兼论东晋士族与道教写经

二、东晋士族与道教写经

东晋是门阀士族的鼎盛时期, 士族在政治、经济上享有特权, 在思想文化领域非常活跃。杨羲造写上清经, 有以许谧为代表人物的丹阳许氏士族的支持。在当时的社会文化背景下, 士族中有许多奉道人士, 从事抄写乃至造写早期道教经典。许氏、葛氏、郗氏、王氏就是东晋著名的奉道士族。东晋是早期道教经典产生、发展的一个重要阶段。上清经、灵宝经的造写和传抄, 以及其它早期道经的抄写, 成为这一时期道教经典发展的时代特征。东晋奉道士族直接参与, 甚至主导了早期道教经典的造写和传抄。奉道士族是这一时期道经造写、抄写的主要社会基础。

(一) 许氏士族中的许谧、许翙与道教写经

杨羲与许谧、许翙写经在陶弘景编纂的《真诰》中, 称为“三君手书”, 是指杨羲与二许造写、传写的上清经以及有关道书、书信手迹等。其实杨许之间不限于经书的传抄, 二许之中主要是许谧, 以出身于士族的优越社会条件对杨羲写经给予了很大的支持。

1.许谧写经

许谧 (305-376) , 又名穆, 字思玄。丹阳句容人。出身于丹阳许氏士族。儒雅博学, 结交时贤, 简文帝及朝中大臣王导等皆慕其才学。曾任护军长史, 散骑常侍 (40) 。道教上清派创始人之一。

许谧的写经活动, 是抄写杨羲所造写的上清经。在“三君手书”中许谧是主要人物之一。其抄写上清经, 是由杨羲首先传示, 再抄写。杨羲写经实际完成了两个写本, 一个是草行字体本, 一个是隶书字体本。前者是用来记录所谓众真降授内容大略, 后者是在前者基础上重新抄写、增损之本。后者隶书本是正字本, 首先传示于许谧。许谧是杨羲写经的第一个传示、抄写者。从上清经的造写、传抄来说, 也是主要创始人之一, 后被尊奉为上清派第三代真师 (41) 。

许谧是许氏士族中奉道的代表人物。许氏家族尊奉天师道, 陈寅恪先生曾指出, “丹阳许氏为南朝最著之天师道世家” (42) 。关于许谧奉道, 《真诰·甄命授》:“许长史将欲理之耶?若翻然奉张讳道者, 我当与其一符使服之。如此必愈而豁矣”, 陶弘景注曰:“张讳即天师名也, 杨不欲显疏也” (43) , 实则说明许谧原本奉天师道。就许家来说, 天师道祭酒李东即是在其家中专门从事奉道活动的道士, 《真诰·翼真检》:“有云李东者, 许家常所使祭酒, 先生 (许迈) 亦师之。家在曲阿, 东受天师吉阳治左领神祭酒” (44) 。许谧之兄许迈 (45) , 曾以李东为师, 亦是东晋著名道士。许谧由奉天师道, 转而从事上清经的造写, 说明道教上清派的初创是以天师道奉道世家为社会基础的。

许谧写经的社会身份是士族, 在造经中的主要作用是其作为奉道士族对造经的支持和影响。许谧先后任东晋护军长史, 散骑常侍等职, 以儒雅博学, 为简文帝司马昱、大臣王导所器重。许氏士族中, 六世祖许光, 吴初时过江, 为光禄勋。许谧之父许副, 晋元帝时任安东参军, 下邳太守, 在州郡中是颇有声望的人物⑦。许谧以其士族身份所具有的社会地位和财富对杨羲有很大的帮助。例如, 简文帝为相王时, 经许谧推荐, 杨羲被用为“公府舍人”。并且许谧还资助杨羲写经财物, 有“绢帛之赐”等 (46)

许谧写经写本。在三君手书中, 许谧写经较少, 这与他的书写特点有一定关系, “长史 (许谧) 章草乃能, 而正书古拙, 符又不巧, 故不写经也 (47) 。许谧擅长的是章草, 而写经需要隶书正体。“故不写经”指抄经、写经很少, 即不专门于此事。“长史正书既不工, 所缮写盖少。今一事乃有两三本, 皆是二许重写”。 (48) 这也就是说, 三君手书中, 抄写杨羲所传示上清经的事情主要是由许谧之子许翙来完成。许谧虽然是早期上清经的抄写者, 但抄写不多, 是“三君手书”中写经最少的一位, 其在造经中发挥的主要作用是社会地位和社会影响。

