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道学家首页
  2. 期刊杂志
  3. 世界宗教研究

多向互动视野下的金元全真道研究新成果——评钟海连博士新著《金元之际全真道兴盛研究——以丘处机为中心》

道家微信公众号

全真教是金元时期崛起的新道派, 而丘处机又是使全真教走向兴盛的关键人物, 对他的研究自然成为学者关注的焦点。进入新世纪以来, 伴随着全真道研究的发展, 对光大全真教门的丘处机的研究专著也逐渐增多。

全真教是金元时期崛起的新道派, 而丘处机又是使全真教走向兴盛的关键人物, 对他的研究自然成为学者关注的焦点。进入新世纪以来, 伴随着全真道研究的发展, 对光大全真教门的丘处机的研究专著也逐渐增多。较早的有唐代剑的《王嚞丘处机评传》 (南京大学出版社, 2000年) 、赵卫东的《丘处机与全真道》 (山东文艺出版社, 2004年) 、赵益的《丘处机:一个人与一个教派的传奇》 (凤凰出版社, 2009年) 等著作, 近年则有郭武的《丘处机学案》 (齐鲁书社, 2011年) 、杨讷的《丘处机“一言止杀”考》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8年) 等著作。以上著作, 从丘处机的生平、思想和影响等多个角度展开研究, 对于推进丘处机及全真道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要继续将丘处机及金元之际全真道的研究推向深入, 必须通过新视角, 运用多种方法, 进行全面梳理和分析。钟海连博士的专著《金元之际全真道兴盛探究——以丘处机为中心》 (下文皆简称钟著) , 力图更全面地探讨金元之际的宗教政策、丘处机的入世转向、道教思想和三教合一理论之间的多向互动, 展现丘处机对金元之际全真道兴盛的贡献和影响, 对研究丘处机及金元之际全真道作出了新的贡献。本文拟从三个方面评析该书。

多向互动视野下的金元全真道研究新成果——评钟海连博士新著《金元之际全真道兴盛研究——以丘处机为中心》

第一, 金元宗教政策与全真教兴衰的互动。

钟著在叙述丘处机的生平时, 结合全真道从王重阳胶东传教到全真道进入全盛的大历史背景分析, 其着眼点并不仅仅落在丘处机一人身上, 而是从全真教逐步发展壮大的教史中探讨丘处机如何从一个修道弟子转变成全真大师。首先, 丘处机是王重阳在胶东最早收入门下的弟子, 他见证了从王重阳创教到自己掌教前全真教的发展变化。在早期, 王重阳主要忙于创教和授徒, 还未受到金廷的关注。在马钰掌教期间, 金朝遣送无度牒的僧道还乡, 全真教受到了一定影响。谭处端掌教时间很短, 全真教依然没有获得朝廷的注意和认可。钟著注意到, 在刘处玄掌教期间, 王处一和丘处机先后被金世宗召见, 金廷“间接承认全真道的合法性, 这无疑为全真道的传播发展开创了新的机遇。” (《金元之际全真道兴盛研究——以丘处机为中心》, 江苏人民出版社2018年7月, 第50页, 以下引该书只注页码) 但金章宗继位后, 对宗教加强了管束, 全真教又受到冲击。后刘处玄入京觐见章宗, 获得了朝廷的认可, 全真教也逐渐发展成为遍布北方的大教团。

其次, 从丘处机掌教到谒见成吉思汗前全真教的兴衰起伏。

刘处玄去世后, 丘处机继任掌教, 他在山东继续传播全真教, 结交地方官吏贵族。金宣宗时, 他劝降在登州及宁海州起义的红袄军, 受到朝廷的赐封。金宣宗亦诏请丘处机赴汴梁, 但丘处机在研判天下局势后, 最终做出了不应诏的决定, 这是丘处机自觉洞察时局, 做出的有利于全真道未来发展的决策。

最后, 从丘处机西行宣道到去世。在成吉思汗宣请丘处机西行的诏书送至莱州后, 他毅然决定以古稀之年, 不远万里, 面见成吉思汗。钟著对丘处机西行宣道所述颇详, 将之分为燕京候旨、西行历险、雪山讲道和东归燕京四个阶段。在雪山讲道后, 成吉思汗赐丘处机“神仙”称号, 并下旨蠲免全真道士的差役赋税;在东归燕京后, 又得到“教神仙好田地内爱住处住”和“朕所有之地, 爱愿处即住”的旨意, 这为全真道修建宫观、广收门徒创立了极好的政策环境, 真正“推动全真教走向全面兴盛, 实现了教祖王重阳‘四海教风为一家’的遗愿”。 (第65页) 由上可以看出, 丘处机之前的全真教掌教, 基本是被动适应金朝的宗教政策。丘处机则是面临南宋、金、元朝廷的诏请, 自主自觉的根据情势做出抉择, 并最终西行宣道, 面见成吉思汗, 受到其赏赐, 主动为全真道的发展争取到了皇权支持。因此, 丘处机与金元朝廷宗教政策的互动, 促使全真教在教团组织上真正走向了全盛。

