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道学家首页
  2. 期刊杂志
  3. 世界宗教研究

金代全真教掌教马丹阳的诗词创作及其文学史意义

道家微信公众号

金元全真教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经论却热衷于文学宣教, 他们的诗词创作作为其宗教实践的文学再现, 数量颇为庞大, 在《全金诗》、《全元诗》、《全金元词》中占有很大的比重。这些作品不仅昭示了中国道教发展的重大转型, 而且以其突出成就成为中国道教文学史上的典范之作, 对元明清时期的诗词、说唱文学、戏曲和小说产生了重要影响。

摘 要: 金代全真教第二代掌教马丹阳的诗词创作是其出家、修持、弘法、济世的文学再现, 不仅揭示了全真教由一个修道小团体发展成为一个教派的内在风神, 而且揭示了马丹阳由一个俗人成长为一代高道的心路历程和生命感悟。这些作品在体式之探索、修辞之经营、意象之营造方面取得了突破, 彰显了全真教文学创作的功利属性和审美属性, 其文学史意义值得关注。

关键词: 全真教; 马丹阳; 道教文学; 宗教实践; 生命感悟; 审美表达

作者简介: 吴光正, 武汉大学中国宗教文学与宗教文献研究中心珞珈特聘教授、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

The Poetry Creation of Ma Danyang in the Jin Dynasty and its Significance in Literary History

Wu Guangzheng

金元全真教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经论却热衷于文学宣教, 他们的诗词创作作为其宗教实践的文学再现, 数量颇为庞大, 在《全金诗》、《全元诗》、《全金元词》中占有很大的比重。这些作品不仅昭示了中国道教发展的重大转型, 而且以其突出成就成为中国道教文学史上的典范之作, 对元明清时期的诗词、说唱文学、戏曲和小说产生了重要影响。但是, 在纯文学观念的支配下, 这些作品一直被文学研究界忽视;在哲学模式占主导地位的道教研究界, 尽管一直苦于没有足够的经论大展身手, 也一直忽视这些作品的存在。 (1) 近些年来, 文学研究界开始关注这些作品, (2) 海外的相关研究也陆续翻译成中文出版, (3) 这是一个可喜的进展。笔者在撰写《金元道教文学史》的过程中, 试图从宗教实践的角度揭示金元道教文学的文学价值和宗教价值, (4) 发现其中最为值得注意的是, 全真教第二代掌教马丹阳之出家、修持、弘法、济世, 均遵循乃师王重阳家风, 喜欢诉诸文学创作, 其大部分作品可以编年系事, 是一部形象的宗教实践史。从道教史的角度来看, 这些作品揭示了全真教何以能够从一个修道小团体发展成为一个风靡北中国的教派的内在风神; (5) 从文学史的角度看, 这些作品积极探索文学的表现功能, 揭示了一个道教徒从俗人到高道的心路历程和生命感悟, 有助于我们体认宗教文学的功利属性与审美属性, 重新认识金元时期道教徒留下的数量庞大的文学作品, 推进中国宗教文学史乃至中国文学史的书写进程。

金代全真教掌教马丹阳的诗词创作及其文学史意义

一、超凡入圣——马丹阳诗词中的宗教修持与生命感悟

马丹阳的咏怀类诗词揭示了马丹阳由富豪、儒生、胥吏转变为一代高道、掌教的心路历程, 其中所蕴含的宗教经验有助于我们准确把握马丹阳个人的宗教修持轨迹及其生命感悟。

1.契遇——生死之参悟

王重阳从关中来到山东半岛, 与马丹阳神奇相遇, 无论是马丹阳本人还是当地乡人, 都视之为宿缘契遇。这样的认定自是具有宗教上的神秘主义特质, 但是, 马丹阳跟随王重阳出家肯定另有缘由。王重阳令马丹阳开悟的法宝是什么呢?或者说, 王重阳击中了马丹阳内心深处的哪根神经呢?仔细分析马丹阳的诗词, 我们就会发现, 这一契遇之所以能造就道教史上的传奇, 不是以往学者们强调的民族大义, (6) 而是因为马丹阳对生命的感悟以及对生死的参悟。

马丹阳契遇王重阳时, 已经四十五岁了。作为当地颇为有名的富豪、儒士、胥吏, 他已然超越了物质和事功上的困扰, 然而寿命不长的谶言却令他焦虑不已。补试郡庠时, 他曾梦见两头猪向自己求救, 醒来后果真发现隔壁两头猪被屠, 解梦的术士告诉他:今生寿命不过五十八。这种生命的焦虑在他的词作中有明确地表达:“父兄未老先亡过, 已后不须发课。决定轮排到我, 生死如何趓。” (7) 马丹阳之所以会被术士的谶言所困扰, 之所以仅仅享年六十一, 有着身体上的原因。西北弘化时期, 他的体质就引起了道友的关切, 曾作《道友怪予清瘦》加以回应。这一时期, 他患上了严重的脚病:“气不通, 脚膝患。云母膏敷贴, 常常备办。” (8) 从关中回到宁海后, 脚病已经非常严重了, 其《十报恩》词序甚至提到宁海长春庵主见他“行步艰难”而为他造奚车代步。应该说, 生命的焦虑是马丹阳亲近丹道亲近王重阳的根本原因。马丹阳出家后也一直在用丹道治疗疾病, 如五十六岁那年, 马丹阳出环云游, 得了重病, 他拒用道友赠送的药物, “修炼身中至宝, 厥疾自瘳” (9) 。

王重阳正是利用马丹阳的生命焦虑引导马丹阳参透生死、出家入道的。王重阳一方面通过百日锁庵显示丹功神效来诱化马丹阳, 另一方面又让马丹阳直面生死来断除对尘世的攀援爱念。其中最为精彩的动作即为画骷髅警示马丹阳。马丹阳《师父画骷髅相诱引稍悟》和《卜算子·出家入道》对此有详尽的描摹。观想骷髅进行心性修炼在佛教中属于无常观想的一种修炼方式, 王重阳借用来劝化马丹阳, 而马丹阳正是通过这种观想骷髅的方式而醒悟的。这种醒悟应该是一个极端挣扎的过程, 因而屡屡形诸梦寐。马丹阳曾在《卜算子》词序中指出:“重阳师父百端诱化, 予终有攀缘爱念。忽一夜, 梦立于中庭, 自叹曰:我性命有如一只细磁碗, 失手百碎。言未讫, 从空碗坠, 惊哭觉来。师翌日乃曰:汝昨晚惊惧, 才方省悟。”梦中的这一景象, 正是马丹阳生命焦虑的反映, 更是王重阳的生死度化所催生的。更为神奇的是, 王重阳居然能够感应到马丹阳的这种焦虑, 并予以点化, 马丹阳当即以钟离权度化吕洞宾这一宗教典范来比拟王重阳对自己的度化:“吕公大悟黃粱梦, 舍弃华轩。返本还源, 出自钟离作大仙。” (10)

王重阳用生死度化马丹阳, 从此“悟死”便成为马丹阳丹道修炼的一种习惯性思维, 举凡目中所见, 心中所想, 均作如是观。由于王重阳用骷髅警示马丹阳, 因此观想骷髅便成为马丹阳丹道修炼中的一道风景, 《满庭芳·骷髅样》、《神光灿·叹骷髅》等作品便是这种悟死修持的文学再现。在“悟死”思维的支配下, 人的肉身便被马丹阳当做假躯和行尸走骨勘破。其《卜算子·出家入道》云:“行尸走骨贪名利, 分定刚图。不念身躯, 皮与骷髅作殡居。” (11) 这种认识是道教修仙理论在形神关系上的一大突破。传统道教一直强调肉身永恒, 但一直无法给人以实证, 结果导致教外人士的不断质疑。全真教性命双修, 走的是阳神出壳、灵魂永恒的路子, 所以代表尘世欲望的肉身便在悟死思维的支配下被当作骷髅勘破了。在“悟死”思维的支配下, 生死问题成为马丹阳勘破家缘的锐利武器。其《西江月·赠明月散人》云:“人总贪生尽死, 我今认死长生。这般径路少人行, 悟后舍家勇猛。休说玄元难解, 我观容易分明。要君守拙绝多能, 天地悉归清静。” (12) 在马丹阳看来, 俗众贪生却免不了最终的死亡, 自己“认死”却能长生, 其间的奥妙在于从“认死”的生命感悟中清醒过来, 用最为猛烈的手段放弃家缘。马丹阳的许多诗词表明, 出家修道最难以割舍的便是家缘, 而促使其割舍家缘的精神源泉是生命之安顿、生命之永恒, 与功名得意与否无关, 与政治清明与否无关, 与政治立场更无关。在“悟死”思维的支配下, 马丹阳形成了独特的时间观。现实人生的短暂、时间之催逼成为马丹阳心中永恒的焦虑, 成为马丹阳激发自己修行的动力:“七十光阴能几日, 大都二万五千日。过了一日无一日。无一日, 看看身似西山日。不做修行虚度日, 悟来岂肯经终日。” (13) 这种“悟死”思维是一种顿悟式的宗教思维, 其成效颇为显著。丘处机晚年总结师兄弟证悟先后次第时指出:“我与丹阳悟道有浅深, 是以得道有迟速。丹阳便悟死, 故得道速;我悟万有皆虚幻, 所以得道迟。悟死者, 当下以死自处, 谓如强梁人既至于死, 又岂复有强梁哉;悟虚幻则未至于死, 犹有经营为作, 是差迟也。” (14)