2.许翙写经

许翙 (34l-370) , 字道翔, 又名玉斧, 东晋丹阳句容人。许谧之子。曾被举荐上计掾、主簿, 不赴任职。师事杨羲, 居雷平山 (属茅山) , 是杨羲写经的主要抄写者。道教上清派创始人之一。

“三君手书”中, 许翙是其师杨羲所造写上清经祖本的主要抄写者。杨羲造写上清经之后, 先传示于许谧, 然后许翙抄写。由于许谧写经较少, 所以“三君手书”中, 抄经主要是许翙完成的, 至陶弘景所见三君手书, 上清经及仙真传记十余篇多是许翙抄写。“凡三君手书, 今见在世者, 经传大小十余篇多掾 (许翙) 写) ;真四十余卷, 多杨书” (49) 。许翙抄写《真诰》也是如此, 杨羲写出后, 传示于许谧、许翙, 二许进行抄写。按《真诰》:“今有二许书者, 并是别写杨所示者耳。”⑤

因此, 许翙也是早期上清经的主要写经人, 被尊为上清派第四代宗师 (50) 。许翙写经身份是杨羲弟子, 其社会背景则是许氏士族。具体到三君手书中, 许翙是许谧之子, 说明许氏士族中的父子二人, 在上清经的造写、抄写中都是主要人物。至于许翙之后, 又由其子许黄民传抄上清经, 则更加说明了许氏士族在早期上清经的传抄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许翙写经, 因其主要是抄写杨羲所造之道经, 写经目录与杨羲大致相同, 即《上清真经》、《真诰》。而且作为主要抄经人, 许翙要将一种经书抄写二至三遍, “长史 (许谧) 正书既不工, 所缮写盖少。今一事乃有两三本, 皆是二许 (许谧、许翙) 重写”。⑦至陶弘景所收集到的许翙抄经尚有:《飞步经》一卷, 《太素五神》, 《二十四神》, 《回元隐道经》一卷, 《八素阴阳歌》一卷, 《二景歌》一卷, 《黄素书》 (《黄素神方四十四诀》) 一卷 (51) 等。

在抄写杨羲造经之外, 许翙还抄有《黄庭内景经》。据王明先生考证, 写经时间是在晋哀帝兴宁元年 (363) 左右, 杨羲造写上清真经之前。《黄庭内景经》亦是上清派早期经典, 此经晋武帝太康九年 (288) 为魏夫人所得, 撰为定本。 (52) 此外, 许翙还抄有《列纪》、《西岳公禁山符》一卷等⑩仙真传记、符书。

许翙写经字体、载体。许翙写经是学杨羲书法, 也是细字隶书, “掾书乃是学杨, 而字体劲利, 偏善写经画符, 与杨相似, 郁勃锋势, 迨非人功所逮” (11) , 从上述陶弘景的评价来看, 许翙的写经书法与杨羲相似, 特点是运笔露锋回旋, 超凡脱俗, 而更显字体劲利, 也是书法精湛的写经精品。许翙写经, 作为三君手书的一部分, 用纸亦多是荆州白笺。但是也有黄素绢本, 例如, “掾书所佩《列纪》 (《后圣李君列纪》) , 黄素书, 一短卷”。 (53)

(二) 郗氏士族中的郗愔与道教写经

杨羲写经书法“祖效郗法”, 郗法即是指郗鉴、郗愔父子的书法。郗愔年长杨羲十几岁, 一生亦曾写有大量道经, 是东晋郗氏士族写经的代表人物。

郗愔 (54) (313-384) , 字方回, 高平金乡 (今山东金乡) 人。出身于高平郗氏士族, 东晋太尉郗鉴长子。曾任镇军将军。东晋书法家。

1.郗愔道教写经及写本特点

道学传》记载, “郗愔字方回, 高平金乡人, 为晋镇军将军, 心尚道法, 密自遵行, 善隶书, 与右军相埒, 手自起写道经将盈百卷, 于今多有在者。” (55) 贾崇《华阳陶隐居内传》称, 陶弘景“自云年十二时, 于渠阁法书中见郗愔以黄素写太清诸丹法, 乃欣然有志。”

如上所述, 郗愔写道经大概一百卷。其中有太清诸丹法, 即关于金丹服食的太清丹经。按葛洪《抱朴子·金丹》著录“太清丹经上中下三篇, 及九鼎丹经一卷, 金丹经一卷” (56) , 据说是三国左慈传出。郗愔所写, 当是此一类丹经。写经的字体是隶书, 写本载体中有黄素, 即黄绢。梁陶弘景早年曾见到郗暗写经, 并对其日后奉道产生了重要影响。至南朝陈马枢作《道学传》时, 郗愔写经尚多有保存。

