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道学家首页
  2. 期刊杂志
  3. 世界宗教研究

海南侨乡和东南亚华人的水尾圣娘信仰考察

道家微信公众号

在琼籍华侨华人较多的马来西亚, 就有很多奉祀水尾圣娘的庙宇。我们拜访过的马来西亚登嘉楼水尾圣娘庙, 据称清朝道光年间就已存在, 1896年重建。另一间历史悠久的吉兰丹州道北天后宫, 其正中神龛中并列供奉天后及水尾圣娘, 右边神龛供奉先贤牌位, 左边神龛供奉一百有九兄弟及大伯公。

摘 要: 海南岛的两座水尾圣娘祖庙, 只是因为称呼的巧合而相同, 但其信仰实质差别很大。文昌水尾圣娘主要是海神, 定安水尾圣娘可以认为主要是家族神或祖宗神;前者在海南岛传播较广, 在海南岛民间信仰的影响要远远大于后者。水尾圣娘虽源于南天夫人, 却又不等同于南天夫人。水尾圣娘信仰逐渐压过或代替南天夫人信仰, 大约是在鸦片战争之后。水尾圣娘信仰在东南亚地区华人社会有着广泛分布。在海外尤其是东南亚地区, 分布广泛、影响较大的是海神水尾圣娘。正是文昌籍华侨华人将水尾圣娘信仰传播至南洋甚至更远。在海南原乡, 水尾圣娘往往在庙宇中占据主神地位, 而在东南亚的华人寺庙中, 水尾圣娘往往是作为天后的副神而奉祀的。文昌水尾圣娘庙祖庙与海外有着非常广泛的联系, 地位非常独特而重要。水尾圣娘信仰是海南岛极为重要的民间信俗文化品牌, 也是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文化资源。

关键词: 海南; 东南亚; 海南人; 水尾圣娘信仰;

作者简介: 石沧金, 暨南大学华侨华人研究院研究员。

An Investigation of Shuiwei Goddess Faith in Hainan Overseas Chinese and Southeast Asian Chinese

Shi Cangjin

水尾圣娘信仰是海南岛及东南亚地区华人社会中的重要民间信仰。近几年, 我有机会先后在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及海南岛等地开展了相关考察活动。本文在田野考察基础上, 结合所收集的相关文字资料, 对水尾圣娘信仰进行较为系统的探讨。

一、海南岛两种水尾圣娘信仰的来历

水尾圣娘是侨乡海南的重要神祇, 再具体而言, 水尾圣娘信仰主要在海南岛东北部的文昌、琼海、海口、定安、屯昌等地流行。

水尾圣娘又称“水尾圣母”, “南天夫人”, “海南神”及“排海神”等。在海南, 因为其神祇地位仅次于天后, 水尾圣娘又被称为“小天后”。

关于水尾圣娘信仰的来历, 根据2016年1月我们在海南的实地考察, 有两种说法, 即在海南岛有两种不同的水尾圣娘信仰, 或者说海南岛有两尊水尾圣娘神:一尊是定安岭口莫氏水尾圣娘, 另一尊是文昌东郊水尾圣娘。

定安县岭口镇水尾田村水尾圣娘庙, 它是定安水尾圣娘信仰的祖庙。2016年1月中旬, 我们专程拜访该庙, 定安水尾圣娘祖庙为一座小房子, 刚重建过, 主神水尾圣娘, 身旁供奉两名侍从。主神像底座上写有“国泰民安”。神像正上方的墙壁上画有八仙过海像, 也有“紫微坐镇”横幅。右上方横梁上挂有八卦图、竹萝、镜子。横梁上也有“登殿大吉”“太乙真人”等红纸字幅。庙中有《修建祠堂子孙名单》, 不称姓 (他们都姓莫) , 只有名, 约近150人。我们在与相约前来打开庙门的莫氏青年人交谈时, 他说泰国有一座 (与定安祖庙有关的) 水尾圣娘庙。 (1)

水尾田村水尾圣娘庙右边为莫氏宗祠。宗祠大门上的对联:“莫氏迁琼於北宋 祖祠创建在明朝”, 表明莫氏于北宋时南迁到海南岛, 明朝时建成祖祠。

莫氏宗祠中展示有清朝光绪十九年《莫氏族谱》 (板藏克昌堂) 的其中一页 (复印件) , 内容包括“注明圣旨夫人登仙原由”, 实际上是莫氏水尾圣娘信仰的来源, 其全文如下:

十四世瑚公之女, 感公之妹, 幼少非常, 抱灵含异。眉目清秀, 色如桃花。时十二岁, 随母涤衣。忽然风雨大作, 云蔚霞蒸, 水天一色, 阴阳不辨。女身不见, 散寻无踪。英灵显赫, 保佑子孙。后人名为驾云登天, 诰封御 玉封通天圣旨懿德莫夫人。建庙塘曲地, 合族奉祀千秋。

上述文字说明, 定安水尾圣娘原是南迁入琼的莫氏第14世祖莫瑚 (2) 的女儿, 莫感的妹妹, 12岁时, 随母外出洗衣, 不幸遭遇恶劣天气并失踪。之后因其英灵护佑子孙而被奉祀为神, 并被“玉封通天圣旨懿德莫夫人”。

另有说法称, 圣娘本名莫丽娘, 元末明初, 出生于琼州府定安县梅村峒龙马田村 (即今定安县岭口镇水尾田村) , 父亲为莫氏第14代祖莫素, 母亲刘妹。丽娘16岁时, 某天去干活, 再也没有回来。据言被玉帝选中, 肉身归天, 成为圣娘, 具有神力, 敬奉者众。 (3)

在定安县城附件的定城镇, 建有“海南莫氏合族祖祠” (4) , 目前祖祠为新建, 规模较大, 建筑较华美, 木材质地很好。有马来西亚、新加坡、英国等国的华人参与祖祠的建设。海南莫氏合族祖祠旁有一座小的水尾圣娘庙。根据重建碑铭记载, 莫氏祖祠在清朝嘉庆二年 (1797) 重修定址, 2009年5月再重修, 2010年举行落成典礼。

定安强大的莫氏宗族群体是莫氏水尾圣娘广泛传播的人脉基础。

虽然也在海南岛, 但定安县地处内陆, 岭口镇及水尾田村更是地处偏远山区, 因此, 定安水尾圣娘应当属于莫氏的家族神, 或祖宗神, 而不是海神, 其影响主要在海南尤其是定安的莫氏族人中, 尤其是早期, 目前可能扩散到当地民众。

