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道学家首页
  2. 道学研究

古代瘟疫预防方法探析

道家微信公众号

摘 要:目的:探析古代瘟疫预防方法, 为现代临床实践提供理论线索和方法依据。方法:以中华医典为数据源, 分别以瘟、疫、温疫、温病、时疫、时行、防疫、避疫等为关键词进行检索, 将检索结果中有关瘟疫预防方法的内容进行分类整理。结果:方药预防方法分为单方和复方两类, 每类下均分为涂抹、香薰、口服3种, 每种下又分为若干具体方法;其他注意事项分为饮食、情志和起居3种。结论:本文通过古文献挖掘整理, 为现代研究者提供种类多样、具有原创性、代表性和实用性的古代瘟疫预防方法, 对于在现代临床实践中发挥中医药优势、促进流行性传染病的预防和控制具有积极意义。

瘟疫指感受疫疠之气造成的一时一地大流行的急性烈性传染病。又名时行、天行时疫、疫疠、疫。[1]最早记录于《素问·本病论》:“民病温疫早发, 咽嗌乃干, 四肢满, 肢节皆痛”[2]。近年来SARS、甲流、埃博拉等[3]都属于瘟疫范畴。每次瘟疫流行都会给人类带来深重灾难和巨大损失。如何甄选出科学有效的预防方法是世界性难题, 一直备受医学界关注。本文以中华医典[4]为数据源, 分别以瘟、疫、温疫、温病、时疫、时行、防疫、避疫等为关键词进行检索, 将检索结果按单方、复方、注意事项三个方面进行整理挖掘, 探析古代瘟疫预防方法。

古代瘟疫预防方法探析
网络配图

1 单方

单方是指仅由一味中药组成的方剂, 因其组成简单、药性专、针对性强、价格低廉、简便易行, 又能在临床上收到显著的疗效, 所以受到历代医家推崇和群众的好评[5]。千百年来, 单方在预防瘟疫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总结其具有特效性的药物和易用性的配制或使用方法, 可以为现代新药开发, 尤其是特效药的研发, 提供可靠的思路和方法借鉴, 也可以为普通大众提供简便有效的自我预防方法。

1.1 涂抹

单方预防瘟疫主要涂抹于鼻孔内。如《外治寿世方》记载:“雄黄研细末, 水调多敷鼻孔中, 即与病人同床, 亦不传染。”或用油调敷鼻孔, 如《经验良方全集》记载:“辟疫方:用雄黄末, 菜油调, 涂鼻中。”除雄黄外, 常用药物还有苍术、麻油、清油、米醋等。《身经通考》还记载了涂抹的具体时间, 即“初洗脸后, 及卧时点”, 并且还需要“拈纸于鼻内, 取嚏三、五声”。

这种雄黄敷鼻、苍术塞鼻、诸油涂鼻以及取嚏的方法, 来源于《素问·刺法论》“天牝从来, 复得其往”的理论。其主旨是要守住鼻窍这一关, 把疫气阻挡在鼻外。其中, 雄黄具有解毒杀虫, 燥湿祛痰的功效;苍术具有燥湿健脾, 发汗祛风的功效;各种油具有清香开窍的功效;米醋具有解毒杀虫的功效。这些药物都可以防止疫气通过鼻腔进入人体;而且为进一步防止疫气浓重而会吸入部分浊气, 故通过嚏法就可以把人在瘟疫之家闻到的秽浊疫气经鼻再排出体外, 免受传染[6]。但是雄黄具有一定的毒性, 如《名医别录》记载:“味甘, 大温, 有毒。”现代研究也表明, 雄黄来源于硫化物类矿物雄黄族雄黄, 主要成分为As2S2[7];雄黄的毒性随其剂量的增加而增强, 因此, 临床上在使用雄黄时应特别注意剂量[8]

1.2 香薰、焚烧

《良朋汇集经验神方》记载:“凡遇天年大行瘟疫, 四时不正, 一切疠气者, 多以苍术烧之, 能辟瘟邪, 至奇。”常用药物还有大黄、艾、降香、木香、丁香等。沐浴:《得配本草》记载:“桃枝:煮汤浴, 不染天行疫疠。”常用药物还有苍术等。悬佩:《神仙济世良方》记载:“冬至日, 用大黄一块约一二钱, 将线穿好, 合家大小佩之, 瘟疫即不染矣。”《急救广生集》记载:“ (辟一切瘴疾时气风寒时气) 红川椒 (去闭口者) 以绛纱囊贮, 椒约两许, 悬佩近里衣处, 一切邪气不敢侵犯。 (《景岳全书》) ”。《松峰说疫》记载:“正月上寅日, 取女菁草末三合, 绛袋盛, 挂帐中, 能避瘟。”常用药物还包括雄黄、花椒、降香、檀香、马尾松枝、桑根、艾等。