2.苦修——生死之超越

马丹阳勘破生死出家入道, 从此开启了超越生死的苦修之旅。关于其苦修情形, 各家碑刻和传记均有相关记录, 全真语录中也有很精彩的反映。不过, 从马丹阳的诗词入手, 探析其苦修情形, 自有其独特价值。因为, 马丹阳用诗词记载了苦修过程中的整个心理变化, 对于我们了解一代教主的精神世界具有重要的意义, 其史料具有不可替代性。

马丹阳的苦修包含命功和性功两个方面。命功属于秘传, 虽然在作品中反复提到, 但此处不拟重点讨论。透过诗词可知, 马丹阳采取坐环斗贫这一苦修路径来开展性功修炼。这些诗词显示, 对于胥吏马丹阳来说, 斗贫苦修意味着远离家乡, 摆脱家缘和尘缘。马丹阳随王重阳西行到莱州后, 特意回家辞行, 写有三首词, 宣示断绝祖宗、家人、亲朋所代表的家缘和尘缘:从《苏幕遮·到莱州复归宁海辞坟》可知, 马丹阳对营生、儿女一类家缘已经不再眷恋, 并决定通过修行来救度祖宗这种方式代替世俗的三牲祭祀, 这意味着和家缘、尘情彻底诀别;从《苏幕遮·别子》词可知, 马丹阳把自己的十四个儿孙当做羁绊, 对他们作无常观想, 表示要跳出樊笼, 开启自在逍遥的修道生涯;从《苏幕遮·别乡》词可知, 马丹阳决心抛弃荣华, “忘了从前亲与识”, 开始披破席、乞茶饭却又可“恣意闲游历”的苦修生涯。对于富豪马丹阳来说, 斗贫苦修意味着将物质生活降低到最低限度, 以期摒除各种生理欲求。马丹阳有大量诗词描写自己的坐环苦修情形。如《瑞鹧鸪十八首·住环堵》词就指出:“冬虽无火抱元阳, 夏绝清泉饮玉浆。蜡烛不烧明性烛, 沉香无用爇心香。三年赤脚三年愿, 一志青霄一志长。” (15) 为了践行斗贫理念, 马丹阳时时注意将自己衣食住行的标准降到最低。道众请他住豪华方丈, 他当即表示, 自己“誓戒肥甘, 欣乞余残。以惺惺、变作痴憨。不居方丈, 不住华轩。把浴堂来, 为睡室, 且弯跧” (16) 。马丹阳为何要如此斗贫呢?他在《翫丹砂·寄呈道众》中曾加以说明:“澹泊修行不肯行, 常忧冻馁逞多能。岂知饱暖欲情生。且恁寂寥潇洒过, 休迷尘事与华荣。常清常静大丹成。” (17) 可见, 斗贫是克制欲情的法宝, 是禁欲修持必须坚持的原则。对于儒士马丹阳来说, 斗贫苦修意味着重塑自我人格。马丹阳出家后, 王重阳立即带他远离家乡, 开始乞讨生涯, 此后乞讨成为马丹阳一生的生活方式。对于过惯了奢侈生活的马丹阳来说, 乞讨生活无疑是最为有效的斗贫方式。更为重要的是, 马丹阳通过这种斗贫方式来进行自我人格的塑造。一是勘破人身虚幻, 接受乞讨这一事实, 所谓“不说龟毛, 无论兔角, 幻躯闲想如蝉壳” (18) 是也, 所谓“不着假身形” (19) 是也。一是摒除人我是非。其《苏幕遮·乡中上街求乞》词就表达了这一理念:“改变衣装, 道服惟麻布。莫讶乡中求乞去。灭尽无明, 直上青霄步。” (20)

马丹阳的斗贫苦修过程可以视为一种神圣——世俗张力下的痛苦挣扎过程, 这种挣扎往往通过梦寐呈现出来, 昭示了禁欲苦修对人性欲求的压抑和排斥。其梦幻诗词对这种挣扎作了清晰地描摹, 并集中体现为四种形态。一是物质享受的困扰。马丹阳立志斗贫, 是基于自身的富豪身份而确立的。但是, 过惯了富裕生活的马丹阳尽管意志坚定, 其潜意识中仍然在渴望富贵生活。他曾于“梦中见珍宝, 不知其数, 至于衣襟盈满。次有玄中子姚先生, 引章台街赵公父子, 入予环堵。谈话之次, 忽闻钟响, 人皆惨然。于是赵公跪告诗词, 方受纸笔, 撒然 觉来” (21) 。这是马丹阳坐环苦修时的一个梦境, 梦中珍宝盈襟代表着马丹阳财富欲念的萌生, 梦中的钟声代表着时间的推移, 是生命消逝的警示。正是这个钟声惊醒马丹阳:人生苦短, 财富虚无, 唯有苦修才能摆脱时间的迫厄。非常奇怪的是, 马丹阳在梦中召唤同道共修, 醒来后果然“有云中子苏先生引梦中所见者赵公至, 言斯人新悟道, 专投全真堂下修行”⑧。这响彻耳边的钟声, 这前来共修的同道, 代表着修行意识战胜了内心深处的无知欲求。二是生理欲求的困扰。在长期的禁欲修持过程中, 马丹阳对人生基本欲求有着深刻的认识。他曾作《渔家傲·赠众师兄》谈论自己的心得:“奉劝同流听子 (仔) 细, 断荤戒酒全容易。不恋浮财浑小事。深可畏, 轻轻触着无明起。大抵色心难拚弃, 算来断制须由你。便把如仇如活鬼。宜远离, 至于梦寐须回避。” (22) 在他看来, 人生欲求是可以根据禁欲之难易分为若干层次的, 其中色欲是最难以摒弃的, 所以要想尽办法远离它, 就是做梦也不能和它沾边。可惜, 就是这个色偏偏跑进他的梦中:“梦见娇妻称是母, 又逢爱妾还称女。因为前生心不悟。心不悟, 改头换面为夫妇。从此山侗常恐惧, 那堪更得风仙度。决要净清清净做。清净做, 紫芝彼岸通玄路。” (23) 娇妻、爱妾出入梦中, 这是马丹阳的色欲在潜意识中萌生, 但是禁欲修持意识又让他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 以至于娇妻、爱妾在梦中声称是自己的母亲和女儿, 这种乱伦的罪孽感、恐惧感迫使马丹阳放弃对娇妻爱妾的思念, 踏上“紫芝彼岸通玄路”, 超我最终战胜了本我。三是功果不成的恐惧。马丹阳在诗词中频频自勉、不断反省、反复自誓自戒, 实际上是巩固修炼意志的一种表现。换句话说, 马丹阳之所以需要这样做, 是因为实际修持中总是会出现松弛懈怠乃至违规情形。这让马丹阳陷入功果不成的恐惧之中, 并经常形之于梦寐:“时当春社, 庵里闲眠, 梦魂飞上峰巅。忽见山中神道, 万万千千。个个无些喜色。予闲问、因何惨然。闻此语, 便一齐大恸, 却诉因缘。某等当元学道, 都缘谓、贪杯爱恋腥羶。罚做灵祇, 以是失了神仙。如今才方省悟, 便见他、酒肉如冤, 须当避。劝先生进道, 戒行精专。” (24) 梦中的神道因为持戒不严结果失去了成仙的机会, 这反映了马丹阳对破戒的恐惧。四是对成仙的渴望。作为一种日思夜想的修行目标, 作为一种入定的镜像, 成仙意象也常常出现于马丹阳的梦寐中。其《万年春·梦得一枝白笔》云:“昨夜山侗, 梦游蓬岛逢钟吕。文房数, 一枝纯素, 不让蒙恬做。远胜江淹, 五色何曾污。相宜处, 书心开悟, 堪应三清举。” (25) 在梦中, 马丹阳进入蓬莱仙境, 遇见了本教派的祖师, 参加他们主持的成仙考试, 这是所有修行人渴望的契遇。