海南岛的另一尊水尾圣娘神祇则来自文昌, 即文昌东郊坡尾村水尾圣娘庙供奉的主神。

2016年1月中旬, 我们也专程拜访了位于文昌市东郊镇椰海村委会坡尾村水尾圣娘祖庙。该庙在“文革”时被夷为平地, 1982年由当地群众和海外侨胞捐资重建。正门上有“水尾圣娘庙”匾额。主神龛供奉水尾圣娘, 以及其文臣武将 (祖庙管理者所言) 神像十二尊。神像经过新近彩绘, 光彩照人。圣娘神像背后的神牌上写“敕赐南天熌电感应火雷水尾圣娘神位”。正殿前有“沐恩亭”。

祖庙内墙上有《水尾圣娘史迹简述》牌匾一块, 并有《水尾圣娘史迹简介》碑铭, 与前者相比, 后者内容简化。

《水尾圣娘史迹简述》牌匾由水尾圣娘文物保护委员会制作, 时间在1998年 (岁次戊寅) 十月。其前半部分比较详细说明了文昌水尾圣娘信仰的来历, 内容如下:

水尾圣娘史迹简述

南天水尾圣娘, 灵神显圣, 流传久远, 名播海外。然溯源寻根, 圣娘刻为金身供奉, 当为明末清初。于是时, 北港村十二代祖潘世爵令男毓理公, 在瓦铺罾纲中拾起异木一块。公玩视良久, 后将此木抛于海中。不料此木却又旋返原地。公再抛, 木再返, 如此抛返数次。公觉奇焉, 即许:“若佑吾丰收, 必将汝刻为婆祖 (5) 供奉。”果然胜意, 满载而归。其后, 公又被一女将领入殿宇, 但见殿宇辉煌壮观, 龙舞凤飞, 书画锦旗琳琅满目, 美不胜览。正殿上坐着一位头戴金冠, 颈带璎珞, 无量慈悲娘娘, 男女四将侍立两旁。公惊之际, 不觉醒来, 原是一梦。次晨, 毓理公向父禀报, 老父云:“蒙恩应报, 人之大义也!”沐娘恩, 尊父命, 公依梦境所遇, 请巧匠将那异木雕为金身供奉。此后, 公家境更为和顺, 百事更为享 (亨) 通, 财丁两旺, 延绵至今。

婆祖神灵, 轰动岛内外, 名震于遐迩, 祈祷信众纷至沓来, 建庙供奉已成人心所愿。初, 村西立炉祈求, 三日后, 香炉失踪。查访中, 桃李村众人报讯称, 此村荒山古树这 (之) 上, 夜夜睹见香火闪烁, 香飘全村。后经各路名师踏探, 确认此山乃立庙之莲花宝地也。后传飞炉选庙就缘于此。众力成城, 不足一月, 一座三进庙宇就地落成。当年十月十五日为婆祖开光登龛之第一吉日, 此庙自此遂为水尾圣娘庙, 该日为圣诞纪念日。 (6)

张岳崧蒙恩高中探花, 归琼之日亲临圣庙印证京城蒙遇, 随即挥毫“慈云镜海”匾额奉献。返京后, 将访集圣娘显灵事迹禀报主皇。嘉庆皇准奏并敕赐封号为“南天闪电感应火雷水尾圣娘”。此后, 两广总督张之洞及各地官吏墨客接踵而至, 虔诚膜拜, 题字献联, 不计其数。进士谢宝赠签诗一百首, 是为圣娘施德赐恩之据也。不奈时局多变, 诸多文物不幸散失, 签诗仅存六十有五首。悲夫唉哉。

上述记载说明, 文昌水尾圣娘信仰发端于明末清初, 和海上渔民生活密切相关。其成神后曾因海南著名历史人物张岳崧 (7) 上奏神迹而被嘉庆帝敕封 (8) 。

《水尾圣娘史迹简述》的后半部分记载了有关水尾圣娘信仰的相关仪式, 以及水尾圣娘神祇的主要“神职”。内容如下:

每年十月十五日至十七日为圣娘庙会日, 俗称发军坡。三日三夜之盛会, 神欢人乐, 热闹非凡。每逢盛会膜拜, 抑或常日焚香祷告, 均可达到有求必应之目的。或梦瞻圣颜锦上添花, 或迷津指点化险为夷, 或茅塞顿开逢凶化吉, 或一帆风顺百事如意。敬神神必报, 信神神必保。码头许范某夫妇凡举必祈, 经营日旺。许某于羊城轿车被盗, 久查未获而返。报知其妇, 立至圣庙祷告, 指点火速赴穗。依示急追, 当其轿车将被改装之时而复得。自此以后, 许氏夫妇凡圣庆佳节无不厚礼赞助, 于今百事胜意, 其业更隆。某日, 台湾一渔轮不慎触礁, 虽经轮拖船吊, 概难排危。万般无奈, 船主只好弃船登岸, 求告于圣娘。未几, 忽见一异浪将船高高托起, 立礁而脱险, 众曰此圣娘之法力也。北港潘于仪客货船, 自越返琼遇风, 清澜港口, 巨浪密封, 水道迷失, 危于旦夕。潘公立即焚香祷告于圣娘, 忽见一鱼轰然跳起直穿其舟。公顿悟此乃圣娘引路也, 遂掌其舟依鱼所向而行, 果真化险为夷, 不胜自喜。拜山村符某夫人黄秋月凡举先必进圣门, 鼎力赞助圣业而万事胜意, 财丁两旺。令男入伍对越作战之时, 更是庙门踏光。其敬神信神之心之举之行, 实非凡人可比。于后其男果能胜利凯旋, 立功进爵。而符夫人亦大礼敬奉日加。迈号琼岛咖啡厂陈公, 凡为圣示, 无不依行, 果也事事如意。故公每年必定礼助圣业, 岁岁不减。某日, 公为护业钻井, 不料连钻数口, 均无达的, 公沉思良久, 顿觉此必为未经圣示之故, 于是飞赴圣庙祷告, 后依圣示行事, 果成其井。原海口市委领导林某亲临圣庙为令男求嗣, 精诚所至, 果得好报。玉坡村庄某妇人, 经期失调, 久医未愈, 垂危之时得圣药而康复。凡此有求必应之实, 举不胜举。

