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道学家首页
  2. 道学研究

清末民国高道张永平事略

道家微信公众号

纯中真人张永平与清末民国时期的四川道教尤其是青城山道教的传续发展关系密切。本文在依据多种地方史志资料的基础上, 简要梳理了张永平的从军经历、弘道历程、传奇事迹以及法嗣传续情况, 以此展现其在民国时期为四川道教所作之贡献。

On the Life of the Master Zhang Yongping during the Late Qing Dynasty and the Republic of China

Yu Guoqing Wang Yongkang

       清末民国时期, 纯中真人张永平曾于青城山周边传道弘教, 甚有影响, 尤其是其弟子中如傅圆天、刘圆常等佼佼者甚多, 对近代四川道教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梳理、考证清楚其生平事迹、法脉传承, 有助于了解青城山道教乃至四川道教于近代的传承脉络, 本文以此立论, 诚请大家不吝指正。

一、早年经历

      张永平 (?—1945) , 贵州人, 出身官宦之家, 早年从军, 出家入道后, 号纯中真人。

      关于张永平的出生年月, 存在几种歧见。据《张永平传》碑文记载:“民国二年 (1913) , 拜本庙住持周教成为师, 时永平年已六十有余。”“民国三十四年 (1945) 九月某日, 永平无疾羽化于懋功观音阁中, 年九十余岁。” (1) 从张永平民国二年 (1913) 已“六十有余”以及民国三十四年 (1945) 羽化时“年九十余岁”推知, 张永平最迟生于1853年。此外, 据《汶川县文史资料选辑》所记“ (张永平) 由于年事过高, 操劳过度, 终于民国三十四年 (1945) 仙逝于懋功, 年已百岁” (2) , 可知, 其认为张永平当出生于1845年前, 这两种说法均与张永平生于1878年的说法出入较大。

      张永平生于1878年的说法, 出自于《巴蜀高道传———青城神行太保张永平》 (下简称《青城神行太保张永平》) 一文:“张永平真人 (1878?—1943) , 俗家名不详, 大约生于清光绪四年 (1878年) 一官宦之家。清光绪二十年 (1894年) , 16岁的张永平考中秀才……” (3) 由于此文言张永平事时, 未叙引证, 故笔者未知其所从。 (4)

      多数记载表明, 张永平早年曾经从军, 并屡建战功。据《张永平传》记载:“永平贵州人。清末从军至正蓝旗人赵尔丰部下, 积功任标统 (相当现在团级) 。随赵来川, 于剿平巴塘少数民族战役中, 腿部受伤。赵复奉命督办川滇边务, 时川政主持人岑春煊, 本与张永平为表兄弟, 因求赵留下永平, 并即送往成都法国教会医院治疗。伤愈后, 永平以往日躬亲战阵, 目击清军杀人如麻, 又复政治不纲, 国运式微, 伤时厌乱, 遂引病退伍。” (5) 文中显示, 张永平曾从军于赵尔丰部下, 对于张永平从军之事, 汶川县文史资料也有记载:“张永平, ……他曾是一个旧军人, 因看破红尘不愿当官, 故远离军队, 清末初从成都来此地建庙, 迄今约有八九十年了。” (6) 此外, 《青城神行太保张永平》一文亦提及此事:“出生官宦, 幼而好学, 二八中秀才, 弃文从军, 文武艺精, 入西藏平乱, 梦黄袍道人点化, 遂锐意学道。” (7)

二、拜师学道

      或是看破红尘, 或是因病伤所致, 张永平始退伍学道。据《张永平传》记载:“伤时厌乱, 遂引病退伍。初, 至云南鸡爪山, 求师学道, 遇一老道士, 留其同作农务, 一日种玉蜀黍, 老道士命其每棵下粪一挑, 永平以为过多, 窃改下半挑, 老道士瞥见, 大怒, 遂以旁置一桶粪水向其头倾泼而下, 永平遍体淋漓, 自往洗涤, 含垢无怨, 作劳如前。老道士见状, 转怒为笑曰:‘真吾徒也, 四川灌县天师庙有雷合明 (8) 字东阳者, 实汝师也, 谒往求之。’” (9) 据此, 张永平引病退伍, 在云南鸡爪 (足) 山跟随老道士学道, 且后来“种玉蜀黍”老道士推荐张永平奔往四川灌县天师庙拜师, 这就成了张永平入川寻师、拜师的重要缘由。 (10)