马丹阳在长期的坐环苦修过程中体会到梦寐是一种攀缘爱念的反映, 是一种忧愁思虑的体现, 因此倡导一种“无梦”的境界。所谓“心清眠梦少, 意净瑞祥多”, (26) 讲的就是这个道理。马丹阳指出, “马劣猿颠浊梦, 虎绕龙蟠清梦。无作更无为, 性住命停仙梦。仙梦, 仙梦, 气结神凝无梦” (27) 。上述四种梦寐形态, 反映了丹道修炼的四个境界:“马劣猿颠”导致的“浊梦”, 是攀缘爱念的反映, 是忧愁思虑的体现;“虎绕龙蟠”导致的“清梦”, 是一志修仙的体现;而修炼到“性住命停”、“气结神凝”则可以分别进入“仙梦”乃至“无梦”的境界。在咏叹丹道修炼的《五更》词中 (28) , 马丹阳向信徒宣示:“无梦”是心性修炼的最高境界, “无梦”意味着尘情的彻底摒除, 意味着心境的澄明剔透, 意味着超凡入圣。

金代全真教掌教马丹阳的诗词创作及其文学史意义

3.丹成——生命之永恒

马丹阳用决裂的态度挣脱家缘, 长期坐环苦修, 最终功圆丹成。在这个漫长的历程中, 马丹阳用道眼观世界, 获得了心灵的解放, 其行为方式和精神状态逐渐进入逍遥境界, 由此获得了生命的永恒。

所谓道眼观世界就是要颠倒世俗世界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 沿着“道”的轨辙前进。在马丹阳看来, 颠倒世界存在着两个层面, 即内颠倒和外颠倒两个层面。“从今内外成颠倒, 渐渐通明道” (29) 、“内外倒颠颠倒, 道家活路” (30) 云云, 说的就是这回事。外颠倒属于性功修持:“外颠倒, 爱欲似冤仇。富贵荣华都不顾, 人情浓处急抽头。物外做持修。” (31) “早开悟, 事皆颠倒。匿智慧, 装懵懂, 咄去奸俏。” (32) 也就是彻底否定世俗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内颠倒属于命功修持。“内颠倒, 真火戏清流。六月降霜麻麦秀, 三冬时雨润丹丘。云步访瀛洲。”⑤“保护根元二尾牛。运玉汞, 倒颠流。金丹结正不持修。阐玄谈, 般若舟。” (33) 也就是后天返先天, 与天地运行轨辙同步。

颠倒世界意味着尘世羁绊的消弭, 意味着马丹阳进入了一种逍遥游的境界。这种逍遥游是一种摆脱尘累后的精神解放, 是一种无拘无束的逍遥游。马丹阳的诗词昭示其常常陶醉于逍遥游的三种境界中。一是“闲”的境界。他曾经感叹自己身在儒门三十年, 忙忙碌碌一无所成, 荒芜了人生, 契遇王重阳后醒悟过来, 从此“白日清闲无冗事”, 成了“逍遥自在三山客、坦荡无拘一散仙” (34) , 生命从此安顿下来了。他用道眼看世界, 发现了两个迥然不同的世界, 体验到了闲散乃至慵懒的乐趣:“人无息肩暇, 我有终身闲。” (35) “恣情慵懒成真趣, 堪笑忙人不觉忙。” (36) 二是恣意云游的境界。大概人都有一种悠游世界的愿望, 一种自由行走的追求。可是, 俗人为家缘为尘世种种条件所限, 不得遂其心志。马丹阳却能够拥有这种自在行走的生命感觉, 获得真正的乐趣, 因此常常庆幸“风仙钓出恣云游” (37) , 其《瑞鹧鸪·过杨柳渡》、《满庭芳·得真乐》将这种恣意云游的境界做了形象的表达。三是恣意歌舞的境界。脱落了文以载道的传统, 消弭了求名射利的盘算, 抛弃了旧我的人格面具, 闲人马丹阳毫无顾忌地用歌舞来呈现自己的心灵。“山侗脱了火坑忧, 入道来来不害愁。日日逍遥乐吟咏, 时时坦荡喜歌讴。” (38) “寒来求纸布, 忻来歌舞, 饥觅残余。” (39) “小童引我闲歌舞, 高士咍予放耍颠。勘破浮生当作戏, 风狂里面隐神仙。” (40) 这样一种恣意歌舞是内丹道教的传统, 更是全真教的特色, 是自由的象征, 也就是美的象征。

马丹阳这种逍遥游境界随着其丹道修炼的提升而臻完美。经过长期的坐环斗贫, 马丹阳于1178年8月1日出环往西北云游弘化, 这时的马丹阳俨然以得道高人自居, 其心境和自我意识与此前相比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他在度化弟子时宣称自己“炼就丹阳玉性开, 云游西北选仙材”。 (41) 其心境不再像试炼、苦修阶段那样挣扎, 那样纠结:他已经忘怀了酒色财气等生理欲望, 他已经消弭了尘世的人我是非, 沉醉于丹道, 与道合一了。1182年4月回到家乡宁海至1183年12月22日羽化这近两年的时间里, 他一再向道俗二界宣示自己已经丹成功圆, 反复向弟子信众呈现自己得道后的澄明心境:“炉中炼就丹无价, 庵内何曾药换钱。” (42) “兀□然心上碧莲芳, 方□到希夷且伏藏。戈□戟已无真性朗, 月□华莹净显灵光。 (拆兀字起) ” (43) “山□居吟咏愈翛然, 火□降水升道力坚。土□长黄芽红雪里, 衣□冠不整散闲仙。 (拆山字起) ” (44) 总之, 这一时期的诗词呈现出一个丹道有成的宗教典范形象, 宛如一个退隐江湖的老人在向世人述说着自己的悠悠往事, 安详静谧, 澄明恬淡。

马丹阳回到家乡后被当作高道崇拜, 马丹阳也开始制造自己的神话。概而言之, 主要有三。一是宣扬自己的神通。如他用咒术使得松竹复活, 为此特意作有《咒黄县全真庵枯竹》、《喜松活》两首诗大加宣扬。从《大定癸卯六月三日黄县道友邀予居金玉庵环堵于内新栽小松六株因作三绝》中可以看到, 马丹阳之所以故意在六月这个干燥炙热的气候条件下栽种松树, 是因为他想证明自己的丹道神功以回应道友对自己的探询和质疑。二是借助斋醮和海市蜃楼营造仙界氛围。马丹阳在诗词中多次提到王重阳下界指导自己的修炼和弘化, 也无数次地表达了“直待风仙来下界, 度归蓬岛永逍遥” (45) 的愿望。回到家乡宁海后, 恰逢当地先后两次出现海市蜃楼, 马丹阳自然将海市蜃楼视为蓬莱仙境。他的一系列诗词显示, 他一方面认为海市蜃楼的出现是自己度化渔民的结果, 另一方面又宣扬王重阳引导他登上了蓬莱阁。山东父老把他当做高道, 频频请他主持斋醮, 他在环堵加持之际, 乘机宣扬神仙尤其是王重阳降凡显化, 并撰《满庭芳·赠辛五翁姜四翁》、《满庭芳·赞重阳真人出现》等诗词加以宣扬。三是声称自己即将升仙。羽化前夕, 马丹阳作有《归山操》和《委形赞》, 表达了自己即将成为仙界一员的喜悦。《归山操》开篇点出清静无为的全真家风, 中篇感叹时间对生命的催逼, 结尾表达了即将登仙的旨意。《委形赞》一方面宣扬全真教肉体腐亡精神永恒的丹道观, 另一方面描述自己上登仙境的境况以及永为列仙的喜悦, 是马丹阳对全真教终极目标的形象阐释。从这一歌一赞可以看出, 马丹阳为自己的羽化登仙做了刻意而周密的安排, 目的是为了建构自己得道仙去的神话。

二、功利与审美——宗教实践的文学表达与审美追求

无论是叙事咏怀之作, 还是度众劝化之作, 均体现出马丹阳对文学表现功能的钻研与开拓。这些作品在体式之探索、修辞之经营、意象之营造方面取得了较高成就, 并呈现出全真教的教派特征, 其功利属性与审美属性均值得注意。

1.体式之探索

马丹阳和其师父王重阳一样, 特别注重诗词体式之探索。这些探索不仅拓展了诗词的表现功能, 而且标识了全真教的教派特性, 一些体式特征因而具有教派认同与教派区隔的功能。