南海第一灵神, 庇佑海内外先人今人, 确是圣德遍施中外, 娘恩普照古今。

上述记载说明, 水尾圣娘信仰的主要活动是农历十月份的“发军坡”。至于水尾圣娘的“神职”, 则非常广泛, 不仅可以保佑海上平安, 也可求子, 求取功名利禄, 乃至保佑普通民众的健康平安。《水尾圣娘史迹简述》已经明确将水尾圣娘称为“南海第一灵神”, 明显也是以海神来尊奉。

文昌水尾圣娘祖庙正门前的外墙上写有“圣德遍施中外娘恩普照古今”, 中间是一个很大的红双喜字;内面写有“南天慈圣莲地灵神”, 中间是“麒麟吐瑞”画像。上方写有“星加坡林赞义高志光联合喜敬”。

正门外墙上悬挂的《慈云镜海》木匾, 系由《水尾圣娘史迹简述》牌匾提到的张岳崧题写, 但可能原题字已被毁, 后人加以复制, 所以木匾上写有“原张岳松题词”“敬奉水尾圣娘”。 (9)

庙中也有清朝光绪十四年仲秋月的《万家生佛》匾额, 由40余人“同奉”。

祖庙中有水尾圣娘文物保护委员会于丙子年 (1996) 孟冬月刻立的碑铭多块。从捐款人来看, 该庙与海外联系密切广泛, 有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美国、澳大利亚、泰国等国很多华侨华人以及香港同胞、台湾同胞的捐款, 甚至有日本人捐款给该庙。 (10) 1987年季春月碑记载, 旅美国华侨、南加州洛杉矶市海南同乡会监事长李业先生暨诸侨胞乐捐重建水尾圣娘庙大门, 该碑也记载泰国、新加坡华人和香港同胞的捐款。另外, 庙中也有《光绪元年仲夏月吉日重修碑》, 1989年、1993年、1995年重建水尾圣娘庙捐款名单碑刻等碑铭多块, 上面同样可看到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华侨华人以及台湾等地同胞的捐款。庙中甚至有一块碑铭专列“华侨乐捐”。

祖庙中有2013年9月18日张贴的《捐助水尾圣娘庙芳名榜》, 其中有马来西亚华侨华人8人捐款3500元, 这些人中6人姓潘。其左边的《乐捐芳名榜》碑不纪时间, 其中载明, 泰国两名华人各捐款100元, 马来西亚吉隆坡崇真堂捐款2000元。庙中墙上碑刻旁有红纸写的《乐捐芳名榜》, 其中包括泰国华侨华人10余人。碑刻《二○〇二年十月十五日军坡芳名榜》记录了“加拿大安省海南同乡会同仁敬捐人民币一千元”。

文昌水尾圣娘祖庙与海外华侨华人联系广泛, 这一点是定安水尾圣娘祖庙不能相“媲美”的。

此外, 文昌水尾圣娘祖庙的诗句、楹联也颇引人关注。其门诗包括“圣德巍峩高北斗 娘恩浩荡遍南天”, 横幅“娘恩普照”;“一念虔诚神有感 千身变化圣无方”;“万众一心深百年 三年二度祝千秋”。其柱联:“婺星辉海甸 火德耀天南”;对联还包括“梦醒岳崧题匾额 恩荫谢宝赠签诗”等。

祖庙中也有游神用彩轿数顶, 上写“水尾圣娘”“肃静”等游神神牌多幅, 以及诸兵器。有灵签、卜杯, 以及水尾圣娘签诗 (共65签) 。

根据我们在现场的考察来看, 文昌水尾圣娘祖庙历史记载比较明确, 文化底蕴深厚。该庙与海外联系密切, 并呈现佛教化倾向。

我们还注意到, 关于东郊水尾圣娘庙, 地方相关文献比较早就有记载。根据清朝康熙《文昌县志》记载:“清澜水尾庙, 即祀南天夫人。明正德年间, 有石炉飞来水尾地方, 因建庙焉。英显特异。又庙滨海港, 当往来之冲, 祈祷立应, 血食不衰。每十月十五军期, 四方杂集, 殊称盛会。” (11) 清朝咸丰《文昌县志》也有载:“水尾庙, 在清澜所城。祀电神, 俗名南天夫人庙。明正德间, 有石炉飞来此, 因建庙焉。” (12) 两段记载说明, 早在明朝正德年间, 清澜水尾庙已建立, 而且, 南天夫人也称电神, 并已在每年农历十月十五日举办重要的宗教仪式——军期。此处记载的清澜水尾庙, 一般认为就是目前位于东郊镇坡尾村的水尾圣娘庙。如《文昌县文物志》中就根据《文昌县志》的记载认为, 东郊水尾圣娘庙即南天夫人庙。 (13)

但是, 更加谨慎、深入、客观的考证认为, 清澜水尾庙并非目前东郊坡尾水尾圣娘庙, 其主神也并非后来的水尾圣娘, 而是电神南天夫人。另外, 有论者认为, 水尾圣娘的前身就是南天夫人, 南天夫人又称南天闪电火雷圣娘。在水尾圣娘信仰形成以前, 文昌当地村民的底层信仰是南天夫人信仰, 并流行祭祀南天夫人 (事实上现在海南岛的一些地方依然在祭祀南天夫人) 。水尾圣娘虽源于南天夫人, 却又不等同于南天夫人。从表面看, 后来的两个封号“南天闪电火雷水尾圣娘”和“南天闪电火雷圣娘”只有两字之差, 但“水尾”两字, 就已赋予这位圣娘新的历史使命, 她不再只是掌管天上雷电的南天夫人, 她俨然已经成为和渔民生活息息相关的海上女神。后来, 南天夫人信仰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被文昌人遗弃, 而由它衍生出来的水尾圣娘信仰却得到发扬光大。还有看法认为, 南天夫人源自海南岛对面的广东, 在雷州半岛等地, 有南天夫人的庙宇。“南天闪电火雷圣娘”并不等同于“南天闪电感应火雷水尾圣娘”, 前者一般被称作“火雷圣娘” (或“南天夫人”) , 后者才被称作“水尾圣娘”, “水尾圣娘”是从“火雷圣娘”衍生出来的新神灵。 (14)