焚烧烟熏、煎汤沐浴、悬挂佩带的方法主要是为了改善人体周身的环境, 使药物气味通过口鼻、皮肤吸收而发挥预防疫病的作用, 是中医传统外治常用的方法, 简便实用, 安全有效。其中, 大黄具有泻火解毒的功效;桑根具有清热定惊, 祛风通络的功效;艾叶具有温经止血, 散寒止痛的功效;各类芳香中药具有芳香辟浊, 化湿醒脾的功效。这些药物一方面通过熏染空气环境, 达到一定的消毒作用;另一方面通过刺激神经和经络, 达到增强免疫力的作用。而桃枝、松枝, 多是传统避邪或寓意美好用的, 不排除封建迷信的成分, 实际的防疫效果值得进一步探讨研究。

1.3 直接口服

《松峰说疫》记载:“元日五更, 以红枣祭五瘟毕, 合家食之吉。”《本草纲目》记载:“三岁陈枣核中仁 (常服百邪不干) 。”《医学入门》记载:“凡人疫家, 用麻油服之。”捣汁服:《本草纲目》记载:“蒜 (时气温病, 捣汁服。立春元旦, 作五辛盘食, 辟温疫。) ”常用药物还有生葛、芜青等。泡水服:《潜斋简效方》记载:“以枇杷叶拭去毛, 净锅炒香, 锡瓶收贮, 泡汤常饮, 取其芳香不燥, 不为秽浊所侵, 能免夏秋一切时病。”或是将药物放入水缸或水井中饮水服用, 如《救生集》记载:“时疫大行, 自家水缸内每早投黑豆一撮, 合家无恙。又五更潜投黑豆一大握于井中, 勿使人见, 凡饮水家俱无传染。”常用药物还有贯众、菖蒲根等。或是将药物放入水缸或水井后食用药物, 如《万氏家抄济世良方》记载:“瘟疫不相传染方:赤小豆, 以新布盛, 入井中浸二日, 举家各服二十一粒。”常用药物还有大豆等。煎服:《验方新编》记载:“立春后庚子日, 煮蔓荆汁 (即诸葛菜) 不拘多少, 举家大小人温服, 可免时疫。”常用药物还有苍术、远志、乳香、赤豆等。调服:用水、酒、蜜等调制后服用。如《喻选古方试验》记载:《千金方》五月五日, 多采苍耳嫩叶阴干收之。临时为末, 冷水服二钱, 或水煎举家皆服, 能辟邪恶。《卫生易简方》记载:“治天行瘟病, 用松叶切如米, 酒服方寸匕, 日三, 辟五年瘟。”《松峰说疫》记载:“避瘟方:初伏, 采黄花蒿阴干, 冬至日研末收存, 至元旦蜜调服。”常用药物还有柏叶、雄黄、车前子、穄米、桃叶上虫等。食服:用腌、蒸、炒等方法做成食物服用。如《验方新编》记载:“六月六日采马齿苋晒干收藏, 于元旦日煮熟, 盐醋腌食, 一年可免时疫。”《奇效简便良方》记载:“生大黄切片, 装钟内, 用纸封口, 每做饭时, 于饭锅内蒸之。”

口服方法主要是为了改善人体的内环境, 将药物经过一定的加工处理 (包括捣、泡、煎、调、腌、蒸、炒等) 通过消化系统进入人体脏腑和血液循环系统, 从而提高人体免疫力达到防疫的目的。其中, 红枣、枣仁、麻油、蒜、各种菜米豆, 都可以作为食物, 具有食疗的功效;贯众具有清热解毒的功效, 菖蒲具有化湿开胃的功效, 生葛具有升阳解肌的功效, 现代临床上也都是预防或治疗流感等流行性疾病的常用药物。这些药物通过药效的发挥, 提升人体的正气, 就可以抵御外邪入侵, 防止疫病的发生, 也即是中医所说的“正气存内, 邪不可干[9]”。

在上述方法的基础上, 单方预防瘟疫还可以同一药物同时使用多种方法, 如《松峰说疫》记载:“元日, 饮苍术汤并用汤沐浴及焚烧, 可避终岁疫。”这样内外兼顾, 可以发挥更好的预防作用。

2 复方

相对单方而言, 复方是指由两味或两味以上中药组成, 有相对规定性的加工方法和使用方法, 用于治疗中医证候而设的方剂。因其用药数量多、药效较强、副作用小, 所以是中医临床用药最主要的形式[9-10]。通过对预防瘟疫复方的挖掘整理, 可以用现代科学方法研究阐明其作用和作用机制, 并为其现代用途提供药理学依据;同时也可以药理作用反证、探讨中医药理论。

