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道学家首页
  2. 道学研究

张掖民间传说与道教神仙——以《老子骑青牛入流沙》为中心的考察

道家微信公众号

民间传说是以特定的历史人物、特定的历史事件、特定的地方风物等为蓝本, 采用富有传奇色彩、亦荒诞亦真实的表现手段与方式创作的一种散文体口头叙事文学作品, 它反映了历史上对人们的社会生产、生活产生重大而又深远影响的某种集体记忆。民间传说在充满时间、空间错置与幻想的迷雾背后, 往往包含并反映着丰富的社会舆论与真实的历史情景。

Folk Legends and Taoist Immortals: With Particular Reference to Zhangye, Gansu

Zhou Jianqiang

       民间传说是以特定的历史人物、特定的历史事件、特定的地方风物等为蓝本, 采用富有传奇色彩、亦荒诞亦真实的表现手段与方式创作的一种散文体口头叙事文学作品, 它反映了历史上对人们的社会生产、生活产生重大而又深远影响的某种集体记忆。民间传说在充满时间、空间错置与幻想的迷雾背后, 往往包含并反映着丰富的社会舆论与真实的历史情景。不过, 这种“历史真实”如果以地方语境为研究前提, 则更具有地方话语的特征与意义。甘肃张掖位于河西走廊中部, 是丝绸之路重要节点。历史上, 生活在张掖这片大地上的人们曾经创造了具有自身鲜明特征, 反映当地山川特点、地理风貌、文化传统、生活回忆的丰富的民间传说。本文拟以《老子骑青牛入流沙》的民间传说为中心, 考察张掖民间传说与道教神仙互动的特点、原因与意义。

张掖民间传说中的道教神仙

       道教的神仙种类繁多, 上至三清尊神, 下至天地日月星辰、风雨雷电、河岳山川、灵官、太岁及诸仙真等, 无所不包。在众多繁杂的道教神灵体系当中, 与张掖民间传说关系最为密切的, 当为三清之一的太上老君。

       张掖黑河是老君所开。老君为寻找流沙净土, 骑着青牛来到张掖东大山巅, 见满目尽是黄沙、尘埃、乱石, 不禁惋惜道:“流沙净土, 竟是这般荒寂!”土地、山神闻声, 匆忙赶来迎接。老君询问后得知, 这里曾是浩瀚弱水, 大禹凿开镇夷峡, 导弱水入流沙, 放走了海水。玉帝命寒龙镇守南山, 把雨水冻成冰雪, 从此, 这里就变成了戈壁。老君听后, 与山神、土地商议, 从寒龙那里偷水, 也就是从南山开下一条河来。就这样, 老君、山神、土地一起来到南山, 老君把土地的拐杖化作驾犁, 解下衣带, 把犁套在牛身上, 由山神牵牛引路, 老君亲自扶犁开河, 土地跟在后边撒播草木种子。随着青牛移动的步子, 黑河也由雪山开到了平川, 河水也由雪山流到平川。也就在这时, 寒龙发觉了, 它驾乘一团黑云赶来, 看到老君他们已把黑河开到了合黎山中, 就口吐人言说:“你们三个合伙作贼, 我叫这里每年三个月不得安生!”土地胆小, 一听寒龙噪闹, 就停止了播种, 故合黎山至今没有草木。老君和山神用青牛把黑河开到山外, 但每年六七八三个月中, 就会发洪水, 淹没人畜。

张掖民间传说与道教神仙——以《老子骑青牛入流沙》为中心的考察

这则有关疏导黑河入流沙的张掖民间传说, 前半部分主要叙说大禹放走浩瀚弱水, 惹恼玉帝, 玉帝命寒龙镇守南山, 将雨水变为冰雪, 阻止雨水的流经, 使流沙净土变成荒寂的戈壁;后半部分主要叙说老君运用神力开黑河, 使得河水经由雪山流到平川, 从而造就丰腴的张掖绿洲。如此富有神话色彩, 但传说中出现的人物、地名、神仙、事迹等, 并非与历史事实、地方风物等毫不相干的想象。