就流传至今的作品来看, 马丹阳的诗词各体兼备, 且探索了不少特殊的体式。《全金诗》收录其诗530首 (46) , 包含七言绝句、七言律诗、七言长篇、五言绝句、五言长篇、五言律诗、吟、颂、六言诗、歌、操等众多诗体。马丹阳词作今存880首, 除了4首没有词调外, 共使用了94个词调。 (47) 其中, 除了《满庭芳》、《清心镜 (红窗迥) 》、《无梦令 (如梦令) 》等22个词调使用率较高外, 很多词调只是使用了几次甚至一次, 其中只使用了一次的词调有34个, 只使用了两次的词调有18个, 这在历代词人中是相当特殊的。除了这些常规的诗词体式外, 马丹阳受王重阳影响, 还探索了多种特殊体式。比如, 马丹阳总共有福唐独木桥体词作32首、诗作1首, 有藏头拆字体词作31首、诗歌131首, 有联珠体诗歌7首, 其中2首还属于藏头联珠体。再如, 频繁改易词调调名, 而改易调名意味着一种新的体式的诞生。仔细统计, 我们发现马丹阳使用了59个改易后的词调。

马丹阳在使用这些体式进行创作时, 总是喜欢探索作品的召唤力和感染力, 以实现诗词的传教功能。他的诗词具有永恒的向道思维, 并以种种方式呈现出来。如, 《丹阳神光灿》共收100首《满庭芳》, 其编排颇具玄机:开篇部分首列《立门户内持》、《立誓状外戒》、《重阳真人升霞之前》、《重阳真人升霞之后》、《咏和师叔辞世》, 带有祖述教主、宣扬功果、确立典范、开宗立派的意味;中间部分所收全为赠答词, 旨在劝人入道;末尾部分所收乃自咏之作, 即用亲身经历为世人树立入道修持之典范, 并以《访友寻朋》作结传达自己弘教、传道的心愿。这部词集编集于马丹阳官渡镇言志之后的1175年, 也就是说, 从这时起马丹阳已经萌生了创教、度众的愿望, 并利用编排技巧将词集打造成传教的样板教材。在马丹阳使用的所有词牌中, 《满庭芳》的使用率最高, 达到146首;《丹阳神光灿》中的词牌实际上是《声声慢》, 马丹阳特意改易为《满庭芳》。这应该受到了乃师王重阳的影响。王重阳曾用《满庭芳》度化马丹阳云:“华静衣前引, 齐唱《满庭芳》。” (48) 马丹阳诗词总集《洞玄金玉集》最后一批词作即为《满庭芳》, 其中第一首词作末句云:“行教化, 阐扬微妙, 诗曲《满庭芳》。” (49) 最后一首词作末句云:“斋场上, 文山道友, 唱此《满庭芳》。” (50) 可见, 马丹阳运用《满庭芳》这一词牌, 让文学在音乐和仪式的配合下, 不仅完成了宗教理念的宣达而且实现了徒众、信众的情感交流, 不但表达了建构教团的愿望, 而且实现了教团的情感认同。可以说, 马丹阳通过这样的方式将宗教文学的感染力和召唤力推向了一个新的界面。《丹阳神光灿》100首词作均采用了“卒章显其志”的向道体式, 用以表达皈依道教、修习丹道、丹成功圆的创作意图。其中经常出现的句子便是:“神光灿, 现本来面目, 天地难包。” (51) “神光灿, 乘羽轮飊驾, 直入瀛洲。” (52) “神光灿, 跨鸾归谢师拯救。” (53) “神光灿, 跨云归参礼洞宾。” (54) 频繁出现在这些词作尾句中的“神光灿”一词是丹成功圆的表征或征兆, 达到这一境界就可以进入仙境, 就可以参拜仙境中的本派仙真, 或获得本派仙真的迎接。这对于度化对象来说, 具有很强的召唤性和诱惑力, 此乃马丹阳将自己的第一部弘道教材取名为《丹阳神光灿》的原因所在。

仔细分析马丹阳对这些特殊体式的探索, 我们还会发现这些体式实践具有强烈的教派特性。藏头拆字体一般被认为是文人的文字游戏, 但是全真教的藏头拆字体诗词是全真教对丹道修炼秘传传统的继承与创新。这一体式主要用于劝化题赠, 《重阳教化集》所收50首藏头拆字体诗词均作于王重阳度化马丹阳之际, 《丹阳神光灿》主要创作于马丹阳替师守孝、坐环苦修之际, 因而没有一首词属于藏头拆字体, 《渐悟集》创作时间稍后, 因此出现了5首藏头拆字体诗词, 《洞玄金玉集》中的大量藏头拆字诗词创作于1178年出环后的西北弘化时期以及东返后的山东弘化时期, 且以儒士为主要创作对象。隐秘性是这类藏头拆字体诗词的显著特点, 马丹阳就是借助这种体式特征来强化丹道的神秘特性。马丹阳身边经常聚集着一大帮弟子, 时刻期盼师父能够秘传丹道:“诸公日日闲团聚, 饭罢时时眼厮觑。专专惟望马风言”;但在马丹阳看来, 丹道秘诀岂可轻传:“怎敢玄玄轻泄露。” (55) “曷□敢轻传, 专□专秘诀, 言□谈岂比寻常说。” (56) 大量的藏头拆字诗句、词句也昭示了丹道的秘传属性:“口□诀传来转分付, 寸□珠灵显与仙随” (57) 、“兀□谁学我谨随师, 口□诀辞家正及时” (58) 、“口□诀传来清有验, 马□风相继太原公” (59) “吉□人好离利名钩, 口□口传玄劝早修。” (60) 大量此类表述显示, 赠送藏头拆字体诗词与口诀传授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关联性。换句话说, 王重阳和马丹阳借助藏头拆字体来强化丹道传授的隐秘性、神圣性, 并极力营造出传授者和传授对象之间的亲密性和认同感;接受诗词的信众和弟子当会时时琢磨诗词中的奥义, 实现宗教开悟的同时获得宗教上的归宿感和亲近感。

马丹阳对词调的改易也呈现出强烈的宗教目的和教派属性。他特别喜欢在诗词中咏叹词调, 尤其是咏叹改易后的词调。其《仙伴》诗云:“谁是山侗友, 今朝说与贤。青莲池上客, 黄鹤洞中仙。” (61) “青莲池上客”、“黄鹤洞中仙”原名“青玉案”、“卜算子”, 马丹阳用这两个词调名来指称道伴, 既说明了全真教合伴修行的特点, 也传达了建构教团认同的意图。其《道成归》和《悟黄粮》分别说明了改易词调的缘由:“《阮郎归》改《道成归》, 修行人喜知。松峰影里乐希夷, 何须唱艳词。” (62) “词名本是《燕归梁》, 无理趣、忒寻常。马风思忆祖纯阳, 故更易, 《悟黄粮》。” (63) 前者彰显了全真教禁欲修行的理念, 后者体现了全真教的典范建构和谱系传承。王重阳、马丹阳改易词调还具有如下两个重要特点。一是改易词调乃出于创教、度徒之目的。仔细清理全真教教主王重阳词牌使用情况, 我们惊讶地发现, 《重阳全真集》中改易词调的例子不多, 大面积改易词调出现在记载王重阳度化马丹阳的唱和别集《重阳教化集》和《分梨十化集》中。《重阳全真集》总计改易8个词调, 其中《望蓬莱》这一词调及其词题和词句揭示了王重阳决定东迈山东半岛度众、创教的愿望。换句话说, 改易词调的想法可能是王重阳决定前往山东半岛度徒创教时萌生的, 碰到马丹阳后便全面地付诸实现。他用诗词度化、锻炼马丹阳, 前后共使用了35个改易后的词调, 其中新改易词调33个。马丹阳接受度化后, 继承乃师传教传统, 除了继续使用乃师改易的词调外, 又改易了26个词调。可见, 改易词调乃是王重阳、马丹阳开创的一种创教、度众手段。二是改易词调乃出于标识教派特性、强化教派认同之目的。马丹阳总共使用了59个改易后的词调。其中, 表达全真教禁欲苦修的词调有9个, 表达全真教合道伴修行的词调有6个, 表达全真教修行状态的词调有7个, 表达全真教教团认同的词调有8个, 表达全真教性命双修理念的词调有13个, 表达全真教三教合一理念的词调有1个, 表达全真教修行目标的词调有15个。可见, 马丹阳、王重阳改易的这些词调实际上就是全真教宗教理念、宗教实践的关键词, 是全真教的教派识别码, 全真教在运用文学宣教方面可谓煞费苦心。