第二, 丘处机入世转向与全真教兴衰的互动。

宗教是具有神圣性的, 但同时又必须具有一定的世俗性, 如何在保持神圣性的同时, 又适度地参与世俗社会, 是宗教能否获得更多信众的重要影响因素。钟著探讨了丘处机把握时机、创造有利的宗教政策使全真教兴盛, 在于他实现了全真道从出世向入世的转向。首先, 政府宗教政策等影响了全真教的出世与入世。钟著对全真道入世转向的成因进行了分析, 认为在王重阳时期, 金朝对宗教控制较严, 因此只能走上一条出世修仙的道路。在丘处机时期, 时势变化, 金朝的宗教政策较为开明, 全真道的发展获得了新的机遇, 丘处机等适应这一变化, 主动地将全真道的出世转变为积极入世。另外, 在三教合一的大背景下, 丘处机吸取了儒家济世救民的入世倾向, 完成了自身社会思想的转向;又通过加强与社会各阶层的交往, 尤其是万里西行, 获得了成吉思汗的支持和信任, 使统治者和官僚阶层成为推动全真教入世的重要力量。其次, 丘处机适时提出治国理论和伦理思想以适应入世转向。丘处机改变了全真道早期不关心世事的特点, 转而向帝王献策治国, 如提出了“恭己无为, 治世之本”“天道好生、珍视生命”等抚民止杀的治国思想。在伦理思想方面, 较之王重阳, 丘处机努力从形而上的理论角度, 对儒家的忠孝之道进行融摄, 如提出了“存无为而行有为”, 既保持全真道的宗教出世性, 又能吸取儒家经世致用的世俗性, 缓和儒道矛盾, 获得儒家的认同。丘处机又提出了“修人道以助仙道”的思想, 一改王重阳、马钰等否定世俗生活的传统, 努力地调和行孝与出家、人道与仙道间的矛盾, 主张出家人也要行忠孝、尽人道, 缓和全真道出家与儒家忠孝间的矛盾, 这也是从理论上推动全真教转向入世。最后, 丘处机将弘道兴教作为全真道士积累功行、全真证道的重要功夫。在王重阳时期, 主要采取诗词劝喻、异行吸引、长生激励等手段弘扬全真教, 使全真教初步站稳了脚跟。但他还没有将弘扬全真教门作为门徒的功夫, 而主要关注个人的苦修苦行。丘处机则从弘扬全真是致福之基、不弘教门则不受供养、立观设教乃修道职份等角度阐发弘道阐教对道士日用功夫的重要性, 从而使弟子们投入到修建宫观、扩大影响、弘扬全真的活动中去, 实现了全真入世弘教的目的, 真正使全真教在元初迅速兴盛起来。

第三, 丘处机道教思想与儒佛二教的互动。

最终决定丘处机能够推动全真教走向兴盛的, 是他精深博大的思想。有严密完善的思想体系, 才能吸引芸芸众生, 弘扬全真教。钟著在研究丘处机思想时, 除了叙述他对王重阳思想的继承和发展, 更突出其三教合一的特点, 深入分析丘处机全真思想到底具体融摄吸收了儒家和佛教的哪一点。这种具体而微的剖析, 对于推进丘处机及全真道的理论教义研究具有创新意义。首先, 关于丘处机的仙学理论, 总结出养气存神的特点, 具体表现为“道生万物、失道无命”“身假神真、人生虚幻”“养气存神、全真而仙”三个方面。钟著并不局限于直述其思想, 而是分析其仙学思想形成中对佛教因素的吸收, 如谈到丘处机在其“身假性真”的生命观论证中借用了佛教的“四生说”, 吸收了佛教“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的空假思想, 发展了传统道教的形神观和仙学理论。其次, 在丘处机的修道论方面, 钟著总结出其内外兼修的特点, 具体表现为“神仙实有、长生可求”“内固精神、外修福行”“圣贤提挈、教分三乘”三个方面, 同时分析了其三教合一的特点。如在论述“长生可求”的思想时, 认为丘处机借鉴了佛教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的思想, 提出了人人皆可成仙之说;在劝人修行时, 用佛教的业报轮回说警醒世人;在论及“外修福行”时, 对“外日用”的三重解释, 其中第一层的“克己复礼”是对儒家礼教的融摄, 第三层的“修仁蕴德”之“德”是儒家之德, 即老子所说之“下德”, 而“苦己利人”也有大乘佛教自利利他、普度众生的菩萨精神;在论及“圣贤提挈”时, 认为圣贤提挈观借鉴吸收了佛教的因果报应论和净土宗的他力救度说, 体现了三教融合的大势;在论及丘处机将修道之法分为三乘时, 认为中下二乘与佛教的劝善之言相通, 显然吸取了佛教业报轮回思想。最后, 在丘处机的内丹心性论上, 总结出了“以性统命”的特 点, 具体包括“炼心与养性”“性命双修与以性统命”两个方面, 在论及“炼心与养性”时, 认为心与性属于同一层次的概念, 而修炼的目的在于去除情欲的障蔽, 使性复归于道, 与儒家的“去情复性”说和禅宗北宗的“息妄修心”观相近相通;在论及性学与命功关系时, 又分析丘处机引用佛教徒为何以“能仁”来称呼释迦, 阐明二者的体用关系。除此之外, 钟著还叙述了丘处机的丹道思想和功法要点, 认为丘处机在融摄三教思想资源的基础上, 对王重阳的思想作了重要发展和创新, 奠定了全真教走向兴盛的理论基础。

在此基础上, 钟著总结了金元时期全真道教门兴盛的表现, 探讨了丘处机在其中的贡献, 并探讨了邱处机对龙门派、明清道教内丹养生学、道教“三教合一”思潮和阳明心学历史影响, 又综合教内、教外两方面人士的立场, 评价丘处机。

总之, 钟著对金元之际全真道和丘处机的研究, 实际上蕴含着金元时期宗教政策与全真教兴衰的互动、丘处机入世转向与全真教兴衰的互动、丘处机道教思想与儒佛二教的互动等多向互动。钟著在金元之际全真教从弱小走向全盛的大视野下, 关注丘处机、全真教、金元宗教政策、儒佛二教多层次的交融影响, 将金元之际全真道和丘处机研究都推向了一个更高、更深、更广的境界。

作者:张义生,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联系我们

邮件:daoxuejia@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daoxuejia

站长微信:daoxuejiazhanzhang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