郗鉴书法, 其字体在东晋书坛独具风格。陶弘景在编纂《真诰》中曾讲, 杨羲写经“祖效郗法”, 即郗愔的字体和书写方法, 可见郗氏书法的特点非常适合写经。郗愔最擅长的字体是章草, 其次是今草和隶书。南朝宋羊欣《采古来能书人名》:“高平郗愔, 晋司空、会稽内史。善章草, 亦能隶” (57) , 唐张怀瓘《书断》:“方回 (郗愔字方回) 章草入妙, 草、隶入能。”书家对郗愔书法的评价多在章草上, 其特点是笔力雄健、造型廉棱, 唐窦臮《述书赋》:“回则章健草逸, 发体廉棱。若冰释泉涌, 云奔龙腾。” (58) 笔划则纤细而富于变化, “其法遵于卫氏, 尤长于章草。纤秾得中, 意态无穷, 筋骨亦胜” (59) 。虽然书家少于对郗愔隶书的评价, 但基本能看出郗氏善于用细笔, 而且纤秾之间富于变化。郗氏的细笔隶书对上清经的造写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杨羲写经书法当是效法于此。

2.郗愔写经的身份

郗愔写经的身份既是抄经人, 也是书法家。在东晋书坛, 郗愔书法亚于右军, 而与庾翼、谢安齐名。南朝齐王僧虔《论书》称:“郗愔章草, 亚于右军。”郗愔最擅长的章草的书法成就不如王羲之。但是, 王羲之书法艺术是一个不断发展成熟的过程, 早年曾不如郗愔和庾翼, “羲之书初不胜庾翼、郗愔, 及其暮年方妙” (60) 。所以, 世人以郗愔与庾翼齐名, 后又以郗愔与谢安的书法齐名, “郗愔、安石 (谢安) , 草、正并驱” (61) 。东晋著名书法家大多出自士族, 上述郗愔等四位书法家, 分别是郗、王、庾、谢氏士族书法家的代表人物, 在东晋书坛占有重要地位。杨羲祖效郗法, 实则反映出东晋士族在当时书坛的主导地位, 以致对造写上清经的书体产生了重要影响。

郗愔大量抄写道经是其奉道的方式之一。郗愔奉道, 与天师道、早期上清派都有一定关系。《晋书·郗超传》“ (郗) 愔事天师道” (62) 。而且郗氏士族中, 郗愔、郗昙兄弟二人均奉天师道, 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排调》:“二郗奉道, 二何奉佛, 皆以财贿。谢中郎云:‘二郗谄于道, 二何佞于佛。’”南朝梁刘孝标注曰:“《中兴书》曰:郗愔及弟昙奉天师道” (63) 。又《晋书·何充传》:“郗愔及弟昙奉天师道” (64) 。郗愔也是早期上清派的奉道之人, 《真诰》记载, 兴宁三年八月七日夕, 右英王夫人降于杨羲, 授书与许谧, 云“欲以裴真人本末示郗者可矣”。陶弘景注:“郗即愔也, 小名方回。裴真人本末, 即是《清灵传》也。”郗愔不仅与杨羲、许谧相识, 而且是上清派的早期奉道之人。郗愔奉道, 按:《晋书·郗愔传》:

会弟昙 (郗昙) 卒, 益无处世意, 在郡优游, 颇称简默, 与姊夫王羲之、高士许询并有迈世之风, 俱栖心绝谷, 修黄老之术。后以疾去职, 乃筑宅章安, 有终焉之志。 (65) 。

郗愔还修黄老之术, 而且与姊夫王羲之同好此道。郗愔所奉黄老之术, 是一种服食道法, 《世说新语·术解》:

郗愔信道甚精勤, 常患腹内恶, 诸医不可疗。闻于法开有名, 往迎之。既来, 便脉云:‘君侯所患, 正是精进太过所致耳’。合一剂汤与之。一服, 即大下, 去数段许纸如拳大;剖看, 乃先所服符也 (66) 。

服食道符是天师道的主要道术之一。联系郗愔抄写太清丹经, 又服用道符, 说明郗愔奉行的主要是服食一类的道术。

郗愔写经的主要社会身份是郗氏士族。郗愔曾任东晋镇军将军等军政要职。其父郗鉴是东晋郗氏士族的主要人物。郗鉴原是高平金乡人, 西晋末年率宗族、同乡南迁, 镇守合肥, 郗氏宗族属于南迁的侨姓士族。郗鉴始终拥护东晋皇室, 屡立战功, 晚年任太尉。而且郗鉴郗氏与东晋第一士族王导王氏联姻, 郗鉴之女郗璇嫁给王导从子王羲之。郗氏士族在东晋早期也成为高门大族。