2.修辞之经营

马丹阳在咏怀诗词、度化诗词中擅长运用各种修辞手法来提高宗教书写的艺术效果。其中, 对比、比喻、双关、拈连等手法非常到位地揭示了全真教的宗教理念和修持境况。

马丹阳擅长使用对比手法展开度化劝人活动, 其诗词中对比手法的运用可谓遍地皆是。马丹阳入道与其生命焦虑密切相关, 王重阳度化马丹阳便采用观想骷髅的方法让其直面死亡以悟道, 因此, 马丹阳诗词中存在大量永恒与有限之对比, 用以说明时间之逼迫、生命之有限。其《元日作》诗云:“春夏归兮秋亦迁, 昨宵残腊逐风遄。人言今日添新岁, 我道浮生减一年。” (64) 岁月的迁流在别人看来是年岁的增长, 在马丹阳看来便是生命的流逝, 因此总是让人产生一种逼迫感和焦虑感。马丹阳营造这种逼迫感和焦虑感的目的是为了劝人修道以进入永恒之境界。马丹阳还擅长创作系列组诗、组词, 将入世与修道之境况进行全方位对比, 以实现劝化之目的。《洞玄金玉集》卷三所收诗歌, 全部以苦、辛二字为核心概念, 用对比手法强调入道修真则可摆脱尘世之辛与苦;《洞玄金玉集》卷五收录20首吟, 全部以“养家受煎熬, 道修无炙烙” (65) 这样的对比体式铺排养家之辛苦、出家之逍遥;马丹阳甚至将《捣练子》词调改为《养家苦》, 并创作了《养家苦·赠宁伯功》词十二首, 每首词均以“养家苦”开头, 铺叙养家之艰辛, 目的在于劝化自己的功德主宁伯功入道修行;《丹阳神光灿》还收录了以《自咏》为词题的词作11首, 全部采用入道前、入道后的对比铺排手法来叙述自己的人生经历, 用以劝化度众。作者采用对比手法, 对入世与出世展开全方位地观照, 对于有宗教渴求的苦难俗众来说具有很强的说服力和吸引力。

马丹阳善于用比喻来劝人禁欲修行, 其修辞意象群具有强烈的心性修炼色彩。他常常将肉身比作地、火、水、风、骷髅、破旧茅舍, 将家庭比作火院、金枷、玉锁, 将世俗活动比作傀儡搬演、下棋。这些比喻频繁出现于诗词中, 目的是为了说明肉身之空无、人生之虚幻。其中不少比喻受到佛教般若空观的影响, 地、火、水、风四假喻、火院喻甚至完全抄袭佛教的说法。为了劝人放弃尘缘, 猛烈入道, 马丹阳常常使用刀剑喻来说明修行人斩断尘缘的果断和刚烈。如, “舍家缘, 须用斧。劈碎恩山, 岂肯重修补。” (66) “志为剑, 慧为刀, 石娥劈玉见金鳌。” (67) “仗慧刀、割断攀缘, 修胎仙出现。” (68) 这些比喻中的刀、斧、剑被用来说明断除尘缘的智慧和毅力, 在铺叙时往往采用极具力度的词汇来加以形容。马丹阳还使用了系列喻象来比喻全真道士出家后的心性修炼。如将心比喻成镜子。其《抛球乐·赠岳悟道》劝人“情忘念断”、“挂心镜”, 最终实现“元初面目今番净, 专专候, 玉童请” (69) 的修炼目标;他甚至将《红窗迥》词调改成了《清心镜》, 创作了78首词作来说明心性修炼, 并在词作中阐述清心镜的内涵:“清心镜, 常莹彻。照破万缘, 无生无灭。这本来、一点元明, 便朗如秋月。” (70) 再如, 将心性比喻成性烛:“叮嘱, 叮嘱, 保养灵明性烛。” (71) 他还擅长使用月亮来比喻心性修炼, 将心比喻成心月、性月:“惟修性月圆。缚心猿, 认根源。” (72)

马丹阳在诗词创作中还喜欢使用双关的艺术手法来实现丹道化的表达效果。宗教思维定势总是让马丹阳关注一些词汇在音声和意义上的特殊性, 制造丹道化的双关效果。如其《卜算子》词云:“洒扫阳关路, 开阐阳关户。此个阳关无点尘, 堪饯阳关侣。既得阳关趣, 怎肯阳关住。放出阳关成道人, 起自阳关悟。” (73) 词中的“阳关”, 本是一个地名, 马丹阳却将“阳关”之“阳”双关成了丹道修炼之“阳”, 并化用唐诗送别意象, 阐述全真教心性修炼理念, 将送别之诗思转换成了丹道之劝化。通观马丹阳诗词中的丹道双关, 我们可以发现如下三组有趣的对应关系。一是将女子之怀孕与丹药之炼养关联起来, 二是将食物之烹煮与丹药之烹炼关联起来, 三是将心性之锻炼与田园之耕种关联起来。如其《清心镜·因何先生往宁海作词以寄乡人》将心性修炼说成“耕种心田”, 这是这类双关之得以建立的基础。其《复用韵赠河中侯先生昆仲》诗云:“壶中烹炼翠云长, 修补园亭不夜乡。” (74) 其《万年春 (点绛唇) 》词云:“自己园亭, 无分昼夜宜重构。” (75) 表达的也是类似的丹道逻辑。更有甚者, 马丹阳还用词题来标识这种双关意蕴。如他先后作有《清心镜 (本名红窗迥) ·内修圃赠徐先生》、《清心镜 (本名红窗迥) ·内耕种赠木张先生》来强调这种丹道上的双关意义。

3.意象之营造

马丹阳在咏怀诗词、度化诗词中还喜欢经营意象, 用以传达宗教实践的诸多体验和情怀。其中, 苦修意象、风魔意象、逍遥意象和金丹意象具有教派特征, 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并且对此后的文学创作影响深远。

马丹阳在诗词中营造了一系列苦修意象。他常常在诗词中用“蓬头垢面”、“鷇食鹑裾”、“竹篱茅舍”这三个意象来描摹离乡、乞食的苦修状态:“离尘网, 出凡笼, 蓬头垢面类愚蒙。眼如盲, 耳如聋。” (76) “物外茅斋映竹, 一饱残羹冷粥。” (77) “从今后, 孤云野鹤, 鷇食更鹑裾。寒来求纸布, 忻来歌舞, 饥觅残余。” (78) 这些诗词表明, 离乡乞讨是远离尘缘的手段, 是身心自由的体现。因此, 无论是自咏, 还是劝化, 马丹阳始终将这类意象涂抹上了逍遥自在的色素, 并将之提升为教派修行之标志。他在词作中多次强调, 这些“意象”乃是全真教的教团标识:“蓬头垢面道家风, 云朋霞友非凡侣。” (79) “竹篱茅舍, 柴门破碎, 更衣装、纸袄麻衣, 是道家活计。” (80)

马丹阳和其师父王重阳开创的全真教以禁欲、出家的方式展开修持, 结果被世人视作“害风”, 师徒两人也以“害风”自居, 并将“害风”视作本教派的特色, 形诸吟咏, 其诗词中因此出现了大量“疯魔”意象。马丹阳用《苏幕遮》词调写了两首词, 分别题作《自害风》、《风发》, 均强调这种“疯魔”形态源自王重阳的教导, 他们“各做心风, 总把家缘舍” (81) 、“风发, 风害家缘破” (82) 。其《瑞鹧鸪》词还特意指出, “害风”是全真教的“家风”:“风仙风害得真风, 留下家风要害风。通密丘仙能继踵, 山侗马钰应扶风。劝人休作梦中梦, 学我能寻风里风。” (83) 在词中, 作为教主的马丹阳劝导师弟丘处机跟自己一道, 继承王重阳的家风, 并将之发扬光大。因此, 无论是咏怀还是劝化, 马丹阳总是以“信口胡轰”、“狂歌狂舞”的意象来塑造修道者形象:“擒云马, 纵云骖, 行歌蹈舞放婪躭。任傍人, 笑我惑。” (84) “信口便胡轰, 不管无腔调。畅我情怀歌舞, 一任人笑。” (85) 马丹阳甚至用“乔”来界定自己的这种行为, 并将王乔奉为这种行为的历史典范:“马风子, 悟彻十分乔。两脚轻狂街上舞, 往来独许弄风飙。” (86) “终日狂歌狂舞, 有似王乔。好与童稚嬉戏, 更有时、相伴渔樵。” (87) 从这些诗词可知, 马丹阳笔下的“乔模乔样”是马丹阳故意制造的, 根本就不把世俗的价值观放在眼里;或者说, 马丹阳正是通过这种“乔模乔样”来颠覆世俗规则, 道出修行人眼中的真实世界, 也即修道者眼中的真谛。在马丹阳看来, 自己之所以癫狂, 是因为自己“勘破浮生当作戏, 风狂里面隐神仙” (88) 、“掌握斡旋颠倒法, 狂歌狂舞且佯风” (89) 、“投玄远俗做心风”。 (90) 马丹阳推出的癫狂意象还以颇为自信的面目出现在读者面前:“纵狂歌, 任下士, 闻之大笑。笑则笑, 怎知得, 内貌忒好。待异日、行满功成, 管决有, 紫书来到。” (91) “不论天涯海畔, 飍飍地、如痴似醉狂歌。外即虽然疏散, 内养冲和。神丹一朝炼就, 放霞光、万道非多。恁时节, 礼拜风仙, 直上大罗。” (92) 原来, 在这癫狂的背后, 存在着“内貌”、“内养”, 也即丹道修炼, 修行者只要坚持修炼, 一定能够获得仙界的征招, 甚至到仙境去礼拜本派宗师。