我们认为, 水尾圣娘信仰逐渐压过或代替南天夫人信仰, 大约是在鸦片战争之后。当时中国被迫打开国门, 卷入资本主义世界体系, 对外贸易和海上航运业不断发展, 外移人口日趋增多。海南岛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 更容易受到上述潮流的影响。在此背景下, 作为海神的水尾圣娘信仰逐渐压过了南天夫人信仰。如关于张岳崧题字一事即可作为例证。张岳崧36岁时进士及第, 当时是公元1809年。有说法认为, 张氏梦见助他高中进士的是南天夫人, 因此, 当年他题写匾额是在海口旧州镇宫婆庙, 而非东郊水尾圣娘庙。此说法如果属实, 恰好可以证明那时南天夫人的名气大过水尾圣娘。根据现有资料来看, 最早或较早提到“水尾圣娘”这一称呼, 是在碑铭《新建水尾圣娘桥记》。该碑刻于清朝同治三年 (1864) , 进士符朝选撰文, 碑文记叙了建造水尾圣娘桥的经过, 现藏于东郊水尾圣娘庙。碑文部分内容为:“以夫地名水尾, 乃众流之所归, 前通大海, 后据深潭, 中祀水尾圣娘, 昭宇焉。……况地属水尾, 为圣娘出入要津, 凡军期际会, 男女所往来, 车马所驰驱, 水深泥滑, 险□崎岖, 畴能不病于涉。…甲子春, 郑君德辉会众于水尾庙, 欲□以石, 以计久远。……艮工于夏吉, 竣于秋。…凡土石之需, 督率之劳, 与及捐输姓氏, 是用勒诸贞珉, 以垂不朽。……” (15) 此段碑文明确记载了水尾圣娘庙的位置, 可以确定修建的是东郊坡尾村水尾圣娘庙前的水尾圣娘桥。

至于上述《文昌县志》中记载的清澜水尾庙, 应当不是指东郊水尾圣娘庙。清澜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被誉为“文昌之咽喉”“琼州肘腋”, 明代洪武二十四年 (1391) 设置的清澜所城 (当时名为青蓝千户所城, 后因该地三面临海, 青蓝遂改名清澜) 在南矺都陈家村, 并不在对岸的东郊。 (16)

二、海南岛两种水尾圣娘信仰的传播

水尾圣娘信仰出现后, 开始在周围地区传播。根据相关记载, “南天宫, 在 (文昌) 县东南街。明永乐间建。康熙四年, 城守白天恩重修。俗祀电神, 配以高凉夫人。” (17) 电神即南天夫人 (后来演变为水尾圣娘) , 高凉夫人即冼太夫人。

在水尾圣娘信仰流行的海南岛东北部, 供奉水尾圣娘的庙宇有很多。它们或者以水尾圣娘为主神, 或者将水尾圣娘合祀于庙中。下面的相关资料, 反映了供奉水尾圣娘庙宇的情况 (18) 。

在文昌, 供奉水尾圣娘的庙宇还有:冯坡镇文堆村水尾庙、翁田镇下田坡市圣娘庙、锦山镇南坑村南埠庙、抱罗镇杨家坡圣娘庙、罗豆农场田心村火懿圣娘庙、灵山镇东平村委会权上村水尾圣娘庙、铺前镇七星岭圣娘庙 (合祀) 等。

在定安县, 供奉水尾圣娘的庙宇还有:龙湖镇高大昌村白鹤婆庙、雷鸣镇峝坡村水尾圣娘庙、黄竹镇黄竹水尾圣娘庙、雷鸣镇后埇村水尾圣圣娘庙、定城镇龙岭村婆庙、雷鸣镇中果坡村南海娘娘庙、定城镇仙沟泰华庙 (合祀) 、雷鸣镇雷鸣婆庙 (合祀) 、龙门镇龙门婆庙 (合祀) 等。

在海口市, 供奉水尾圣娘的庙宇有灵山镇权上村水尾圣娘庙、龙泉镇大叠村公庙 (合祀) 、遵潭镇儒逢五神庙 (合祀) 等。

琼海市供奉水尾圣娘的庙宇包括:潭门镇社昌村水尾圣娘庙、嘉积镇龙池村水尾圣娘庙、嘉积镇乌石埇水尾圣娘庙、中原镇迈汤水尾圣娘、大路镇肇泉圣娘庙 (合祀) 等。

屯昌县供奉水尾圣娘的庙宇有乌坡镇乌坡婆庙 (合祀) 。

2016年1月中旬, 我们曾参访文昌锦山镇坡头村圣娘庙。该庙名为“坡头水尾圣娘庙”, 主神水尾圣娘, 陪祀金童、玉女, 以及云大将军, 整个庙宇占地较广。1986年该庙重建。根据采访得知, 因为该庙是缘于云将军的神示而从东郊坡尾村的水尾圣娘祖庙分香而来, 所以, 庙中也供奉云大将军, 成为圣娘的护法神。庙内墙上的《水尾圣娘坡头庙简介》 (1986年孟冬月) , 内容如下:

该庙始建于同治九年 (即公元1870年——作者注) , 至今闻名遐迩。其创建的主要首事是白石村韩声彝、韩充彝, 桥坡村曾辉一。尔后久经风雨侵蚀, 已呈腐朽。光绪三年, 坡头村云茂昌、霞树村韩运丰为首, 在海外筹集资金修理完善, 现存芳名榜记证。于公元一九五二年, 因历史潮流冲击而拆除。

为恢复这座遗亡的历史名胜古迹, 在海外赤子曾传赀 (桥坡村人) 、韩琨丰 (白石村人) 的极力支持下, 苦费心血, 不畏艰辛, 长途跋涉, 走遍南洋各个州府, 发动诸位爱乡侨胞, 筹集重建资金。在其精神鼓舞下, 乡里众子孙亦踊跃乐捐, 芳名比比皆是。故, 在一九八六年孟冬月, 一座新的圣娘庙终于在原庙址顺利落成。

本庙后枕高坡前向宽阔田野, 有三印山做案桌, 空气幽雅。既是信仰者祷祈之福地, 又是一座得天独厚的避暑山庄。正是“神恩浩荡, 有求则应”, 这里地灵人杰, 庙体格外壮观, 实使人流连忘返。