(三) 王氏士族中的王羲之与道教写经

王羲之与杨羲写经虽无直接关系, 但与奉道的许氏士族和郗氏士族关系非常密切。出身于东晋第一士族王氏士族的王羲之, 不仅奉道, 而且是东晋士族中道教写经的代表人物。

王羲之 (321-379) , 字逸少, 琅琊 (今山东临沂) 人。出身于琅琊王氏士族。任东晋右军将军等职。著名书法家, 被后世誉为“书圣”。

1.王羲之写《黄庭经》

文献记载首见于刘宋时期羊欣《笔阵图》:“ (王羲之) 三十七书《黄庭经》” (67) 。稍后晚出的刘宋何法盛《晋中兴书》:“山阴有道士养群鹅, 羲之意甚悦。道士云:为写《黄庭经》, 当举群相赠。乃为写讫, 笼鹅而去” (68) 。王羲之所写《黄庭经》系《黄庭外景经》 (69) , 时间是东晋穆帝升平元年 (357) , 时年三十七岁。王羲之写经是为换取山阴县道士的群鹅, 写经换鹅遂成为书林佳话。

王羲之是《黄庭外景经》传世之后早期的抄写者。据王明先生考证, 该经出于西晋成帝咸和九年 (334) 左右, 王羲之写经距此经传世只有二十多年的时间。

作为东晋著名书法家, 王羲之的墨宝为世所重。写经一事, 山阴县道士主要是为获得王书墨宝。王羲之在书坛具有崇高的地位, 刘宋羊欣《采古来能书人名》:“博精群法, 特善草隶, 古今莫二” (70) , 唐太宗李世民赞誉:“详察古今, 研精篆素, 尽善尽美, 其惟王逸少乎”。 (71) 从南朝书家, 至唐代帝王, 以王书为第一。

书林佳话写经换鹅亦是王羲之奉道的生动写照。《黄庭经》是上清派的早期经典之一, 早于杨羲写上清经就已传世。王羲之写《黄庭经》, 以其书法造诣, 必然会对此经的早期传播产生重要影响。这也可以看作道教上清派早期有关经典在东晋士族中的传抄、流传。王氏士族是尊奉五斗米道即天师道的世家, 《晋书·王羲之传》:“王氏世事张氏五斗米道” (72) 。王羲之抄写《黄庭经》, 在奉道的文化身份上, 体现出王氏士族与天师道以及早期上清派经典的传播都有密切关系。

王羲之奉道还体现在与著名道教人物的交往。例如, 与东晋高道许迈为友, 羲之辞官后“与道士许迈共修服食, 采药石不远千里。” (73) 许迈去世后, 王羲之为其作传。王氏士族中的奉道人物还有王献之, “献之遇疾, 家人为上章, 道家法应首过, 问其有何得失” (74) 。王献之是王羲之之子, 家人为其上章治病, 即是用五斗米道的道法。王献之还曾画五斗米道的道符, 米芾《画史》记载:“李公麟云:海州刘先生收王献之画符及神咒一卷, 小字, 五斗米道也”。均说明王献之尊奉五斗米道。

王羲之王氏士族是东晋侨姓士族。琅邪王氏西晋末年过江, 为东晋政权的建立和巩固发挥了重要作用。王氏士族是东晋王氏、庾氏、桓氏、谢氏等士族中的第一大士族。王羲之父王旷, 曾任淮南太守。其伯父王导, 系王氏士族的主要代表人物, 辅佐晋元帝司马睿建立东晋政权的奠基人之一。王羲之曾任右军将军、会稽内史等职。可以说, 王羲之是东晋第一大士族中写经奉道的代表人物。

关于《黄庭经》写本:南朝梁陶弘景《与梁武帝论书启》, 记载“《黄庭》《劝进》《像赞》《洛神》”为王羲之有名之迹, 又云“不审此例复有几纸” (75) 。虽未确指《黄庭经》是否纸本, 但说明王羲之真迹多为纸写。褚遂良《右军书目》计正书都五卷, 其中“《黄庭经》六十行, 与山阴道士” (76) 。据此, 王羲之传世写本《黄庭经》当是小楷六十行, 纸书。