马丹阳的诗词还推出了以“散仙”为特质的逍遥意象群。“散仙”这一文学意象的出现, 和内丹修炼在唐宋金元的兴盛密切相关, 马丹阳和其师父王重阳对这一意象的营造可谓功厥伟。马丹阳《述怀》诗云:“逍遥自在三山客, 坦荡无拘一散仙。清净斡开壶内景, 无为踏碎洞中天。” (93) 其《随缘度日》诗云:“山□侗饮膳任天然, 火□灭烟消性没缠。土□长黄芽深雪里, 衣□冠不整散闲仙。” (94) 这两首诗指出, 散仙是沉浸于丹道修炼尤其是心性修炼的, 因此总是衣冠不整、不拘格套, 总是逍遥自在、随缘任运。马丹阳喜欢用“云水”意象来营造“闲人”“懒汉”“散仙”的逍遥状态。“云水”对于马丹阳来说, 是一种修行方式和修行境界:“逍遥水云自在, 任东西、日月如梭。忺游历, 便携筇趿履, 顶笠披蓑。” (95) “逍遥自在, 云水遨游, 身如不系孤舟。坦荡无拘无管, 无喜无忧。” (96) 这是一个离家苦修、云游他乡的道士对“云水”的体认, “云水”代表着行走的环境, 也代表着逍遥与自在。马丹阳还喜欢使用“云鹤”意象来描述“闲人”、“懒汉”、“散仙”的逍遥状态:“解名缰, 敲利锁。爱海恩山, 一齐识破。弃家缘、路远三千, 似孤云野鹤。” (97) 离家修行也就如孤云野鹤般没有了牵挂, 因此也逍遥自在了。所谓“性似孤云与孤鹤, 逍遥自在更无过” (98) , 所谓“身如野鹤无萦系, 意似孤云无点尘” (99) , 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马丹阳继承王重阳丹道理念和文学意象, 最终确立了具有本派特色的丹道意象。他用“金莲”“玉花”意象来指称金丹, 甚至将《减字木兰花》词调改易为《金莲出玉花》, 以凸显、宣扬这一金丹意象。其《满庭芳·论金玉》词对“金莲”、“玉花”做了铺排性描摹, 指出丹道修炼的最终结局是“撞透金门玉户, 见金莲、玉蕊争辉”, 而“此个灵金灵玉”的本质便是“结金丹、玉性无亏”。 (100) 可见, 马丹阳否认肉体永恒, 他眼中的金丹是借假修真的结果。因此, 很多诗词都从这个角度来界定真性, “金莲”、“玉花”意象也总是和“真性”、“玉性”紧密相连:“火□灭烟消事剪除, 余□今开悟故如愚。心□莲馥郁真灵现, 玉□性玲珑俗虑无。” (101) “兀□然心上碧莲芳, 方□到希夷且伏藏。戈□戟已无真性朗, 月□华莹净显灵光。” (102) 这两首藏头拆字诗表明, 金莲即真性, 和心性修炼密切相关。马丹阳诗词中还有一组突出的金丹意象, 即“清风明月”意象。其《继潍州耿公大师韵》云:“马风得遇活神仙, 洞里修完自己天。龙虎远蟠观性月, 马猿澄寂赏心莲。” (103) 在这里, “性月”和“心莲”对举, 均是马丹阳“洞里修完自己天”的结果, 也即金丹。这表明“清风明月”和“金莲”作为丹道意象, 其内涵是一致的。马丹阳还使用“清风明月”意象来指称丹道的高峰体验。他指出:“予会水云颠倒过, 一溪风月酒初醒。” (104) “日里金鸡叫一声, 梦初惊。清风枕上有余清, 酒初醒。雾卷云收天似水, 月初明。虚堂寂寂绝尘情, 性初平。” (105) 这两首诗词中的风月意象, 乃是踵武王重阳, 化用柳永“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意境, 用以表达丹道体验的高峰境界——清凉境界。正因为清风明月可以用来指称金丹、指称丹道的高峰体验, 马丹阳特别喜欢用“清风明月”来说明修行状态。如, “出凡笼, 无系绊。落魄婪躭, 日作无常观。十四儿孙都弃拚。自在逍遥, 风月为吾伴。” (106) “惊宠辱, 乐清贫, 修心养性惜精神。常凭如此成功行, 明月清风作友真。” (107) 前一首是马丹阳辞别儿子准备西入关中修行时所作, 后一首是马丹阳劝导弟弟修行而作, 与风月为伴、与风月作友真, 即说明了一种修道状态, 也表达了一种修道目标。需要强调的是, 马丹阳诗词还特别喜欢单独使用“明月”意象, 甚至创制《清心月》词调, 用以表达心性修炼的目标。如其《翫丹砂·赠张山老》云:“不分白昼与清宵, 一轮性月上丹霄。” (108) 其《翫丹砂·赠清风散人、明月散人》词云:“一轮明月出圭峰, 本来面目赴仙宫。” (109) “一轮性月上丹宵”语带双关, 既是描写夜景, 也指丹道有成;“一轮明月”、“本来面目”互文见义, 既是写景, 也是议论, 即用明月的澄明洁净来指称丹道的最终目的——本来面目。

金代全真教掌教马丹阳的诗词创作及其文学史意义

三、小结

马丹阳的诗词别集昭示了马丹阳出家入道、苦行试炼、性命双修的心路历程, 是道教史上描写鲜活宗教经验的宝贵资料, 是文学史上呈现精彩宗教情感的稀有资料。这些作品表明, 马丹阳之所以跟随王重阳出家入道是因为生命之焦虑、生死之参悟, 与功名得意与否无关, 与政治立场更无关。这些作品表明, 马丹阳出家苦修是为了超越生死, 这个过程是一个神圣——世俗张力下的挣扎过程, 反复自誓自戒自勉自省的背后是一个不断去除物质享受、生理欲求的过程, 是一个不断去除我执、战胜恐惧、增长信心最终达至身心安顿的过程, 是一个逐渐进入逍遥游最终获得安详静谧、澄明恬淡生命境界的过程, 其性命双修的过程本质上就是一个实现生命永恒的过程。这些作品还呈现出功利与审美的双重属性。历经长期苦修, 马丹阳能够用道眼看世界, 形成了独特的宗教思维和审美思维。他积极尝试运用各种文体、体式, 探索其表现功能, 努力经营包括对比、比喻、双关、拈连在内的各种修辞手法, 努力营造包括苦修意象、疯魔意象、逍遥意象和金丹意象在内的文学意象, 并形成了鲜明的教派文学特色。

这一研究结果表明, 学术界关于宗教文学平淡、单调的印记, 学术界关于宗教文学说理、枯燥的印记, 有修正之必要。过去关于宗教文学的这些负面认识跟宗教文学文献自身的特性密切相关。历代高道高僧进行创作时出于宗教理念的考虑自动屏蔽了修炼过程中的“挣扎”面相, 历代高道高僧及其弟子在编撰别集时往往自动删除了修行试炼过程中的“挣扎”面相, 这种省略、简约了修炼“心路”历程的文学呈现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宗教文学的单一化和平面化, 因而只留下得道高僧、高道们的一个面相;即便留下丰富修道经验的全真宗师的文集也留下了遗憾, 他们入道前的所有资料均被全真高道及其弟子有意识地删除, 导致我们对他们出家前的情形总是认识不清。过去关于宗教文学的这些负面认识跟学术界的认知惯性更是密切相关。学术界习惯于文学描写人性、讴歌人性, 视文学中的深度人性冲突为生命意识的体现, 殊不知, 人性涌动是一种生命意识的呈现, 禁欲修行, 追求身心安顿、生命永恒也是一种生命意识的呈现;学术界习惯于文学承担社会责任并进而实现经世济民的功效, 殊不知, 宗教文学描写宗教徒的弘法、济世也是一种社会责任的体现, 我们不宜采用世俗标准对这种宗教社会责任加以否定。