根据上述记载来看, 文昌锦山镇坡头村圣娘庙历史比较悠久, 并且与南洋华侨关系密切。其几次重修、重建均得到华侨们的鼎力支持。

该庙院外有纪年同治四年、同治九年的两块残碑。有纪年光绪三年、光绪三十年的两块捐款碑。

上述庙宇或者源于文昌东郊水尾圣娘祖庙, 或者源于定安岭口水尾圣娘祖庙。文昌东郊和定安岭口两个地方都建有“水尾圣娘庙”, 庙宇相同, 主神名称也相同, 应是巧合。不过, 实际上, 文昌的水尾圣娘庙奉祀南天夫人, 定安的则奉祀莫氏夫人。所以, 如果对上述供奉水尾圣娘的庙宇再做仔细分析, 还是有文昌水尾圣娘和定安水尾圣娘的区别。因为截至目前, 没有证据表明两地水尾圣娘信仰之间存在联系。

如何能够区分各地的“水尾圣娘庙”是属于“文昌系”, 还是“定安系”?主要依据有三点:看神牌:“文昌系”的神牌上会刻有“南天闪电感应火雷水尾圣娘”, “定安系”的神牌上会刻有“水尾云感圣旨莫氏夫人”;看地区:海外的水尾圣娘庙都是“文昌系”, 文昌市境内的一般是“文昌系”, 定安县境内的一般是“定安系”, 海口、琼海靠近文昌的地区一般是“文昌系”, 靠近定安的地区一般是“定安系”;看职能:渔民祭祀的一般是“文昌系”。 (19) 这些判断标准比较客观。

关于水尾圣娘信仰比较重要的宗教仪式, 上文曾提及军期 (发军坡) 。此种仪式在各地水尾圣娘庙比较流行, 同时, 这种仪式也不仅限于水尾圣娘信仰, 在冼太夫人信仰中也可常 见。 (20)

而在水尾圣娘信仰的重要发源地文昌北港村, 每年正月十五, 是水尾圣娘回娘家的日子, 届时村民用轿子抬着圣娘从坡尾村开始巡游, 一路巡游至北港村, 一路上村民杀鸡宰羊放鞭炮恭迎水尾圣娘, 场面极为壮观。由于雕刻圣娘像的那根木头曾被用来搭建猪窝, 所以水尾圣娘厌恶猪肉, 祭祀圣娘的时候绝不可使用猪肉。 (21)

三、泰国华人的水尾圣娘信仰

海南人普遍信仰水尾圣娘, 与闽粤两地民众虔诚信仰的妈祖地位相当。水尾圣娘信仰随海南人漂洋过海“移民”海外, 尤其是东南亚地区。在东南亚国家, 海南籍华人同样创建了很多水尾圣娘庙, 或者很多庙宇中陪祀水尾圣娘。其中, 泰国海南人神庙中最盛行奉祀水尾圣娘, 这可以从当地建有为数甚多的以水尾圣娘为主神的水尾圣娘庙看出。在泰国72府, 凡有海南籍华人的县市, 都有水尾圣娘庙的创立。 (22) 泰国海南籍华侨最早创建的神庙, 当属清朝道光二十一年 (1841) 建立的曼谷三清水尾圣娘庙 (23) 。该庙按家乡文昌的庙宇格式建造, 每逢端午、清明、春节等中国传统节日, 举行祭典, 香火鼎盛。为泰国海南会馆所属三大神庙之一。 (24) 1946年建立的泰国海南会馆, 其中建有水尾圣娘馆。泰国各地的海南同乡会, 一般都附设有水尾圣娘庙, 庙里供奉的主神即为水尾圣娘。

下表是部分泰国华人的水尾圣娘庙或供奉有水尾圣娘的庙宇。

海南侨乡和东南亚华人的水尾圣娘信仰考察 海南侨乡和东南亚华人的水尾圣娘信仰考察

从上表可以看出, 在泰国各地广泛分布水尾圣娘庙或供奉水尾圣娘的庙宇。它们当中, 不少是在19世纪中后期建立, 历史悠久。而在20世纪50年代之后, 也有很多水尾圣娘庙创建。 (26)

2012年2月, 我们曾有机会拜访泰南合艾海南会馆。该会馆附设水尾圣娘庙, 奉祀主神水尾圣娘, 并副祀天后 (右) 、敕封昭应英烈108兄弟公 (左) 。该庙立有三块大红色木牌, 上面分别写有“敕封水尾圣娘”“宣封天后圣母”“敕封昭应英烈”, 庙中也有三座游神用的神轿, 以及鼓、钟及诸兵器。

四、其他国家华人的水尾圣娘信仰

在东南亚其他国家, 海南籍华人同样创建了很多水尾圣娘庙, 或者在很多庙宇中敬奉水尾圣娘。

在琼籍华侨华人较多的马来西亚, 就有很多奉祀水尾圣娘的庙宇。我们拜访过的马来西亚登嘉楼水尾圣娘庙, 据称清朝道光年间就已存在, 1896年重建。另一间历史悠久的吉兰丹州道北天后宫, 其正中神龛中并列供奉天后及水尾圣娘, 右边神龛供奉先贤牌位, 左边神龛供奉一百有九兄弟及大伯公。 (27) 槟城丹绒武雅琼谊社南天宫, 崇祀主神为水尾圣娘。在柔佛州昔加末的利民达, 当地海南人也建有水尾圣娘庙。

很多海南籍华人所建立的以其他神祇为主神的庙宇也供奉水尾圣娘。吉隆坡乐圣岭天后宫, 主殿左侧神龛供奉水尾圣娘。位于吉隆坡北部增江的祟真堂, 主神昊圣真人, 陪祀水尾圣娘、108兄弟、梅仙大帝、中水侯王等。 (28) 在登嘉楼州首府瓜拉登嘉楼的天后宫中, 供奉水尾圣娘。

很多海南会馆的前身往往是天后宫或者水尾圣娘庙, 或者在会馆中奉祀水尾圣娘。登嘉楼海南会馆的前身实际上就是水尾圣娘庙, 霹雳州宜力海南会馆的前身同样是水尾圣娘庙。霹雳州太平海南会馆在1932年建成新会所时, 在其前厅供奉天后与水尾圣娘。吉兰丹海南会馆中供奉天后圣母及水尾圣娘。早期的淡马鲁海南会馆中就开始供奉天后、水尾圣娘及诸神神位。