王羲之写经的重要贡献是在字体和书体, 即小楷字体的成熟和王体书法的形成。中国古代写经的正体字先后有篆书、隶书、楷书三种基本字体。钟繇和王羲之是对楷书的成熟有重要贡献的书法家。汉末钟繇的楷书如《宣示表》《力命表》, 尚带有隶意, 至东晋王羲之《黄庭经》《乐毅论》则已摆脱了隶意, 使楷书成为更加成熟的一种正体, 可谓“笔势精妙, 备尽楷则” (77) 。作为楷书著名书体, 王体具有健与秀的中和之美, 为后世书家所效法临摹。楷书四大书体欧、颜、柳、赵亦多受王羲之影响, 特别是赵孟頫, 通过大量临写《黄庭经》而学王体, 并有真迹存世。

关于王羲之书《黄庭经》法帖, 是宋代以来的帖学悬案。王明先生据徐浩《古迹记》等文献考证, 唐皇室所收藏王羲之书《黄庭经》真迹于唐开元五年 (717) 尚在, 经唐天宝年间爆发的安史之乱, 已佚失 (78) 。具体佚失时间当在唐军潼关失守、叛军攻入长安之时, 即天宝十五年 (756) 六月。唐代是以摹写方式保存王书, 没有刻帖。法书刻帖始于北宋《淳化阁帖》, 而未收有《黄庭经》。较早收有《黄庭经》的是南宋《宝晋斋帖》 (79) 《澄清堂帖》 (80) , 且所收法帖之底本来源尚不可考。这样宋帖及其后的法帖, 就难以有与王羲之真迹直接相关的确凿证据。虽然如此, 一般认为《黄庭经》帖大体还是保存了王书的特征, 作为王羲之写经书法, 仍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

2.王羲之写《道德经》

史料首见于南朝宋虞和《论书表》:

羲之性好鹅。山阴昙村有一道士, 养好鹅十余。王清旦乘小船故往, 意大愿乐, 乃告求市易, 道士不与, 百方譬说, 不能得。道士乃言, 性好道德, 久欲写河上公《老子》, 缣素早办, 而无人能书。府君若能自屈, 书《道德经》各两章, 便合群以奉。羲之便住半日, 为写毕, 笼鹅而归。 (81)

再者, 《晋书·王羲之传》:

山阴有一道士, 养好鹅, 羲之往观焉, 意甚悦, 固求市之。道士云:“为写《道德经》, 当举群相赠耳。”羲之欣然写毕, 笼鹅而归, 甚以为乐, 其任率如此。 (82)

其中, 王羲之写《道德经》当是主要史实。至于写经与山阴道士换鹅则是书林佳话, 是对王羲之有深厚的道教文化背景与喜爱白鹅的一种文学表达, 似不必过度追究是以写《道德经》或《黄庭经》换取白鹅。王羲之出身于信奉张氏五斗米道世家, 河上公本《道德经》是五斗米道尊奉的主要经典之一, 所以王羲之抄写《道德经》绝非牵强之事迹, 《论书表》与《晋书》所记载当是可信之史实。

王羲之书河上公《老子》, 即《老子》河上公章句本。写本载体是缣素绢本。书《道德经》各两章, 当是道经、德经各两章, 共四章, 写经是摘写而非全抄。

(四) 葛氏士族中的葛巢甫与道教写经

杨羲是在许氏士族支持下造写上清经, 而葛氏士族中的葛巢甫则亲自造写了早期灵宝经。葛氏士族也是东晋时期尊奉道教的士族之一。

葛巢甫, 东晋丹阳句容人, 道士, 葛洪从孙 (83) 。出身于丹阳葛氏士族。于东晋构造灵宝经书, 传播于世, 是早期灵宝经的造写者。

1.葛巢甫造构灵宝事迹

《真诰·叙录》:“葛巢甫造构灵宝, 风教大行” (84) 。葛巢甫造构灵宝经的时间, 据陈国符先生考证, 是在东晋末叶 (85) 。后以晋隆安 (397-402) 之末, 传道士任延庆、徐灵期之徒 (86) , 相传于世。

葛巢甫是灵宝经的造写者, 也是灵宝派的早期创始人。葛巢甫造经有着深厚的家族奉道背景。《灵宝威仪经诀》 (87) 、《灵宝略纪》 (88) 等道书中, 在所述从三国吴至东晋时期灵宝经复杂的传承谱系中, 葛氏家族成员是主要传承者。虽然其中葛巢甫才是灵宝经真正的造写者, 但是葛氏家族中高道辈出, 确为事实, 例如三国吴葛玄、东晋葛洪。特别是葛洪, 是东晋葛氏家族奉道的代表人物, 在早期道教丹鼎道派的发展中占有重要地位。葛洪师从郑隐, 而郑隐师从葛洪之从祖葛玄。晚年, 葛洪携子侄往广州罗浮山炼丹 (89) , 又可见葛氏家族奉道之传统。