      与之不同, 关于张永平入道的机缘, 《青城神行太保张永平》一文中则是另一种说法:“回川疗伤的张永平一天晚上梦黄袍道人点化, 顿觉尘事如烟, 人生难得, 遂锐意学道。”此文称, 张永平是回川疗伤, 而后得梦中道人点化, 遂锐意学道。此文继续说, 张永平梦黄袍道人点化萌发学道之心, 伤愈后四处访道, 后至鸡足山得以拜师, 然师父一直未传授机要, 只叫他挑水、打柴、种菜。5年之后, 师父赐道名“永平”, 尽传修行之妙法, 后又过9年, 张永平学业有成, 师父便叫其到西蜀弘道。 (11)

      然张永平入川学道、弘道之路, 也存在两种意见:

      一是《青城神行太保张永平》一文所称, 张永平先至青城山, 而后转而去了灌县天师庙:“当时的青城山为道教活动家盘踞, 张永平来后, 不被容纳, 就前往灌县水磨乡 (今汶川县水磨镇) 黄龙观挂单。黄龙观观主周教诚道长知其修为, 欢心接纳, 张永平真人便在黄龙观留居, 并将随身携带的金银捐出修庙。” (12)

      二是《张永平传》碑文所记, 鸡足山老道士吩咐张永平回蜀之时, 根本没提青城山, 而是令其直接去找“四川灌县天师庙有雷合明字东阳者”, 并直言相告“ (雷) 实汝师也, 谒往求之”:“于是永平来到灌天师庙访得雷, 雷又命其至黄龙寺, 乃弃俗焉”。“民国二年 (1913) , 拜本庙住持周教成为师, 时永平年已六十有余。自是头盘发髻, 蓄三绺青须, 手执拂尘, 身着蓝色土布道袍。足登草履, 其身材瘦削, 面貌清癯, 步履轻健, 潇洒飘然, 望见之, 若陆地仙人也。” (13) 这里的“雷”即是雷合云, 乃灌县天师庙道士。查四川灌县青城山天师洞祖堂珍藏《龙门正宗碧洞堂上支谱》可知, 张永平的法脉传承为:詹太林—陈清觉—陈一庆—王阳炳—吴来辉—万复证—周本初—雷合云—周教成—张永平。可见, 雷合云、张永平的法脉上承于詹太林、陈清觉, 至张永平, 已传至第19代了。

三、西蜀弘道

      《张永平传》碑文称, 因雷合云的吩咐, 张永平遂前往灌县水磨乡 (今汶川县水磨镇) 黄龙寺。黄龙寺住持周教成知其修为, 欢心接纳, 张永平拜周教成为师, 这一年是民国二年 (1913) , 而张永平已60余岁。遇到周教成后, 张永平“乃弃俗焉”, 其后便在黄龙寺留住下来。

      第一, 大兴黄龙寺。

      史料显示, 阿坝州境内有两个黄龙寺:一为松潘黄龙寺, 在今九寨黄龙风景区;一为汶川水磨黄龙寺, 民国时期至1957年前, 此地归为灌县 (今都江堰市) 行政区管辖。两个黄龙寺, 今同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 记载多有混淆, 致使张永平所住之黄龙寺究竟为哪个, 还存在争议。

      据《阿坝州志》记载:“阿坝州的道教寺观, 以松潘黄龙寺、汶川水磨黄龙寺、小金营盘街观音阁可为代表, 且较完善。松潘黄龙寺始建于明朝, 有前、中、后3寺, 殿阁相望, 各距五里。地势东南高, 西北低, 皆在一条沟, 著名的黄龙寺风景点由此而得名。现有道士一名。” (14)