王重阳、马丹阳以及金元全真教徒的创作体量庞大, 为中国文学史提供了一个与世俗文学迥然有别的精神世界。这批作品在体式之探索、修辞之经营、意象之营造方面具有鲜明特色, 并对元明清的诗词、说唱文学、戏剧和小说创作产生了深远影响, 值得我们深入研究, 以推进中国文学史、尤其是中国宗教文学史的书写。

注释

1 史学模式的研究取得了重大突破, 如陈垣的《南宋初河北新道教考》 (科学出版社1958年版) 、张广保的《全真教的创立与历史传承》 (中华书局2015年版) 等。

2 黄兆汉:《全真七子词述评》, 载《道教与文学》, 学生书局1994年版;黄兆汉:《全真教祖重阳真人的词学艺术》, 载《中国神仙研究》, 学生书局2001年版;张美樱:《全真七子证道词之意涵析论》, 辅仁大学博士论文, 1999年;詹石窗:《南宋金元道教文学研究》, 上海文化出版社2001年版;梁淑芳:《王重阳诗歌中的义理世界》, 文津出版社2002年版;陈宏铭:《金元全真道士词研究》, 花木兰文化出版社2007年版;余虹:《禅宗与全真道美学思想比较研究》, 中华书局2008年版;申喜萍:《南宋金元时期的道教美学思想》, 巴蜀书社2009年版;吴光正、高文强主编《中国宗教文学史编撰研讨会论文集》, 北方文艺出版社2015年版;罗争鸣:《关于早期全真道诗词研究的若干问题》, 《宗教学研究》2016年第2 期。

3 蜂屋邦夫著, 钦伟刚译《金代道教研究——王重阳与马丹阳》,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年版;景安宁:《道教全真派宫观、造像与祖师》, 中华书局2012年版;张广保编, 宋学立译《多重视野下的西方全真教研究》, 齐鲁书社2013年版;蜂屋邦夫著, 金铁成、张强、李素萍、金顺英译《金元时代的道教——七真研究》, 齐鲁书社2014年版。

4 吴光正:《苦行与试炼——全真七子的宗教修持与文学创作》, 《中国文哲研究通讯》第23卷第1期, 2013年3月;吴光正:《调诱、印可与全真教主王重阳、马丹阳的诗词唱和》, 《文学新钥》2016年第6期;吴光正:《道眼观世界——王重阳诗词的审美思维》, 《学术研究》2017年第2期;吴光正:《试论金元全真高道辞世颂的史学价值和文学价值》, 《武汉大学学报》2017年第3期;吴光正:《脱胎换骨——王重阳诗词中的宗教经验》, 载陈伟强主编《道教修炼与科仪的文学体验》, 凤凰出版社2018年版。

5 由于篇幅的关系, 我们将另文处理。

6 陈铭珪《长春道教源流》陈坦《南宋初河北新道教考》即持这种观点。

7 马丹阳:《桃源忆故人·自悟》, 《洞玄金玉集》卷十, 《道藏》, 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 第25册, 第615页。

8 马丹阳:《临江仙·治病》, 《洞玄金玉集》卷八, 《道藏》第25册, 第605页。

9 马丹阳:《临江仙》, 《洞玄金玉集》卷八, 《道藏》第25册, 第605页。

10 马丹阳:《卜算子》, 《渐悟集》卷上, 《道藏》第25册, 第455页。

11 马丹阳:《卜算子·出家入道》, 《渐悟集》卷上, 《道藏》第25册, 第454页。

12 马丹阳:《西江月·赠明月散人》其四, 《渐悟集》卷上, 《道藏》第25册, 第463页。

13 马丹阳:《渔家傲·自觉》其二, 《渐悟集》卷上, 《道藏》第25册, 第455页。

14 段志坚编:《清和真人北游语录》卷一, 《道藏》第33册, 第157页。

15 马丹阳:《瑞鹧鸪·住环堵》, 《渐悟集》卷下, 《道藏》, 第25册, 第474页。

16 马丹阳:《爇心香·华亭县西庵主王公请住方丈》, 《洞玄金玉集》卷七, 《道藏》第25册, 第598页。

17 马丹阳:《翫丹砂·寄呈道众》, 《渐悟集》卷上, 《道藏》第25册, 第466页。

18 马丹阳:《踏云行·师父引马钰上街求乞》, 《渐悟集》卷上, 《道藏》第25册, 第457页。

19 马丹阳:《临江仙》, 《渐悟集》卷上, 《道藏》第25册, 第467页。

20 马丹阳:《苏幕遮·乡中上街求乞》, 《渐悟集》卷下, 《道藏》第25册, 第474页。

21 马丹阳:《赠赵公》, 《丹阳神光灿》, 《道藏》第25册, 第630页。

22 马丹阳:《渔家傲·赠众师兄》, 《渐悟集》卷上, 《道藏》第25册, 第456页。

23 马丹阳:《渔家傲·自觉》, 《渐悟集》卷上, 《道藏》第25册, 第455页。

24 马丹阳:《因梦作》, 《丹阳神光灿》, 《道藏》第25册, 第633页。

25 马丹阳:《万年春·梦得一枝白笔》, 《渐悟集》卷下, 《道藏》第25册, 第471页。

26 马丹阳:《自述》, 《洞玄金玉集》卷五, 《道藏》第25册, 第588页。

27 马丹阳:《无梦令·赠于面前先生》其三, 《渐悟集》卷上, 《道藏》第25册, 第469页。

28 马丹阳:《五更》, 《渐悟集》卷下, 《道藏》第25册, 第470页。

29 马丹阳:《南柯子·遇真人》, 《渐悟集》卷下, 《道藏》第25册, 第468页。

30 马丹阳:《赠宁海颜先生》, 《丹阳神光灿》, 《道藏》第25册, 第628页。

31 马丹阳:《望蓬莱·道友修庵》其二, 《渐悟集》卷上, 《道藏》第25册, 第462页。

32 马丹阳:《传妙道 (本名传北枝) 》, 《洞玄金玉集》卷十, 《道藏》第25册, 第617页。

33 马丹阳:《化生儿·和重阳真人》, 《渐悟集》卷上, 《道藏》第25册, 第467页。

34 马丹阳:《述怀》其一、其三, 《洞玄金玉集》卷一, 《道藏》第25册, 第559-560页。

35 马丹阳:《述怀》, 《洞玄金玉集》卷四, 《道藏》第25册, 第586页。

36 马丹阳:《和耀州银王二先生韵》, 《洞玄金玉集》卷一, 《道藏》第25册, 第564页。

37 马丹阳:《重阳悯化真人钓予出家故作是诗以谢师之慈悲耳》其一, 《洞玄金玉集》卷三, 《道藏》第25册, 第579页。

38 马丹阳:《重阳悯化真人钓予出家故作是诗以谢师之慈悲耳》其二, 《洞玄金玉集》卷三, 《道藏》第25册, 第579页。

39 马丹阳:《满庭芳·重遇吟》, 《洞玄金玉集》卷十, 《道藏》第25册, 第618页。

40 马丹阳:《歌舞》, 《洞玄金玉集》卷二, 《道藏》第25册, 第568页。

41 马丹阳:《予于大定戊戌……遂留绝句》, 《洞玄金玉集》卷一, 《道藏》第25册, 第562页。

42 马丹阳:《莱州节副内奉赠古诗徒单内奉昨日偶得一观因继元韵幸赐采览》, 《洞玄金玉集》卷一, 《道藏》第25册, 第566页。

43 马丹阳:《文登县禅院奇监寺僧出示罗汉古颂令予和之》, 《洞玄金玉集》卷二, 《道藏》第25册, 第573页。此诗为藏头拆字诗, “□”代表作者所藏, “□”前一字为笔者根据拆字规律增补。下同。