2.1 涂抹

复方预防瘟疫也主要是用水或油调敷于鼻孔内。如《救生集》记载:“入病家不染方:香油调雄黄、苍术末涂鼻孔中。”常用方剂还有人马平安散、紫金锭、透顶清瘟散、藜芦散、诸葛行军散等。还可以涂抹于穴位或其他部位, 如《外治寿世方》记载:“辟瘟方, 又名雄黄散。雄黄 (五两) 、朱砂、菖蒲、鬼臼 (各二两) , 上四味, 捣筛末, 以涂五心、额上、鼻、人中及耳门。”甚至可以涂抹于全身, 如《伤寒总病论》记载:“辟温粉:芎、术、白芷、藁本、零陵香 (等分) , 为末, 每一两半入英粉四两, 和匀, 常扑身上, 无英粉, 蚌粉亦可。凡出汗大多, 欲止汗, 宜此法。”人马平安散、紫金锭、透顶清瘟散、藜芦散、诸葛行军散、辟瘟方 (雄黄散) 、辟温粉都具有辟瘟解毒, 醒神开窍的功效, 其散末剂型, 携带方便, 便于涂抹, 遇到突发疫情, 使用便捷, 可以有效避免瘟疫的感染或进一步发展。

2.2 香薰焚烧

《太医院秘藏膏丹丸散方剂》记载:“避瘟丹:此药烧之能令瘟疫不染, 空房内烧之可避秽气。乳香、南苍术、北细辛、生甘草、川芎、降真香 (各一两) , 一方加白檀香 (一两) , 共为细末, 枣肉为丸, 如芡实大。”常用方剂还有避疫丹、雌黄丸、李子建杀鬼丸、七物虎头丸等。沐浴:《本草纲目》记载:“白茅香、茅香、兰草 (并煎汤浴, 辟疫气) 。”《松峰说疫》记载:“避瘟方:于谷雨以后, 用川芎、苍术、白芷、藁本、零陵香各等分, 煎水沐浴三次, 以泄其汗, 汗出臭者无病。”悬佩:《伤寒直指》记载:“辟疫法:乌头 (四两, 炮) 、桔梗 (二钱半) 、白术 (一钱) , 为末, 绛囊盛佩之, 同居闾里, 皆不染疫。”《松峰说疫》记载:“务成子萤火丸:主避瘟疾恶气, 百鬼虎狼, 蛇虺蜂虿诸毒。萤火虫、鬼箭羽 (去皮) 、蒺藜、矾石 (各一两, 煅枯) 、雄黄、雌黄 (各二两) 、羚羊角、锻灶灰、锤柄 (入斧头木, 烧焦, 各两半) , 共为粗末, 以鸡子黄、雄鸡冠一具, 和之如杏仁大。红绸缝三角囊盛五丸, 带左臂上, 仍可挂于门户。”常用方剂还有辟毒丹、老君神明散、太乙流金散、避疫香粉等。用于焚烧、悬佩的方剂以丸、散、丹为主, 存储方便, 利于携带;用于沐浴的方剂多以芳香药物为主, 煎汤外洗, 气味清香, 适于应用。

2.3 口服含化

《医学衷中参西录》记载:“卫生防疫宝丹:粉甘草 (十两, 细末) 、细辛 (两半, 细末) 、香白芷 (一两, 细末) 、薄荷冰 (四钱, 细末) 、冰片 (二钱, 细末) 、朱砂 (三两, 细末) , 先将前五味和匀, 用水为丸如桐子大, 晾干 (不宜日晒) ……若平素含化以防疫疠, 自一丸至四五丸皆可。”常用方剂还有五症丹、福建香茶饼等。泡服:用水、酒等泡制后服用。《松峰说疫》记载:“以赤小豆、糯米, 浸水缸中, 每日取水用。”《文堂集验方》记载:“除夕以花椒二十一粒、赤小豆二十一粒, 投井中 (勿使他人见) , 一年不染疫。”《喻选古方试验》记载:“瘟疫《梅师方》:豆豉和白术浸酒, 常服。”常用方剂还有避疫椒柏酒、屠苏酒等。煎服:《太平惠民和剂局方》记载:“神仙百解散, 常服辟瘟疫, 治劳倦。山茵陈, 柴胡 (去芦) , 前胡 (生姜制, 炒) , 人参, 羌活, 独活, 甘草, 苍术 (米泔浸, 锉, 炒) , 干葛, 白芍药, 升麻, 防风 (去苗) , 藁本 (去芦) , 藿香 (去梗) , 白术, 半夏 (姜汁炙, 各一两) ……上为细末。每服三钱, 水一盏半, 姜三片, 枣二个, 煎至一盏, 热服, 不计时候, 并进二服。如要表散, 加葱白三寸, 淡豆豉三十粒, 同煎服, 以衣被盖覆, 汗出而愈。”常用方剂还有败龟汤、羌活汤、冷饮子等。调服:《伤寒总病论》记载:“千敷散, 辟温疫恶疾, 不相染着。附子 (一个, 一分者) 、细辛、干姜、麻子、柏实 (各一分) , 细末, 和入柏实、麻子令匀, 酒服方寸匕。”常用方剂还有崔文行解散、真珠贝母散、绝瘴散、千敷散、藜芦散等。食服:《救生集》记载:“预辟瘴疬:桃仁一斤、吴莱萸、青盐各四两, 同炒热入瓶密封, 一七取出, 炼去茱萸盐, 将桃仁去皮尖, 每嚼一二十枚, 山居尤宜。”