      同册《阿坝州志》记载水磨黄龙寺道:“水磨黄龙寺建于明朝万历年间。由南京僧人字风创建。地址在水磨黄龙岗, 始建时只有斗母殿3间, 民国时才扩建, 占地约30亩, 内建各神殿, 设有祖师、社稷、观音、玉皇、圣母、大殿、后殿等。该寺为‘全真道’主持。庙会为农历2月19日、6月19日、8月19日、9月19日, 朝拜者甚众。” (15) 汶川水磨黄龙寺, 主祀斗姆, 地址在今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汶川县水磨乡黄龙岗台地上, 据传始建于明代万历年间, 清末光绪年间毁于大火, 今庙为民国时期重建。

      张永平所住的当是水磨黄龙寺, 在此期间, 他常外出传道, 利用丹道与医术为信众解难治病, 深受信众敬重, 黄龙寺的香火由此日渐旺盛:“民国十年 (1921) , 主教张永平四处募化, 邓锡侯、刘文辉、黄隐民等军政界人士带头各捐银元一百元, 由什邡县的能工巧匠修建, 使倒塌了的黄龙古刹, 重新得到修复。为了修建需要, 在寺门前面山岗上设瓦窑烧制砖瓦, 窑址至今仍在。” (16) 需要指出的是, 《汶川县文史资料》该处记载的“黄隐民”疑有误, 黄隐民当是华阳人黄隐, 字逸民。 (17)

      民国十一年 (1922) , 周教成让张永平接班住持黄龙寺, 自己则去了懋功观音阁。黄龙寺位于川西北藏羌族地区的深山里, 交通十分不便。在张永平到黄龙寺之前, 这里香客稀少, 道众生活困难:“庙宇只有三间, 主祀斗姆, 庙产只山地一段, 载粮二分。” (18) 张永平在黄龙寺留居后, 便将随身携带的金银捐出修庙, 并发动道友垦荒种地, 维修殿堂, 使黄龙寺面貌大为改善, 深得道众的推崇。据灌县旧县志及政协文史资料记载:“黄龙寺……清光绪年间, 突遭火灾, 无力重修。寺内众道与众徒弟只好各自离寺谋生, 仅剩破庙一座无人问津。如是待至民国十四年 (1925) 五月十日, 经信教乡民请示要求, 复又各方奔波筹募捐款, 并获旧县知事公署示谕, 予以支持。” (19) 这一“公署示谕”收录于《汶川县文史资料选辑》 (第3辑) , 其中言道:“为据情示谕事。案据漩口乡第十区团总宋运芳暨金运昌、王者瑞、董宗炳、万志纶, 绅商蔡光清、罗文章、姚燮阳、住持张永平呈称:民等昨以协肯免词禀, 恳豁免黄龙寺杂捐在案。沐批:该寺业有粮若干, 着另详细注明在候察核。但查该寺载粮二分, 筏材一甲 (单) , (由) 寺户内拨出完纳。又民国十三年经刘正奎施地一段, 载粮四分, 仍拨于一单。自清光绪中年, 该寺偶遭回禄, 无款建修, 道众四散, 以致诸神灵风雨飘淋, 迨今, 道士张永平倡首募捐, 集腋成裘, 该寺重修, 焕然一新。值前年日食, 常忧祈恩大发慈悲, 维持三宝。赏将该寺杂捐各款豁免。正庙也 (已) 修, 每年照纳。呈恳立案刊碑, 永远不磨, 神人两感。此呈。等情据此, 除呈批准外, 合行示谕。为此示仰该地团甲及庙住人等, 一体知悉。此后该寺杂捐各款均为永远豁免, 毋违, 特示。” (20)