44 马丹阳:《继宁海刘司判韵》, 《洞玄金玉集》卷二, 《道藏》第25册, 第573页。

45 马丹阳:《自喻》, 《洞玄金玉集》卷四, 《道藏》第25册, 第583页。

46 《全金诗》所收《得道阳》14首其实是词。

47 陈宏铭、张美樱曾对王重阳、马丹阳的用调、改调进行过统计。但由于标准不一, 统计有出入。笔者按照自己的理解重新统计。

48 王重阳:《满庭芳 (藏头) 》, 《重阳教化集》卷一, 《道藏》第25册, 第777页。

49 马丹阳:《满庭芳·迷棋引》, 《洞玄金玉集》卷十, 《道藏》第25册, 第617页。

50 马丹阳:《文山七宝会众创庵告名因而示词》, 《洞玄金玉集》卷十, 《道藏》, 第25册, 第622页。

51 马丹阳:《赠众道友》, 《丹阳神光灿》, 《道藏》第25册, 第625页。

52 马丹阳:《寄零口孙可道》, 《丹阳神光灿》, 《道藏》第25册, 第625页。

53 马丹阳:《师叔和公升霞之后, 有临潼县开采帛铺张公久患, 治疗不痊, 忽一夕梦见师叔, 说以药饵治疗之法。问其姓氏, 乃终南和先生也。觉來依此服饵, 其病自愈。至甲午岁重九日, 张公亲诣师叔坟前, 烧香礼谢, 及立碣安于墓塔之上。因以词赠之》, 《丹阳神光灿》, 《道藏》第25册, 第627页。

54 马丹阳:《赠湖口王先生》, 《丹阳神光灿》, 《道藏》, 第25册, 第627页。

55 马丹阳:《木兰花令·和师韵》, 《渐悟集》卷下, 《道藏》第25册, 第470页。

56 马丹阳:《赠薛公 (藏头) 》, 《渐悟集》卷上, 《道藏》第25册, 第459页。

57 马丹阳:《和司竹监使刘公 (拆月字起) 》, 《洞玄金玉集》卷二, 《道藏》第25册, 第570页。

58 马丹阳:《和淄州李先生韵 (拆兀字起) 》, 《洞玄金玉集》卷二, 《道藏》第25册, 第572页。

59 马丹阳:《云禅求问》, 《洞玄金玉集》卷二, 《道藏》第25册, 第574页。

60 马丹阳:《赠三光会首周彬甫 (拆吉字起) 》, 《洞玄金玉集》卷三, 《道藏》第25册, 第583页。

61 马丹阳:《仙伴》, 《洞玄金玉集》卷四, 《道藏》第25册, 第586页。

62 马丹阳:《道成归》, 《渐悟集》卷下, 《道藏》第25册, 第479页。

63 马丹阳:《悟黄粮》, 《洞玄金玉集》卷七, 《道藏》第25册, 第599页。

64 马丹阳:《元日作》, 《洞玄金玉集》卷一, 《道藏》第25册, 第564页。

65 马丹阳:《苦乐吟·赠凤翔府高谋克暨程先生》, 《洞玄金玉集》卷五, 《道藏》第25册, 第589页。

66 马丹阳:《乡中上街求乞》, 《渐悟集》卷下, 《道藏》第25册, 第474页。

67 马丹阳:《捣练子·赠中条山无为子》, 《洞玄金玉集》卷八, 《道藏》第25册, 第600页。

68 马丹阳:《清心镜·得遇》, 《洞玄金玉集》卷八, 《道藏》第25册, 第602页。

69 马丹阳:《抛球乐·赠岳悟道》, 《渐悟集》卷下, 《道藏》第25册, 第466页。

70 马丹阳:《清心镜·赠鞠得一》, 《洞玄金玉集》卷八, 《道藏》第25册, 第605页。

71 马丹阳:《无梦令·赠谢散人》其三, 《渐悟集》卷下, 《道藏》第25册, 第470页。

72 马丹阳:《长思仙·与刘处玄并示孟四元》, 《渐悟集》卷上, 《道藏》第25册, 第460页。

73 马丹阳:《卜算子》其四, 《渐悟集》卷上, 《道藏》第25册, 第459页。

74 马丹阳:《复用韵赠河中侯先生昆仲》, 《洞玄金玉集》卷一, 《道藏》第25册, 第564页。

75 马丹阳:《万年春》其二, 《渐悟集》卷下, 《道藏》第25册, 第471页。

76 马丹阳:《捣练子·离尘》, 《洞玄金玉集》卷八, 《道藏》第25册, 第600页。

77 马丹阳:《无梦令·赠谢散人》其三, 《渐悟集》卷下, 《道藏》第25册, 第470页。

78 马丹阳:《满庭芳·重遇吟》, 《洞玄金玉集》卷十, 《道藏》第25册, 第618页。

79 马丹阳:《踏云行·赠吕守真》, 《渐悟集》卷上, 《道藏》第25册, 第457页。

80 马丹阳:《清心镜·戒华丽》, 《洞玄金玉集》卷八, 《道藏》第25册, 第607-608页。

81 马丹阳:《苏幕遮·风发》, 《渐悟集》卷下, 《道藏》第25册, 第473页。

82 马丹阳:《苏幕遮·自害风》, 《渐悟集》卷下, 《道藏》第25册, 第473页。

83 马丹阳:《瑞鹧鸪十八首》其十六, 《渐悟集》卷下, 《道藏》第25册, 第475页。

84 马丹阳:《捣练子·赠张无尘先生》, 《洞玄金玉集》卷八, 《道藏》第25册, 第601页。

85 马丹阳:《平等会·继古韵》, 《洞玄金玉集》卷九, 《道藏》第25册, 第611页。

86 马丹阳:《望蓬莱·十日吟》, 《渐悟集》卷上, 《道藏》第25册, 第462页。

87 马丹阳:《满庭芳·访友寻朋》, 《丹阳神光灿》, 《道藏》第25册, 第634页。

88 马丹阳:《歌舞》, 《洞玄金玉集》卷二, 《道藏》, 第25册第568页。

89 马丹阳:《宁海军判官乌延乌出次韵》, 《洞玄金玉集》卷四, 《道藏》第25册, 第583-584页。

90 马丹阳:《瑞鹧鸪》其十六, 《渐悟集》卷下, 《道藏》第25册, 第475页。

91 马丹阳:《传妙道 (本名传北枝) ·借柳词韵》, 《洞玄金玉集》卷十, 《道藏》第25册, 第617页。

92 马丹阳:《满庭芳·赠刘守初》, 《丹阳神光灿》, 《道藏》第25册, 第623-624页。

93 马丹阳:《述怀》其三, 《洞玄金玉集》卷一, 《道藏》第25册, 第559-560页。

94 马丹阳:《随缘度日 (拆山字起) 》, 《洞玄金玉集》卷二, 《道藏》第25册, 第572页。

95 马丹阳:《满庭芳·赠刘守初》, 《丹阳神光灿》, 《道藏》第25册, 第623-624页。

96 马丹阳:《满庭芳·赠陈公王先生》, 《丹阳神光灿》, 《道藏》第25册, 第627页。

97 马丹阳:《清心镜·弃家》, 《洞玄金玉集》卷八, 《道藏》第25册, 第602页。

98 马丹阳:《复赠李大乘四首》其四, 《洞玄金玉集》卷一, 《道藏》第25册, 第563页。

99 马丹阳:《济度歌借东坡韵》, 《洞玄金玉集》卷六, 《道藏》第25册, 第591页。

100 马丹阳:《满庭芳·论金玉》, 《洞玄金玉集》卷十, 《道藏》第25册, 第618页。

101 马丹阳:《继郭正卿韵 (拆火字起) 》, 《洞玄金玉集》卷二, 《道藏》第25册, 第574页。

102 马丹阳:《文登县禅院奇监寺僧出示罗汉古颂令予和之 (拆兀字起) 》, 《洞玄金玉集》卷二, 《道藏》第25册, 第573-574页。

103 马丹阳:《继潍州耿公大师韵》, 《洞玄金玉集》卷一, 《道藏》第25册, 第566页。

104 马丹阳:《五台月长老来点茶询予曰:古人言云在青霄水在瓶, 如何?》, 《洞玄金玉集》卷一, 《道藏》第25册, 第563页。

105 马丹阳:《杨柳枝·赠赵道济》, 《渐悟集》卷上, 《道藏》第25册, 第455页。

106 马丹阳:《苏幕遮·别子》, 《渐悟集》卷下, 《道藏》第25册, 第473页。

107 马丹阳:《洞中天 (本名鹧鸪天) ·寄呈马运甫》, 《洞玄金玉集》卷九, 《道藏》第25册, 第611页。

108 马丹阳:《翫丹砂·赠张山老》, 《渐悟集》卷上, 《道藏》第25册, 第466页。

109 马丹阳:《翫丹砂·赠清风散人明月散人》, 《渐悟集》卷上, 《道藏》第25册, 第465页。

作者:吴光正,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联系我们

邮件:daoxuejia@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daoxuejia

站长微信:daoxuejiazhanzhang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