葛巢甫系葛洪之从孙, 出身于丹阳葛氏士族。葛氏士族是东晋时期的吴姓士族, 以儒学五经传家。据《灵宝威仪经诀》, 葛玄在传授道经于家门子弟的同时, 也讲“并务五经, 驰骋世业” (90) 。葛洪 (283-363) , 字稚川, 丹阳句容人, 少时“以儒学知名”, 曾抄写“五经”⑤。葛洪祖葛系, 任吴大鸿胪。父葛悌, 任西晋邵陵太守。葛洪曾任东晋伏波将军、司徙掾, 其妻为南海太守鲍玄之女。鲍玄亦是葛洪学道之师。而且, 同在丹阳的葛氏士族与许氏士族有着联姻关系。西阳令葛万安之女是许黄民之妻 (91) 。葛万安是葛洪第二兄之孙, 许黄民则是许谧之孙。也就是说, 葛巢甫与葛万安同为葛洪之从孙, 葛氏家族这一代与许氏家族有联姻关系。因此, 葛巢甫造写灵宝经, 有着葛氏、许氏士族的家族基础和奉道世家的道教背景。

2.葛巢甫所造灵宝经及写本情况

葛巢甫所造灵宝经, 据日本学者小林正美先生考证, 主要是《灵宝赤书五篇真文》 (92) 。这是继魏晋之际所出《灵宝五符经》之后的新出灵宝经。葛巢甫所造《灵宝赤书五篇真文》是早期灵宝经中最重要的道经, 已佚。约出于东晋的《元始五老赤书玉篇真文天书经》, 虽然不是葛氏造经的原本, 但是属于同一灵宝经的不同版本, 且年代相近, 故从前者能大体看出葛氏灵宝经写本的基本特征。

《元始五老赤书玉篇真文天书经》, 以符字篆文书写的五篇真文以及五帝化生符、五老符命是经书中的主要部分, 也是最能说明灵宝经写经特点的部分。此经作为洞玄灵宝经之首经收入《中华道藏》。

写经字体符字篆文, 实为道教经典特有的字体。其中五篇真文的符字是一个单字, 字形较小。五帝化生符、五老符命, 则是由多个符字组成的大符。

写经色彩, 现存版本当是已经失去经书原色。按经文内容的讲, 是以红色为主色, 配以五色。灵宝经以“赤书”为名, 就已说明以红色为主色。其中讲“元始炼之于洞阳之馆, 冶之于流火之庭, 鲜其正文, 莹发光芒, 洞阳气赤, 故号赤书” (93) 。道教以灵宝经为洞阳之气, 洞阳气赤则为赤书。“五帝之化生符”则分别以赤、黄、白、黑、青五色书写。“五老符命”则分别以青、丹、黄、白、黑五色书写。据此, 葛氏灵宝经对写经的要求, 当大体与此相同。那么, 葛氏造写《灵宝赤书五篇真文》的祖本, 对于其中的真文、符命, 必然面对如何体现这一重视经文色彩的问题。但是葛氏如何造经写经, 尚难以考证。

需要指出的是, 《元始五老赤书玉篇真文天书经》与《灵宝五符经》在写经上具有相似性, 并有丰富和发展。就符文内容而言, 前者主要包括“五篇真文”以及“五帝化生符”、“五老符命”, 后者主要是“五帝符命”, 前者是在五帝符命的基础上又增益了符文的内容。就符文字体而言, 二者均以符字篆书为字体。前者既有单个符字篆书写成的五篇真文, 也有多个符字篆书组成的大符, 后者则只有多个符字篆书组成的大符。就符文色彩而言。前者的五篇真文自述为“赤书真文”, 后者则传说是“紫文金简” (94) , “赤素书” (95) , 都是红色字体。前者还明确要求以五色书写五帝化生符、五老符命, 色彩运用上更加丰富。既然二者从符文内容、字体、色彩都有相似性, 前者较后者更为丰富。故从写本上看, 前者当是依据后者敷衍增益而成。