      1925年黄龙寺附近信教乡民请示复建黄龙寺时, 恰逢张永平已住持该观3年, 汶川县相关文史资料记载:“永平负责黄龙寺后, 自号纯中真人, 与寺内僧众开地, 勤耕细作。并出行广募缘疑, 以维持全寺生计。当时旧政府仍要收取黄龙寺捐税, 经永平住持再三向政府恳求, 政府与驻军才予豁免。并出示了军政告示, 刻立碑文遗留至今。” (21) 《汶川县文史资料选辑》中录有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八军第六混成旅司令部布告:“为布告示, 案漩口清正乡第十区团总姚燮阳、金运昌、董宗炳, 水磨沟团总宋治安既黄龙寺住持张永平等公呈协恳豁免黄龙寺山地杂捐, 以维三宝一案。当经本部复查, 该庙建修伊始, 经费无着, 实属清苦异常。除该庙每年应缴正粮共六分照章完纳外, 所有各款杂捐既土药窝捐, 既据前旅长郑核准有案, 自应赓续照免。以示体恤, 而维三宝。但事关破格, 其他寺庙不得沿以为例。除一面批示令遵外, 合行布告。为此, 告仰各属官兵团甲人等, 一体遵照。自免之后, 无论何项杂捐杂税等均不得再向该庙藉端摊派、需索、滋扰, 致干重究。切切勿违。特告。布告。中华民国十六年八月二十四日吉立。旅长邓国章。” (22) 此外, 民国十四年 (1925) 五月十日, 时任江防第一师师长的邓锡侯曾出布告对黄龙寺进行保护:“江防第一师师长邓 (锡侯) (23) 布告:照得黄龙古刹, 原属仙佛胜境。年前惨遭回禄, 神殿久已毁倾。来此立愿重修, 现有张道永平。新建玉皇大殿, 工程费用匪轻。十方随缘募化, 捐簿各书己名。” (24)

      可见自1922之后的23年间 (1922—1945) , 张永平主持黄龙寺庙务, 相继集资新建了客堂、茅庵、社稷殿、观音殿、玉皇殿, 使之面貌焕然一新。同时, 许多乡绅、军阀、政要纷纷拜入张永平门下:“民国十三年 (1924) , 有当地人刘正奎见张永平甚有能为, 又施地一段, 载粮四分, 由庙中道众自耕而食。”“黄龙寺以前有道众百多人, 内中有些是带着家产出家, 竟有带田百亩以上的。” (25)

      在传道弘教期间, 多有地方势力觊觎庙产, 张永平想方设法护持庙产:“每年于开支杂税捐款外, 仅可维持一庙生活, 而亦不免防区驻军之觊觎, 将提庙产出卖, 永平迫不得已, 乃用私蓄暗中请托当地土著王泽武出面冒名顶卖。同时奔走呼号, 联络地方团总绅耆, 恳请灌县政府豁免黄龙寺捐税。” (26)

      此外, 张永平还曾在水磨黄龙寺计划过办纺织厂, 发展道教工业, 机械都准备好了, 后因故停止:“民国二十七年 (1938) , 永平集资次第在黄龙寺新建客堂、茅庵、社稷殿、观音殿、玉皇殿。又由丰乐桥到寺道路及迎仙桥等先后建成。永平共在黄龙寺作住持二十三年, 四方拜永平为师者数百人。其中大多有一技之长, 堪称四民齐备, 五匠俱全。永平因材施用, 修庙开田, 烧砖瓦, 作纺织, 饲养牧畜, 各尽所能, 寺内经常有近百人生活, 咸和睦相处, 不发生龃龉。张永平曾计划在黄龙寺黄龙岗山麓办纺织厂, 纺织机械已置齐, 准备发展道教工业, 事后因故停止, 乃将机械运往成都出卖, 得价款至二千四百余元, 足见机械结构质地精良。” (27)

      第二, 复兴观音阁及其他道观。

      《张永平传》称, 周元成羽化后, 永平继弟子接管观音阁:“民国十五、六年间 (1926—1927) , 懋功 (今小金) 观音阁住持周元成羽化。永平又接管观音阁作住持。先是, 民国三年 (1914) , 永平即在此招收善男信女为弟子, 周元成本为永平弟子, 故以师徒关系接管观音阁。” (28) 《阿坝州志》中亦有这样一段记载:“小金营盘街观音庙, 也称观音阁, 建于光绪二年 (1876) , 有宫观一座, 占地面积645平方米, 每逢观音节, 进香者达千人, 民国时香火最盛。主持该寺的为水磨黄龙道人张永平。” (29)