传说中的老君实为后世对先秦道家学派创始人老子的神化, 入流沙开黑河则是神化的老子——老君在张掖所展示的创生万物的神迹活动之一, 而这一神迹活动又是以一定的历史与地方风物为原型和基础的。如《史记》说, 老子曾为周守藏之史, 见周室衰败, 决定隐遁离去, 出关时为关令尹喜所挽留, 遂著书五千余言后离去, 世人莫知其所终。《列仙传》则说:“关令尹喜者……后与老子俱游流沙……莫知其所终。”《甘州府志》说:“周柱下史老子……入于流沙, 不知所终。”此处的流沙指的是居延泽, 位于张掖东境, 今属内蒙古自治区的额济纳旗。这说明, 传说中的人物、事物绝非纯粹的臆想与虚构。而传说中有关历史人物老子的神化——老君的神仙形象从汉代业已开始。东汉末年, 边韶奉汉桓帝之命所作的《老子铭》碑对老子进行了相对保守而又理性的初步神化, 《老子想尔注》等文本则将老子进一步视为大道的化身, 认为老子与大道等同, 是具有神性、能够创造神迹的神仙——老君。汉代神化老子的思想以及老子神化的形象在西北边陲之地——张掖, 也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如甘肃省张掖市高台县南华镇出土的汉代画像, 其中就刻绘有鸟喙人身神与东王公、西王母组合的画像。对此, 有研究者指出以往有关老君形象的文本里也多次出现鸟喙人身神形象的描述, 并认为鸟喙人身和灵分别是太上老君在汉代的真形和雅号。事实上, 正是因为这种历史事实与地方风物、当地民众特殊的神灵信仰高度结合, 一方面增加了传说的可信性, 使当地民众更愿意相信它的真实性;另一方面彰显出传说的地方性特征, 具有地方话语的内涵与特点。

张掖民间传说与道教神仙互动

       从张掖民间传说中出现的神灵类型来看, 主要有老君、玉帝、寒龙、山神与土地等。在这些神灵的神格关系当中, 除了山神与土地敬畏并听命于老君、寒龙听命于玉帝、山神与土地怕寒龙、寒龙不受命于老君, 老君与玉帝之间并无事实上的相互类属、统领的关系。这是张掖民间传说的显著特点。自东汉末年边韶的《老子铭》碑对老子进行相对保守、理性的初步神化以来, 到《老子想尔注》等文本将老子逐步塑造为具有神性、不断创造神迹的神仙形象——老君, 并先后被早期道教如太平道、五斗米道奉为至尊神灵。此后, 老君在道教就享有三清尊神的荣耀, 受到教内外的普遍尊崇与褒扬。而玉帝的地位起初并不理想, 后来随着唐宋君主的不断加敕, 地位空前提高, 在民间拥有广泛的影响, 被认为是天界最高的神灵与主宰。但即便如此, 玉帝在道教的位次、神性显然不能与无形迹的大道化身的老君相提并论。张掖民间传说中老君与玉帝之间并无事实上的类属、统领关系的现象, 说明道教神灵的神性、神格、体系等在张掖民间信仰中并没有得到十分清晰的区分。

       从传说中神灵与人类关系的亲疏来看, 老君与人类的关系比玉帝要更为亲近一些。这是张掖民间传说的又一显著特点。一般而言, 尽管老君是道教的至尊三清神灵, 地位崇高, 但在民间信仰体系中, 并不如玉帝普及。对此, 有学者也指出, 玉帝在民间受到普遍崇拜, 即使在当今社会仍然有很大的影响, 普通百姓的家里, 也常常供奉着玉帝的神位。但在张掖民间传说与民间信仰中, 情况却略有不同。老君开黑河, 浇灌沿岸大片土地, 使昔日的荒瘠之地变为绿洲, 造福了沿岸民众, 展现了老君普济群生的情怀, 发扬了老君济世的精神。或许正是因为老君在张掖的这段神奇的因缘、传说与功绩, 老君信仰在张掖大地上展现出蓬勃的生机。时至晚清甚至现今留存下来为数不多的张掖道教宫观仍然以“道德”或“老君”命名, 神灵供奉也以老君为主神。如康熙五十三年 (1714年) , 由道人易一元募建, 位于张掖城东南隅的道德庵, 现称道德观, 为甘州区道协的所在地。此外, 还有张掖城东六十里的东山寺 (传说中老君骑青牛来到的东大山巅即是, 又称东大山或观音山, 现主要为道教宫观建筑群, 供奉有真武、三清等道教神仙, 间或供奉释迦牟尼、菩萨等佛教神像) , 寺北的青龙山有老君洞。

       张掖民间为什么会有老君开黑河, 玉帝命寒龙镇守南山, 严控雨水流经的传说?这或许多与老子骑青牛入流沙的文本记载、老子人物形象在当地的神化、老君的神迹活动以及老君信仰在张掖民间的传播和影响有关。