东晋上清经与灵宝经的造写, 对后世道经的发展演变, 以至汇编成藏, 其影响是深远的。杨羲造写之上清经, 后经南朝宋陆修静整理, 而成为三洞经书洞真部的主要经典。葛巢甫构造之灵宝经则整理编为三洞经书洞玄部的主要经典。早期上清经与灵宝经在写本上具有各自的特点。杨羲写上清经注重书法而以隶书为正体, 以黑白为色。葛巢甫所构造之灵宝经, 当是以符字篆书为真文, 崇尚赤色, 兼用五色。

三、结论

东晋道士杨羲写经, 以《大洞真经三十九章》为首要经典的上清经三十一卷最为重要, 在道藏三洞四辅经书体系中, 是洞真部的祖本道经。杨羲以墨书细字的郗体隶书和荆州白笺, 开创了上清经写经的基本风格, 也推动了道教上清派的形成。杨羲写经的身份是早期上清派专门从事经书造写的经师。由于写经的贡献, 杨羲被尊奉为上清派第二代玄师。

杨羲写经得到了丹阳许氏士族的支持。许氏士族是天师道奉道世家, 直接参与甚至主导了早期上清经的造写和传抄。由许氏士族而展开考察, 可以看出, 在东晋士族中, 擅长书法的奉道世家如丹阳许氏、高平郗氏、琅琊王氏、丹阳葛氏士族中都有代表人物从事早期道教经典上清经、灵宝经、太清经等的造写或抄写。可以说在早期道教上清派、灵宝派、丹鼎派经典的产生或传播中, 东晋士族发挥了重要作用。东晋士族的道教写经活动, 属于文化生活领域, 并未与社会政治有直接关系。士族写经较为普遍, 反映出两个基本的社会情况:一是从事写经的士族人物往往具有家族奉道的文化传统, 对道教经书有着很高程度的掌握。二是东晋政治动荡、战乱频繁的现实, 即使处于社会上层的士族也深感难以把握人生的祸福, 转而在生活中关注道教、道经, 寻求心灵寄托, 而从事道教写经则是士族奉道的一种方式。总之, 东晋时期士族写经奉道较为普遍, 这是杨羲写经的社会文化背景。

注释

1 (梁) 陶弘景编撰《真诰》卷二〇, 《中华道藏》第2册, 华夏出版社, 2004年, 第243页, 以下版本相同。

2 《真诰》卷一九, 第237页。

3 《真诰》卷二, 第125页。

4 (元) 刘大彬编撰《茅山志》, 《中华道藏》第48册, 第417页。

5 《真诰》卷一九, 第237页。

6 《真诰》卷二〇, 第243页。

7 (唐) 房玄龄等撰《晋书·王羲之传》卷八〇, 中华书局, 第2106页。

8 《真诰》卷一九, 第234页。

9 (宋) 张君房编, 李永晟点校《云笈七籤》卷一百七, 中华书局2003年, 第2328页。

10 《真诰》卷一九, 第235页。

11 《云笈七籤》卷五, 第70页。

12 陈国符著《道藏源流考》, 中华书局, 2012年, 第32页。

13 《真诰》卷二〇, 第244页。

14 范邈:《魏夫人传》, 见 (宋) 李昉等编《太平御览》卷五八, 中华书局, 1981年, 第356页。

15 《真诰》卷五, 第139、144页。

16 《真诰》卷一九, 第234页。

17 同上, 第237页。

18 刘琳:《杨羲与许谧父子造作上清经考》, 第104页。

19 《道藏源流考》, 第14页

20 《真诰》卷二〇, 第240页。

21 《真诰》卷二〇, 第243页。

22 《茅山志》卷九, 引陶弘景《登真隐诀》, 《中华道藏》第48册, 第413页。

23 (晋) 陈寿撰《三国志·张鲁传》卷八, 中华书局, 第265页。

24 参《老子道德经五千文》, 见敦煌遗书P.2255, 《法藏敦煌西域文献》第10册,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9年, 第136页。