      此外, 阿坝州小金县的文史资料中亦言, 张永平曾“就读于青城山及灌县水磨沟黄龙寺”, “毕业回小金”后, 发展学徒, 新建道宫, 并合并原来观音阁:“民国初年, 乾道士张永平, 就读于青城山及灌县水磨沟黄龙寺 (现属汶川) , 毕业回小金后, 发展学徒, 并于民国十二年 (1923) , 在小金城东原观音阁庙宇旁修了一座道宫, 发展教徒三人, 其中乾道二人, 坤道一人, 后把原观音阁庙宇一统合并, 整个宫观占地面积645平方米, 归张永平管辖。”“观音阁扩建成后, 张广收徒弟, 并把其徒弟分派到小金四屯一土的汉区道观庙宇处和城隍庙内。其中主要有:小水沟青山观音庙、新街城隍庙、边城隍庙。” (30) 而有关文史资料则显示张永平创建了观音阁:“黄龙寺经他辛劳操持, 得以恢复旧观, 特别是种植了大量的树木。后因当地的土绅、官僚侵占庙产 (约有几十亩地) , 张一气之下, 到了小金, 又在小金某山修了一个观音阁, 发展了很多徒弟。后来他死在小金, 徒弟们不远千里披麻戴孝, 一路香火, 把他的遗体送回黄龙寺葬在后山。” (31) 综合考察, 笔者认为, 张永平当时恢复、整合了原有的观音阁, 并将之发展起来。

      除了观音阁外, 张永平及其徒弟也曾恢复发展小水沟青山观音庙、新街城隍庙、边城隍庙等。关于观音庙, 有资料显示:“在小金县营盘街观音阁, 也称观音庙, 其前身是小金县城佛庙观音阁的分寺。因游散在当地的道士住进寺内, 渐渐与寺内僧人‘相好共处’, 进而于1937年将其发展为道观。此观占地645平方米, 每逢九月的观音节日, 进香者多达千人。民国时期香火最盛, 主持者为水磨沟黄龙观道士张永平。”至于城隍庙:“小金的城隍庙有两处, 即抚边城隍庙 (现抚边粮台处) 、新街城隍庙 (现小金幼儿园处) 。……小金民国时期的城隍庙没有‘阎罗等十二殿’。每年的五月二十八日, 善男信女都要到城隍庙去‘赓驾’, 非常热闹。庙内住的道士都是张永平的徒弟。……新街城隍庙在民国时比较兴盛, 民国后期由于战乱, 演变成了一些民间的团体组织。庙内住有张永平的学徒凌元道, 解放后凌元道归农, 城隍庙被撤除, 至今未恢复。” (32)

      第三, 弘教传道之轶事传说。

      张永平在民间留有多种轶事传说, 一说其善武术, 时人誉之“神行太保”。张永平在出家前的军旅生涯中积功任清军标统, 出家后, 据传是青城十三太保拳法高手, 坊间传他有陆地神行术, 有“神行太保”之称, 一日步行成都至汶川可来回数次:“灌县天乙街天师庙……永平继作此庙住持, 同时并在成都灯笼街创办居士林善堂, 故时常从成都到懋功 (今阿坝州小金县) , 一路有所主持庙宇, 得经常往来于其间。永平来去皆徒步而行, 不假交通工具, 行走快速如风。一次在成都城内, 夜深城门已闭, 忽对弟子言有急事须归黄龙寺, 众人挽留不得, 其中一人, 尾随窃窥, 至城垣, 突见其飞步登城, 一跃而出。顷刻没入昏雾。次日其弟子乘汽车回寺, 则见其已先于昨夜归来。” (33)

       二说张永平戒律精严, 民众折服皈依:“平时常住经楼, 诵经炼丹, 生活由女弟子张元福照料, 每日主食惟干玉麦面饭 (菜油煎) , 副食则泡菜加蔬菜汤, 俭朴虔诚, 茹素终身。当观音阁完工时, 贺者千人, 斋堂撒落饭粒, 皆命人拾起, 淘净煮吃, 对人对己, 持戒律甚严。一次有外人将猪肉误携入庙, 永平得知, 立即召集道众, 弄清真实情况, 严肃告诫道众, 必须遵守清规戒律, 不茹荤酒, 否则迁单 (驱出庙外) 。” (34)