复方口服方剂药味多, 如神仙百解散有16味中药, 其中既有茵陈、苍术、藿香之类祛邪的药物, 又有人参、白术、甘草之类扶正的药物, 预防瘟疫效果也会更好, 甚至在感染疫病初期服用, 也会起到一定的治疗效果, 防止病情的进一步加重。在上述方法的基础上, 复方预防瘟疫也可以同一方剂同时使用多种方法, 如《鼠疫约编》记载:“千金太乙流金散:辟瘟气方, 若逢大疫之年, 或用三角绛袋, 盛挂心前, 或悬户上, 或焚中庭, 或烧薰瘟病之人, 无不灵验。”这样多法并举, 可以更好地提高预防瘟疫的效果。

3 注意事项

古代预防瘟疫除了使用药物方法外, 也十分注重饮食清淡、情志舒畅、起居有节等。

3.1 饮食

《潜斋简效方》记载:“薄滋味, 远酒色, 尤为先务。”《慈济医话》记载:“预防之法, 室不宜过暖, 宜少食厚味, 多食萝卜、绿豆、梨、藕等物。”由此可见, 调理饮食应以凉性食物为主, 忌嗜酒及肥甘厚味。

3.2 情志

《鼠疫约编》记载:“避疫圣法, 若能静心调息, 一志凝神, 以运气法行之, 无不灵验。”由此可见, 调理情志宜静心安神, 忌烦躁易怒。

4 结论

总之, 古代医家提倡“养内避外”的瘟病预防原则[11], 制定了种类多样的预防瘟疫传播及流行的方法, 既有中药调理之法, 又有饮食起居调节之法;既有外用之法, 又有内服和内守之法;并发明了汤、酒、丸、散、丹、饼、粉等多种剂型。这些方法是古代医家临床实践积累的经验, 对现代临床实践、新药开发或保健产品研发等都具有重要的借鉴价值, 如口服方法对于现代流行性疾病的防治、涂抹方法对于精油制品的研发、焚烧和悬佩方法对于香薰制品的研发、沐浴方法对于洗浴制品的研发, 都有重要的启迪作用。同时古文献中也有一些属于封建迷信的预防之法, 比如桃符、咒语之类, 这些方法需要鉴别和摒弃。从古文献整理中挖掘出具有原创性、代表性和实用性的瘟疫预防方法, 对临床实践发挥中医药优势。

参考文献

[1]张彪.中医内科词典[M].贵阳:贵州科技出版社, 2014:237.

[2]战国佚名.黄帝内经素问[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 2016:228.

[3]王晓梅, 刘清, 桑希生.温病与瘟疫的概念辨析[J].中医药学报, 2016, 44 (3) :8-9.

[4]飞熊科技.第5版中华医典[CD/OL].[2017-06-28].

[5]崔晓丽.糖尿病饮食加中医调养一本通[M].福州:福建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4:88.

[6]董文军, 王秀莲.“天牝从来, 复得其往”理论指导下的瘟疫预防研究[J].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 2012, 28 (2) :193-195.

[7]张春敏, 孟双荣, 齐元富.雄黄抗肿瘤作用机制研究进展[J].山东中医杂志, 2010, 29 (8) :579-581.

[8]李奕诺, 田野, 赵宇, 等.纳米雄黄的急性毒性实验[J].解放军药学学报, 2015, 31 (1) :13-16.

[9]郑伟达, 郑东海.黄帝内经新解[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 2016:144.

[10]郭力, 康文艺.中药化学[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 2015:436.

[11]李立, 赵静, 姜帆, 等.流行性感冒中医药预防方法概况[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 2015, 21 (8) :1055-1058.

作者:张伟娜 李兵 李立 赵静,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联系我们

邮件:daoxuejia@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daoxuejia

站长微信:daoxuejiazhanzhang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