       从传说中神灵的神迹来看, 一方面, 老君在土地、山神的协助下, 运用神力开黑河, 造就了丰饶的张掖绿洲, 造福了沿岸民众;另一方面, 寒龙见老君偷走雪水, 叫嚣让此地每年三个月不得安生, 因而, 每年的六、七、八三个月中, 黑河便会发洪水, 淹没人畜。老君因为开黑河, 有功于民, 在当地受到尊崇、信仰与祀奉, 香火不断;而寒龙则因为发洪水, 有害于民, 同样在当地得到敬畏、信仰与祀奉。如因为黑河经年泛滥, 常常冲毁农田家园, 加之当地民众早有龙王信仰的传统, 西夏国主为了抚慰民众, 便在黑河沿岸修建了上、中、下三座龙王庙, 历经元、明、清三朝的多次修缮、续建, 有些甚至一直延续至今。张掖深居内陆, 地处西北干旱半干旱区, 属温带大陆性气候, 常年干旱少雨。张掖西南为祁连山脉, 东北有合黎山等山脉, 中部为倾斜平原, 境内地势平坦, 发源于祁连山区的内流河——黑河贯穿全境, 使得原本干旱、荒寂的戈壁荒漠地区呈现出一番生机勃勃的绿洲景象。黑河对张掖及周边的广大绿洲地区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被当地亲切地称为母亲河。传说反映了张掖独特的山川特点、地理风貌、水文条件的成因, 是人们以富有传奇、神化色彩的形式, 解释日常生活和生存环境的一种方式, 反映了他们的宇宙观。不过, 这种带有宗教式的思维方式显然与《老子》文本、老子的神化、道教内部经典等有十分密切的关系, 受到道教的深刻影响。如《老子》四十章说:“天下万物生于有, 生于无。”四十二章又说:“道生一, 一生二, 二生三, 三生万物。”正是因为《老子》文本的这种宇宙生成论的影响, 随着老子的神化、老君形象的出现与发展, 老君这种具有神格的神仙形象也开始了创造世界的进程。如《太上老君开天经》就从神学创世论的角度阐述了宇宙万物的起源与发展, 而老君开黑河的传说应当也是老君创生世界神迹活动的一种展示。至于寒龙神迹的传说多与民间信仰、当地的地形地貌、水文特征等有关。在各地丰富的民间信仰中, 龙神多与雨水有关, 能兴云降雨, 事关农业的丰歉, 在民间得到广泛的祀奉。由于张掖独特的地形地貌, 民众渴望通过祭祀龙神, 得到龙神的佑护, 使黑河河水不再作祟, 从而造福民众, 反映了当地民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

张掖民间传说与道教神仙——以《老子骑青牛入流沙》为中心的考察

结语

       从《老子骑青牛入流沙》这则民间传说来看, 尽管充斥着神化的色彩与成分, 但拨开其神秘面纱, 传说中出现的人物、地名、神仙以及神迹活动等, 并非纯粹的虚构。这则传说以一定的历史事实、文本记载、山川特点、地方风物和当地民众特殊的神灵信仰为依据, 反映了另一种形式的“历史真实”。

       张掖民间传说中, 道教神灵的神性、神格、体系等都没有得到十分清晰的区分。三清尊神之一的老君与人类的关系显然比玉帝更为亲近;有大功于当地民众的老君, 同危害当地的寒龙都受到尊崇、信仰与祀奉。张掖民间传说与道教神仙的互动, 说明了张掖独特的山川特点、地理风貌、水文条件的成因, 是人们以富有传奇、神化色彩的形式, 解释世界起源的一种方式, 反映了他们的宇宙观。不过, 这种带有宗教式的思维方式显然与《老子》文本、老子的神化、道教内部经典等具有十分密切的关系, 受到道教的深刻影响。张掖民间传说与道教神仙的互动, 不仅丰富了传说的内容, 还传播了道教, 使道教在当地发展出较为深厚的群众信仰基础, 扩大了道教在当地的影响。时至今日, 举凡丧葬活动, 当地民众大都会延请正一派道士 (即便偶有条件所限, 民众依然会将延请的“阴阳”称之为道士) 。此外, 城镇人家装修房屋之时, 大都会举行一定的“谢土”仪式, 这一仪式在当地年轻人中也颇受重视。

作者:周建强,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联系我们

邮件:daoxuejia@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daoxuejia

站长微信:daoxuejiazhanzhang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