       三说张永平精通道教义理及道术:“民国三十一年 (1943) , 张永平在懋功曾出面调解当地恶霸马海蛟、张仲成二人多年械斗事, 二人各拥军械, 实力相持不下, 互不相容, 死人无算。永平晓以道教名言至理, 二人感悟, 停止杀掠。张永平此举体上天好生之德, 息事宁人, 为教内外人所称颂。” (35) “民国十四年 (1925) 前, 四川地区, 皆军阀割据, 有周福长旅长, 驻防黄龙寺, 永平常于夜间在蒲团彻夜静坐, 周则从隔壁潜窥, 一夜见永平胡须徐徐由白变黑, 周大为惊异。初以为是眼花缭乱, 第二日再细视之, 果然全黑, 因坚请皈依作弟子, 并在其成都焦家巷公馆花园中与永平修建一亭, 待师其中。” (36)

四、张永平羽化及其法嗣传续

       《青城神行太保张永平》一文认为张永平于1943年羽化于黄龙寺, 但《张永平传》《汶川县文史资料选辑》 (第8辑) 等资料则显示, 张永平于1945年羽化于懋功 (今阿坝小金县) :“民国三十四年 (1945) 九月某日, 永平无疾羽化于懋功观音阁中。年九十余岁。自号纯中真人。众弟子搬灵柩回黄龙寺, 沿途设香案祭奠者数十处, 西南两路绿林, 皆回避让道。灵柩至寺, 相邻往吊, 尤络绎不绝。” (37) “由于年事过高, 操劳过度, 终于民国三十四年 (1945) 仙逝于懋功, 年已百岁。其徒弟赶赴懋功, 将其灵柩运回黄龙寺, 葬于斗母殿后院中。” (38)

张永平一生所传弟子甚众, 到晚年时, 门下弟子逾千人, 著名者如下:

刘圆常 (39) 。刘圆常被尊为大师兄, 精通医术, 且丹功深厚, 是全真派著名的丹道宗师级人物。刘圆常门下高徒辈出, 较著者有传数千徒众的曹明仙 (1909—2010) 等。

傅圆天 (1925—1997) 。近代著名高道, 全真第二十三代玄都律坛大律师, 曾任中国道教协会会长。 (40) 傅圆天门下, 亦不乏高徒, 较著者有张明心等。

张圆堂。全真派著名高功法师, 被誉为道教科仪中的“全挂手”, 解放前多次参加为期49天的万人大醮。

王含阳。号圆光, 又称洞明真人, 善丹术和医术, 文化素养很高, 据笔者调研, 有《金丹大道仙史》《仙道玄机》《消灾护命心印丹经》《鉴戒药性》《洞明真人医宗百案》等多种著述留世。王含阳常至山林中自挖药材, 还开垦药圃, 加工炮制, 为远近群众免费治病送药, 经其治愈之病员不计其数。1956年王含阳被接收为水磨乡卫生院在编医生, 工作之余, 他开设中医学习班, 义务讲课, 接纳、培养附近有志学医的少年。

除了上述几位外, 张永平的弟子还有曾任观音阁住持的周圆成、照料张永平生活的张圆福 (坤道) 以及王圆禅、慕圆悌等。

注释

1 《张永平传》碑文, 第2页。《张永平传》碑文乃笔者实地调研过程中所寻得, 共有10页, 末页有一个赞, 但空着, 唯剩“赞曰:”字样, 落款是“一九八八年清明节启明初稿”。笔者调研时, 据青城山一道长回忆, 此《张永平传》碑文乃原稿, 因过长, 实际刻碑时或有删减。本文凡涉及《张永平传》碑文, 皆指此原稿。

2 (6) (19) (21) (38) 政协汶川委员会主编:《汶川县文史资料选辑》 (第8辑) , 2002年, 第200、87、199、200、200页。

3 (7) (12) 易昆:《巴蜀高道传---青城神行太保张永平》, 腾讯道学:http:∥dao.qq.com/a/20161012/030965.htm, 2016年10月12日。下同。其叙张永平事时, 未见所言之出处。

4 笔者综合田野调查所获多种说法, 倾向认为张永平生于1853年前。

5 (9) (13) (18) (26) (27) (28) (33) (34) (36) (37) 同注 (1) , 第1、1-2、2、2、3、6、4、7-8、7、8-9、9-10页。