槟州北海琼州南天宫 (海南会馆) 鉴于对岸的槟城海南会馆天后宫主祀天后, 为避免重复, 于是南天宫主祀水尾圣娘, 但其右仍配祀天后圣母, 左边配祀观音娘娘。主神龛右侧有一小神龛, 奉祀昭应兄弟 (一百零八兄弟公) 与大伯公。 (29)

1993年马来西亚海南会馆联合会的调查表明, 全马68间海南会馆中, 42间奉祀水尾圣娘。 (30)

2011年11月和12月, 我们曾两度拜访了位于雪兰莪州适耕庄华人新村的水尾圣娘庙, 它可能是全马最大的水尾圣娘庙。该庙主殿供奉水尾圣娘 (中) 、天后 (右) 、冼夫人 (左) 、一百零八兄弟、阴神 (左、女性) 、阳神 (右、男性) 、三太子、法主公等。右偏殿供奉玄武上帝, 后殿为阴府殿, 供奉南方财神关公, 以及大伯爷、二伯爷、黑白无常。该庙做神诞, 期间会有跳童、水尾圣娘、中坛元帅等附身, 水尾圣娘一年降乩一次。该庙中所供奉的眼镜蛇头、麻绳以及龙头等, 为乩童所用法器。从其有跳童活动、供奉福建人的神祇 (特别是法主公) 及诸法器看, 适耕庄水尾圣娘庙可能受到了道教闾山派的影响。

在新加坡, 供奉水尾圣娘的庙宇有不少。1854年创立的琼州天后宫和海南会馆 (旧名琼州会馆) , 原址在马拉荅街, 1880年集资购置位于美芝路的现址兴建新宫与会馆。琼州天后宫主神为天后圣母, 陪祀水尾圣娘、昭烈一百零八兄弟、大伯公等。有“敕封南天闪电感应火雷水尾圣娘神位”牌。 (31)

后港水尾圣娘庙于1939年在罗弄阿苏海南村化蒙小学内创建。由于城市发展, 土地征用, 该庙联合报德善堂、长天宫与钟头宫, 创立天德圣庙, 并于1985落成。后港水尾圣娘庙的主神为水尾圣娘, 同时供奉海南人的地方性神祇一百零八兄弟、温州侯王, 此外也供奉五营神将、关帝圣君、文昌帝君。 (32) 该庙于每年农历十月举办庆祝水尾圣娘宝诞活动。

寅吉村水尾圣娘庙也在1939年始创, 主神水尾圣娘, 陪祀的神祇还有洪仙大帝、当年太岁、五营将军、地主公、三太子、八仙、虎爷 (下坛元帅) 、包公、大二爷伯、拿督公。每年农历十月中旬, 该庙也举办庆祝水尾圣娘宝诞的活动。 (33) 寅吉村水尾圣娘庙所陪祀的诸神当中, 一些是当地华人普遍信仰的神祇, 如包公、当年太岁、八仙等, 一些则属于其他方言群, 如洪仙大帝、三太子等, 拿督公则是东南亚华人的在地化神祇。

在印尼, 早在19世纪80年代, 作为巴厘岛重要商业港口的丹戎贝诺阿, 已存在一个重要的海南商人社区。当地有一座海南人寺庙, 大约在1850年中期至1860年之间或更早时间创建。寺庙中祭祀天后、一百零八兄弟和水尾圣娘。 (34)

早在清朝道光三年 (1823) , 越南的胡志明市海南会馆 (原名西堤琼府会馆) 由韩满翼、苏合利、陈德成、郑世法等80多人捐资创建。会馆创办之后至1960年代, 曾先后6次重修。会馆是当时西堤5万多琼籍华侨华人联络乡情的中心。 (35) 会馆设有庙宇, 主神天后, 其右侧也供奉水尾圣娘、一百零八兄弟。 (36)

在柬埔寨首都金边, 柬埔寨海南同乡会圣母宫供奉水尾圣娘, 并定期举办庆祝水尾圣娘宝诞活动。在贡布市, 也建有水尾圣娘庙。

在文莱, 马来奕市琼籍华侨华人建立了水尾圣娘庙。

距离东南亚地区很遥远的加拿大, 1989年3月成立的安大略省海南同乡会, 受到东南亚地区海南籍华人民间信仰文化的影响, 将水尾圣娘神像从祖籍地海南请来供奉。

从上文我们可以看出, 海外华人水尾圣娘信仰中的宗教活动, 主要是在农历十月十五日举行庆祝水尾圣娘千秋宝诞的活动。马来西亚槟州威省海南会馆在举办这项庆祝活动时, 一切祭祀仪式均采用民间信仰方式, 祭品荤素兼备。 (37) 在某些海南人的宫庙, 由于信众常常将水尾圣娘与天后一起供奉, 水尾圣娘信仰也呈现佛教化的趋势。

五、结语

根据我们在海南岛调研时与当地专家学者及民众的访谈, 以及查阅收集到的相关资料可知, 文昌东郊的水尾圣娘庙, 其中“水尾”之意当为海边;定安的水尾圣娘庙, 其中“水尾”之意当是河的尽头或者河的出口处。所以, 海南岛的两座水尾圣娘祖庙, 只是因为称呼的巧合而相同, 但其信仰实质差别很大。前者主要是海神, 后者可以认为主要是家族神或祖宗神;前者在海南岛传播较广, 在海南岛民间信仰的影响要远远大于后者。

水尾圣娘信仰在东南亚地区华人社会有着广泛分布, 尤其在海南人比较集中的马来西亚、泰国、新加坡等地。在东南亚, 水尾圣娘与天后、108兄弟公、冼夫人等构成海南人民间信仰的方言群神祇系统。东南亚海南人的水尾圣娘信仰也受到了当地福建人、广东人等其他方言群的影响, 并且呈现在地化特点。

在海外尤其是东南亚地区, 有着广泛分布并产生一定影响的是文昌海神水尾圣娘, 而不是定安的莫氏水尾圣娘。后者在东南亚分布极少。实际上, 海南岛内的主要侨乡分布在文昌、琼海、海口等东北部沿海地区, 定安等内陆和西部县市出国的华侨华人人数并不多。 (38) 正是文昌籍华侨华人将水尾圣娘信仰传播至南洋甚至更远。