25 《真诰》卷一九, 第234页。

26 《真诰》卷一九, 第235页。

27 (宋) 潘师旦刻《绛帖》, 启功、王靖憲主编《中国法帖全集》第2册, 湖北美术出版社, 2002年, 第115-119页。

28 《真诰》卷一九, 第236页。

29 (唐) 窦臮:《述书赋》, 参见《法书要录》卷五, 人民美术出版社, 2016年, 第186页。

30 《真诰》卷一七, 第221页。

31 王菊花等著《中国古代造纸工程技术史》, 山西教育出版社, 第139页。

32 (宋) 李昉编《太平御览》卷六〇五, 见《四部丛刊》三编子部, 第48册。

33 《真诰》卷一九, 第237页。

34 (明) 董其昌辑《戏鸿堂法书》卷一, 启功、王靖憲主编《中国法帖全集》第13册, 第233页。

35 (明) 王肯堂辑《郁冈斋墨妙》卷二。

36 (明) 董其昌辑《戏鸿堂法帖》卷一, 北京古籍出版社, 2002年, 第4页。

37 容庚:《丛帖目》, 参见《容庚学术著作全集》第18册, 中华书局, 2011年, 第295页。

38 《茅山志》卷一一, 第422页。

39 《真诰》卷二〇, 第240页。

40 《真诰》卷二〇, 第242页。

41 《茅山志》卷一〇, 第417页。

42 陈寅恪:《天师道与滨海地域之关系》, 《金明馆丛稿初编》,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1年, 第33页。

43 《真诰》卷八, 第159页。

44 《真诰》卷二〇, 第244页。

45 《真诰》卷二〇, 第241页。

46 《真诰》卷一七, 第224页。

47 (11) 《真诰》卷一九, 第236页。

48 《真诰》卷一九, 第235页。

49 《真诰》卷一九, 第237页。

50 《茅山志》卷一〇, 第418页。

51 《真诰》卷二〇, 第240页。

52 《黄庭经考》, 参见《王明集》第107页。

53 《真诰》卷二〇, 著录“列纪”, 第240页。又《真诰》卷一, 四引“后圣李君纪”, 第206页。

54 《晋书·郗愔传》卷六七, 第1801页。

55 《太平御览》卷六六六, 引南朝 (陈) 马枢《道学传》, 《四部丛刊》第49册。

56 王明:《抱朴子内篇校释》卷四, 中华书局, 1980年, 第71页。

57 (南朝宋) 羊欣:《采古来能书人名》, 《法书要录》卷一, 第15页。

58 (唐) 窦臮:《述书赋》卷上, 《法书要录》卷五, 第181页。

59 (唐) 张怀瓘:《书断》卷中, 《法书要录》卷八, 第277页。

60 《晋书·王羲之传》卷八〇, 第2100页。

61 (南朝梁) 庾肩吾:《书品》卷中, 《法书要录》卷二, 第67页。

62 《晋书》卷六十七, 第1803页。

63 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下卷, 中华书局, 1983年, 第814页。

64 《晋书》卷七七, 第2030页。

65 《晋书》卷六七, 第1802页。

66 《世说新语笺疏》下卷, 第709页。

67 (宋) 李昉等编《太平广记》卷二百七, 引 (南朝宋) 羊欣《笔阵图》, 中华书局, 1981年, 第1579页。

68 《太平御览》卷二三八, 引 (刘宋) 何法盛《晋中兴书》, 《四部丛刊》, 第41册。

69 任继愈主编《道藏提要》,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5年, 第150页。

70 《法书要录》卷一, 第15页。

71 《晋书·王羲之传》卷八〇, 第2108页。

72 同上, 第2103页。

73 同上, 第2101页。

74 同上, 第2106页。

75 《法书要录》卷二, 第53页, 第50页。

76 《法书要录》卷三, 第88页。

77 《唐褚河南拓本乐毅论记》, 《法书要录》卷三, 第132页。

78 《王明集》, 第135页。

79 《宝晋斋帖》卷二, 《中国法帖全集》第11册, 第54页。

80 《澄清堂帖》卷一一, 《中国法帖全集》第10册, 第240页。

81 《法书要录》卷二, 第42页。

82 《晋书·王羲之传》卷八○, 第2100页。

83 《道教义枢》卷二, 《中华道藏》, 第29册, 第553页。

84 《真诰》卷一九, 第237页。

85 《道藏源流考》, 第65页。

86 《道教义枢》卷二, 《中华道藏》第29册, 第553页。

87 《灵宝威仪经诀》, 参见敦煌遗书P.2452, 《法藏敦煌西域文献》第14册,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1年, 第105页。

88 《云笈七籤》卷三, 引《灵宝略记》, 第41页。

89 《晋书·葛洪传》卷七十二, 第1911页。

90 《灵宝威仪经诀》, 第105页。

91 《真诰》卷二〇, 第243页。

92 [日]小林正美著, 李庆译《六朝道教史》, 四川人民出版社, 第127页。

93 《中华道藏》第4册, 第1页。

94 《抱朴子内篇校释》卷一九, 第208页。

95 《太上洞玄灵宝五符序》卷上, 《中华道藏》第4册, 第56页。

作者:刘志,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联系我们

邮件:daoxuejia@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daoxuejia

站长微信:daoxuejiazhanzhang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