6 《张永平传》碑文所记为“雷合明”。而据《龙门正宗碧洞堂上支谱》所记:第一, 传周教成、张永平之“雷合云”者, 乃“雷合明”涂改后而成。至于“雷合明”与“雷合云”是一人而字误, 还是两人, 限于所掌握资料, 暂不能确定, 本文中除原文引文外, 行文暂以“雷合云”称之。第二, 从雷合云以至傅圆天等传承, 似后补录而成。 (《龙门正宗碧洞堂上支谱》乃笔者调研时所见, 封面题“四川灌县青城山天师洞祖堂珍藏”, 署“光绪二十四年岁次戊戌天中岳重辑、民国三十五年岁次丙戌清和月续辑”。正文中有“龙门第十九代何园清重辑”“第廿二代寇理常续辑”语, 二人或是谱系重续辑者。)

7 由此推知, “种玉蜀黍”老道士或熟知身在四川灌县的道人雷合云。

8 参见易昆:《巴蜀高道传---青城神行太保张永平》。需要指出的是, 此行文中露一重要信息, 即“永平”这一道名是其在鸡足山学道时师父所赐, 且当时师父还“尽传修行之妙法”, 然后遣永平“返归青城山”, 惜未知其言所从。

9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阿坝州志》 (全3册) , 北京:民族出版社, 1994年, 第2494页。这里说松潘黄龙寺“始建于明朝”当是有误的, 据笔者考证, 始建于明朝的应是水磨黄龙寺。此处不拟对此展开详论。

10 (29)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阿坝州志》 (全3册) , 第2494、2494页。

11 (25) 余峰:《水磨乡黄龙寺》, 《汶川县文史资料选辑》 (第2辑) , 1987年, 第127、126-129页。

12 现存水磨黄龙寺之《为善最乐》碑上记有:“黄龙寺住持张永平纯中真人。黄隐, 捐银一百元;郑世斌, 捐银三百元;邓国章, 捐银一百元;陈亮熙, 捐银二百元。”参见王程:《有待开发重建的汶川水磨古黄龙道观》。

13 (22) (24) 政协汶川县委员会主编:《汶川县文史资料选辑》 (第3辑) , 1989年, 第121、120、120页。

14 江防军, 组建于1925年秋, 当时在川军阀势力划地割据、竞相混战中, 由川军28军军长邓锡侯招纳邓国璋等部改编组成。由黄隐出任江防军司令, 邓国璋任第一师师长, 划定岷江上游地带的松潘、理番、茂县、汶川等地为其驻军防守区域。该处“江防第一师师长邓 (锡侯) 布告”疑有误, 时任江防第一师师长的是邓国璋。 (参见周锡银主编:《羌族词典》, 成都:巴蜀书社, 2004年, 第121页)

15 政协小金县文史资料委员会编部编:《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文史资料选辑》 (第3辑) , 1992年, 第212页。

16 同注 (2) , 第85-89、87页。

17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文史资料选辑》 (第3辑) , 第213页。对于以上提及的小水沟青山观音庙、新街城隍庙、边城隍庙以及黄龙寺等诸寺庙的存续情况, 据《阿坝州志》中1990年的统计情况来看, 这里的“青山寺”即为小水沟青山观音庙, 仍旧有道姑住寺, 而水磨黄龙寺则无登记在册的道士或者道姑。 (参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阿坝州志》, 第2494页)

18 同注 (1) , 第9页。该处“民国三十一年 (1943) ”中“1943”疑有误, 应为1942年。

19 又称刘元常、刘元尚, 当误。

20 民国三十五年 (1946) , 傅圆天投奔灌县水磨乡黄龙寺, 拜张永平为师, 惜其时张永平已仙逝, 其大徒弟刘圆常乃引傅圆天至张永平墓前叩拜, 仍礼张永平为师, “大师兄”刘圆常则代师授教傅圆天。

作者:于国庆 王永康,本文章已出版认证,禁止任何形式的改编抄袭,违者追究法律责任。非授权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道学家网站的观点和立场。

联系我们

邮件:daoxuejia@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daoxuejia

站长微信:daoxuejiazhanzhang

QR code