在海南原乡, 水尾圣娘往往在庙宇中占据主神地位;而在东南亚的华人寺庙中, 水尾圣娘往往是作为天后的副神而奉祀的——当然, 泰国众多的水尾圣娘庙则是例外。

在文昌, 东郊水尾圣娘庙祖庙与海外有着非常广泛的联系, 地位非常独特而且重要。可以认为, 广泛传播于东南亚地区的南海第一女神——水尾圣娘信仰, 是海南岛极为重要的民间信俗文化品牌, 也是有益于推进“一带一路”倡议, 尤其是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文化资源。不管是对当地相关政府部门, 还是民众层面而言, 应当给予水尾圣娘信仰更多关注, 对其进行更积极、更广泛、更有效的宣传和推介, 注重进一步加强与海外的联系与交流。

注释

1 实际上, 泰国至少有数十座水尾圣娘庙, 如果他不是“信手拈来”, 所说属实, 那么, 他提及的这一座泰国水尾圣娘庙应该与水尾田村水尾圣娘庙有渊源, 而不是与文昌东郊的水尾圣娘庙有关。

2 海南莫氏的始祖为莫恭万, 福建人, 据考生于唐始宗乾宁三年 (公元896年) 。北宋初年, 调任琼州。传至第11世莫宣宝时, 已是明太祖时期。16世莫伯恭、莫伯惠等人为永乐癸卯举人。以此推算, 14世莫瑚生活年代应为明初时期, 或者14世纪后期至15世纪初。参见《海南定安莫氏宗祠》, 莫氏宗亲网http://www.moszq.com/v-438-1.html。

3 参见《海南定安莫氏陵园》, 莫氏宗亲网http://www.moszq.com/v-437-1.html。

4 在定安, 莫氏人丁兴旺, 宗族势力强盛。单从当地众多的莫氏宗祠, 就可“窥出端倪”。根据相关记载, 定安的莫氏宗祠有:定城镇莫村莫氏宗祠, 始建于明朝崇祯四年 (1631年) , 清朝雍正、光绪年间重修, 三进式布局, 由山门、前殿、后殿组成;仙沟镇 (今定城镇) 仙屯村莫氏宗祠, 始建于清乾隆年间 (1736-1795年) , 三进式布局, 由山门、前殿、后殿组成;定城镇排坡村莫氏祖祠, 明代莫汝栻始建, 清朝乾隆、嘉庆、道光年间多次重建, 二进式布局;定城镇排坡村莫氏公祠, 始建于清道光年间 (1821-1850年) , 三进式布局, 由山门、前殿、后殿组成;居丁镇 (今龙湖镇) 淡岭村莫氏宗祠, 始建于清朝道光年间 (1821-1850年) , 三进式布局, 由山门、前殿、后殿组成。参见《海南省志·文化志·文物编》, 海南史志网http://www.hnszw.org.cn/data/news/2011/12/51321/。

5 在海南, 民众习惯将女性神灵称为“婆祖”, 以示亲切。

6 北港村村民全部为潘氏族人, 当时潘氏族人将几户人家迁往水尾地方的树林里守庙, 而后渐渐形成村落, 是为坡尾村, 坡尾村的村民也以潘姓居多。该村位于大海边上, “水尾”即海水之终点, “坡尾”即陆地之尽头。参见《海南人的水尾圣娘信仰》, http://bbs.tianya.cn/post-224-23451-1.shtml。

7 张岳崧 (1773-1842年, 定安县高林村人) , 清朝嘉庆己巳年 (1809年) 高中进士, 以一甲第三名及第。历任翰林院侍讲、江苏常镇道、两浙盐运使、浙江按察使、大理寺少卿、湖北布政使、护理巡抚等职。著有《钧心堂文集》、《钧心堂诗集》、《运河北行记》等。参见 (清) 吴应廉编纂, 郑行顺、陈建国点校《光绪定安县志》 (下册) , 卷六“列传志”, 海南出版社, 2004年, 第425-426页。

8 关于张岳崧因梦见女神相助而高中进士后题字并上奏神迹一事, 如果按照中国人浓厚的乡土情节, 身为定安人的张岳崧, 应当为本县的水尾圣娘庙题记。张岳崧并未给定安的水尾圣娘祖庙题字, 说明该庙当时的影响确实不大, 更大的可能是定安的水尾圣娘属于莫氏的家族神。

9 根据史料记载, 张岳崧进士及第前梦见助他的是南天夫人, 而不是水尾圣娘。张氏后来上奏嘉庆帝, 获准封赐南天夫人为“敕封南天闪电火雷圣娘”。张岳崧所题“慈云普荫”真迹在海口市旧州镇江前宫婆庙。参见《走近从海南走向世界的婆祖——水尾圣娘》, http://news.hainan.net/photo/hainan/datu/2015/12/07/2648303_5.shtml。

10 碑刻中载明, 马来西亚槟城华侨华人9人各捐200元, 马来西亚新山华侨华人捐款200元, 马来西亚海南会馆永远名誉主席符致逕捐款300元, 马来西亚雪兰莪州新市镇两个华侨华人家庭各合家捐款200元, 新加坡、印尼、泰国等国多名华侨华人也有捐款。

11 (清) 马日炳组纂修, 赖青寿、颜艳红点校《康熙文昌县志》, 海南出版社, 2003年, 第46页。

12 (清) 张霈等监修, 林燕典等辑, 颜艳红、赖青寿点校《咸丰文昌县志》 (上册) , 海南出版社, 2003年, 第113页。

13 参见朱运彩主编《文昌县文物志》, 文昌县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 1988年, 第40-41页。

14 参见《南海第一女神——水尾圣娘》, http://bbs.tianya.cn/post-189-588911-1.shtml。

15 参见朱运彩主编《文昌县文物志》, 第79-80页。

16 同上, 第19-20页。

17 (清) 马日炳组纂修《康熙文昌县志》, 第46页。

18 参见《世界各地部分水尾圣娘庙》, http://bbs.tianya.cn/post-servantonline-6541-1.shtml。

19 《南海第一女神——水尾圣娘》, http://bbs.tianya.cn/post-189-588911-1.shtml。

20 军期是个内涵很大的文化概念, 它是在军坡的形式上演化出来的。军坡最早是冼夫人所属峒主们进行军事集结的地方, 包括峒里战备、防保、训练和军事议事。其后, 随着和平时代的到来, 军坡逐渐成为峒里议政议事的地方, 但仍保留民防军队以防不测。和平历经数代后, 议事成为峒中律规, 峒中大小事务都在军坡进行, 包括祭庆、娱乐、技艺展示, 军坡作为军事、经济、文化活动中心正式形成。军坡, 包含了海南人物质与精神生活的方方面面。参见《海南人的水尾圣娘信仰》, http://bbs.tianya.cn/post-224-23451-1.shtml。

21 《海南人的水尾圣娘信仰》, http://bbs.tianya.cn/post-224-23451-1.shtml。

22 冯子平编著《走向世界的海南人》, 中国华侨出版社, 1992年, 第130页。

23 傅吾康、刘丽芳合编《泰国华文铭刻汇编》, 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 1998年, 第21-23页。

24 沈立新主编《华侨华人百科全书·社区民俗卷》, 中国华侨出版社, 2000年, 第256页。

25 资料来源:傅吾康、刘丽芳合编《泰国华文铭刻汇编》;段立生:《泰国的中式寺庙》, 泰国大同出版有限公司, 1996年;冯子平编著《走向世界的海南人》。

26 一百零八兄弟公或者一百零九兄弟公信仰, 也是海南岛的本土信仰。关于一百零八兄弟公信仰, 其来源在海南地方文献中有记载:“咸丰元年夏, 清澜商船由安南顺化返琼, 商民买棹附之。六月十日, 泊广义孟早港, 次晨解缆, 值越巡舰员弁觎载丰厚, 猝将一百零八人先行割耳, 后捆沉渊以邀功利, 焚艘献馘, 越王将议奖, 心忽荡, 是夜王梦见华服多人喊冤稽首, 始悉员弁渔货诬良。适有持赃入告, 乃严鞫得情, 敕奸贪官弁诛陵示众。从兹英灵烈气往来巨涛骇浪之中, 或飓风黑夜扶桅操舵, 或汹洑沧波, 引绳觉路。舟人有求则应, 履险如夷, 时人比之灵胥, 非溢谀也。”参见李钟岳等监修, 林带英等纂修, 吕书萍、王海云点校《民国文昌县志》 (上册) , 海南出版社, 2003年, 第129页。另有说法认为, 清朝咸丰年间, 有一次, 海南岛109人从文昌铺前港同乘一艘海船去南洋谋生, 途中风浪覆舟, 108人遇难, 一人生还。另一说, 船翻后, 109人于农历九月十五日被安南某岛载南王所捕, 除一厨工逃脱外, 其他人均被误认为海盗而遭杀害。后来, 108兄弟演变成了海神, 扶弱救危, 显圣海上, 被朝廷封为“昭应英烈一百零八忠魂”。著名华人问题专家克劳婷·苏尔梦认为, 所谓“一百零八兄弟”, 实际上是一群海南籍海上商人, 他们在安南经商后回国。在顺化水域, 他们被贪婪的越南海岸巡警杀害, 尸体被抛入海中。这些商人们的灵魂升入天堂后, 便担负起保护航海者安全的使命。在海南的铺前和清澜这两个与南洋贸易往来密切的海港, 首先建起了奉祀他们的神庙, 时间分布在1864年和1868年。参见[法]克劳婷·苏尔梦、[印尼]米拉·希达尔塔 (欧阳春梅) 著, 杜琨、任余红译《巴厘的海南人:鲜为人知的社群》, 《华侨华人百科全书·总论卷》, 中国华侨出版社, 1999年, 第898-909页。从上述材料来看, 一百零八兄弟公或者一百零九兄弟公也属于海神。

27 林嘉运:《吉兰丹州道北天后宫》, 苏庆华、刘崇汉主编《马来西亚天后宫大观》 (第二辑) , 吉隆坡:雪隆海南会馆 (天后宫) 、妈祖文化研究中心, 2008年, 第11-12页。

28 符家燊主编《雪隆海南会馆史料汇编修订本》, 吉隆坡:马来西亚雪隆海南会馆, 2009年, 第288页。

29 黄子荣:《北海琼州南天宫》, 苏庆华、刘崇汉主编《马来西亚天后宫大观》 (第一辑) , 吉隆坡:雪隆海南会馆 (天后宫) 、妈祖文化研究中心, 2007年, 第60-61页。南天宫主神龛右边原来供奉大伯公, 该宫理事会认为, 作为男性神的大伯公与女性神水尾圣娘及天后同坐一神龛, 与中华传统文化中的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不相符合。于是将大伯公神像请出, 代以观音娘娘。大伯公则改奉于旁边的小神龛中。参见黄子荣上文。

30 安焕然、吴华:《远观沧海阔——海南历史综述 (海南·马来西亚·柔佛) 》, 新山:南方学院出版社, 2009年, 第172页。

31 参见《海南古庙琼州天后宫》, 《新加坡民俗导览·庙宇文化》 (第2本) , 新加坡:焦点出版有限公司, 2007年, 第36-39页。“海南古庙琼州天后宫”, http://www.beokeng.com/disptemple.php?temple=qiongzhou-tianhou-gong。

32 《后港水尾圣娘庙》, http://www.beokeng.com/list.php。

33 《寅吉水尾圣娘庙》, http://www.beokeng.com/list.php。

34 [法国]克劳婷·苏尔梦、[印尼]米拉·希达尔塔 (欧阳春梅) :《巴厘的海南人:鲜为人知的社群》, 第898-909页。

35 《三亚推介团参观胡志明市海南会馆联络海外乡情》, http://news.ifeng.com/a/20160717/49369085_0.shtml。

36 李塔娜、阮锦翠主编《胡志明市华文碑铭》, 越南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9年, 第368、390页。

37 陈秉玮:《威省海南会馆妈祖圣娘》, 苏庆华、刘崇汉主编《马来西亚天后宫大观》 (第1辑) , 第77页。

38 根据成书于中华民国19年 (1930年) 的《海南岛志》记载:“海南人民习于航海, 故侨居国外者多。民国以来, 远游之风益盛, ……。各县在外侨民最多者当首推文昌、约9万人。次则琼山、琼东、乐会、定安等县, 俱有数千人。再次则澄迈、万宁、陵水、临高、崖县, 各数百人。儋县、昌江、感恩诸地, 则寥寥数十人而已。”参见曾蹇主编《海南岛志》 (全一册) , 上海神州国光社印刷所, 1933年, 第84页。文昌有华侨约9万, 定安则只有数千人, 可见文昌籍华侨华人人数要远远高于定安籍。

作者:石沧金,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联系我们

邮件:daoxuejia@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daoxuejia

站长微信:daoxuejiazhanzhang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